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在這條路上走,可能每個人都逃不開這個宿命,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人都一樣。

2020-11-12By 0 Comments

……

解決了德文,兩人轉身走出小房間,剛剛到廳里,只好看見先前下樓的那幾個警察已經回來,雙方正好打了個照面,均是一愣。

「跑!」立冬反應過來,大喊一聲,撒腿就朝窗邊跑,長谷川也馬上跟了上去。兩人可能是使出了這輩子最大的力氣了。

身後的警察看到這個場面也是一愣,無論是屋裡面的人,還是外面的兩個同事,都足以令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開槍射向這兩個「罪犯」。

其中一名警察立刻掏槍,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射擊。

砰!一聲槍響,緊接著就有了第二聲、第三聲…

不過,立冬和長谷川早已飛身跳了出去。立冬先一步衝出去,這不是他第一次「跳樓」了,這種自由落體的感覺別提多爽了,哪怕只有一瞬間,不過,一旦玩砸了,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好在立冬有過經驗,在跳出窗外的一剎那就調整自己的姿勢,彎曲雙腿,正好跳到了二樓的陽台,接著一翻身,穩穩落地。

長谷川的身手不比他差,也照葫蘆畫瓢,跟了下來。

此時,艾倫的車子已經開過去,連車門都打開了,就等兩人上車。同一時間,警察也追到了窗邊。

幾乎在立冬和長谷川上車的同時,後面的槍聲瘋狂的響起,但是車子已經飛馳的開出去,眨眼間就離開了醫院。

兩人坐在車上呼呼直喘,緩了能有一分鐘的時間,每人點上一根煙。

長谷川望著窗外嘆了一聲,輕聲道:「艾倫,我們的仇…報了!」

等了兩秒鐘,開車的艾倫沒有回應。

「艾倫?」長谷川又叫了一聲,覺得有點不對勁,向前湊了湊看了一眼。

這一看,嚇了一跳。艾倫不知何時已經中槍,鮮血中胸膛不斷流出來。

忽然,艾倫咧嘴笑了一下,「我…把車子…停到路邊…」說著,緩緩踩下剎車,車子慢慢停下來,「老大…以後的路…不能陪你了…」說完,這句話,艾倫突然一倒,趴在了方向盤上,正好壓到了喇叭。

嗡!!!!!一陣長鳴,像是為死去的人們致敬,更像是結束長谷川紐約生涯的訊號。 何塵明悟考驗真諦,對於本能,開始學會遏制本能。

危險到來,單憑本能,只能擋下明面的殺招,暗地裡,極有可能還藏著更恐怖的殺機。

孤狼再次來了,這一次,何塵選擇了躲避,在這考驗空間,面對的都是不弱於他,甚至強於他的考驗,早已不像之前那般,掉以輕心,也就考驗的騷操作,令人猝不及防。

躲過一擊,孤狼緊隨又是一擊,何塵退步之間,汗毛倒豎,危險的本能,讓他恨不得立刻除掉孤狼,解決這個危及他生命的傢伙。

真氣融入體內每一存血肉骨骼,遏制著本能,同樣也讓他對於危險,更加敏銳,孤狼一擊之下,還隱藏著更多的殺招。

嗤拉

狼爪劃過衣衫,肌肉收縮,並未傷到身子,狼口撕咬而來,何塵依舊在腿,感覺到數股危險,封鎖著他的全身。

果然,下一刻,孤狼跳躍而起,兩隻狼爪泛著寒光,隱有真氣吞吐,意圖撕裂他的咽喉。

何塵身子後仰,險而又險避開,卻見孤狼後腿同樣泛著寒光,宛如利刃一般劃過,金色手掌彈出,與孤狼後腿碰撞。



兩股強大力量碰撞,孤狼身子飛過,一時踉蹌,而何塵卻是直立而起,一拳轟向還未站穩的孤狼。

嗷嗚

孤狼嚎叫一聲,倉促提抓,何塵卻是五氣金剛手,全力打出。



咔嚓

骨骼斷裂聲響起,孤狼慘嚎,何塵卻是得勢不饒人,雙手齊出,一手柔和藏剛猛,散發著微弱氣勢,另一手卻是無聲無息的五氣金剛手。

孤狼有所感應,卻是著重抵擋柔和剛猛之手,忽視了五氣金剛手。

嘩啦

一掌,五重勁道,震裂了孤狼頭顱,腦花飛濺。

「恭喜你,通過考驗,是否接收戰利品?」

「接收。」

何塵化身孤狼,感受著孤狼體內,真氣遊動,對於本能的掌握。

「有時,看不清的,才是更危險的,老陰比的力量。」何塵退出考驗空間,對於本能有了新的認知,這下,他不用擔心睡著了,會亂打人了。

之前要不是楊琳琳的葯太狠,估計云然都不能扶他。

「狼來了(困難版),是否進入?」

「直接說,什麼要求吧。」何塵嘆道,困難版什麼的,不充值顯然是進不去的。

「一本上品真氣心法,一門上品真氣武技。」

「幻影七步。」何塵取出這本武技秘籍,這是一門上品武技。

指尖暖婚:晚安,紀先生 「還缺一門上品真氣心法。」腦門。

「上品真氣心法……」何塵思索著,這個有點難搞,先掌握新收穫再說。

真氣擴散,融入身體每一分血肉,骨骼,再其中快速遊走,何塵感覺身子都輕飄了幾分,同時還有一絲奇怪的味道。

酸臭之中,還帶著淡淡香氣,葯香?

「這是藥渣?」何塵看著身上,不知何時,真氣運轉之間,皮膚上多了一層灰色污垢。

自己體內怎麼跑出藥渣來了?

「難道,是丹藥的單獨?真氣這麼運轉,還有除掉單獨的神效?」何塵感受著體內真氣,運轉速度都快了幾分,自己吸收天地靈氣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先洗個澡,明天去找他們要一顆丹藥,服下去就明白了,抗藥性是不是消除了。」

何塵沖了個澡,將身上的灰色污垢沖洗乾淨,直接睡覺,現在天色已經晚了,大家都睡了。

躺在床上,感受著體內真氣運轉,稀薄的天地靈氣湧入體內的速度都加快了些,但功法實在太普通,增漲速度令人揪心。

第二天一早,何塵就被吵醒了,外面傳來吵鬧聲,打開房門,云然,柳濤,李游,正在教授他們發力技巧。

「先吃東西。」楊琳琳提著豆漿包子,遞給何塵一份:「他們出去買的。」

何塵接過,咬了一口包子,看著他們傳授,秘法學會很簡單,欠缺的只是熟練:「琳琳,我把五元功抄一份,然後你帶走。」

「不用了,我有記錄的。」楊琳琳指了指腦袋:「已經背熟了,而且有備份,那一份你留著好了。」

「也行,發力技巧,你掌握的怎麼樣了?」何塵問道。

「已經學會了,不過。」楊琳琳說到這裡,猶豫了下,不知該如何開口。

「不過什麼?」 雨落霓裳之殺伐天下 何塵看向她。

「慕洛他們想學更多,閉上眼打人的那種。」楊琳琳小聲地道。

「貪心不足,人人都一樣,我理解。」何塵淡笑道。

「你不生氣?」楊琳琳鬆了口氣,有些驚訝地道。

「這生什麼氣,他們只是想想,而且,我可以教他們。」何塵微笑道:「先吃,等吃完我去找他們。」

「何塵哥哥,你這樣付出太對不起你自己了,他們身上都有丹藥,武技,你可以和他們換。」楊琳琳低聲道。

「沒事,我付出也不是為了他們,我先去找下云然。」何塵喝掉最後一口豆漿,他們也學的差不多了,三位異界天才,也興奮地感受著新的發力技巧。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快過來,幫我理一下髮型。」 狼性總裁的撒旦妻 方圓在一旁坐下,招呼一位煉體頂峰。

煉體頂峰猶豫了下,走過去幫忙處理髮型。

「來,幫我按下身體,用你新學的發力技巧,來調動我的身體,我們共同進步。」方休招呼一位女學生,道。

慕洛則找上云然:「過過手,不動真氣,用新學的。」

「好。」云然微喜,她也想找人練練手,而不是給方休按摩那種。

「這髮型,一定要理好,不知道哪位古人說的,非常有道理,頭可斷,髮型不可亂。」方圓騷包地道。

「這對於身體的掌控,十分重要,我讓你按摩,是為了增強你對人體的了解。」方休一臉愜意地道。

「還有一句話,解剖是了解人體最快辦法,開瓢是髮型永恆不變的最好方式。」何塵走了過來,冷冷地看著兩個傢伙。

「呃,何塵。」方圓和方休面色微變,臉上堆起笑容:「我們這不是為了共同進步么。」

「你們去練習吧,我和這兩個傢伙有事要談。」何塵揮了揮手,讓兩位學生離開,拉了張椅子,在兩人面前坐下。

「何塵……」兩人有些慫。

「聽說你們想學我閉眼打人的絕學,這個絕學十分困難,你們有恆心學習?」何塵沒有提剛才兩人的事情,直接道。

「當然有恆心,我們武道之心極為堅定。」兩人連忙說道,眼中滿是喜色,沒想到何塵會這麼大方。

「嗯,在教你們之前,我先問下你們,有沒有聽過本能二字?」何塵神色嚴肅地道。

「本能?」兩人皺眉:「這與本能有何關係?」

「你們看啊,我這雙手就這麼舉著,你們用手指點一下試試。」何塵將手舉到兩人面前。

兩人疑惑,雖然搞不懂,但為了學習,還是聽話地用手點了一下。

啪啪

一人一巴掌,直接抽在臉上,兩人直接從椅子上飛了出去,半邊臉腫了起來。

「這就是本能。」何塵幽幽道。

兩人:「……」 仔細想來,其實人生就像是一場賭局,輸贏或許早有註定。

艾倫將自己的未來堵在了長谷川的身上,令人感到的遺憾的是,他輸了。而輸掉這場賭局的代價就是失去生命…

當長谷川把艾倫扶起來的時候,他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體征。

立冬也跟著下車,在後面拍拍長谷川,輕聲安慰道:「別太難過,有些事…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

長谷川輕輕笑了一聲,低聲回道:「說實話,這些天…我已經習慣了。難過談不上,只是覺得自己很…無能。如果我足夠強大,他們就不會死。」

立冬嘆了一聲,轉頭望向遠方,悠悠的說道:「是啊,我們都是如此。如果當初渤原路決戰的時候,我足夠強大,何其睿也不會死…可人生不就是這樣么,不停的前行,不停的收穫,不停的失去。」

……

此時站在路邊的立冬,二十二歲。他身邊的長谷川二十四歲。

正常的情況下,這個年紀的少年應該是還沒接觸社會或是剛剛接觸社會,對這個社會的認知,還處於懵懵懂懂的階段,甚至還沒有成熟的價值觀。

但是,這兩個人卻已經經歷過同齡人不敢想象的事情,已經見慣了生死。

在這樣的年紀,就扛起無比沉重的擔子,這或許是好事,因為他們的起點很高,能夠更快的成長。但也可能是壞事,他們早就失去了應有的絢麗多彩的青春年華。

的確,就像最早江南對張北羽說的一樣,這並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叫做灰色的色彩。

這些少年的青春里,就只有這一種色彩——灰…

二十二歲的立冬和二十四歲的長谷川,今時今日在紐約並肩而立。

前者眺望著自己的未來,看著那個讓自己不知疲倦前行的目標——盈海雙花紅棍。那是能夠讓立冬超越常人最重要的一點,自己有非常清晰的志向,並為之奮鬥,儘管目前還有些觸不可及。

後者回望自己走過的路,從默默無聞到初露鋒芒再到風光無限,現如今卻是一無所有,這一切就像是一個輪迴,在經歷了種種磨難之後回到了起點。而這個新的起點,或許就在大洋彼岸的那個國度。

兩人截然不同的心境,卻都能看出他們不符合年齡的沉著和穩重。

當十年之後,三十二歲的立冬和三十四的長谷川再次登陸紐約,已經完全是另一番景象…慶幸的是,時間並沒有磨去他們的稜角,四方戰神依舊以洒脫不羈示人,布魯克林之王還是那般高貴優雅。

那個時候,他們身上所發出的氣質,都是經歷歲月洗滌,累計沉澱下來的鋒芒。

……

紐約的天空微微放亮時,立冬和長谷川才剛剛回到了THE.ZOOM.CLUB。

人去樓空,留下的只有一股凄涼。

羅尼、阿進、艾倫的相繼離去,對於長谷川來說是致命打擊。或許在旁人看來沒什麼,但內心深處的傷痕,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夠帶過的。

立冬也清楚這一點,所以在回來之後,並沒有提起返回盈海的事,給長谷川一個休息的時間。直到第二天中午再次醒來的時候,他才提起了這件事。

長谷川的態度很明朗,他說了這樣一句話:「盈海…或許是我新的起點。」

最終的決定當然會讓立冬為之興奮,接著,長谷川去聯繫偷渡的返回的事情,而他則特意出去給鹿溪打了個電話。

……

遠在盈海的四方,已經陷入了最困難的時期。

在張北羽的命令下,四方自己的生意全部關門,而諸如浩海、夜艷、K8等地也相繼關門。因為只要他們正常開業,洛基和段浪、黃超必然會帶人來掃場,那麼不如在這個時候選擇表明立場,跟四方站在一邊,索性關門大吉。

唯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是,鹿溪想盡一切辦法,動用了所有關係,終於把十四從裡面撈出來了。但僅僅是十四一個人,當時在四方匯被抓的其他人,還在裡面關著,包括門板在內。而其他的客人,早就自己交了罰款,有些人自己疏通關係提前一步出來,有些人只能面臨拘留。

這件事對於整個四方的影響是空前巨大的,想要迅速消除這個影響只有一個辦法:四方絕地翻盤,以更高調的方式重新出現在大眾眼前。當然,對於那一批被抓客人的補償,是一定要有的。

總之,這些都是以後需要做的。

現在要做的是就如何辦好如龍和麻桿的葬禮。鹿溪非常堅定的認為,那一天,房雲清一定會親自出現,屆時必然有一場大戰。

雖然鹿溪已經準備好給房雲清致命的一擊,但也保不齊他根本不在乎。

而張北羽則深居簡出,除了507宿舍之外就是去醫院探望江南。只在十四齣來的那天,跟他見了一面,當晚十四也留在了507。

第二天據隔壁宿舍的人說,那天晚上507里的哭聲,甚至有點慘絕人寰。那是如龍和麻桿死後,張北羽第一次放肆的哭泣,更是十四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的第一反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