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可能。”巫山娘娘眼裏,森光閃耀,冰冷地說道:“倘若真是法寶的問題,如此多人在場,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這小子……身上一定有詭異之處。”

2020-11-02By 0 Comments

剛纔她眼見黃蟒精被殺之時,整個人也是被深深地震撼住。

那一刻,猶如身處在夢境之中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直覺告訴她,李若水非同尋常,當初……六尾狐仙沒能殺了李若水,胡八山也沒能殺了李若水,老黑沒能殺了李若水,現如今,連黃蟒精這樣強大的對手,也死在了李若水的手上。

若是說李若水憑藉着運氣,這是打死她都不會相信的事情。

這世界,沒有人能有這麼好的運氣。

“這小子敢參加第二場的考試,必定是有備而來……會不會……隱藏了實力?”

一旁的修煉者,有些懷疑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隱藏實力?”巫山娘娘整個人怔了一下,眉頭一皺,說道:“可是……若真如你所說的,那他爲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實力?”

“能殺四品實力的黃蟒精,只怕這李若水,已經達到了五品的境界……興許,是來扮豬吃老虎的……”

巫山娘娘聽完,臉上露出了陰冷的笑意,說道:“是不是扮豬吃老虎,我親自出手,去試試他,就可以知道了。”

“噢?”一旁的修煉者,似是有些不太明白。

巫山娘娘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去幫我安排……下一場比試,我要與這李若水,站在同一個擂臺上……”

一旁的修煉者眼睛一亮,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說道:“我知道了,娘娘……我這就去幫你安排……”

話一說完,行了個禮,退入了擁擠的人潮裏頭。 機場。

一架遠航而落的飛機,緩緩地在跑道之上行駛。

片刻之後,一名衣着光鮮的中年男子,下了飛機,朝着到達廳快步走去。

一股深邃的氣息,似是隱藏在他的雙眉之間,看上去讓他整個人,多了一股神祕的魅力。

到達廳裏頭,一名鬢角斑白的老者,已經等候許久,看到中年男子的身影時,老者的臉上,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先生……您終於回來了……”老者喜悅之情洋溢在臉上,似是激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給了老者一個熱情地擁抱,說道:“上一次見你,你還是一個十歲的孩童,那時候我還逗你,喊你‘小不點’,沒曾想……一晃眼,你頭髮都白了,看來要喊你‘葉老’了。”

若是有人在一旁,聽到這兩人的對話,恐怕要大吃一驚,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名中年男子,看上去最多不過三、四十的模樣,這葉老卻是至少七十歲。

葉老身子顫顫巍巍,笑着連連點頭,說道:“先生開心,叫啥都行……叫啥都行……”

話一說完,葉老恭敬地說道:“先生,車已經在外頭準備好了……您請……”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拍了拍葉老的肩膀,邁步便朝外頭走。

機場外頭,一輛賓利慕尚等候在那裏,車身被擦拭得油亮油亮的,這輛車最低價格也要五百萬起步。中年男子卻像是絲毫不在意一般,對於他來說,世俗的榮華富貴,皆不在眼中。

一路之上,葉老緩緩地開口說道:“先生,這段時間,東方發生了不少的事情。”

“我聽說了一些,要不然……也不可能回來……”中年男子面上神情嚴肅,淡淡地說着。

葉老說道:“我聽聞消息,謫仙盟陰陽老叟率領數十名散仙圍剿李長生,已經將李長生徹底擊殺。”

“嗯!”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沒曾想……李長生竟然也有今天……真是……可惜了……”

說起“李長生”這個名字,他也不禁有些感慨,一時之間像是想起了許多過往的回憶。

葉老一笑,說道:“少了李長生,先生在東方,也可高枕無憂。”

中年男子聽了,卻是沒有說話。

葉老繼續說道:“陰陽老叟隨後率領了衆散仙去了天水門,據傳,天水門裏頭有李長生布下的殺陣,衆散仙損失過半,後來……後卿出手,又殺了不少的散仙,數十名散仙,最後只剩下寥寥幾人。”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說道:“謫仙盟這麼一鬧,損兵折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李長生以一人性命,換了數十名散仙的性命,這一波……倒也不虧。”

“不過……”說到這裏,葉老似是怔了一下。

“不過什麼?”

葉老說道:“不過,謫仙盟裏頭的散仙,數量恐怕超出了我們的想象,今早,陰陽老叟又率領了二十五名散仙,前去攻打茅山一脈。”

“茅山已經無人能擋謫仙盟,即便有強大的底蘊支撐,也撐不了多長時間。”

中年男子淡淡地說着,似是對這一切,瞭如指掌。

葉老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先生好端端的,在西歐休養,怎麼突然想到要回來東方?”

“西歐?”中年男子冷冷一笑,目光深邃,看向了車窗外頭。

半晌之後,才淡淡地說道:“那裏地方再好,終究不是自己的家。”

葉老遲疑了一下,問道:“先生還記得,自己離開東方,多久了嗎?”

“當然記得。”中年男子的眉宇之間,似是凝着厚厚的愁雲,猛然之間,低下頭,一隻手摸着自己另一手上戴着的戒指,淡淡地說道:“唐太宗李世民繼位那一年,我離開東方,去西歐開闢自己的疆土……這一眨眼,就上千年的時間過去了……”

說到這裏,中年男子的臉上,似是帶着一絲苦澀的笑意。

也不知道是不是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太久,看着窗外的風景,心裏頭有種奇特的陌生感,下意識像是抗拒這個地方。

若不是聽聞李長生身死道消的消息,可能他也不會再踏上這片土地。

這上千年來,西歐之人,賦予了他各種各樣的傳奇色彩,各式各樣的身份背景、名字。許許多多光環,好的,壞的,多得連他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先生以後,可以放心在此地生活……人世之間,能與先生抗衡者,屈指可數……”

葉老露出了慈祥地笑容,緩緩地說着。

中年男子搖了搖頭,目光卻是朝着葉老看去,說道:“我回來……可不是爲了過日子的……對於我來說,千百年,也只是彈指瞬間的事情……這人世之間,還有多少存在的人,能比我活過的歲月悠長?我當年叱吒整個東方之時,李長生都未出生,就連太上老君也還未八十一化出李耳,對於我來說……這日子,在哪裏過,有什麼區別?”

“這……”一旁的葉老,怔了一下,似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中年男子一連好幾個反問,又豈是葉老這等只活了幾十年歲月的人,能夠回答得上來的?

似是感覺到氣氛,有些沉悶,悶得靜如死水,讓人窒息,葉老繼續開口說道:“那先生此次回來,莫非,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嗎?”

“重要談不上。”中年男子說道:“只不過……欠下的人情債,總還是要還的……”

“債?什麼債?”葉老像是有些沒太明白。

強如中年男子這樣的人物,怎麼還會欠別人債呢?

若是真欠下了債,恐怕……債主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說道:“我讓你密切觀察謫仙盟的一舉一動,現在……你可知道茅山那邊,怎麼樣了?”

“你等等……”

葉老驚了一下,連忙拿出手機,打了電話詢問。

不一會兒,只見他將手機掛了後,說道:“雙方已經開戰了……茅山一脈,損失了不少道士,不過憑藉着深厚的底蘊,一時之間,謫仙盟也未完全攻下茅山,雙方處於僵持之中,不過……看這情況,只需要兩、三天的時間,茅山便會失陷。”

“嗯!”中年男人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去看看……”

“去哪?”葉老眉頭一皺。

“去茅山。” 到了茅山山腳之下,車停住了。

再往前走,就入山了,如今茅山上頭,謫仙盟正與茅山一脈開戰,往上走,可不安全。

中年男子淡淡一笑,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自己上去便可。”

“先生……”葉老眉頭一皺,似是有些擔心。

還未等他說完,中年男子擺了擺手,打斷了他要說的話,說道:“放心吧……我要全身而退,這些人都攔不住我……”

說罷,便下了車,自顧自地朝山裏頭走。

山林之中,深深幽幽,山頂之上雖然正處在大戰的僵持階段,但是山腳之下,卻是一片寂靜。

此時此刻,已經黃昏時分,夕陽霞光,將天際的雲朵染得通紅,餘暉斜斜灑下,似是映照在整片茅山之上,顯得更加幽邃。

中年男子獨自走了一段路程,似是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扭轉頭,朝着東南方向而去。

行了一段時間的路,約摸到了半山腰。

“什麼人?”

幾人大喝,突然從山林之中傳來。

中年男子驟然停住腳步。

只看見四周山林樹葉齊刷刷作響,似是被震動一般,猛然之間,幾道勁風閃來。

卻見三名小道士,手持長劍,落在中年男子的面前。

“前面是後山禁地,外人不可擅闖……”

一名小道士面色冷峻,目光之中,似是帶有敵意一般,看着中年男子。

“禁地?”中年男子怔了一下,喃聲說道:“那他怎麼進去的?”

“你說什麼?”三名道士同聲大喝,似是不太明白。

中年男子恍過神來,咧嘴一笑,說道:“奇怪,你們茅山現在不是應該固守陣地嗎?怎麼你們還在這裏巡邏?這謫仙盟的散仙,恐怕都已經打到你們大殿門口了吧?”

三名道士聽了,臉色驟然一變,如臨大敵一般。

“你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這事?”

一名道士,大喝着問道。

策江山:嫡若驚鴻 中年男子一笑,說道:“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我看你們,還是趁早回大殿之中防禦吧!放心……我與那謫仙盟的散仙,不是一路的,我來是找人的,你們別擋了我的路……浪費我時間。”

話一說完,邁步便要繼續往前走。

“放肆……”道士們持劍一橫,威嚴地說道:“你若是再敢往前走,別怪我們不客氣。”

“他孃的……”中年男子撇了撇嘴,罵罵咧咧說了一句,說道:“本座跟你們好好說話……你們對我動刀子?別逼我動手……要不然,就你們三個小牛鼻子,還不夠我一巴掌拍……”

“大膽……”

三名道士當下不再猶豫,手中長劍一橫,“刷”的一下,劍光飛舞而起,像是化作一片光華,直朝中年男子殺來。

“不知死活……”中年男子淡淡地說了一句。

藥神追妻:絕色空間師 話音落下,他果然手掌一翻。

“轟”

一股巨大的黑暗力量,從他的手掌心之中狂涌而出,一瞬之間,像是化作重重天羅地網,直朝三名道士壓來。

陰森森的黑氣,似是從地獄之中冒出一般,邪惡的氣息悠悠盪盪,震懾千里。

“這……”

三名道士臉色大變,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股力量太過強大,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滾滾的黑暗力量猶如泰山壓頂一般,鎮壓而落。

一瞬之間,三名道士,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化作一堆血水。

血腥的氣味,飄蕩而起,瀰漫在了山林裏頭的空氣之中。

“果然是牛鼻子,不聽勸……”中年男子一臉無奈地看了一眼那灘血水,繼續邁步,朝着深山裏頭走去。

後面的山路,雖然崎嶇,但是一路之上,卻是再沒有出現什麼不懂事的小道士攔路。

估摸着,山頂大戰,所有的道士,都聚集在上頭去了。

夕陽落了差不多,只剩下斑點的餘暉之光,還隱隱若現在天際最遙遠處。

這山林裏頭,雖然幽深,中年男子卻似是一點都不介意。

一路走下來,他身上的衣服,倒是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就連他那雙油亮的皮鞋上,也沒有沾染一點土漬。

走了許久,只看見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深山之中。

人影背對着中年男子,遠遠看上去,似是透着一股幽邃的氣息,正是中年男子所熟悉的那股氣息。

黑暗,漸漸將這片山林籠罩住,那個人影,像是渾然天成一般,也像是與四周的黑暗,完全融爲了一體。

若不是中年男子目力驚人,恐怕都發現不了人影的存在。

中年男子走到人影的身後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你來了。”

人影沒有回頭,而是朝着山頂仰望,卻是感應到了中年男子的到來,發出了冰冷的聲音。

中年男子一笑,說道:“一開口你就講廢話……剛纔我上山的時候,遇到三個牛鼻子,說這裏是什麼後山禁地,奇怪了……你是怎麼上來的?”

“我繞過他們了。”人影冷冷地說着。

“噢……”中年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摸了摸自己下巴,說道:“那估計是我太顯眼了。”

人影說道:“那三名道士呢?”

“我殺了。”中年男子毫不遲疑地說道。

人影聽罷,似是沉默了一下,隨後說道:“你下手倒是毫不留情。”

“那必須的,要不然白瞎了我殭屍王的名頭。”中年男子似是沒有聽出人影譏諷的語氣,還沾沾自喜地自誇。

說完中年男子也朝着山頂的方向,看了一眼,說道:“後卿,你找我回來,難不成就是爲了個女人?”

人影怔了一下,陰暗中,身影似是顯得有些落寞,隨後幽幽地說了一句:“不錯。”

“你這一把年紀,活王八身上了?殭屍無情,你倒是修出感情來了……嘖嘖嘖……這境界……”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

“那你幫不幫我,將臣?”

後卿說完,突然轉過身來,看向自己身後頭的這名中年男子。

兩人四目相對,黑暗之中,卻像是有跳動的火焰,在兩人眼神之中閃過。 將臣無奈地聳了聳肩,笑道:“幫,當然幫……誰讓當初我們玩鬥地主,我欠了你一個人情,這次我回來……就是爲了還人情債的……”

後卿聽完,整個人也禁不住直翻白眼。

當初張道陵張天師,攜“天師法印”掃蕩天下羣魔,先是蕩平了十萬大山,後又清掃了蜀川之地八部鬼王,最後把殭屍王將臣打了個夠嗆,差一點就死在張道陵的手上。

“天師法印”號稱天下第一大殺器,其中的威力,難以想象。

縱然強如將臣這樣的人物,遇到巔峯時期的張道陵手持“天師法印”,也要灰頭土臉的跑路。

還好,有後卿及時出手,救了將臣一條命。

當然,即便是後卿加上將臣,依然不是手持“天師法印”的張道陵的對手。

打不過,逃……總是逃得了的……畢竟兩大殭屍王合力。

這樣的陳年舊事,現如今到了將臣嘴裏,便成了“鬥地主”輸了的人情債。

硬說是“鬥地主”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是後卿、將臣和拿着王炸的張道陵玩。

後卿點了點頭,說道:“謫仙盟殺了我的女人,這筆賬,我勢必要算,只要我一日不死,這謫仙盟的散仙就別想安寧。”

將臣眉頭一皺,說道:“後卿,你這話說得真輕鬆,三百年前,你與那李長生聯手,在藏地殺了我三千吸血鬼,你也欠了我一筆賬。”

後卿冷冷地說道:“三千吸血鬼罷了,對你來說,不值一提。”

“靠……”將臣說道:“那一個女人的性命,值得你這麼做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