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廖北山專註於速度,每一次危險來臨都會第一時間的躲避開來,他如同鬼魅一般在纏繞著這一巨大的魔人攻擊。

2021-02-03By 0 Comments

他的劍快、准、狠,每一次命中目標,都能夠將那魔人的力量消磨三分。


「快了!快了!只要在擊潰幾次魔人,這個魔人也就死了,我也就能夠獲得離開的鑰匙了!……該死的夏九天,竟敢獨吞了那件寶貝,等我出去以後,定會活剝了你!」

廖北山凝重的說著,心中泛著一抹不耐煩。

之前,他和夏九天一同追蹤陳影而去,半路上忽然碰到了一尊魔人,他們兩人聯手出擊,最後魔人被殺,從魔人的體內飛出了一枚令牌,被正好飛在空中的夏九天得去。

也在這個時候,他才知道這就是離開這方世界的鑰匙。

可接下來,夏九天竟哄騙於他,拿著令牌從他手中換取了一件至寶,這件至寶乃是他和夏九天共同得到的,兩人提前說好,一人使用一段時間。

本以為將至寶給夏九天使用也沒有什麼,畢竟令牌在他手中,只要他小心一些就可以了。

卻不料,夏九天在得到至寶之後,竟直接勾動令牌,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個時候他才知道,第一個拿到令牌的人,將擁有令牌的永久使用權,就算是被別人搶走了,第一個拿到令牌的人也能夠通過精神意志第一時間激發令牌,離開天域之門。

被欺騙的感覺,讓廖北山沉重無比。索性他又遇到了一尊魔人……

轟!

忽的,正在他剛剛躲避魔人麾下的重拳之時,從天空的蒼穹之上,一道雷光轟然墜落下來,雷光中蘊含的磅礴雷霆之力,瞬息擊潰了魔人,且在魔人化成光點,既然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又一道耀眼的陽剛正氣閃過。

一瞬間,天地間的魔氣恢復了正常,光芒消失之後,空中有一人正捏著一枚拳頭大小的鐵令站在空中,微微皺眉。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等待廖北山站穩了腳步,抬頭看去一切已經恢復平靜,他只要到了一道散發著濃烈戰意的儒雅人影漂浮虛空,正拿著那一枚本該是屬於他的鑰匙:「李浩然!」

「這就是所謂的鑰匙么?」

李浩然本是要來找廖北山一戰,可他又不想占廖北山的什麼便宜,這才出手施展力量將魔人擊潰,不曾想魔人被擊潰之後,竟從魔人體內飛出了一枚令牌,令牌上面寫著破門而出四個字,他也頓時明白,這就是所謂的鑰匙了。

聽著廖北山陰沉冰冷的聲音,李浩然哈哈一笑,抬手一番將令牌插在了腰間,看著廖北山說道:「想要鑰匙么?過來和我戰一場,你若不死,我就將鑰匙送給你!」

「你敢戲弄於我!找死!」

廖北山聞聲,忽然又想到了陰險的夏九天,當下眼中殺意轟然爆發,整個人化身為了一柄劍,帶著一股斬滅天地的威勢,朝著李浩然刺來。

這一劍快到了極點,李浩然根本就未曾反映過來,只覺得一股殺意剛剛浮現心頭,他的心臟就已經被一柄劍刺穿。

「好快!比應龍的速度快了不止十倍!」

李浩然喃喃的說著,看著近前眼中露出了一抹狂喜的廖北山,淡淡的問道:「很爽么?」

「當然!你一個螻蟻般的東西,竟成長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殺你這種天才,才是這世間最爽快的事情!李浩然,要怪就怪你不該來找我……」

廖北山陰冷的看著李浩然,手中的劍正慢慢的轉動。

噗!噗!

忽的,李浩然慢慢的朝著後面走著,似乎破碎的心臟並不妨礙他的行動一般,在兩步之間從廖北山的劍上掙脫出來,且李浩然胸口的傷口竟浮現了一抹神性的光輝,破碎的心臟和身體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恢復如初。

這不是李浩然的神通之力,而是李浩然的神體之力,滴血重生的力量,幾乎讓李浩然可以在任何時間都能夠恢復自己的神體。

當然,這前提條件是李浩然的神體中必須擁有足夠恢復肉身力量的神性光輝之可以。

「不可能!你是不死之身?」

廖北山一愣,接著露出了一抹震驚,看著李浩然脫口而出。

李浩然並未否認,也並未承受,抬手一揮,正氣刀復又握在了手中,他看著前方的廖北山淡淡的說道:「你的速度很快,可那並不是殺死我的決定性因素!」

嗡!

說話之間,李浩然身形一動,如同光一般的朝著前方的廖北山殺去。

「該死!既然是不死之身,那終歸有力量耗盡的時候,我就殺到你無法在動用不死力量為止……」

廖北山看著眼前斬下來的刀,眼中泛起了一抹狂傲,抬手一劍又是快速的刺出。

這一劍的速度並不如之前,可也比光快。


砰!

刀和劍短暫的碰撞之後,李浩然就失去了廖北山的身影,接著他那剛剛修復的心臟復又破碎。

「再來!」

李浩然虎軀一震,沉聲喝到,他不相信這麼快的劍,就沒有任何的弱點,也在他開口的時候,靈魂神通瞬息施展出來。

噗!噗!噗!噗!

接下來,短短的半個時辰之間,李浩然和廖北山頻繁交手,幾乎是十個呼吸,李浩然的心臟就要被刺穿一次。

接連的心臟被刺穿,他的神性之力消耗的越來越大,到了此刻已經無法在快速的恢復,他也只能夠消耗自身的生機來恢復身上的創傷。

「李浩然,你的力量消耗的太多了,要是在戰下去的話,你必死無疑!我給你一個機會,跪在地上,臣服於我,作為我的奴隸三百年!」

廖北山氣喘吁吁的看著李浩然,身上元氣消耗巨大的他,正冷冷的看著李浩然,他仍舊有一戰之力,他看的出來李浩然的狀況比他還要差,他堅信在他倒下之前,一定能夠斬殺李浩然。

「哈哈!廖北山,你以為這樣就一定能夠殺的了我么?」

李浩然消耗雖然巨大,可他還有一戰之力,且通過反覆的交手,他已經摸清了廖北山的軌跡。

嗡!

「哼,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廖北山沉聲一喝,抬手一劍復又攻擊了過去。


呼!


這一擊,李浩然腳步輕輕一轉,竟輕鬆的避開了廖北山必殺的一劍。

「不可能……」

廖北山停在了遠處,看著身後安然無恙的李浩然,眼中滿是震驚。

之前李浩然次次都是傷在這一劍之下,這一次竟讓李浩然躲了過去,他才不相信李浩然擁有躲過他極速一劍的力量。

「這世間沒有什麼不可能!廖北山,我已經看清了你的軌跡!且藉助你的多次刺殺,我的身體已經有了一種本能反應,就算是我現在不出手,站著這裡任憑你刺,你也刺不中我的!」

李浩然淡淡的笑著,眼中泛著一抹狂喜。

武道強者擁有兩個最強大的力量,一個是血肉重生,一個是秋風未動蟬先覺。

其中血肉重生需要極為珍貴的資源和修鍊法門才能夠修成。而秋風未動蟬先覺則是一種本能,這種本能只有經過無數次的死亡歷練,亦或是神人才能夠擁有的力量。

此刻,李浩然卻是通過廖北山的極速刺殺之力,在這短暫的半個時辰之間,將這種能力修鍊了出來,讓他又多一個強大的力量。

「我不信!」

廖北山眼中滿是冷意,心中的殺意更為濃烈,他的信心也在這一刻動搖了。執拗的他不肯承認的繼續刺出了這一劍。

嗡!嗡!嗡!

接連一百多劍,李浩然都是站在原地未曾出手,也並未去看,更未動用任何的精神去感知,每一次都在劍將要碰觸到身體的時候,他總會在那分毫之間錯過攻擊,讓廖北山的攻擊落在了空處:「如何?」 第七百四十六章狡詐的分身

「啊!氣死我了,氣死我了!這世間的攻擊唯快不破,你怎麼能夠破了我的速度呢?我不信,一定有人在幫你!不,你已經不是李浩然了,李浩然被你奪舍了,你是這個世界的神人,該死的,一定是這樣的……」

廖北山氣急敗壞的吼著,他的雙眼通紅,隱約露出了一抹錯亂,身上的劍意也在這一刻凌亂不堪。

他的信心徹底被李浩然擊破,可他仍舊不肯認輸,還在堅持著狡辯,欲要說服自己。可他的本能已經相信了李浩然的話,故而此刻無論他如何去說,都無法讓自己重拾信心,只會讓他更加的失敗……

「可惜啊……」

李浩然看著前方道心以破的廖北山,搖頭一嘆,抬手一刀徑直斬出。

這一刀他的斬的十分暢快,這一刀他斬的也頗為惋惜!

暢快的是,當年被廖北山欺辱後生出的執念徹底煙消雲散,讓他精神念頭更加的精純。惋惜的是,這世間又少了一個絕代劍者!

嗡!

醉生夢死躍動而出,彩色虹光一瞬間落入了廖北山的體內,而廖北山竟沒有絲毫的抵抗。

「這是……」

忽的,廖北山的眼中的世界片片碎裂,他來到了一處山林之中,在這裡他正在一次次的出劍、入鞘,如此循環往複。

在他的身邊,有一個老頭正坐在石頭上,乾癟的身軀中散發出了一股令他懼怕的氣息。


「師父,我累了!」

許久,正待廖北山眼中熱淚流淌之時,他下意識間開口說道。廖北山只覺得渾身難受,整個人似乎再難有一分的力氣施展出來,他已經無法抽出鞘中的劍了。

老者緩緩睜開了眼睛,搖頭一嘆:「北山,武道之路需要的堅持,你才剛剛有些疲勞,就已經被身體的反映欺騙,找到了借口休息,日後殺敵的時候,你會不會也會因為對方太強,而給自己找無數的借口,搪塞自己怯戰不前呢?」

「這……」

廖北山一愣,心中忽然泛起了一抹明悟,他沒有說話,復又繼續修鍊了起來。

這一次他竟發現自己的力量竟在一點點的恢復。

「……北山,記住,世間最強大的攻擊,唯快不破!最強大的防禦,就是在敵人殺你之前,將對方殺死!」

接著,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又說了一句話。

這一句話被廖北山牢牢的記在了心中,成為了他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和一輩子追求的劍道,速劍之道!

可這一刻,廖北山竟有了一絲的疑惑:「難道這世間的劍道,真的是唯快不破么?」

「哎!唯快不破,天地真理!不過,倘若在你成神之前,遇到了領悟出秋風未動蟬先覺的對手的話,除非你能夠掌握同樣的能力,亦或是你還有其他的殺招,要不然你很難殺掉對方……」

廖北山仍舊在執著的練著劍,他整個人都沉溺在唯快不破的話語之中,心神振奮著。可這個時候,他的靈魂忽然分裂開來,一道是來自記憶中的自己,那個時候自己並未聽到後面的這句話,可這句話卻深藏在了他的記憶之中。

而另外一道則是沉入記憶中的他現在的靈魂,此刻他通過李浩然的醉生夢死的神通,翻開記憶,聽到了師父後面的話。

可惜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師父,我的方向沒有錯,我的方法錯了……」

這一刻,廖北山眼中的畫面轟然碎裂,接著他心中泛起了一個念頭,正待他信心癒合之時,眼前一道明亮的光芒一閃而過。

「我就這樣死了么?……好不甘心啊,我才……」

砰!

不甘的聲音在念頭中響起,廖北山的腦袋飛落下來,,徑直掉落在地。

李浩然一嘆,看了眼廖北山,抬手一揮將廖北山身上的藏玉拿到了手中,接著抬手一揮,一道灼熱的三昧真火釋放出來,將廖北山的屍體點燃。

「不錯!這裡面竟有一百多枚神晶,有了這些神晶,我的神體又能夠發揮作用了!」

李浩然打開了藏玉,除卻發現內中擁有一些武道典籍、各種元晶寶物之外,還有一百多枚神晶,這些神晶讓他頗為振奮,趕忙取出煉化入體,補充著神體消耗的神性之力。

而藏玉中的其他寶物,都被他送入了九重天界,散落在了九重天界的各個角落,留待有緣人去探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