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知道現在掌管中國事務的還是不是陳先生的家族,如果是,我真想和這位老朋友好好聚聚,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談的嘛,何況我們這些老頭子也沒多少年命了。對了,菲利普斯先生,我記得以前你和陳先生只見就很不對頭,我想你現在一定盼着他死對吧。”

2020-11-03By 0 Comments

“我和他不對頭嗎?好像是,不過這些年我也有關注中國方面的消息,老陳已經很久都沒露面了。按道理說,前蘇聯方面和中國有着很多接觸,安德烈先生,你作爲長官前蘇聯分部的家族大家長,不會不知道老陳的消息吧?”

一個滿頭銀髮,酒糟鼻,靦着大啤酒肚,滿口俄式英語口音的老頭在椅子裏挪了挪身子,端起一杯高度的伏特加像喝水一樣大口大口灌進嘴裏,然後抹了抹嘴角說:“84年之前,我們還有過短暫的聯繫,之後我們就再沒見過面了。不過從目前中國的軍方和高層佈局來開,老陳在那裏頭還有很大的勢力,估計還是長老會的掌舵人。”

人老了就愛回憶,老頭子們都喜歡想當年。

二戰之後這羣長老會議成員從未聚得如此整齊,代表着長老會中四大家族——哈布斯家族、索倫家族、菲利普斯家族和安德烈家族的代言人都在這裏,能坐在這張桌子上的人多數都曾改變歷史進程,比如造出原子彈終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再比如推動了載人航天技術的發展和計算機革命等等,不過最大的戰績恐怕是和亞特蘭蒂斯人在人類看不見的隱藏戰場上搏鬥,殺掉那些曾經的神們。

這些老傢伙都是純血家族的成員,和哈布斯家族一樣,只限制在族內活着四大家族中相互通婚,以保持血統上的純淨和擁有強大的天賦能力。

莫里亞的血統賦予他們超長的生命,長到懶得繼續跟外界打交道,所以他們有的人甚至僞造了自己的死亡,然後隆重地舉行葬禮,然後悄悄隱藏在不爲人知的地方過着遠離凡塵的寧靜生活。

現在這次將他們召集到一起花了不少功夫,而且也有足夠的理由將他們打動,否則這些老東西纔不願意再次出現來管長老會的閒事。

“各位尊敬的長老,今天我是應哈布斯老先生的邀請列席會議,之所以將各位德高望重的長老召集在一起,是因爲我們目前面臨一個巨大的危機。”

“長話短說吧,對於我們這些一隻腳已經踏進棺材裏的老傢伙來說,時間是很寶貴的。”

“菲利普斯先生,你已經死過一次了,我還參加了你的追悼會,現在如果按照傳統意義的說法來衡量,你就是一個死人了,死人還計較什麼時間不時間的?死亡是永恆的。”索倫笑眯眯地揶揄自己的老朋友。

“好吧,那麼我就長話短說好了。”他拿起桌上的遙控器,按下按鈕,牆上的電子屏幕上出現了一副衛星照片,“幾天前,我們根據賽琳娜做出的‘奇普’預測進行判斷,估測亞特蘭蒂斯七宗主之一的地獄犬加姆將在那裏的沉睡之地復甦,所以我們將一支獵魔騎士的小分隊派往阿富汗的巴米揚大佛峽谷,後來小分隊和總部失去了聯絡,幾個小時之前,小分隊和我們總部忽然恢復了聯繫……”

“恢復聯繫不是好事嗎?就因爲這個將我們召來?”安德烈長老已經臉色緋紅,高度的伏特加刺激了他的血液,讓他看起來很沒耐心。

“安德烈,伏特加遲早會害死你。”索倫長老說:“這些酒精飲品看來讓你的神經有些遲鈍了,別忘了,如果沉睡之地門口打開,按道理進入的人是和外界聯繫不上的,那是不同的空間,只有鍊金通道能夠到達。”

安德烈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大酒糟鼻,臉色忽然變得難看起來。

“我明白了,這意味着加姆的沉睡之地和現實世界已經聯通起來了?”

“如果僅僅是一個沉睡之地和人類世界聯通,倒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不過……”芬奇指了指衛星圖片,“我們公司的天眼系統探測到,巴米揚附近不光是通往沉睡之地的鍊金通道入口那麼簡單,準確地說,它還聯通了神域。”

“神域!?”幾個長老終於不淡定了,紛紛從椅子裏挺直了佝僂的身軀,目光中射出精光,就像沉睡的獅子在懶洋洋的睡眠中甦醒過來,“你是說,兩三千年一次的神域通道被打開了?”

“沒錯,這件事有些蹊蹺,按道理賽琳娜是可以通過奇普預測術找到入口方位的,這種大事逃不過她的預測,可是她偏偏忽略了,沒告訴我們,而是選擇了自己一個人悄悄前往阿富汗,現在她和我們公司行動部的一名實習專員在一起,估計已經到了神域。”芬奇說。

老頭們開始議論紛紛,然後目光一致落在老哈布斯的身上。

“哈布斯先生,你有什麼意見要發表的嗎?賽琳娜是你們家族的人。”索倫長老在沉默之後開口了。

“賽琳娜的想法我是猜不透的,她是命運女神的復甦聖體,也許有着什麼自己的打算。”老哈布斯說:“還是聽聽我們派往阿富汗的小分隊在現場傳回來的畫面吧,事情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等芬奇博士慢慢給大家解釋。” “芬奇博士,現在你們派出的小分隊在什麼位置上?”菲利普斯長老問道。

“本來他們是前往沉睡之地狙殺加姆的,據說光復會也派了人去到那裏,之前光復會的人滲透到了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用武裝部隊對我們進行了狙擊,不過小分隊還是趕到了巴米揚峽谷。只不過……”

芬奇按下遙控器,其中一個電子屏幕上投射出尼奧他們的身影。

“尼奧,現在長老會的元老成員都在這裏,你們現在的情況,向說說看。”

“博士,現在情況有些混亂。我們本來已經趕到了加姆的沉睡之地,在那裏遇到了光復會的執事部神僕和近衛的阻攔,本來我們已經擊潰了他們,可是當進入沉睡之地的通道時發生了意外。”尼奧說。

“那是什麼光!?”安德烈長老忽然注意到畫面上的天空,七色的彩光在蒼穹之上流動,耀眼奪目,十分絢麗迷人。

“我的天!那是神域!不是沉睡之地!”索倫長老似乎看出了端倪,“是神域的天光!”

“是的,索倫長老,我們遇到了一次奇怪的地震,之後糊里糊塗被送入了神域……”尼奧將鏡頭在周圍三百六十度轉了一圈。

“這是傳說中的鏡湖?!”老哈布斯看出了問題,“你們在幽暗森林?”

“是的,按照古籍上記載的情況,覈對了這裏的環境,我們目前是身處鏡湖附近。”

“那是暗精靈的聖湖,那麼你們在那裏遇到了暗精靈沒有?”

“沒有,暗精靈的部落我們找到了,但是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尼奧一邊說,一邊回頭命令隼:“將畫面傳給博士。”

隼在軍用手提電腦上連線,將他們拍攝到的圖片全部放映在魔方會議室的電子屏幕上。

“天啊!暗精靈的部落被摧毀了?”所有人看着那一片狼藉,都忍不住驚呼起來。

“我們在這裏找到了許多奇怪的東西,可以做出以下判斷,第一,賽琳娜來過這裏,她目前和龍雲在一起。我們找到了這個……”他拿起一個維尼熊玩偶在鏡頭前揚了揚,又說:“還找到了一些血液樣本,經過分析,是龍雲的血,證明他在這裏和人交過手。”

“暗精靈是親莫里亞人的種族,他們應該不會對我們下手纔對!”索倫搖着頭,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沒錯,所以我要說的是第二點,有人入侵了暗精靈的部落,摧毀了一切。”尼奧說:“我們在這裏監測到低度的核輻射,根據這種輻射的類型分析,是武器級的核爆炸釋出的,但是很奇怪,這裏沒有核爆留下的痕跡,也沒有強烈的核污染,如果核彈在這裏爆炸,精靈的部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尼奧的結論令在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核武器是他們一手推動發展出來的,現在居然有人用這種武器對付居住在神域附近幽暗森林裏的暗精靈,實在是匪夷所思。

最重要的是,這些是什麼人,又怎麼進去神域的?按道理,只有古老種族的人才能進入這些神的禁區,人類是無法到達的。

“難道是亞特蘭蒂斯人乾的?”

“我們在這裏找到了一些屍體,是一些武裝人員的屍體。我將數據傳回給萊娜,待會兒看看她的分析結果。”

尼奧將鏡頭對準地上的屍體,這些屍體已經被切成一塊塊,體無完膚,全部支離破碎。

“這些人全部被人殺死了,而且不知道被什麼武器殺掉的,龍雲的天賦是‘混亂’,按道理沒有這種威力,除非他又進入了之前的暴走狀態,如果是那樣,我擔心賽琳娜的安全,因爲之前在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一戰中,龍雲也進入了暴走的狀態,結果殺掉了塔利班一個團的成員,還差點連格格都殺了。”

在場的長老再次低低聲交談,唯獨老哈布斯死死盯着那些屍體,摸着嘴脣沒說話。

“你們在屍體上發現什麼線索沒有?”芬奇問道。

“這些人的裝備是世界上最先進的軍事科技打造,**防彈衣,機械骨骼,C4I防彈頭盔,一整套都是美軍尚處於研製階段的未來戰時作戰系統,連步槍和手雷之類都是模塊化的,非常先進,我現在懷疑是不是光復會已經滲透了美國的軍方,有人給光復會提供這些作戰設備。”尼奧說,“這些人的脖子後面都有英文刺青,BS兩個字母,我不知道代表什麼意思,屍體中有一具是完整,我已經將面部拍照發給了萊娜,她會用天眼系統進行分析。”

“既然是這樣,那麼我們來聽聽萊娜怎麼說的。”芬奇博士按下桌上的通訊鍵:“萊娜,我是芬奇,你在線嗎?”

有一個電子屏幕被點亮,萊娜拿着一包自己最鍾愛的薯片一邊吃一邊向在座的老頭子們打招呼。

“各位長老,晚上好。”

“啊——漂亮的小姑娘!”安德烈笑眯眯道:“我最喜歡漂亮的小姑娘了,芬奇博士,你的公司還招人嗎?我可以過來實習。”

芬奇尷尬地看了一眼老哈布斯,沒想到安德烈這個上百歲的老東西居然這麼奇葩,一點不輸給老哈布斯。

老哈布斯擺擺手:“安德烈,別打岔,讓萊娜彙報情況。”

“出大事了,各位。”萊娜將一片薯片扔進嘴裏,伸手在鍵盤上敲了幾下:“首先說說尼奧給我發過來的那支奇怪的入侵者隊伍的身份。”

電子屏幕上出一個人的檔案,很顯然,這是一份軍事人員的檔案,右上角的大頭照上是個標準的美軍軍官,戴着貝雷帽。

“這個人就是尼奧給我發回的那具屍體的真實身份。艾隆.加里森,前三角洲指揮官,你們可以看看他的履歷,幾乎從八十年代開始至九十年代,幾乎所有美軍的海外行動都參與了,而且是多次獲得美軍國防部的嘉獎,什麼銅芯、紫心、銀星和優質服役勳章都能掛滿胸了。最後一次參戰記錄是在1993年的索馬里摩加迪休艾琳行動,然後負重傷後回國,之後銷聲匿跡,我讓天眼入侵了CIA的服務器,找到了他的蹤跡,他在1995年被中情局招募,派往海外擔任合同制軍事人員,之後在一次祕密行動中失蹤,檔案一直處於失蹤狀態,由於他參與的行動是絕對保密等級,CIA沒有公佈他的死訊,而且他也沒有多少家人,只有一個遠方親戚在佛州,沒人注意到他的失蹤。”

“前特種部隊成員!?美軍方!?”

這消息就是在會議室裏投下了炸彈,所有人都驚呆了! 長老會從美國南北戰爭開始就已經進行政治投資,長老會屬下的財團暗中支持林肯,最後取得了勝利,也正是基於這個淵源,長老會在北美的分部一直滲入美國經濟、政治的每一個層面,包括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組織——美國軍方。

這其中就包括了美國最強大的情報組織CIA,裏面遍佈長老會的心腹。

現在竟然有一名前三角洲軍官、CIA前僱員涉及帶隊攻擊暗精靈部落,而且是在長老會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這難免令人費解。

“萊娜,你確定是CIA的人?”芬奇的目光從厚厚的鏡片下射出,目不轉睛盯着電子屏幕。

薯片妞卻是一臉輕鬆我,完全沒把這些坐在會議桌旁權傾一方的老怪物們放在眼裏,嚼着自己的香脆薯片,滿不在乎道:“沒錯,我正是擔心軍方和CIA另有打算,所以沒有通過正常渠道獲取情報,而是讓天眼系統入侵了蘭利總部的服務器,這些資料完全是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獲得的,絕對正確無誤。”

會議室裏陷入了一片死寂。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百年來的信任基石由於這件事可能會產生裂痕,到底美國國防部、CIA等等部門在想什麼,沒人知道,貿貿然去打聽,如果真的是軍方的祕密行動,也許會碰一鼻子灰。

莫利亞人和美方現在是同盟,一直以來都是,盟友之間講究的是信任。

“萊娜,有沒有這種可能,艾隆此人是被別的祕密組織招募了?在執行CIA的祕密任務失蹤之後。”

“博士,提起這個,我就要將剩下來的訊息和諸位老大分享一下了。”萊娜顯得胸有成竹,“我起初也擔心自己弄錯了,畢竟這件事非同小可,我們沒有收到任何軍方的通報,按道理,但凡涉及這些古老的種族事務,按照長老會和我們的人類盟友之間的協議,一概要交由我們全權負責,他們只有協助的權力。所以這件事事關重大,我沒敢亂下定論,於是,我又調查了一下這支部隊可能進入阿富汗的所有途徑。”

“你是從軍方的運輸途徑入手的?”芬奇忽然靈光一閃,現在聯軍正在阿富汗夥同北方聯盟一起攻打塔利班,一支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進入阿富汗,並且直接進入了巴米揚峽谷,最好的途徑就是聯軍方的軍事運輸途徑。

“沒錯。我發現了一些很奇怪的東西。”萊娜調出一段監控畫面,說道:“這是十個小時之前,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的監控設備拍下的一組畫面。”

畫面中,一隊穿着國防部迷彩服的美軍軍事人員列隊走入設置在航站大樓中的前線指揮部,領頭的是個瘦高個上校,一番爭執和交談之後,前線指揮部的指揮官查爾斯准將極不情願地交出了指揮權,這些人全部替換了現場空降部隊和山地師的原班人馬。

畫面隨之被定格,萊娜又說話了。

“只是一支自稱國防部下屬特種作戰司令部親自派遣的祕密行動小組,手持國防部和參謀長聯席會議簽名的命令文件,帶隊的是一名叫做豪斯的上校,根據命令指示,他們在實施一個叫做‘賊鷗’的行動,要求前線指揮部的查爾斯准將交出戰地指揮權,根據豪斯上校的命令,抵達巴米揚的82空降師和第十山地師部隊士兵原地待命負責警戒,他們自己帶來的一支特種小分隊空降進入了巴米揚峽谷。”

“這裏面有問題,這些不是普通的士兵和軍官,如果通往神域的入口打開,會在整個巴米揚附近形成能量場,普通的人類士兵是進不去的,如果進去,會立即被能量場裏巨大的壓力壓成肉餅。”芬奇皺了皺眉頭,又問道:“他們手中怎麼會有國防部和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命令?”

“沒錯,而且命令上的條形密碼經過掃描是真實的,還有國防部長和聯席會議參謀長的簽名,我調去了電子副本進行覈對,是精仿的簽名,能夠用這種精仿電子簽名就必須突破國防部的防火牆,也就是說,國防部長的私人密碼電腦和參謀長聯席會議的電腦系統被對方突破了。”

這個消息再次在會議室裏投下了重磅炸彈,要知道,美國是地球上最強的軍事大國,國防部和參謀長聯席會議都有嚴密的電子防護系統,堪稱固若金湯,現在居然連部長的電子簽名都被人仿冒,如果對方想調動美軍任何一支部隊,都是分分鐘能辦到的事情。

“我看有必要聯繫一下國防部那邊核實一下情況。”老哈布斯對芬奇說:“這件事不弄清楚,我們彼此只見建立的信任都將蕩然無存。”

“萊娜,現在豪斯上校的分隊還在不在前線指揮部?”芬奇問。

“一個半小時之前,他們忽然匆忙撤離了,在機場乘坐來時的C-17大型運輸機離開了巴格拉姆,我調去了航向圖,發現他們飛往了坎大哈。”萊娜說,“我想,他們之所以匆匆離開,是因爲他們的賊鷗行動已經完成,所以離開了。”

“坎大哈?”芬奇眉頭皺得更厲害了,“那裏是塔利班的地盤,現在美軍都沒攻打到那裏,塔利班在那邊的羣衆比在北方好,如果是真的美軍,怎麼敢飛到坎大哈去?!”

萊娜說:“沒錯,不過飛機後來消失了,我用天眼調動衛星掃描坎大哈附近的機場,都沒找到這架C-17,我估計他們進行了僞裝,除非派出偵察部隊直接前去偵察,否則找不到他們。”

“你剛纔說,他們的行動成功了?”芬奇搓了搓手,問道:“尼奧他們傳回的消息是,這支特種小分隊已經全軍覆沒,不知道被什麼人全部幹掉了,也許是龍雲。”

“博士,這就是我要接着下說的第三件事。恐怕事情會讓你失望,他們賊鷗行動估計已經成功了。”萊娜說:“在豪斯上校撤離之前,我收到了我們所有放出去的‘小鳥’反饋過來的信息。”

“小鳥?”老哈布斯看了一眼芬奇,“芬奇博士,什麼是小鳥?”

“那是一個計劃的代號,天幕公司在全世界資助了上百個科研項目,負責這些項目的科研機構和人員都是我們的‘小鳥’,等同於眼線,我們提供資金,他們負責研究和監視。小鳥計劃的任務是在全世界尋找亞特蘭蒂斯宗主或者王的復甦之地,對任何可能是復甦之地的地方都進行監控,長老會總部依靠賽琳娜的奇普預測,我們依靠的是廣播眼線,因爲每次宗主復活之地都不會相同,所以我們資助的項目小組也比較多。”

他看了看屏幕上的萊娜,問道:“小鳥反饋什麼信息回來了?”

“中國湖北、百慕大的巴哈馬羣島、俄羅斯梅日戈爾耶三個項目小組反饋,他們監控的地方發生了異像,極有可能是宗主復活。”

“怎麼可能!”索倫大聲道:“宗主不會同一時間復活!現在既然加姆在阿富汗復活了,那麼其他地方的宗主至少要一段之間之後纔可以復活,從沒試過同時復活的例子。”

“索倫長老,這就是我要說的。”萊娜將幾張衛星監控圖片放在了電子屏幕上。

會議室中的所有人看着照片,眼睛都圓了,接下來是長久的沉默。 衛星圖片顯然是爲巴米揚峽谷上空軌道上拍攝的俯瞰圖,顯然經過萊娜使用天眼系統處理過,用的是一種能量掃描的方式,並非普通的軍事高清圖。

巴米揚峽谷的上空,一個巨大的圓形光罩將整個山谷籠罩,十數條光柱沖天而起,場面十分震撼。

“這是通往神域的鍊金通道打開時候,在巴米揚附近產生的能量場。”萊娜一邊說,一邊轉換圖片,“這張是十個小時之後的圖片,我讓天眼系統將它過濾了一次,你們應該認出這是什麼東西。”

巨大的光罩周圍,一個光圈從中間擴散開來,隨着萊娜不斷更換新圖片,就像一副動態圖片,光圈不斷向周圍擴張,顏色呈淡綠色,最後光圈的邊緣顯現出巨大的文字。

萊娜將清晰度調整了一下,所以人都能看清那些文字。

片刻之後,終於有人驚歎。

“那是維達爾的封印咒文!”

“萊娜,我知道你說豪斯上校完成了任務指的是什麼了。”芬奇揉了揉太陽穴,口氣有些沉重:“那支特種小分隊的任務,是要激活已經沉睡封印中的維達爾之刃。”

“不可能!”菲利普斯長老聲音提高了八度,“如果那些分隊的是光復會的,他們要去激活維達爾之刃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九個海姆通道全部打開,世界將會陷入未知的混亂中,就算能夠讓七個宗主提早復活,也不符合光復會的利益,他們要的是一個個去找宗主,然後從宗主身上拿到亞特蘭蒂斯古文明的開門鑰匙——磁歐石。現在這些宗主如果真的像芬奇你說的,全部同時復活,那麼它們溜到世上,就算光復會也未必能找到他們。”

“沒錯,維達爾之刃一直是暗精靈保存的,當它的封印被破除激活之後,九個海姆只見的邊界將會不復存在……”索倫伸出手掌用力搓了搓臉,“我想想都覺得害怕,這是從未試過的事情,世界將會全部亂套了。”

“不是沒試過,你們都忘了?”安德烈長老又喝了一口伏特加,點了跟雪茄說:“第一次末日之戰時,九個海姆的邊界上的封印就是崩潰了,所有古老種族之間都陷入了混亂,海拉也可以帶着她的死亡軍團重回人家,殺入神域,巨人族會衝過彩虹橋,將它踏碎……精靈、魔族,還有冰雪之國尼伯龍根裏的流浪者勢力都將活躍起來……”

“各位先生,這是我們面臨最嚴峻的考驗,二次世界大戰跟這個比起來只能是小兒科了,如果處理不好,恐怕我們將會迎來第二次末日之戰。”老哈布斯說道。

“第二次末日之戰?”菲利普斯長老道:“這支神祕的特種部隊到底是誰派出的,這一點是關鍵問題,不過據我所知,光復會現在還沒做好進行第二次末日之戰的準備,難道他們瘋了?打算跟我們同歸於盡?”

“是啊,這真是個讓人奇怪又頭疼的問題。”安德烈長老一攤手,打了個酒嗝,“好像對誰都沒好處,包括人類,九個海姆如果重新陷入混亂,人類也要遭殃。”

“各位先生,這個複雜的問題一時很難得到答案,我想還是先讓我聯繫下美國的國防部長,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芬奇對屏幕上的萊娜道:“幫我以天幕的名義接一下國防部,就說我有緊急事件要找部長。”

“,我馬上接到他的私人頻道里去。”

等萊娜消失在屏幕裏,芬奇重重呼出一口氣,會議室裏再一次陷入了寂靜,幾個3d映像中的長老也沒再吭聲,這些精明的老傢伙都敏銳地意識到事情已經卷入了一個看不見底的漩渦裏,漩渦的裏面到底是什麼,誰的心裏也沒數。

關鍵的問題是,是誰故意製造了這個漩渦,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維達爾之刃的解封,是一件完全不利於任何一方的事件,光復會、長老會、人類政府好比原本在裝有鐵絲網的格鬥場中的選手,忽然鐵絲網被移開了,臺下的黑暗中誰都不知道隱藏着什麼,也不知道會不會忽然躥上來一個瘋子,拿着鋒利的刀子朝着自己的要害部位來上一下子。

光復會、長老會和人類政府裏的祕密組織原本都是隱藏在世界上不見光角落裏的對手,現在忽然有人開了一盞探照燈,將衆人暴露在光明之下,而一個看不見的對手此刻卻轉換了角色,反倒成了隱藏在最黑暗處的人,對着臺上虎視眈眈。

被人盯着背後的感覺,實在不是什麼愉快的經歷。

一分鐘後,其中一塊漆黑的屏幕上閃動一下,國防部長的身影出現在熒屏裏。

“部長先生,很久沒見了。”芬奇禮帽地打着招呼。

“芬奇博士,我原本想說很高興見到你,不過幾個小時之前發生的事情讓我這話又說不出口。”國防部長似乎注意到了在場的幾位老傢伙,“這幾位是你們長老會的元老?”

“是的,事態嚴重,我不得不將長老會議裏的元老都請來。”

國防部長臉色微微一變,他似乎沒預料到事情會如此嚴重,這些位列桌子兩旁的老怪物都有百歲,都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在隱祕的戰線上做出過許多匪夷所思的貢獻。這些屬於整個世界的機密檔案在戰後被封存在由美、英、法、蘇、中這五個戰勝國代表組成的祕密組織——全球特別事務管理委員會的祕密檔案庫中,到了五十年代初期,由於政治變動和朝鮮戰爭,中國退出委員會,在七十年代增補了德國作爲委員。

作爲美國的國防部長,他很清楚這些機密,能讓這些老怪物全員出動坐在這裏開會,顯然不是小事。

“事情有那麼嚴重嗎?”國防部長說:“有一支不知名的武裝部隊人員冒充了我們的人,在阿富汗前線指揮部接管了幾個消失的指揮權,不過他們沒有干涉整個戰役,只是派遣了一支小分隊前往巴米揚。我已經下令讓人徹查和修補我們軍事系統中存在的漏洞,芬奇博士,各位長老,請放心。”

“部長先生,我要聽的不是外交辭令,你應該知道我們長老會和人類政府是有協定的,之所以讓你在會議上做出解釋,是因爲我們還相信你們,信任十分重要。”芬奇顯然聽出了國防部長話中的漏洞,忍不住提醒他不要自作聰明。

“咳咳……”國防部長作爲一名老政客,當然不會聽不出弦外之音,他咳嗽了兩聲,掩飾了心中的不安,道:“一直以來,我們只見的信任都沒有任何問題。涉及到光復會的事務,我們一律全權交由你們長老會負責,這次你們派遣的兩支小分隊都是我們派人送過去的,而且我們負責聯絡的三角洲小組一直就停留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沒有參與你們的行動,我不知道芬奇博士你這個說法……”

“好了,部長先生,我都說了,我不是政客,我們只是一個獵人組織,負責追獵亞特蘭蒂斯人,維護你們和我們雙方的利益,所以不要跟我說官樣文章。”芬奇將一份文件丟在桌上,“事情發生之後,我讓人調去了你們這次阿富汗行動的總指揮部所有的部隊調動命令,發現了一條由國防部發出的很有意思的命令。”

國防部長臉色比剛纔更難看了。 空氣再次凝固起來,沒人說話,會議室裏一片死寂,屏幕上的國防部長目光落在桌上那份薄薄的紙上,他看不到內容,不過他卻清楚裏面是什麼。

國防部發出的命令,由他親自簽發。

許久,國防部長臉上露出那種政客的慍怒神情。

“芬奇博士,我以爲我們可以彼此信任的。”他說。

“信任?”芬奇道:“和全球特殊事務管理委員會?和你們美、英、俄、德、法幾個國家?”

說到這裏,他忽然嘲諷似地笑了起來。

之後繼續說道:“不過這一次,你們瞞着我們自行派出特種部隊,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

國防部長的臉色陰晴不定,良久才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強硬的措辭:“我想不需要什麼解釋,在你們和光復會的戰爭中,我們已經給予了足夠的支持,沒有我們的支持,你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立足之地。”

“噢!”芬奇從自己的椅子裏站了起來,雙手撐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俯,像一頭隨時會發動攻擊的獅子:“是嗎?長老會成立已經兩千年,莫利亞人的文明在這個地球上已經存在了十萬年之久,在你們人類還在鑽木取火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稱霸整個世界,即便在末日之戰後,沒有我們的背後支持,你認爲還會輪到人類做主嗎?從華夏文明的秦朝滅亡六國到波西戰爭,從瑪雅人的馬丘比丘之戰到十字軍東征,還有你們現在國家的立國之戰南北戰爭,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背後起到關鍵作用的到底是誰?在時間的長河中,你們只是砂礫,我們是河水,這一點希望你有足夠的自知之明!”

更加強硬的回覆從芬奇的嘴裏說出,幾個長老會的老怪物們卻似乎根本沒聽見這次面對面的談話,有人在假寐,有人大口喝酒,老哈布斯這位奇葩會長甚至拿着筆在自己的本子上塗鴉,像個上課走了神的學生。

國防部長在將近一分鐘的沉默之後,終於妥協下來。

“好吧,我承認,我是向阿富汗派出了一支特種分隊。”說到這裏,話音忽然提高了分貝:“不過那只是一個監視小組,沒有任何攻擊性,他們只負責去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監控你們在巴米揚的行動,我們沒有惡意。你要知道,畢竟現在世界上有那麼多國家,人類的政權已經覆蓋全球,我們必須注意影響,現在已經不是冷兵器年代,更不是刀耕火種的時代,你們的行動如果出格,將會把一些隱藏在陰影處的祕密暴露在陽光之下,令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這就是你的理由?”芬奇說:“又或者說是解釋?”

“就算是吧。希望你能站在我們的角度看待問題,特別事務管理委員會不是美國一家說了算,還有其他幾個國家,沒人希望看到我說的那種局面發生。”國防部長口氣坦誠,似乎沒有說謊。

芬奇盯着這名職業政客看了一陣,忽然收回身子,重新坐回椅子裏。

“那麼……你們的小組爲什麼會成了那位豪斯上校的分隊,他們是怎麼拿到你們的簽名文件。”

“這個小組在從我們在德國空軍基地飛往巴基斯坦,不過出了點狀況……”

“什麼狀況?”

“這個……”國防部長絞了絞自己的手,臉上露出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緩了一陣才道:“他們乘坐的飛機降落後,人就已經變了,我們的小組……人全部都死了,包括機上的飛行員。”

“什麼?”芬奇一下子沒聽懂,周圍的老怪物們也有些雲裏霧裏。

老哈布斯似乎想到了什麼,說:“你的意思是,他們在從德國空軍基地飛往巴基斯坦的途中,在空中就被人殺了?”

“沒錯……”國防部長又搓了搓手,“事情就是這樣,的確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不過卻是事實。屍體全部藏在了飛機的貨艙裏,扔進了物資箱中,如果不是後來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的那隊冒牌的小組不辭而別,而且帶着我們一架C-17消失在阿富汗的空域裏,我們也不會發現這個問題。”

“好吧,部長先生,我想我相信了你的話。”芬奇說:“希望這種事情沒有下一次了,現在命令你們在阿富汗的部隊,無條件服從我們長老會派往那裏的小組,加姆宗主估計已經復活,而且我們分佈在全球各地的檢測小組也發會了信息,在不同的地方都有宗主復活的跡象,事情變得有些失控,那對神祕的小分隊到目前爲止都不知道隸屬什麼組織,他們已經令九個海姆之間的封印崩潰,事態已經非常嚴重了。”

“海姆的封印全部崩潰?”部長倒吸一口冷氣,“你的意思是,所有的通道都被打開了?”

“理論上是這樣,不過封印徹底崩潰應該還有一定時間緩衝,只不過是加速了亞特蘭蒂斯七宗主的復活,當七個宗主都復活之後,接下來就輪到那個傳說中的王了,希望我們有時間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否則不論是人類世界,就連我們那些從未公開的海姆世界中的所有古老種族都會遭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