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時過月余,羅剎女知曉「楊公寶庫」的消息隨之傳出,眾人方才恍然大悟,那塊古玉定然與「楊公寶庫」有關。

2022-04-19By 0 Comments

隨着羅剎女之死,「楊公寶庫」的秘密最終落在了三個人身上,寇仲與徐子陵,以及一個被謂之邪魔外道的白髮公子,任意。

前二者本是揚州城內的兩個小賊,后一人卻無人知曉他的來歷。

不過無論如何,這三人已然引起天下轟動。

『驅神魔之力,伐天下眾生』,這句話距今已盛傳兩百餘年,而這兩百年來,也從未有人懷疑過,無論是誰得到神刀,既可得有天下。

此乃天下共識!

早前江湖既有消息傳出,三十年前消失的神刀,如今就在「楊公寶庫」之中。為得楊公寶庫,更為得神刀「妙韻」。

任意三人如何能不引得天下轟動?!

……

東平郡。

此刻已受世人矚目之人,已幾乎要被天下緝拿之人,便是這般帶着兩名俏婢,悠悠然然的出現在人來城中大街上。

正是華燈初上之時,而本應該熱鬧的街道,卻是靜如鬼域。

秋風瑟瑟,街道上除了他們三人外,也就一兩個匆匆而過的路人,這裏顯露出了一片詭異的蕭條。

衛貞貞現在正為公子隨意丟棄的馬車而心疼,素素不由得開口問道:「公子,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怎……怎街上人這麼少。」

任意隨口道:「今日是王通大壽,而今的人都去了他府上賀壽了。」

素素點了點頭,她也聽過王通的名號,據說那人乃當代大儒,以學養論,天下欽佩。

除了學識,王通武藝亦然了得,以武而論,他隱然躋身於竇建德、杜伏威、歐陽希夷,以及天刀外,三閥之主那一級數的高手行列中。

素素欣然道:「公子,你是不是也要去賀壽?」

任意微微一挑眉,道:「我給他賀壽?賀他早日投胎,還是祝他儘早去地府報道?他是嫌命太長了!」

「撲哧!」

素素忍不住嬌笑出聲,這段時日接觸,她已多少知曉了這位的性子,聽着這句十分無禮的話,也見怪不怪。

「那公子要去哪?」

「王通府!」

「公子不是說……」

任意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閉嘴!」

「哦!」

輕應一聲,素素當即閉上了嘴,一旁的衛貞貞見此,也忘記了那被丟在官道上的馬車,對着身旁之人,美目一眨,俏臉帶着揶揄的笑意。

素素白了她一眼,兩女捂嘴偷笑。

王通的府宅座落於城中最繁華的街道,府邸佔地極廣,三人轉過一個街角立即瞧見了一片熱鬧。

只見一座巨宅門外,車水馬龍,無論宅邸之內還是門外,皆是燈火通明,人影幌動,喧笑之聲,談笑之音,處處可聞。

此間門外,聚集了也有數百人之眾,而在門外,煞有三十多名錦衣華服的大漢守護,一則維持秩序,二則不讓閑人闖入。

任意自然也是閑人,只是他這個閑人特別一些,特別的跋扈,特別的目中無人。

帶着兩個丫鬟,直接大步朝前,似乎根本不在意門前大漢。

身後兩個婢子相視一眼,隨而露出苦笑。

不過正當三人既要走入人群時,四個人攔在了三人身前。

一身俏書生打扮的單琬晶,驚喜道:「是你!」

任意點頭道:「是我。」

「你……你怎麼在這!」

此行她本是奉命要去荒城辦件事,不過正好接到了王家的帖子,便順道來到了東平。

只是她卻想不到,竟在此處遇上了這人。

想起那日她與娘親醒來后,發現一身經脈遽震,所有竅穴大開,功力瞬間猛進,她便不自覺的對這人好奇起來。

任意不答,反問道:「你有請柬入門?」

單琬晶對他仍有些畏懼,但仍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任意隨而道:「那便好,免得我強闖進去,又要動手殺人。」

單琬晶玉臉一白,俏眸瞪大道:「你……你又要殺人?」

任意皺眉道:「何來這麼多話,前面帶路!」

單琬晶俏臉又是一驚,小嘴嘟囔道:「帶路就帶路,這麼凶幹嘛。」

在她身後三人吃驚的目光下,這位東瀛派的公主真就扭過了身子,老老實實走在前頭,領着任意三人朝着大門而去。

有着她手上的請柬,門外的大漢倒沒有攔着他們,只是當任意走入人群后,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

無論他人如何瞧來,任意還是大搖大擺走進了宅邸。

單琬晶落後幾步,悄聲道:「你最好當心一些,現在所有人都想抓你和那兩個小子。」

任意淡淡道:「我的事還落不到你一個丫頭來擔心。」

單琬晶看着他,露出一副惱恨模樣,道:「要不是見你幫過我和娘的話,誰願意理睬你。」

任意不應,不響,不過步伐一緊,帶着俏婢與她錯開身子,直向主堂走去。

單琬晶見着,氣的狠狠的躲一下腳,瞪着那人背影,咬牙又跟了上去。她實在好奇這人身份,更好奇這人為何要幫自己,她已打定主意要套出那人身上的秘密來。

內堂中,氣氛更比外面更加熾烈,所有人都在高聲闊論,似乎人人都在興奮地討論石青璇的簫藝。

廳內靠牆一列十多張枱子,擺滿了佳肴美點,卻無人享用。

而不等任意走去,一團白影先如閃電一般掠進了廳堂,撲上了桌。原來,董雲月回去后,聽信了周想的話,不再著急找媒人給自家兒子介紹對象了。

沒過幾天,反而是媒人天天跑她家,要給她三個兒子介紹對象。

她一聽這媒人這話,只給一個答案,先給大兒子找,二兒子和小兒子再等等。

這媒人很有眼力勁兒,知道董雲月這是在拿喬,立刻把手頭上最好的資源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52章明天我就住過來清晨,林時看着那窗外的一抹陽光,逐漸陷入了沉思……

「我信你個鬼,暴風雪在哪呢,我就看見一個大太陽!」

麻了,都這個年代了,天氣預報居然還能騙人,氣象局那堆漂浮泡泡不管用的話還是建議埋了算了。

「怎麼辦,這麼大一個太陽……」

林時搖頭嘆息,算了,還是去捏蘇雲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二百九十三章過於恐怖 說着,鳳琰又是擠眉又是咧嘴,捂著被打的臉頰委屈巴巴地看着蒔泱,手還小幅度晃着小姑娘的袖子。

對上那雙眸子,蒔泱抿了抿小嘴,伸手,把鳳琰湊過來的臉給推了開來。

「當務之急,還是把鳳…鳳什麼他們找到吧。」

說完,小姑娘一蹦三跳,抬頭盯向了上位的邵今娥。

女人氣得牙齒咬的格格作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鳳琰手裏的令牌看,除卻那抹在此時該有的驚措之外,眼珠子來迴轉悠着,仍未捨棄掉算計。

看着,蒔泱只覺得一股莫名的怒火從心頭湧起,且知道算計的對象還是鳳琰時,火焰就燒得更烈了。

啪!

清脆的一聲耳光——

就在邵今娥想着要如何瓦解現在被動的局勢時,蒔泱手一揚,隔空就賞給了她一巴掌,打完之後,還沒等邵今娥回過神來時,蒔泱就已經衝到了她的面前。

邵今娥捂住被打的臉,羞惱地猛一轉頭,恰時就對上了蒔泱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臉,那雙略顯空洞的眼眸直視着自己,嚇得邵今娥腳步一個踉蹌,直接坐回了椅子上。

屁股剛挨到椅子,蒔泱就一把拉住了邵今娥的衣襟,輕鬆地把她舉過了頭頂,往後摔在了地上。

「啊!」

堂堂皇后被摔,嚇得那些貴女們又蜷縮起瑟瑟發抖的身子,靠緊了身邊的人,邵如馨藏在這些人的中間,看到這一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蒔泱注意到自己。

邵今娥被摔的昏頭轉向,插滿整個頭的釵環叮噹作響。愣怔地扶住自己的頭釵抬頭時,看着睥睨自己的蒔泱,竟生起想要臣服於她的衝動。

這個想法一起,邵今娥瞳孔猛地一縮,面前的小姑娘依舊是自己所見的那個樣子,可身上的衣服竟是被她想成了自己所屬的那抹鳳袍。

而她,只能在冷宮中,得了一世罵名,孤獨至死。

不過剎那,邵今娥嚇得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上前朝蒔泱撲了過去,大喊:「我是皇后!我是皇后!我是皇后啊!」

鳳琰見狀,身形一躍,在邵今娥將即要摸到蒔泱的衣料之前就把小姑娘抱了開來。

半空中轉了一圈,鳳琰腳尖穩然落地,鬆開手,鳳琰笑得一臉蕩漾…不是,是一臉等誇誇。

然而瞧著鳳琰笑眯眯的樣子,小姑娘眸子生了幾分嫌棄,小嘴撇了起來。

「我自己明明能躲過……」

話是這麼說,可是自己的反應不自覺地就提了起來啊。

鳳琰心念了這麼一句,無奈地摸了摸蒔泱的頭髮,沒有多說。

倒是邵今娥撲了個空,腳步一個沒站穩又摔在了地上。

柳春被侍衛趕到宴堂時,剛好就看到了這一幕,顧不得擋在自己面前無眼的刀刃,趁著空隙,柳春突然沖了出去,往邵今娥的方向跑去。

侍衛們只來得及用刀刃刮過她的手臂,鮮血猛溢,柳春也感覺不到痛的一般,衝到了邵今娥的身旁。

旁人看着是一出主僕情深的護主心切,只有柳春自己知道,心裏眼裏想的,只有邵今娥罷了。

把邵今娥從地上扶起,柳春抬頭大聲控訴道:「景王殿下!華陵有律法,皇上自以仁慈治國,講理為前,敢問皇後娘娘所犯何事,如此尊貴身份,要受這等屈辱!」

「死去的老太爺若是知道娘娘在宮中受這等委屈,當初就不該讓娘娘進宮!況且,皇上都未曾發話,你這是……」越俎代庖。

「你當朕想讓她進宮?」

柳春的話還沒說完,門外就傳來了鳳陽帝的聲音。

聞聲,眾人齊齊朝門外看了過去,不同於柳春的吃驚,鳳琰的驚訝,那被圈圍住的女眷見到鳳陽帝,此時就跟見到救世主一樣,嘰嘰喳喳地吵喊著救命,控訴著鳳琰的行為。

亂糟糟的說了一堆,無須有的罪名安在鳳琰身上,就差沒把鳳琰的九族給誅了。

當然,也誅不了。

然而說了這麼一堆,結果還是讓她們失望了。

鳳陽帝帶着一眾太監宮女走了進來,看都沒看她們一眼就越上了上位坐着,身側,還跟着悄悄溜出去的聞人玉竹。

見着鳳琰驚訝的表情,聞人玉竹吐了吐舌頭,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才讓鳳琰稍稍放寬了心。

知曉了鳳陽帝已經知道了鳳延和邵玉笙斷袖之事,看着沉着一張臉,彷彿一下子又蒼老了十歲的鳳陽帝,鳳琰嘴唇蠕動了下,話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倒是鳳陽帝看着這麼亂的場面,耳邊還不停地傳入嘰喳的吵嚷,鳳陽帝蹙緊了眉,大喝一聲:「別吵了!」

眾人這才安靜了下來。

鳳陽帝銳利的目光掃了一周,在鳳琰手上的令牌停頓了幾秒,把目光定在了蒔泱身上。

「你過來。」鳳陽帝朝她招了招手。

「父皇,泱泱她……」

「你給我閉嘴。」

鳳琰剛是出聲阻攔,鳳陽帝就面無表情地打斷了他的話語,語氣亦不知喜怒。

蒔泱眨巴了下眼睛,扭頭瞥了一眼有些擔憂的鳳琰后,噠噠噠地朝鳳陽帝跑了過去。

小姑娘無事人一樣坐在他的旁邊,眾人一滯,不少人都等著看蒔泱的好戲,就連鳳琰在內,也不免為小姑娘捏了一把汗。

然而……

結果都讓他們出乎意料。

只見鳳陽帝沉着一張臉,手從椅把上抬起,朝蒔泱的臉上伸了過去。

小姑娘還很是配合地把臉湊過,另一隻手掌心攤了開來。

「好吃的。」

鳳陽帝輕哼了一聲,不情不願地讓一小太監頂着個籃子上到前來,蓋着的麻布一掀,滿滿的一籃子還帶着晶瑩水珠的水果就暴露在了眾人眼前。

「在這寒冬臘月,這份吃食如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