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主動提出銀氏,這是要幫着打口碑啊!

2022-02-26By 0 Comments

銀柳兒領情,也笑着道:「你們需要什麼,倒是可以先從月娘的鋪子裏挑好布料,再交給清漓製作。」

你來我往,互惠互利嘛!

四目相視,兩人會心一笑。

彼此心意不言而喻。

銀清漓雖然一直在做鞋,對布料也挺精通。

月娘見狀,又見客人對她也挺信任,就全權讓她做主為客人推薦了。

馬車前。

月娘看着被染髒的布料,面上有些遺憾。

「怕是恢復不了從前那般了。罷了,反正她今日也受到了教訓,要不,我給你們換吧,你們重新挑選,這些我就先放着,看日後可能低價處理了。」

銀柳兒卻道:「不用,月娘你這裏有鹼嗎?我還需要些稻灰。」

虞美人的後院。

月娘見銀柳兒用鹼水和稻灰水竟然就清除了布料上的紅色污漬,一時間面上閃著光亮。

「銀老闆,你不僅懂紡織,還懂染整?」

「不用那麼見外,你可以叫我柳兒。我並非懂,精通而已。」

月娘:「……沒想到我們這小鎮上還真是卧虎藏龍。」

聞言,銀柳兒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昨晚,她對書中能記得住的人物又整合了一遍,也隱隱推出了她的身份。

思及此,她當下心道,彼此彼此吧。

「可以了,晾曬一下就能用了。」

銀柳兒把布料撈出。

月娘邊幫忙邊看着她,想到她的能力,銀清漓的一雙巧手,心底不免多了分心思。

卻也未直接說出。

只道:「我之前還開過染坊,現在雖然不做了,一些工具倒還留着,你要是用得上,隨時可以來我這裏,也省的放着荒廢了。」

「那感情好,對了,想向你打聽一個事兒……」

不多時,銀清漓突然有些着急地跑了過來。

「娘,不好了,剛才劉嬸找了過來,說是,二妹當街和人打了起來!」

銀氏攤子前。

銀柳兒前去時,銀君珠正揪著一個男人的衣領,訓斥道:「我月事帶放在箱子裏,你不要就不要,你給我踢翻做什麼?

你還說晦氣?你嫌棄女人用的東西晦氣,那你還被你媳婦用呢,你咋沒嫌棄你自己晦氣?

大家都不要笑,我話糙理不糙,對不對?

月事嘛,再常見不過的事情了,我就聽郎中說過,來月事對身體好,能排除體內的髒東西,維持身體健康。

我聽說『紅簽』還能入葯呢,你說這麼利人利己又順應自然的事情,怎麼到了你嘴裏就晦氣了?

我看你不僅無知愚昧,你還看不起女人,你今日必須給女人道歉,否則我能把月事帶塞你嘴裏你信不?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晦氣成啥樣!」

銀柳兒:「……」

是不是得慶幸,她早和白殊衍成了親?

難怪剛才劉家嬸子一直拽着她,催她來快點呢!

這並非是擔心銀君珠吃虧,而是怕她把別人給打了啊!

「咳咳……」

銀柳兒走上前去,看着怒紅著臉卻始終掙脫不開的男人,只幽幽道:「小女說的對,買賣自由,只要沒違法,但是你掀攤子就不對。

不想賠償,我勸你還是趕緊給我收拾好東西吧,我記得上次敲詐我的那個人還在縣衙的牢房裏關着呢?」

反正別人也不知道文見發到底是因何事被關的!

最後一句果然震懾住了男人,他連聲道:「我收,我現在就收拾!」

聞言,銀君珠這才鬆開了他。

擺放好了刷牙子等東西,他看着散落的月事帶,對上銀君珠怒視、銀柳兒冷幽的目光,一咬牙,他正要去摸月事帶時,卻被一棒槌打的縮回了手。

「碰這東西?你的臟手不配。」

男人:「……」

看着銀柳兒手中的棒槌,男人敢怒不敢言,一時間只灰頭土臉地溜了。

掃了眼周圍。

男人若有若無地掃向月事帶的眸中有着好奇,更多的卻是避之不及。

女人們雖盯着月色帶,卻礙於難為情,躊躇著始終不敢上前。

銀柳兒見狀,趁機道:「各位新老顧客,在此和大家說一件事情,銀氏的攤子明天開始就要換地方了,換到清安街虞美人旁邊的店面去。

三日後,就是銀氏雜貨鋪開張的日子。開張當日,全場的東西全部打折,福利好到只有你想不到,屆時歡迎各位的蒞臨!」

話落後,她明顯看到女人們眸光微亮,似是覺得終於可以比較隱蔽地去買這些體己的東西了。

對此,銀柳兒只能說,理解萬歲?

一一回答了眾人關於雜貨鋪的詢問后,銀君珠那邊也收攤了,銀柳兒便帶其去了虞美人店。

「娘,月事帶,我今日一條也沒賣出去。」

銀柳兒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看着神色頹喪的她,只道:「要不我為什麼想開個雜貨鋪?

這種根深蒂固多年的偏見就擺在這裏呢,想要改變,也需要個循環漸進的過程不是?

不過,你能有這麼清醒的人格意識,娘還是很欣慰的。」

銀君珠頓時咧嘴笑了。

有被安慰到!

「對了,娘,你說的雜貨鋪,地方這麼快就定了?」

「也是巧了。」

她剛才剛想問問月娘這附近有沒有什麼閑置的鋪子,不曾想,月娘說虞美人店旁邊的鋪子就一直空着。

那鋪子本是別人的,只因店老闆夫妻上了年紀,想去外地的兒子家養老了,就把鋪子轉賣了。

顧念著多年的鄉鄰情誼,價格正好也合適,月娘當時雖沒打算用那鋪子,還是買了下來,之後只是把其當做庫房。

銀柳兒之前看了看,越看越滿意,當場便定了下來,租用。

「對了,君珠,接下來這兩日你估計要受些累了,娘有個事想交給你……」

與此同時,京城。

一處府邸。

一個紫衣男子走進了書房,看着屏風后那道玄冰般的身影,恭敬垂首。

「主子,事情都辦妥了,夫人她,租用了。」 「真臭啊。」

林杉跟在後頭,用手捏住鼻子艱難的前進。

稍微里岸邊遠一點,就已經沒有沼澤喪屍刷新,而且水也並沒有想象中的深,只是到了腰間的位置。

不斷前進,也只是只是看不到邊的淤泥而已,根本沒有半隻怪的身影。

深水巨鯰也同樣如此。

除了那一隻之後,再也看不見第二隻,多少令秦昊有些在意。

十幾分鐘之後。

秦昊終於停下腳步,順勢匍匐在淤泥中。

「趴下!」

林杉還沒弄清楚狀況呢,就被秦昊低聲警告,也跟著做出同樣的動作。

為什麼趴下啊。

他也想看清楚前面發生了什麼,所以挪動了一下位置。

等能夠看清時,整個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因為就在十米開外的地方,一隻巨大的鯰魚居然長著和人一樣的四肢,手握著叉子在四處徘徊。

四周霧氣迷繞,視線並不算最佳,這樣一看,那鯰魚人就更加驚悚。

滴滴滴。

林杉:「卧槽…這是什麼鬼東西啊,不是和我們之前殺的那個深水巨鯰是同一種怪物吧。」

害怕說話會驚動對方,林杉利用起遊戲里的私聊來溝通。

秦昊:「不知道,先看看吧。」

林杉:「哥們,要不回頭吧,這明顯不是我們現在這個等級該來的地方。」

遠處的鯰魚人手中漆黑的長叉,和他的白骨大棒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加上對方的等級不可見。

配合四周陰暗的環境,你要是說這裡是恐怖片拍攝場地,他都信。

秦昊:「你丫慫個屁,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現階段其他玩家等級已經追上來了,如果繼續去刷沼澤喪屍的話,不說那兩家公會回來報復,就是效率。

也遠不如其他的五人小隊刷怪升級。

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去尋找更好的升級方式。

……

另外一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