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過,我還是轉過頭來看了一下,這一看,接着就明白了,這人還真是在叫我,因爲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前些天有過一面之緣的玄學協會的張會長。

2020-11-05By 0 Comments

“張會長!”我趕緊禮貌的喚了一句。

張會長走了過來,但是神色卻十分的緊張,看了看左右,然後說:“小師父,你還真敢來呀?”

一聽這話,我不由一愣,好奇道:“張會長,何出此言啊?”

張會長就說:“你闖了大禍,你自己還不知道嗎?”

聽到這裏,我也立即反應過來了,心裏猜到他說的是什麼事了,於是就說:“你是說左真人的那件事?”

張會長臉色一驚,道:“看來傳說是真的了,你真的把左真人給廢了?”

我眉頭一皺,如張會長都知道這事了,那看來這事還傳的很快嘛。

於是我就裝作不解的說:“我廢了左真人?警察可不是這麼認定的。”

張會長翻了個白眼,說:“少來這套了,是怎麼一回事,咱們行當裏的人還會看不出來麼。我可告訴你,你這次真是闖下大禍了,左家已經放出話來了,誓要爲陰陽行當清理門戶,要拿你問罪。你……你竟然還敢跑到這裏來,你不要命了。我看這次陰陽大會你也別參加了,趕緊走,先躲起來再說吧!”

聽到這話,我雙眼一眯,看來左家還真是要報仇了。

不過,同時我也很感動,沒想到張會長竟然會來給我報信。於是我就笑着說:“謝謝張會長關心,不過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左家要想拿我問罪,恐怕得先管教管教他們自家人才行。那天若不是我技高一籌,恐怕被廢掉的那個人就是我了。”

張會長一聽這話,都急了,說:“小師父,我當然相信是左真人來找你報仇,反被你廢的。可是……左家可不會這麼跟你講道理的,等下左家認出你來了,你可就跑不掉了。”

“張會兒你放心,我敢廢了左真人,自然就不會怕那左家。而且,今天是陰陽大會,我也不信他敢當着衆多道友的面報私仇。”我是真的不太擔心這事,如果真的要打起來,有尹悅的幫助,要逃命還是可以的。

“你真的不怕?”

張會長皺着眉頭詫異的看着我。

我點點頭:“謝謝張會長,今天既然來了,自然不可能聽到左家在找我,就嚇得逃跑,這樣我仙經派以後也別想在陰陽行當裏混了。”

是的,我如今代表的是仙經派掌門人,如果真被嚇得溜了,那今後還怎麼爲仙經派揚名?難道被人罵成是膽小鬼?

張會長見我是鐵了心不會逃,也沒辦法,只好嘆了口氣,叫我一定要小心一點。

接着,他就說:“你登記了沒有?”

“登記?”我搖了搖頭。

張會長就指了指前方的靈官殿,說:“你去那裏先登記,然後就到後面的老律堂來吧,陰陽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說完,張會長就先一步去老律堂等我。

張會長走後,我就對尹悅說:“要不,你先回死玉里吧?”

尹悅搖了搖頭,說:“纔不要,我要跟着你。”

“那好吧,但是切記不要暴露了身份。”我叮囑道。

尹悅點點頭。

這時,我就朝前方的靈官殿看了一眼,果然那裏聚集着好多人,門口有一登記臺,很多人都到那邊去登記。

看到這裏,於是我就對尹悅說:“走,我們也去登記。”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靈官殿的登記臺前。

登記臺前圍着好多人,都在忙着登記,同時還議論紛紛。

“道兄,你聽說了嗎?據說有一個無名之輩,前幾天竟然把玄學協會的理事左真人給廢了!”

“當然聽說了,這事誰不知曉呀。而且我還知道,廢了左真人的那小子是仙經派的弟子。”

另一個人就插嘴道:“不對,我聽說的是,那小子是仙經派的掌門。不過這仙經派在道上籍籍無名,實在是想不到卻會做出這麼膽大包天的事情來,連左家都敢得罪。”

“是啊,聽說現在左家到處在找這個小子,說要替陰陽道家清理門戶,看來那小子鐵定是要完蛋了,甚至連仙經派都要完了。”

“可不是麼,據說那傢伙只不過三尺道行,左家要想收拾他,可是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容易。唉,真是沒長腦子,什麼人都敢得罪,和傻B沒啥區別。”

聽着衆人竟然是在議論着自己,我差點一頭栽到地上,滿頭的黑線……

心想自己在他們的眼裏,竟然成了一個傻B了?

於是我忍不住開口插嘴道:“你們說的那個傢伙,應該是叫史記。” “對對對,是叫史記。這位道友怎麼知道的?”

衆人都很驚訝,全都望向了我。

這時,其中一位道友就問我:“道友,你既然知道他的名字,那估計知道的比我們都多啊?”

尼瑪,我頓時哭笑不得,你們口中談的那個傢伙就是本人,我他媽的能不知道自己名字麼?

我只不過是不想聽到你們張口一句“那小子”、“那傢伙”、“那個傻B”,所以才告訴你本人的名字的。

只不過,這話我也沒說出來,怕把他們的下巴都驚掉了。

於是就笑了笑,說:“我倒是知道一點史記的事。”

“哦?你知道史記?那快給我們大夥說說他。”其中一個道友驚喜的說道。

“對對對,這位道友你快講一講,這史記到底是個什麼來頭,這麼牛逼,連左家都敢得罪。”衆人顯然也是對此十分的感興趣,紛紛點頭,一臉期待的看向我。

感受着衆人熱切的眼神,於是我只好點點頭,便對他們說:“這個史記,長得是英俊瀟灑,品格正義,是仙經派的掌門。而且,這仙經派也不是籍籍無名之派,而是千年古派,只不過近幾百年來仙經派隱於山林之中,少於外界來往,與世無爭,所以大家纔會沒聽過仙經派的大名。”

“哦?”

衆人一愣,紛紛又問道:“那這史記是真的如傳聞中所說的,只有三尺道行嗎?”

“這個倒是沒錯,他確實只有三尺道行。”我點了點頭。

聽到這裏,其中有一位道友就說:“對了,你怎麼會這麼瞭解那個史記?”

我笑了笑:“多少還是比你們更瞭解一些的。”

這時,有一個道友就質疑道:“你這就有點吹牛了,有一點你就漏說了。”

“關於史記,我漏說什麼了?”我眉頭一皺,心想難不成還有人比我還更瞭解自己?

那人就說:“我聽說過,那個史記身邊還跟着一個美女,這個你就不知道吧?據說那美女很是漂亮,恐怕比你身邊這位女伴還要漂亮。”說着這話,他還指了指我身旁的尹悅。

這讓我和尹悅都一陣哭笑不得。

老公太神秘:嬌妻又撩又甜 一說到美女,衆人又繼續議論開了,這時有一個人接話道:“是的,我也聽說了,那個女的據說很古怪,可能是殭屍。而那個叫史記的,有可能是一個精通煉屍的邪師。”

“不管精通什麼,就算能煉出綠毛殭屍來也沒用,估計這次那小子肯定是要栽在左家的手裏了。”

“諸位,你們也別太小看了那個叫史記的傢伙了,他能廢掉四尺道行的左真人,單憑這一點就足矣說明此人不簡單。”

“這位道友說的對,而且我也聽說了,據說是常家先欺負人家的,結果欺負不成,反被欺。於是就找來左家的左真人幫着找場子,想打史記的臉,結果左真人反被人家打了臉,最後常家的家主帶着左真人就去尋仇了,結果去了五個人,一個死了,四個廢了。唉,總之這位叫史記的傢伙,可是個不好惹的主,咱們在這議論一下可不要緊,但千萬別讓他聽見,要不然得罪了這種人,可是挺危險的。”

“這位道兄說的沒錯,我就聽說了,那個史記,可邪性的很,使的全是一些古怪的邪招,而且一言不合就殺人、廢道行,連五尺道行的常家家主都死在他手裏了,咱們還是小心點,別亂說他壞話了。”

“是的,據說他纔來北京不足半月,常家和左家招惹了他,結果常家被滅,左家的長老被廢,得罪了他的後果真是恐怖。”

“對對對,咱們還是少議論了,萬一人家也來參加陰陽大會了呢?”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時,輪到我登記了。登記處的一位登記人員就對我問道:“門派、姓名、職位、道行,請報一下。”

我點點頭,於是就報道:“仙經派掌門,史記,道行三尺。”

…………

“嘎!”

正在議論着的衆人,一聽這話,頓時全都差點一頭栽到了地上。一個個一下全部都愣住了,呆若木雞!

只見他們全都一個個瞪大了雙眼,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是見到了鬼似的。

尼瑪,這什麼情況,要這麼大的反應嗎?

這時,就只見其中一個人當先反應過來,驚訝的問道:“這位道友,你……你剛纔說你是史記?”

“是啊,你們剛纔討論的那個人就是我。”我翻了個白眼,淡淡的回道。

“啊?”

這一下,所有人都驚呆了。

一個個差點暈倒,看向我的眼神好像就在說:“大哥,你要不要這麼坑啊?”

其中一個道友哭笑不得的說:“大哥,你既然就是史記,那你剛纔還……還……,你怎麼不早說呀?”

我笑了笑:“我剛纔只是想聽聽你們是怎麼說我的。”

此言一出,頓時衆人嚇了一跳,神色一慌。

這時,其中就有一個人說:“大哥,之前說你壞話的那個人不是我。那個什麼……我有點事要先走了。”

說完,這個人轉身就走了個沒影兒,就好像真把我當成了鬼似的。

“對了,我也有點急事要先走了……”

“臥槽,我他媽的尿急了。”

“你媽,聽你這麼一說,老子屎急了……”

“哎呀,上廁所這麼好玩的事兒也不叫上我,一起唄……”

“喂,道友,上廁所?讓咱也組個隊唄……”

…………

“轟”的一下,剛纔還是一大堆人,眨眼就跑了個精光。

尼瑪,這他媽的是什麼情況?

我真的有這麼恐怖嗎?

難道真把我當成是煉屍的邪師?殺人不眨眼的大惡人了?

要不要這麼坑呀?

頓時,我就一頭的黑線……

這時,我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面前,只剩下一個人了,二十來歲的一個年輕道士。

我就好奇道:“道友,你……應該屎尿不急吧?”

那個年輕道士吱吱唔唔半天,然後說:“那個什麼,我感覺大姨媽要來了……”

What?

一個男人要來大姨媽?

我整個人一頭栽到地上……

尼瑪,你敢不敢再不要臉一點? 我一臉的無語,這都是些什麼人呀?

這時,負責登記的那位小道士也詫異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兄真是威名遠揚!”

威名個屁,我看恐怕是兇名遠揚吧!

我無奈的笑了笑,抱拳帶着尹悅離開了登記處,朝後面的老律堂方向走去……

不多久,我們就來到了一座建築前。

正當我準備進去的時候,卻被兩個看門的年輕道士給攔了下來,伸手阻擋道:“道友且慢,此處是各派掌門和長老們議事之處,其它人請在前殿休息。”

聽到這話,於是我就轉頭對尹悅道:“你就去前面等我吧,我進去完事就出來找你。”

尹悅點點頭,就先行離開了。

這時,我就準備進去。可是,那個道士還是一把將我攔住,一臉不耐煩的說:“你沒聽清楚我的話嗎?這裏只有各派掌門和長老纔有資格進去。”

聽到這裏,我算是明白了,對方估計是看我太年輕,不像是一派之掌門呀。所以他們乾脆問都不問我,直接就攔下來往外趕了。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笑着說:“這位道友,我其實就是掌門。”

“你是掌門?”

那個道士聽到這話,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笑道:“開什麼玩笑,你小子纔多大點歲數啊,都沒我們大,還一派之掌門,你他媽秀逗了啊!”

另一個道士也笑了起來,說:“你小子連道行都沒有,裏面的各派掌門哪個不是四尺以上的道行。你這貨不會是故意來找事的吧?”

我無奈了嘆了口氣,於是就掐了個手訣,將隱藏的道行放了出來,接着就對他們說:“道行,我有。”

兩個道士一看,頓時一愣,現出了幾分詫異,不過很快就恢復如常,說:“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有三尺道行,不過……有三尺道行就能代表你是掌門了嗎?三尺道行,老子也有。”

說實話,這個道士確實也是三尺道行,而年紀卻只比我大個五六歲。

另一個道士就說:“你說你是掌門,可是陰陽道家行當裏各派掌門我也是見過,可從沒見過你。趕緊的給我走,在這陰陽大會上鬧事,你他媽是不要命了嗎!”

我眉頭一眯,正想告訴他們,我是仙經派的掌門的時候。

這時,突然從裏面傳來一句喝問聲:“何事在外面吵鬧!”

二位年輕道士趕緊作揖施禮,道:“師叔,你來的正好。不知道從哪裏來了一個沒道行的小子,非得往裏闖,還自稱自己是掌門,弟子趕都趕不走!”

裏面來了人,於是我也擡頭看去,不由一愣,這人我認識,可不就是當初在玄學協會見過一面的全真教的李道長麼?

李道長是他們的師叔?

不過轉念一想,我就明白過來了。李道長是全真教的,而白雲觀也是全真教,顯然李道長就是這白雲觀的。

此時,對方也看到我了,也是一愣,趕緊迎了出來,對我施了一個同輩禮,笑道:“史掌門,你站在外頭幹什麼,怎麼不趕緊進去?大家都在裏頭商議此次的大會,剛纔張會長還跟我說你來着哩。”

我不由苦笑了一下,就說:“那個什麼,我是想進去,可是……這不被他們給攔住了不讓進麼!”

“啊?”

李道長一愣,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威言,轉頭就對那兩個年輕道士罵道:“你們兩個豈有此理,這不是給我白雲觀丟人麼?這事若是傳揚出去,別人會如何說我們的待客之道?”

那兩個年輕道士,其實從李道長出來迎我,他們就已經是傻眼了,滿臉的詫異。顯然是知道攔錯人了。

此時,再被李道長一罵,頓時嚇了一跳,趕緊低下頭,認錯道:“師叔,我們不知道他真的會是掌門呀?若是知道的話,肯定不會攔他。”

“還敢爭辯!這位是仙經派的掌門人史記,還不趕緊道歉!”李道長怒斥了起來。

“啊?仙經派……史記!”

兩個道士卻臉色一變,頓時大驚,那樣子就好像很害怕似的,立馬一臉的恭敬,對我趕緊道歉。

我有些哭笑不得,看來我真的是“聲名遠揚”了,聽到我的名字都怕成那樣了,難道真的當我是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人的惡魔了?

我訕訕的笑了笑:“一個誤會而已,李道長也不用爲難他們了。”

李道長點點頭,然後一臉不悅的道:“太不像話了。”

說完,然後就做了個“請”的手勢,讓我先行。

就這樣,我和李道長一同進入了廳內。

一到廳內,只見大廳裏坐着兩排人,大多數都上了年紀,白髮白鬚,仙風道骨的模樣。我看了一下,大部分人都是五尺道行和六尺道行,最低的也是四尺道行。

衆人見李道長帶着我進來了,皆朝我們這外邊望了過來。

在最上方位置有一老者,身穿道服,長的是鶴髮童顏,道行有七尺之高,顯然是這裏道行最高的一位了。此時這位老者便開口問道:“師弟,你帶來的這位小兄弟是?”

這也不怪他們會好奇,因爲這裏的人都是掌門或長老級別的人物,而我則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顯得是格格不入。

空姐的神醫保鏢 李道長就笑着答道:“師兄,這位是前幾天我跟你提到過的那位仙經派掌門,史記。”

“哦?原來你說的那位年輕一代的姣姣者,便是這位少年?”老者臉上略有幾分驚訝,然後微微點頭:“嗯……倒是年輕的讓人驚訝啊。”

這時,衆人也都驚訝的朝我看來,一個個就好像看到花姑娘似的,看得我渾身不自在。同時,我也注意到,在上方位置有一雙眼神,充滿了敵意,帶着怨恨的盯着我。

我眉頭微微一皺,也看了他一眼,只見他六十來歲,並沒穿道服,應該不是道家人,而是和我一樣,是個陰陽行當裏的人。只不過,他的道行卻很高,足有六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