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然,我帶着全家老小跑宮裏吃飯去,他若不信就試着。”

2020-11-02By 0 Comments

賈蘭聞言,小臉抽抽着,道:“三叔,您之前不是讓侄兒跟着芸二哥多學點經濟之道嗎?所以侄兒三叔您這裏上兩月的流水……

三叔,您一個月就進帳小二十多萬兩,芸二哥說這還只是一部分。

您這樣的都沒飯吃,要去宮裏吃飯,還讓其他人怎麼活啊?”

妃你勿嗜 賈環聞言,笑罵道:“小王八蛋,說你吃裏扒外還真不冤枉你!老子賣了多少家當,一月才進二十萬兩,可我要養活多少人?

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下去再去你芸二哥那裏家裏一個月要開支多少銀子。

老子馬上就要娶親了,一娶還是倆,能不趕緊要賬嗎?

就這麼跟張廷玉說,記住了沒有?”

“是。”

賈蘭垂頭應道。

……厲害的屁股豐滿迷人的身材!微信公衆:meinvmeng22(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大明宮,紫宸書房。天籟 『 小說

氣氛有些壓抑。

正如賈蘭所說那般,國庫裏,沒銀子了。

說來有趣,許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隆正帝上半年抄家抄的飛起,看着金山銀海往國庫裏趟,爽的不要不要的。

可“報應”轉眼就來,西域一戰,別管到底是怎麼打下來的,可報戰功的名單,可以沿街鋪上半里地。

要封爵的人數,多到隆正帝看的頭疼。

雖然心裏不舒坦,可畢竟黃沙軍團的確打下了西域。

再者,馬上就要拆分了人家,總要給些甜頭吧?

所以,也就捏着鼻子認下了。

這一認,就認出了大問題。

光爲這些新封武勳們準備宅子府第的銀子,都要上百萬兩。

再加上其他沒封爵的有功將領士卒……

隆正帝真真想哭的心都有了。

可是,他敢對文臣苛刻,卻不敢對有功武勳苛刻。

賈環說的極有道理,所謂武勳,都是提着腦袋,九死一生爲國效力。

若是有功不賞,日後還有哪個會替朝廷賣命?

而僅此一項,朝廷就要付出近八百萬兩的賞銀。

再加上受災省份接下來幾個月的賑濟,往西域遷徙的流民,以及其他亂七八糟的一堆事,哪一樣都缺不了銀子。

如此一來,張廷玉在江南設局籌來的銀子,竟花的七七八八,快見底了。

說起來,也是隆正帝這個皇帝做的失敗。

像太上皇在位時,幾乎從未爲銀子之事愁過。

不是他善於斂財,而是孝敬他銀子的人,極多。

天下二十三省,每個督撫進京後,都會給太上皇包個大紅包。

聽起來荒謬,但這卻是真真生的事。

而且,數額還頗不小。

單張面額,都是一萬兩起底。

再加上其他官員的孝敬,及內務府平日裏攢下的銀子。

每次到了國庫艱難時,太上皇都會從內庫中撥銀。

寶貝甜妻抱一抱 不僅能解難,還能得到聖君的名聲。

相比之下,隆正帝就慘了。

他要求吏治清廉,一個地方督撫,一年的俸祿也不過二千兩,哪個要敢給隆正帝孝敬一萬兩,那不是在作死嗎?

斷了這一項收益,再加上賑濟災省時,隆正帝早就將內務府掏的海乾河盡。

如此,到了現在,竟只有束手無策之份。

雖說張廷玉存留的餘銀,還能維持一個半月,最多兩個月的週轉,但若萬一再生些事,朝廷就真的連一點應急銀子都沒了。

可偌大個天下,哪天不生些意外?

再加上,這纔剛剛祭完天,還出了那樣一檔子事,若緊跟着朝廷財政破產……

隆正帝這一年,就真的將人丟盡了。

“陛下,都怪臣無能,掌管戶部,竟到這個地步,請陛下治罪。”

張廷玉跪地請罪。

若是換個人,隆正帝說不得一肚子鬱火就噴出來了。

末日矩陣 可張廷玉……

隆正帝看着他短短半年,就霜白的鬢,和微微佝僂的腰身,眼睛都有些酸。

張廷玉當初可是出了名溫潤如玉的儒雅賢臣,現在卻……

“起來吧,如何能怪到你身上?哪一項都是不得不花費的銀子,若不是你在江南籌了那兩千萬兩,朝廷連現在都支撐不住。”

隆正帝溫言說道。

張廷玉也不囉嗦,知道不是說廢話的時候,謝恩後,站起身來,道:“陛下,還是得儘快想法籌措銀子,不然……馬上就要到年末了。”

後世有年終獎的習慣,其實這個時代,甚至再往前推二百年,也一樣要在年底,對“公務人員”進行獎勵。

商鋪要分紅,衙門也要過年的銀子。

這一項開支,卻是不能少的,因爲這是天家的恩典和朝廷的體面。

以前年年,今年要不,那天家和朝廷的名聲怕會更難聽……

見隆正帝陰沉着臉,緊鎖眉頭,張廷玉知道,皇帝也沒甚法子,陶朱公的點石成金術,不是每個人都會,帝王也不成。

他想了想,道:“陛下,臣之前有些想法,可是……”

“可是什麼?”

隆正帝沉聲問道。

張廷玉苦笑道:“當初寧侯的銀行和國債之說,給了臣極大的啓。

國債……籌集千萬銀兩之後,力已竭。

霸道總裁欺上門,前夫拜拜 但銀行,還是大有可爲,甚至更甚國債。

聚民之財,付以例錢,暫做週轉,可極大解決困境。

臣以爲,朝廷困頓,也只會困頓今年一年。

今年天下罹災,江河氾濫。

如今天災已平,明年必定風調雨順。

再者,眼看四海昇平,不會再有大戰,軍費支出必然大減。

所以臣相信,明年必定是好年份。

只要撐到明年夏稅之時,情況就會得到極好的改變。

朝廷暫借銀行之銀,到時歸還回去,哪怕付了例錢,也是返惠於民。

一舉兩得!

只可惜……”

“可惜什麼?”

隆正帝本來聽的眼睛亮,可聽到“可惜”二字,細眉登時擰起,沉聲問道。

張廷玉苦笑道:“臣無此能,而寧侯如今又不願再沾染銀行之事,一心閉門思過……還,還……”

“還什麼?”

隆正帝臉色愈陰沉,問道。

張廷玉道:“臣自知經濟之道,遠不及寧侯,因此厚顏,讓弟子賈蘭去討主意。

寧侯斷然拒絕,不再沾染外事,還讓臣在三年內,償還賈家五百萬兩欠銀……”

“這個混賬東西!他想幹什麼?他想幹什麼?”

隆正帝心中大怒,咬牙切齒道。

御案一側,忠怡親王贏祥擡頭看了隆正帝一眼,又看向張廷玉,眼神奇怪。

張廷玉忙道:“陛下,寧侯討債……本也無可厚非。畢竟欠債還錢,乃天經地義。”

隆正帝聞言,面色一滯,恨聲道:“朕記得,當初他可以說過,要將這五百萬兩銀子,並如國債,或當股本投入銀行中。如今出爾反爾,還談什麼天經地義?”

贏祥在一旁呵呵笑道:“賈環這是還在使性兒呢,就他那性子,還閉門思過?

我看他也堅持不了幾天,年紀輕輕的,他又好動……”

隆正帝聞言,咬牙道:“十三弟,你還真想錯了。這個混賬東西,如今每天過的不知有多自在。

在賈家那個園子裏,沉迷於酒色,吃喝玩樂樣樣精通,逍遙自在的很。

閒餘片刻,再說說朕的壞話……”

“哈哈哈!”

贏祥聞言哈哈大笑起來,見隆正帝怒視過來,忙請罪道:“臣弟是想起之前看的一個摺子,彈劾賈環勾連軍中,有欲圖謀反之心。臣弟以爲,真該讓他去看看賈環現在過的日子。”

隆正帝聞言,抽了抽嘴角,道:“不行,不能讓那個混帳這般自在,朕一天到晚忙的連覺都睡不了幾個時辰,十三弟和張愛卿更是熬白了頭,偏他過的同神仙一般。

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

你們瞧瞧黑冰臺報上來賈家每日裏用的膳食,倒比朕吃的還講究!”

贏祥忙勸道:“皇上,賈環爲了朝廷,已經付出很多了。之前爲了幫朝廷度過難關,籌措了五百萬兩銀子,其中大半還是他那沒過門妻子和小妾的嫁妝。

如今即使過的奢靡些,家裏怕也沒多少銀子。

朝廷若再讓他出銀子……怕勳貴面上不好看。”

隆正帝聞言,沒好氣的瞪了贏祥一眼,道:“朕幾時說再讓他出銀子?朕是不想讓他這樣清閒下去!”

贏祥想了想,還是搖頭道:“皇上,臣弟以爲,還是讓他這樣清閒下去最好。

賈環若出來做事,交往最多的,還是軍中子弟,難免勢大。

當然,臣弟不是說他有圖謀不軌之心。

只是,以防萬一,總是好的。”

隆正帝聞言,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贏祥,道:“朕還以爲,你只會向着那混帳說好話呢。你居然還要朕防着他?”

贏祥哭笑不得道:“皇上,一碼歸一碼。讓他繼續清閒受用,也是爲了他好。”

隆正帝聞言,有些遲疑。

張廷玉見之,忙道:“十三爺,此話臣着實不敢苟同。”

“哦,衡臣有何看法?”

贏祥頗有興趣的問道。

張廷玉道:“臣敢以全家性命擔保,寧侯絕無任何謀反不臣之心。”

隆正帝和贏祥二人面色都微微一變,有些動容。

隆正帝的目光都狐疑起來……

張廷玉卻絲毫不懼,正聲道:“陛下,十三爺,臣觀寧侯所行所爲,雖多有悖逆放肆逾矩之處,但於大節而言,寧侯之忠,絕不下於任何人,包括微臣!

以祭天郊迎之事而言,臣都不敢悖逆孔孟先聖之望,滿朝上下,亦無人敢悖逆。

唯獨寧侯,敢負天下罵名於一身,只爲忠於陛下,忠於天下萬民和蒼生。

臣實在想不出,還有任何緣由去存疑這樣一個勳貴。”

隆正帝眯着眼,看着張廷玉,沉聲道:“張愛卿,顧千秋,可是爲賈環所殺,你心中無恨麼?”

張廷玉聞言,面上閃過一抹痛苦之色,他嗓音微啞,道:“不敢欺瞞陛下,臣心中恨其不死!但……又盼其福壽綿長。

因爲,有這樣一個頂級勳貴,乃陛下幸事,亦爲大秦幸事。

弒師之仇,雖不共戴天,但相比於國朝社稷,卻不足爲道。

所以……”

話音一轉,張廷玉跪地,大聲道:“臣懇請陛下,早日請寧侯重新出山。臣只盼能早日建起大秦銀行,如此一來,朝廷再無應急之憂。”

隆正帝聞言,與贏祥對視一眼後,看向窗外。

皇庭之中,樹立着一株梧桐巨樹。

WWW•ttKan•c○

秋風拂過,滿樹黃葉飄落。

秋已深。

……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之前隆正帝在上書房對忠怡親王贏祥抱怨,道賈家奢靡無度,享樂受用,比他這個帝王還會闊綽,是有根源的。

無論是黑冰臺還是中車府,在賈家都有眼線。

當然,基本上都集中在榮國府和大觀園,寧國府那邊,極少。

正是這些眼線,將賈家的生活,不分大小的悉數上報。

這一點,賈環心知肚明,卻不在乎。

真要全部打掃乾淨,反而更讓人惦記。

所以,連寧國府那邊,也留了一兩個,榮國府和園子裏,就更多了。

這些眼線中,有前院的僕役,也有後宅的婢婦,甚至,還有在賈家待了幾輩子的老沉人,家生子。

不過不管他們是什麼樣的身份,只要安分做事,其他的,賈環也不予理會,自有青隼的人盯着他們……

大觀園,夜宴。

從薛寶釵那裏得知,賈環去了大觀樓,與賈元春“和解”後,賈母真真滿心喜悅。

這是近來,最讓她高興的消息。

在得到公孫羽的肯定,貴妃稍許活動不礙事後,賈母便張羅起了今夜的家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