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並且面積還在不斷擴展。

2020-11-10By 0 Comments

各種被他收錄的植物與靈獸,被構架出現,靈氣憑空衍生,轉眼間就形成一方浩瀚的世界。 「不錯不錯。」

吳澤還算滿意,只是覺得還差點什麼,四處望了望,看見了存放區域的百花百果樹,明白了過來,他輕輕揮手,撥動法則,一顆顆百花百果樹構建,然後轟的一聲落地,大根鑽進地底,交織錯節。

轉眼整個浩瀚世界都被種滿,不過還好,世界還在衍生,面積迅速增漲,倒不至於無地可用。

「很好。」

吳澤離開了時空微泡,不再關注浩瀚世界,可是他卻沒發現,在百花百果樹林里,被恆星照耀下的樹影開始了蠕動。

吃貨魅影又開始了它新一輪的行動。

天朗星上空,吳澤出現,望了望四周,「咦,不在秘境里,這是天朗星。」

庶道為王 靈仙秘境里,第七層空間,一眾修士你望我,我望你,整體懵逼中。

吳澤就這麼跑了,按照他們的想法,只要掌控秘境的核心法陣驅動,想要離開秘境那還不是輕輕鬆鬆,可現在。

眾修士法念掃視整片空間,空蕩蕩,曠幽幽。

別說門了,連個東西都沒有,這就很令人絕望了。

「怎麼辦?」

所有修士都看向四位副門主,這個時候是該他們拿主意了。

盛寵小農女:妖孽邪王,撩上門 「現在只有兩個辦法,第一,我們集合眾人力量強行打破這層空間,突圍出去,第二,等,等宗門第二批隊伍來接應我們。」

天葉門副門主沉吟片刻,頂著四周充滿希望的眼神說出自己的想法。

但實際上,他心裡也實在沒低,這畢竟是靈仙秘境構建的秘境,而他們中修為最高也不過元嬰,要反向打通離開秘境的通道,懸得很。

至於等,那就是不靠譜的做法了,誰知道四大宗門的修士什麼時候來。

眾修士面面相覷,是主動還是被動,這,是個問題。

天朗星上空,吳澤剛準備離去,卻忽然想起還有一夥修士還留在秘境空間里,「對了,差點忘了,還要把他們帶出來。」

這樣想著,吳澤隨手一揮,就想打開空間門。

「嗯,怎麼回事?時空產生了波動。」

這一刻,吳澤發現時空在震蕩,雖然這樣的震動微小無比,就算是修士都幾乎感覺不到。

「在那邊。」

吳澤細細感應一番,看向一個方向,在他感應里,時空的震蕩呈現立體球形擴散,一層層時空微波漣漪細微得只有幾個靈子微粒那麼長。

「這種程度的時空震蕩,空間迷海幾乎不會產生這樣的天災,更何況這裡還是大夏首都河系,空間是穩定的,這樣的異常肯定有事發生。」

吳澤感覺自己那無趣無聊的心又活絡了起來,他大叫一聲,展開空間穿梭,「我來啦!」

至於還困在第七層的修士,吳澤選擇性遺忘了,還有什麼比有趣的事情更吸引人。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如果把大夏首都河系由內而外分作十環區域,那麼此地就是第三環區域,已經極其核心。

黑暗的星空,璀璨的群星閃耀,爭相綻放屬於自己那一份輝煌。

然而,在這一份美麗之下,卻有一場大戰正在發生。

一方為大夏仙朝的軍隊,密集的軍隊鋪滿星空,足有百億之多,他們神色冷漠,令行禁止,有序的對被包圍的一艘戰舟進行攻殺,各種戰陣與大威力法器與精巧的法寶經過通密無間的配合,展現出它們巨大的殺傷力。

而另一方,則是進入大夏仙朝的幽冥戰舟,黑草冷漠著臉,站在主控室,漠然不語的望著外面的攻勢,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八化出虛影站在黑草背後,神色與黑草幾乎一摸一樣,兩個面癱站在這裡,分毫不動,如果有修士來到這裡,可能都會產生疑惑,是不是周圍的時空已經凝固了。

戰舟此時已經成為戰爭狀態,化作堅實的星空堡壘,面對那撲面而來的修士軍隊,也不是被動挨打。

幽冥戰舟表面密集到嚇人的錶板打開,猶如群蜂巡遊,數不清的傀儡飛出,它們全部一摸一樣,全身每個角落都有法器裝載,活脫脫一個個殺人利器,讓人只是一看就為之膽寒。

雙方在星空碰撞,沒有激昂的震天嘶吼,只有有序卻狂暴的廝殺,使星空里不斷閃耀著爆炸的煙花。

每一朵煙花都是少則幾千,多則以萬計的修士和傀儡消亡。

「主人,根據目前的情況,再過兩個月我們的傀儡軍團就會打光,到時候將直面大夏仙朝。」

雖然是彙報這麼絕望的消息,但八還是淡定得不行,話語都沒有一絲加快的。

「我們的探測法器收集消息的情況如何?」

黑草沒回頭,沒有正面回應八的彙報,反而詢問探測結果。

「這一路來,經過半年來的潛行,我們共計散出五十億整探測法器到大夏首都河系的重要靈氣星球,目前已失聯七億三千四百七十五萬兩千八百八十八,還有三百四十二萬四千六百二十九探測法器已確定被修士捕獲。」

八回答,將結果精確到了每一個,「目前,我們搜集到的情報已經足以讓我們對大夏仙朝建立微控模擬模型,唯有大夏仙朝的仙主情報不足。」

「另,目前大夏仙朝已經反應過來,我們的探測法器正在被他們迅速破壞,目前平均每秒約十一個失聯。」

八停頓了一下,補充了一句。

「足夠了,我們的目的已經初步達成,現在,就是我們試探大夏仙朝高端力量的時候了。」

黑草閉上雙眼,「那麼現在開始全力反擊,展開幽冥戰舟所有對敵功能,務必要逼出大夏仙朝的高層力量。」

「是。」

八得到命令,立馬行動了起來,一條條發出,整個幽冥戰舟猶如發怒的巨獸,渾身開始裂出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痕,裂痕里綻放出璀璨光芒,刺得人睜不開眼。

幽冥戰舟,開始分解了。

星空中,無數猙獰傀儡圍繞著幽冥戰舟形成球型圍住幽冥戰舟,寂靜無聲。

「戰舟空間第一層解封,幽冥戰鬥。」

隨著八淡淡吐出話語,分解成十個部分的戰舟在繁雜到晃花眼的機械變化和陣紋閃爍中開始組合。 隨著各部位的咬合嵌入,陣紋覆蓋,整個幽冥戰舟都變成了一個巨型傀儡,它站立星空,足有百萬里巍峨。

幽冥傀儡僅僅只是站在那裡,都有一股恐怖壓抑的氣勢散發,令人不禁心生膽寒。

突如其來的變化,使所有大夏仙朝的修士軍團停住進攻。

「哦,現在才有點意思。」

紅甲修士注視著幽冥戰舟變化的巨型傀儡,稍稍來了興趣,找到一點四億年前帶領仙朝軍隊征戰的感覺了。

主控室,八無時無刻都在處理龐大的數據信息,隨著各部分組裝完成,立刻下達了攻擊指令。

幽冥傀儡酷似人形,卻有四臂,頭顱上布滿各種探測法器,接收到命令,這些探測法器全部開始工作,綻放出靈粒子散逸形成的輻射光輝。

只有頭部陡亮,這看上去實在有些詭異。

探測結果被幽冥傀儡整合,形成周圍星空的戰勢圖,它分析之後,立即做出反應。

它沒有抬腳,身形模糊一瞬又清晰,卻在星空中形成移動效果,出現在之前十億里之外。

也即是大夏仙朝軍隊的一側中心,四周的大夏仙朝軍隊相對於幽冥傀儡來說,猶如是一個凡人身周空氣里遍布的微塵。

「一號目標鎖定……」

「二號目標鎖定……」

「三號目標鎖定……」

…………

「靈粒子泯滅打擊發射……」

幾乎瞬間的時間,幽冥傀儡就鎖定了五百多萬大夏仙朝軍隊,下一刻這些修士就被打爆,渾身化作煙塵消散,渣都不剩。

靈粒子打擊乃是利用一顆加速靈粒子進行打擊,直接擊潰修士身體里的法力,讓其混亂爆炸,利用修士自己的力量泯滅自身。

「有點意思。」

紅甲修士毫不在意,看都沒看這些修士軍隊一眼,只是有些感嘆,「這些修士軍隊實在低級,不過也沒辦法,畢竟都是些一次性用品,失去了自我的存在,蘇醒之後只有十年可活。」

在幽冥傀儡的帶領下,傀儡軍團開始反攻,一時竟然擊潰修士軍隊,但就算這樣,這些修士也毫不驚慌,甚至沒有任何錶情。

紅甲修士一步踏出,來到星空的戰場中。

「沒想到現在的仙古宇宙里還有這樣的人才,能製造出這麼強大的傀儡。現在看來,還得我親自出手。」

紅甲修士雖然想知道幽冥傀儡是什麼人製造,可現在首先要解決幽冥傀儡。

幽冥傀儡又是一個閃爍,來到星空里被雙方戰爭打得四處流竄的某顆流浪行星面前,這顆行星原本是一顆布滿海洋的星球,可現在,已經被打出了軌道,溫度驟降,海洋凍結,變成了死寂冰冷的冰星。

整顆冰星在幽冥傀儡那巍峨身軀下也只有幽冥傀儡腦袋大小。

幽冥傀儡毫不猶豫的抬腳蓄力,然後踢向冰星,在這一腳下,周圍的空間都承受不住,開始如水面般扭曲,散逸波紋,明亮的光與暗在這一腳上交織閃爍。

那是因為幽冥傀儡大腳與星空中存在的微粒碰撞而產生的光芒閃爍。

紅甲修士感覺不妙,欲要阻止,他抬手一槍刺出,浩大的槍意顯化,演變,猶如一個世界槍叢蔓延。

這一槍,帶著紅甲修士的意志划裂了星空,千百年後,這一股槍意都會留存在這片星空,不散不絕。

嘭!

冰星被暴力踢中,卻沒有爆碎,那遍布整個星球的海洋瞬間解凍、沸騰。

構成冰星的大地全部震碎,成為一團滾滾煙塵,在這一腳的衝擊下,急劇升溫,化作炙熱岩漿,和海洋相融,蒸騰的白色蒸汽帶著刺耳炫音衝破大氣,籠罩整個星球。

冰星射了出去,它高速旋轉著,就算是沸騰蒸汽也掩蓋不了那逐漸變得赤紅的內心,甚至還在背後拖出一條白霧長尾。

它前方的星空,大夏仙朝軍隊和傀儡軍團正在交戰,待冰星襲來,所有修士都反應不過來,逃不了打擊範圍。

他們先是感覺時空在震蕩,然後無形的衝擊波降臨,傀儡軍團和修士軍隊開始在這恐怖的震蕩中解體。

冰星衝過,被正中的修士和傀儡瞬間粉身碎骨,靈魂磨滅,就算只是隔著幾千萬里的修士和傀儡,也被那狂暴恐怖的衝擊波擦中,當場震死。

這不是純粹的星球打擊,在其中還帶有力之道,粉碎一切。

鬼知道幽冥傀儡為什麼會使用修士才能領悟到的道,並且還成功使用出來。

對此,紅甲修士臉色不變,在這一波攻擊下死亡的修士軍隊雖然多,但還是不被他放在眼裡。

伴隨著時空震蕩,沸騰冰星穿透戰場,但立即就被紅甲修士的一槍攔截。

在星空中,碰撞之處沒有聲響,卻有無窮無盡的光和熱綻放,淹沒一切。

在這種強烈干擾下,修士的法念和傀儡的探測法器全部失效。

「引出一個。」

黑草嘴角微勾,「他的具體分析數據如何?」

「據分析,此修士為人族,身軀蘊含某種血脈,擁有破殺之力,境界為仙尊。」

八概述性回答,同時一面虛影屏幕彈出,上面仔細的羅列了紅甲修士的各種信息。

「果然不愧是大夏仙朝,直接就派出一個仙尊。」

黑草真有些訝然了,略想了想,吩咐八,「就讓幽冥傀儡試探一下他,注意防禦。」

仙尊級別可不是說著玩的,如果是靈仙或者真道修士,幽冥傀儡還能一拼,可再怎麼強橫,還是對仙尊修士無力。

「四億年前的大夏仙朝,就是不知道四億年過去,你們會不會有某些讓人覺得新奇的進步,如果沒有,呵呵……」

黑草心裡如此想,漆黑雙眸注視著面前密密麻麻的屏幕,上面都是幽冥傀儡身周每個方向的情況,一覽無餘。

「星球撞擊的威力的確強大,可對我沒有一絲用處。」

紅甲修士做出判斷,冰星撞擊對於他來說打擊速度太慢,並且就算躲不過,他也自信能夠硬抗過去。

身為仙尊級別的修士,就是這麼自信。 一念至此,紅甲修士虛空一踏,黑色長槍在前,踏著玄奧步伐沖向幽冥傀儡。

「來得好。」

黑草雙目一凝,幽冥傀儡隨著他的意志衝過去。

仙法、一點生滅!

紅甲修士二話不說就放大招。

隨著他一槍點出,一切光彷彿都在回溯,凝為槍尖一點,那一點極其閃耀,卻讓周邊無比黑暗,甚至遮蓋了紅甲修士的身影。

天障防禦!

幽冥傀儡渾身陡然亮起陣紋,彷彿化作了一片天,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威勢,那槍尖一點璀璨襲來,卻有一種勢弱之感。

一個剎那間,雙方接觸,狂暴的勁流從接觸點釋放,在星空中胡亂流竄,碰撞,匯聚,形成足以刮滅恆星的強力能量暴。

能量暴範圍以空間為承載,超越光速蔓延。

也就是說,幾乎是雙方接觸的一瞬間,雙方旗下的修士軍隊和傀儡軍團全部玩完,被狂暴的能量風暴和破碎空間吞噬,攪成最初的物質顆粒。

大夏首都河系中心區域,通明司大殿。

除了極個別實力強大,心高氣傲之輩,幾乎所有仙朝的文武官皆在此。

他們的目光,注視著大殿中心的立體幻象投影,那是一片星空,紅甲修士和幽冥傀儡的戰鬥。

場中很靜,除了立體幻象投影的聲音之外,所有文武官皆是沉默不語。

「這是仙古宇宙的修士放出的傀儡,進入我們的首都河系之後四處散布探測我們情報的法器,也不知是狂妄自大還是找死,竟然還敢主動跑出來挑釁我們,這背後一定有人指使。」

一位黑衣武官看著場中戰鬥,眼神銳利如鷹,帶著些許殘忍之意。

「仙古宇宙的修士越來越囂張了,我們是不是要主動出擊,給他們一個慘烈的教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