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要問為什麼,這裡不是學校考試,算錯了分數,讓老師重新核算一下。

2020-11-05By 0 Comments

這些成績,不管怎麼算都是及其優秀的。

又何必較真呢。

但是有人較真。

哪一類人呢,就是能力在一定的範圍之內的人。

比如成績卡在及格和不及格的邊緣,或者卡在優秀和不優秀的邊緣。

這個世界似乎就是這樣,最強大的人,往往會和後面的人拉開非常大的距離。

就像學霸和學渣對答案。

學渣如果說,哎不錯,和你差不多。

真愛不散場 學渣會很高興,學霸內心就有點涼涼了。

但是遇到學神呢?

學神壓根就不在乎你們是不是一樣。

反正我給的答案就是這個。

但是成神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就像在以後的一次考核上。

誤差可以允許千分之五,但是我精確到小數點後面兩位的時候,那個成績,只有我一個人和最終答案一樣的。

別人把小數點,甚至零頭都不要了,但是我記錄了。

還有,當教官問,可以不可以的時候,大家都沉默了,只有我一個人說,不可以。

我的答案就是這樣,不管其他人的答案。

然而前提是,你確實確定你是正確的。

為什麼你可以和所有人不一樣?

就是因為你知道的東西,比大家知道的更仔細,或者更全面。

當然能夠提出這些,首先就是需要你有這個勇氣!

這個勇氣怎麼來的,就是不斷的積累。

不斷的對自己的突破。

別人在懷疑自己的時候,還在原地踏步。

而我們已經突破到了別人達不到的境界。

虛報成績,對於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也別問別人為什麼虛報,別說不公平。

不喜歡別人說這個詞。

懶得說這個原因。

一個是,成績記錄員,看到這個成績驚訝了,不相信。

星河 二個是,這個成績實在是有點離譜了,不正常,在來測一次,浪費大家的時間。索性寫一個特別優秀的成績得了。

畢竟九十個,也是非常的突出了。

這個不代表過去,不代表現在,也不代表未來。

他對於大家來說沒有什麼意義。

這個和學校的考試不一樣,學校的考試成績是自己。

而現在,這個考核,成績對於我來說沒有一點意義。

所以也沒有必要去辯論什麼,而且那個時候的我也沒有這個勇氣去辯論什麼。

即使你給我寫了零分,我也不敢去辯駁。

雖然沒有人這麼做,但是我說的是兩回事。

一個是能力,一個是心態。

還有低姿匍匐,人皮與地皮的較量,也是考核的一部分。

寵妻成癮:腹黑總裁請深愛 只是今天考核低姿匍匐的時候,手腕關節處又磨破了皮。

本來就沒有恢復過,只是,從此以後,手腕關節的地方就留下了疤痕。

本來就受傷了,在傷上加傷,不知道是皮被磨沒了,還是肉被磨沒了,總之恢復不了了。

還有一個考核是硬傷的。

那就是速度,是百米的速度。

因為腳的原因,所以速度是提不上去的。

這個腳傷,一直跟隨了我很久,很久。

久到自己都適應了。

但是並不影響我的百米優秀成績。

這個成績,不是浮雲。

這是自己的實力。

是自己這段時間努力的結果。

這個軀殼不是別人的,是自己的。

你可以遭受被人的嫌棄,但是這些能力不會嫌棄你。

他會一直陪伴著你。

就像影子一樣,只要有光,他就是存在的。

這些能力只要你想用,那麼他就會自己釋放。

體能,說實在的,雖然天天在搞,但是不是每時每刻都在進行的。

部隊的作息很規律,在新兵階段,一切都是為了提升新兵的基礎能力。

只是星河他一直保持著熱血的狀態,所以提升的很快。

只是這快,在平時看不出來,但是一段時間過後,就會體現出來。

總是在不經意時刻,給你意外的驚喜。

還有一項考核,確實就是部隊里的了。

其他地方絕對沒有。

那就是戰術動作考核。

基礎動作要領,行進,搜索,潛伏,躲避,卧倒,起立,都是穿插著的。

包括防輻射,原子散光,毒氣躲避。風向,爆炸點,都是在考核項目里的。

雖然都是模擬,但是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也是因為這些模擬的太真了,導致後來在遇到真實的時候,吃了很大的虧。。。

說實在的,模擬訓練,新兵有這個環境足夠了。

還有防護裝具的佩戴也是要考核的。

其中有防毒面具,防輻射衣服。

防毒面具,優秀時間是七秒。

一般人都能夠優秀。

防毒面具和電視上常見的一樣。

只是戴上它,實在是有點意思。

戴過的人,都知道需要多長時間。

沒戴過的人是體會不到的。

只能說一下大致動作。

打開面具袋,拿出面具,然後把面具卡在臉上,後面的繩子全部套在頭上,

然後拉緊鬆緊,動作就是這些。

最後檢查,完全密封,不漏氣為合格。

考核的時候,我是在三秒之內完成的。

考官剛剛喊開始,我就報告了。

因為新兵訓練的內容就這麼多,早都會了,不斷的練習,不過是為了提高速度。

而防護服,那就更簡單了。

要求也是密封,不漏任何地方。

只是這些,完全太簡單了。

真正有難度的考核在後面。 第二百零二節、五公里考核

對於考核,其他的都是太簡單了。

若是有難度的,只有這一個了,五公里考核。

我最怕跑步,也最經常跑步。

本來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一直跑就行了。

但是對於我的右腳而言,就是一種刺痛。

好就好在,是輕裝。

考核起點在我們常走的一條路上,半山腰。

衝下山,繞過我們營區,在衝下山,穿過二營,在二營的和鄉村交界的大門口為終點。

本來這只是一段小小的考核,根本就不入眼的小運動。

但是我記住了。

不因為他,只是因為被刺激了。

所有人都到了起點。

正在熱身。

「星河,你就是吊機子掛鐮刀。」文斌說著。

本來這句話的出處我都不知道,都是平時班長們對賴賴嘰嘰的新兵說的。

但是此刻竟然有人對我說。

我看了一眼他,沒有說話。

文斌就是上次中暑倒地的那個傢伙。

我沒有和他計較,也一直沒有和他計較,包括以後我和他還有故事。

他說我吊機子掛鐮刀,我是在思考,我哪裡存在缺點?哪裡存在不足?哪裡還有補充。

他不會無緣無故的說的。

肯定是我哪裡有不足。

難道是因為我是傷員?難道是他刺激我一下?

這些都無法考究了,因為他的想法,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們呢,也沒有必要去置氣。

完全沒有必要。

因為,他除了百米能入我的眼,其他的直接吊打他。

但是或許也是因為這一句話,讓我忘了其他的了。

「開始。」

五公里,是考核,不是訓練。

是考核,不是訓練!

這個意思是,就是考核,不是訓練。

走!

還想什麼呢,直接跑。

一路狂飆。

因為腳傷,讓我來不及去想任何事情。

我的目標只有一個,追著第一名。

緊緊的追著。

綜放手!我是你妹 這麼長時間的訓練,我從來沒有超過他。

超越,就不要想了,每次,我只是在想著,能夠拉近和他的距離。

但是似乎每次,都看不見他的背影。

哎。

這個社會,總是存在變態級別的強者。

不僅我們這一批的新兵施志凱,還有下一批的新兵李泉。

這些變態級別的強者,都有自己的名號,雖然他們不喜歡,但是大家依然這麼叫。

他們的雅號,我就不說了。

實在是有點埋汰人了。

我的速度,就是被這兩個人逼出來的。

至於說,為什麼,在以後的故事中吧。

今天的考核,這條路,我要衝刺!

五公里,所有人都討厭的科目。

比三公里長,比八公里短。

比三公里痛苦,比八公里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