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忽地,他臉上的羞惱之色盡斂無蹤,又換上從容的笑臉,對身旁幾位王府準世子道:“你們沒和賈環打過交道,不知道他的毛病!

2020-11-02By 0 Comments

之前我也生氣過,他後來專門兒跟我道歉了,解釋道,這是他們將門衙內們的相處規矩,慣是這般嘲笑打罵。

他說這樣做是拿我當哥們兒,是不是啊,賈環?”

看着贏晝得意洋洋的模樣,賈環都不好意思跟他說實話,只能強忍着笑,連連點頭道:“對對對,五皇子是我的朋友……”

“是哥們兒!”

贏晝糾正道。

賈環點頭笑道:“對,是哥們兒!那麼,哥們兒,走吧,咱裏面去。

我不是給你說過,等送了請柬再上門兒嗎?你怎麼今兒就來了?”

贏晝沒好氣道:“我在宮裏等你的請柬等了兩天,也沒見你使人送。我想你這樣的人定是馬大哈,給忘了,這才上門兒看看。

再有,你一個人撐一攤子也不容易,若有解決不了的難處,只管跟我說!”

贏晝拍着胸口仗義道。

賈環哈哈笑道:“那可真多謝五殿下了!不過說真的……要是我真想和你父皇一起吃個便飯也可以?”

贏晝聞言臉一黑,不過隨即得意道:“要說旁人嘛,肯定有點難處。

可是你嘛……

等着,今兒回宮後我就去尋父皇,跟他說你想同他老人家吃頓便飯,還託我呢!

嘿嘿,賈環,你猜我父皇同意不同意?”

“別別別!”

賈環忙投降道:“還是算了,你爹日理萬機,還是別打擾他了……

咦,小五,我現你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你有點陰險啊!”

圓滾滾的贏晝大驚,都不顧賈環對他的不敬稱呼了,胖臉警惕道:“你……你看得穿我?”

賈環正色道:“我本來其實也是看不穿的,因爲你實在太像……”

“噗!”

兩人身後一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實在忍不住噴笑出聲。

贏晝先是一怔,繼而登時醒悟過來,怒視賈環:“我艹!你敢說我太像豬?賈老三,我和你拼了!!”

咆哮罷,頂着圓鼓鼓的腦袋,拖着圓滾滾的身體,朝賈環狂衝過去……

……

ps:第二更!努力去碼第三更,十一點前沒有就明天吧…… “賈環,你家裏也不怎麼樣嘛!都說賈家豪富,奢華堪比王侯,就這……

空蕩蕩的,還擺着兵器,就和兵營差不多!”

贏晝摟着賈環脖頸,吊兒郎當的一起往儀門前廳走去,四處打量着寧國府內的擺設,現別說奇石名花了,連尋常富戶家都有的花木亭軒都沒有,頓時大失所望的一臉鄙夷道。天籟小『說www.『⒉

這幅儀態,讓身後一羣王府準世子們差點驚掉下巴。

天家子弟,別的怎樣無所謂,人品再次,一肚子壞水兒,都不要緊。

唯獨在行爲舉止處,時刻都要嚴守一個禮字。

絕不能丟了天家的體面。

像贏晝此刻這般市井村民之舉,讓宗人府知道了準得拉去打板子,教規矩!

賈環卻無所謂,抱雙手於胸前,一般的吊兒郎當,呵呵懶散的笑道:“你懂個錘子!寧國府就我一個男丁,前院就我一人,我要那些花木作什麼?

我又不像你,娘們唧唧的,還愛玩個花木……”

說話不客氣,贏晝卻沒惱,而是感同身受的笑罵了聲:“你才娘們唧唧的!長的比一般姑娘還俊,還有臉說我?”

又道:“賈環,沒想到你也這般可憐,我在宮裏時,後宮皇子所裏也就我一個男的!

還真是無聊的緊……

今兒我來你這,一是瞧瞧你那勞什子拍賣會幾時舉辦,二來,也是想瞧瞧我家小六兒。”

賈環聞言一怔,想了稍許才反應過來,贏晝所說的“小六兒”,不是趙姨娘所出的親弟弟,而是大觀樓裏那個表弟。

賈家的小六兒排名其實是老四,賈元春所出,卻是隆正帝的第六子。

寵寵欲動:隱婚總裁別愛我 還真有兩個小六子……

“喂,給你說話呢!”

贏晝卡了卡賈環脖頸道,絲毫不見外……

說來也有趣,不知是不是喜歡被虐,贏晝極喜歡和賈環這種不拘於規矩禮數的相處方式。

沒有什麼算計,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罵什麼就罵什麼。

這是贏晝之前與人交往,從未有過的體驗。

也正因此,他纔會顛兒顛兒的跑到賈家來尋賈環頑。

若按規矩,此時贏晝應當面帶微笑的站在一旁,等走神的人回過神給他賠禮請罪。

但這般做着實不爽,沒人會喜歡看別人呆。

而現在,他就可以痛快的搖着賈環的脖子,喊醒他……

“啪!”

贏晝沒爽完,就被賈環一隻手給仰面揍趴到地上,雙眼無神的望着天空,瓦藍瓦藍的……

當然,賈環這回是真無心的。

他想事情時,連林黛玉都會在一旁安靜的候着,薛寶釵更得拿把摺扇搖輕風!

多咱有人敢在他想事的時候打攪他,還搖他脖子!

“喲!小五,你這是怎麼了?”

打倒贏晝後,賈環也回過神,看着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贏晝,“驚訝”問道。

贏晝其實驚嚇多過疼痛,見賈環回過神來“關心”問他,眼珠子裏卻滿是笑意,知道賈環沒作間歇性神經病,登時破口大罵道:“賈老三,你姥姥!”

“哈哈!”

賈環笑着把他拉起來,道:“我想事情的時候,別打擾我。別說是你,就是你爹……咳咳,總之長點記性啊!”

贏晝眼神不善的盯着賈環,道:“你想什麼事,我來看看我六弟,礙着你什麼事了?”

賈環撓了撓下巴,道:“誰知道?你們天家到處都是驚心動魄的勾心鬥角,萬一你使個壞心思,害了六皇子,又是在我們賈家……那我賈家有一萬張嘴都說不清啊!”

賈環是在說笑,贏晝懵了,後面跟着來的五六位準世子卻無不毛骨悚然,駭然的看向贏晝和賈環……

這種事,在天家的確不算新鮮事……

“你他孃的……”

贏晝一張胖臉漲的通紅,細眸中滿是失望,罵的話沒說完,就最後看了賈環一眼,轉身就走。

卻被賈環一把拉住……

賈環笑道:“不是吧?說你娘們兒嘰嘰你還真娘們兒嘰嘰,玩笑都開不起?我若擔心你使壞,還能讓你卡着我脖子進門兒?你爹都沒這個待遇!

再說了,你又不是傻子,真想動手也不可能自己親自動手。

喂,長的像豬不是你的錯,腦子也像豬就是你的不對了!”

贏晝怒道:“放屁!你纔像豬!那你說,你剛纔在想什麼?”雖然被罵像豬,可眼中卻不似之前那樣失望。

賈環無奈道:“你剛說六皇子叫小六兒,正巧,我弟弟剛出身,因爲正好六斤六兩重,所以他雖然排老四,可我叫他小六兒。

剛纔不沒反應過來嘛!”

贏晝聞言,這才恍然,得意笑道:“你還有臉子說我是豬腦子?

你弟弟,我念叨他做什麼?我當然說我弟弟!

我想瞅瞅他多咱才能長大,皇子所裏就我一個,實在太冷清了!

我想讓他快些長大了陪我耍子……

你,豬腦子!”

賈環也不在乎,怎麼說剛纔都把人打成了大馬猴兒,罵兩句就罵兩句,他哈哈笑道:“好好,豬腦子就豬腦子!”

一行人進了寧安堂後,賈環讓人落座,也沒個僕婢來倒茶斟水,就乾坐着,賈環也一點沒覺得哪裏不對,開門見山道:“你是來幫忙,也想見你家小六兒的,那這幫龍子龍孫們來幹嗎的?我最近好像沒怎麼得罪宗室吧?”

這話也不知有什麼好笑的,贏晝竟笑的快喘不過氣來。

他這兩天好生了解了下賈環的事蹟,真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才現,這三孫子近二年裏,幾乎沒一天安生過。

不是今天懟這個,就是明天懟那個,撕逼撕的天昏地暗。

如今竟連到底懟過誰都忘了,可見他有多能折騰!

贏晝一邊大笑一邊幸災樂禍道:“你……你把他們得罪大了!

你抄了那麼些家錢莊,最大的二十家,多少都和宗室諸王有干係,都佔着乾股呢!

你破了人家的財路,還不興人家打上門兒來討個公道?”

賈環聞言,眼睛登時眯了起來,看向這羣龍子龍孫。

“不是不是……”

賈環兇名在外,此刻忽然正經起來,眼神凌厲,氣場逼人,這些老實本分了十幾年的準世子們,一時間還真吃不消。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爲一人,正是之前名喚嬴弘者,忙起身笑道:“寧侯,五弟在說笑。我們今兒本是去宗人府考封,正巧遇到了五弟,聽他說要來寧國府逛逛,康王叔就吩咐我等一起過來,好生同寧侯學學能爲。

在下名喚嬴弘,出自孝簡親王府,這位是贏皎,出自忠禮親王府,這位是贏曉,出自忠肅親王府,這位是贏敦,出自忠直郡王府,這位是贏瑞,出自忠惠郡王府……”

“見過寧侯!”

五人一併抱拳見禮。

賈環忙起身,笑道:“你們這是給我挖坑兒啊,要是傳到外面去,那羣老鴰一樣的御史,還不天天罵我飛揚跋扈?”

見五人忙想解釋,賈環擺手笑道:“玩笑話,有沒有這一茬,每天飛向內閣和上書房彈劾我的摺子都像雪花一般。

孝康親王太客氣了,他不怕宗室子弟被我帶壞了,居然讓你們跟我學能爲?

咱們也別學能爲做先生弟子了,就當朋友處,好吧?

處的來,性情相投,自然就是朋友。

處不來,性情不合,咱們也沒甚損失,不會成仇人。

好吧?”

嬴弘笑道:“五弟之前還說寧侯爽快,我等不信,如今一見,果不其然!”

賈環道:“也別寧侯寧侯的叫,和小五一樣,叫我賈環就是。我也不叫你們世子爺,直接叫名字了,自在些。”

嬴弘等人忙笑着應下。

有你我的兄弟 只是,他們從小就在不大有利的環境中長大,提防心之重,乎人之想象。

儘管都帶着一層笑臉,也都似有心交好,但讓人看起來,感覺很假,不討喜……

賈環也不在乎,本也沒真想過和這些宗室裏的成爲好友……

他對贏晝正色道:“都吃飯了沒有?沒吃飯先家去吃了再來耍。”

“噗!”

贏晝笑點似乎極低,聽賈環這麼正經的說,頓時噴笑出聲。

嬴弘幾個也跟着笑了起來,真幽默……

賈環抽了抽嘴角,天地良心,他說正經的。

贏杏兒就要醒了,賈環更想和她一起吃飯,而不是和一個逗比胖子,和幾個套着厚厚外殼的陌生人吃飯。

儘管,他們都是宗室諸王的準世子。

“你不是在說真的吧?”

見賈環神色異樣,贏晝笑不出來了,道:“我好歹一個皇子,到你府上耍子做客,你連晚飯都不招待?!都說越有銀子的人越摳唆,還真是……”

嬴弘打圓場道:“五弟,要不咱們先回吧,本就是做了惡客,寧侯……賈環這也沒啥準備……”

“要回你們回,我纔不回呢!”

贏晝正面肛,道:“爺還不信了,偌大個寧國府,沒爺一口吃食兒!”

賈環好笑道:“不是沒你一口吃食,你明珠姐姐在裏面……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一起吃吧……”

“咳咳!寧侯……賈環!”

聽到賈環說到明珠姐姐也在時,嬴弘幾人登時坐不住了,全都站起身,嬴弘道:“賈環,我忽然想起來,王府裏還有些事,急事!!今兒就不能在府上多叨擾了,下回,下回我等一定厚顏來府上吃一遭賈家美食!”

也不給賈環挽留的機會,就紛紛拱手道:“告辭,告辭!”

說罷,五人一溜煙兒的跑了。

賈環奇怪的看向贏晝,道:“他們……好像怕杏兒?”

贏晝嗤笑了聲,不屑道:“一羣沒膽鬼!都是太上皇還在時,留下的老毛病!

有一段日子,宗室子弟鬧的太不像,也不知擱哪學來的,穿的破破爛爛,偷雞摸狗……

杏兒姐姐便奉太上皇御命,管教宗室子弟。

哈!好傢伙,那陣子你去宗人府紅院牆外聽聽,滿耳朵都是那羣孫子的鬼哭狼嚎聲!

就他們那熊樣兒,還敢笑話我……

咳,不過嬴弘幾個還算老實,沒犯什麼錯。

可誰讓杏兒姐姐的兇名太盛了?

再者,杏兒姐姐見他們幾個總是唯唯諾諾的,走路連腰板都直不起,也訓斥過幾回。

到如今也怕的不得了,一點都不像我!

我就不怕,有什麼了不起的……

哎喲!賈環,我差點忘了件大事!

父皇之前吩咐我,要去十三叔府上走一趟,還要去李相府逛一圈,這都沒走到呢!

真真是差點誤了大事了!

今兒飯暫且寄下,改明兒,改明兒啊!明兒一準再來吃!

你留步,我先走了,別送……”

賈環看了眼抱頭豬竄,跑的賊快的贏晝,沒想到他吹牛吹了一半兒就開始往外逃,又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正好看到斜倚在正堂後門柱上,容顏懶散,嘴角彎起一抹驚豔的弧度的贏杏兒,忽地哈哈大笑起來!

“娘子威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