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人一魔僵持到現在,沒有誰可以佔據絕對的上風。若是額米有外力的介入,他們的戰鬥仍將繼續持續下去。

2020-11-12By 0 Comments

另一邊緊挨著的戰場上,多柯城傭兵公會會長阿爾法則是擁有著略微優勢,他的對手是一頭憎惡怪。

毫無疑問,憎惡怪是天生的殺戮者,更可怕的是他們以負面情緒為養料,假若對手的心情發生惡化,就會增強他們的實力。故此,他們也會在戰鬥中賣力的挑起對手的情緒變化,堪稱一大奇葩。

所幸阿爾法是個心志堅定的人,哪怕多柯城城牆被摧毀了也沒有動搖其分毫,可是就在剛才,拉夫大學者的死讓他的情緒產生了波動。

這波動是憤怒中包含的悲涼,在心頭陰霾籠罩的剎那,阿爾法明白自己的麻煩要來了。

「哇!」

只見憎惡怪身上升騰起紫色的煙霧,一縷縷無形的絲線自阿爾法的身上冒出,一根根鑽入他的體內。

在吸收了負面情緒后,憎惡怪露出享受似的表情,自身的實力開始瘋狂上升。藉助著這股冬風,憎惡怪第一次開始了反壓制,情勢洶湧。

三星精神系魔法·亡魂尖嘯!

啊————

極具穿透力的鬼音幾欲刺破阿爾法的耳膜!他的腦子一片空白,短暫的失去了意識!身形更是凝滯緩慢,手中揮舞的大劍也停在了某處,無法動彈。

憎惡怪桀桀一笑,他明白自己的機會來了。

呼啦!

在半空中,憎惡怪成為了一團雲霧,數息之後又在阿爾法的背後出現,手中多出了一把短匕。

當適時,它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抬手落下。

嘩啦!

銳利的鋒刃撕裂開氣流,一股股死氣蘊藏其中,也破開了包裹阿爾法的鬥氣護罩。

阿爾法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觸及的冰涼讓他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他並沒有抵禦精神系的魔法,可他多年的戰鬥生涯卻是練就了一種戰鬥觸覺!正是這觸覺幫助他逃過了一劫又一劫!

傳世兵術·御之氣流!

面對憎惡怪這致命一擊,阿爾法明白情勢危急,當下毫不猶豫的將引以為傲的傳世兵術使出來。

阿爾法修行的是風系分支氣系,兵術詭異無比,無所不包,又無所不容,常常在對戰中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滋滋!

憎惡怪手臂揮斬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四周原本可以輕鬆切割的空氣細密的堆積在一塊,形成了一道牆壁!這就是御之氣流!

「哼!」逃過一劫的阿爾法冷哼一聲,一腳踹出。

體術·破風踢!

烏拉拉!

掌控了氣流變化的阿爾法減少了阻力摩擦,這一腳勢頭若雷霆萬鈞,狠狠打在了憎惡怪的腹部。

卡卡!

骨裂之聲傳來,憎惡怪揚天怒吼,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阿爾法,紅黑色的肌膚上魔法公式大作,最大限度的將元素帶來的傷害減低。原本變為青紫色的面容也恢復了正常,好似剛才那一腳踢空了。

阿爾法見此,呲牙咧嘴著,心中不甘道:又是這個!

從剛才到現在,他明明有三四個很好的機會擊敗對方,可就是因為憎惡怪該死的特性,都讓其無功而返。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小心!阿爾法!」

就在阿爾法鬱悶之時,波波猛然低吼一聲,令他背脊一涼,一股滾燙炙熱的氣浪撲面而來。

體術·御風術!

阿爾法怒罵一句,輕飄飄的轉移了方位,來到另一處。

呼啦啦!

噴涌的金黃色大火球寸寸潰散,灼熱的氣息不甘散去,由於阿爾法動作迅速,火球自然也沒有傷到他。

咻!

炎魔飛至憎惡怪身邊,對著阿爾法與波波虎視眈眈。兩頭魔族心中有了計較,決定聯合在一塊。

「還好吧?」波波趕了過來,氣息有些不穩。

小人攀天 「好著呢,老頭子。」阿爾法鬆了松雙肩,隨後氣憤道。「這玩意滑不溜秋的,活像條泥鰍,還打不死!真是氣死老子了!」

「別抱怨了,憎惡怪不就是這個樣子嗎?」波波無奈的搖搖頭。

憎惡怪的數量稀少,可他們也是魔族中最不容易被殺死的生物之一,向來讓人頭疼。

「老頭子,情況越來越不妙了。」乘此機會阿爾法低頭瞧了一眼下方的戰場,血色是唯一的畫面,而隨著防禦線的龜縮,也快影響到杜蘭特的先知劫了。

「再不妙也要給我撐住!」波波咬牙道,「阿爾法,你給我聽著,你還年輕,如果必要的時候我會親自帶著他們下地獄!」

「你在說什麼?」阿爾法一陣驚怒,「死老頭,就算老子死了,也不用你這樣做!老子可不是孬種!」

「呵呵,別忘了火炬議會頒布的法則。」波波神情淡然,那對渾濁的眸子逐漸清澈起來,微微放出光亮。

阿爾法身子一震,作為一名會長他豈能不知火炬議會頒布的法則。

爺本紅妝 法則中詳細描述了在戰場中會遇到的各種情況,其中一條便是以最小的犧牲換取最大的利益。

「我已經老了,即便無災無難也沒多少年可活了,不過你不一樣,你甚至連巔峰期都沒有到,假若真的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我一定會帶著他們下地獄!」波波鄭重道,露出森然的牙齒,這往昔瞧來的風趣老頭顯露出了鐵血勇毅的一面。

「我···」

「你給我聽好了,你這輩子都是多柯城的人,所以一定要將他保存下來。」波波抬起頭,眼中有些許懷念,最後瞥了一眼背後已經狼藉一片的多柯城,心中滿是凄涼。

任誰能眼睜睜瞧著家鄉被毀去?任誰能望著母親大地被侵略者的鐵蹄肆虐?

不想被奴役!就要戰鬥!就要搏命!

即便死了也要蹦下他滿嘴的牙!

這就是波波的狠意!

兩人的交談並不能引起炎魔與憎惡怪的興趣,不過他們也知道兵貴神速,在短暫的停戰後又掀起新一輪的戰火。

大地之上,杜蘭特的前方,魔族紛紛殺來。

兵士的數量迅速減少,隨著最後一名兵士不甘的倒下,一個口子終於在重壓下打開。

唰!

所有魔族的雙眼都亮了,他們擁擠而來,狂吼大叫著。

「啊!」

關鍵時刻,弗利薩來了!他手中持著一面大盾!硬生生抗住了數十名魔族的進攻!

御守,這就是盾戰士的宿命!

「老師(導師)!」

值此時機,但丁與阿拉貢自左右兩側殺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擋住十數名魔族的兵士,也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弗利薩的壓力。

「絕不放一個魔族過去!」弗利薩舞著大盾,聲音節節拔高,心中一陣發狠。

「明白!」

咚!咚!咚!

隨著一陣陣地震般的聲響衝天起,殺紅了眼的魔族竟然畏懼的分開兩邊,留出一道寬闊的道路,似乎在迎接著某尊大人物。

近了!道路的盡頭是一棵巨大的樹木!通體墨黑如玉!

他粗壯的樹榦足有十人合抱,枝杈粗壯展開,雄健壯碩,每一片生長瀰漫的樹葉都燃燒著橘紅的火焰,遠遠望去就像煙火盛開。

是熔火樹妖王!

熔岩森林明面上最大的霸主,也是古迪拉爾克忠心的僕從!存活了不知多少年!

它利用上百個樹根行走著,緩慢蠕動著,搖擺間甩出成千上萬的熔火炸彈!

每一次熔火炸彈都能對多柯城的兵士造成極大傷害,他就像是一台收割機,冷漠的收割著一切生命與靈魂。

「哼!」弗利薩一往無前,他明白在這一片戰場中只有自己可以抵擋住這頭大傢伙。

「啊——」熔火樹妖王睜開了雙眼,樹榦上出現了兩個閃爍著紅光的孔洞,從弗利薩動身的那一刻它就鎖定了這名盾戰士。

已然上千年沒有開葷的熔火樹妖王渴望著鮮血的洗禮!尤其是強者的鮮血!那滋味必定是美妙極了!

蹭蹭!

大地瞬間開裂,數十條燃燒的樹藤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從泥土中鑽出,猶如一條條長蛇,遊行滑動,自四面八方朝著弗利薩包圍過來。

噌!

弗利薩右手持盾,左手抽出一把大劍,一步步踩踏,就像一列火車橫衝直撞,肆無忌憚。

啪啪!

樹藤終於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發動了進攻,好似一根根鞭子兇猛甩下,濺起點點星火,灼了一地焦土。

三星兵術·重盾庇佑!

土之規則!防禦!

土之規則!堅固!

咚!

弗利薩火力全開,一道道盾影將他牢牢裹住,那些樹藤叫囂著,卻始終沒有辦法突破這道防禦線。

之後,弗利薩穩如泰山,動作沒有絲毫凝滯,數息間便突破到熔火樹妖王近前十數米處,雙眼也在烈火的照明下化為血紅。

三星兵術·雷霆一擊!

伴隨著熔火樹妖王的迎頭痛擊,弗利薩高高躍起,那一把大劍也被厚重的土屬性鬥氣開鋒,綻放出耀眼的光彩。

哈!

嘩啦!

轟!

一劍劈下,那層層樹杈包圍過來,抵擋住了鋒芒。

啪啦!啪啦!

一截截樹杈砍落,尚未掉至地面,就在半途中徹底黑化,成為一根木炭。

在付出十數根枝杈的代價后,弗利薩的劍終於耗盡了力量。

滋啦啦!

熔火樹妖王冷哼一聲,樹藤與根部齊齊發威,一條條縱橫交錯,將弗利薩的退路圍了個水泄不通。呈現橢圓球狀,遠遠望去就像是一枚蛋。

嬌妃傾城 熔火樹妖王也知道沒有辦法一下子禁錮住弗利薩,所以他選擇了編織大網,寸寸逼近!將其一舉拿下!

「老師!」阿拉貢見弗利薩深陷牢籠中,不由心急起來,一盾頂開數頭魔族,破開封鎖線,徑直衝鋒。

「桀桀!」熔火樹妖王胸有成竹,以玩弄的目光注視著根木圓球內的弗利薩,樹皮從橘紅變為深紅,一滴滴火紅的液體流淌出來,如同滲出鮮血一般。

那一顆旋轉的根木圓球嗤的一下被點燃了,變為一個巨大的烘爐,炙烤著內部的弗利薩。

弗利薩目不改色,甚至閉上了雙眼,肌膚上生出一層金色的表皮。

山嶽魔法·不動如山!

山嶽盾戰一脈相傳的前綴魔法!擁有御光特性!可以將全身的力量轉化為防禦姿態!

烈火的烘烤被完全阻隔在了弗利薩的體外,他不由譏笑起來。

作為遺忘之街年紀最小的人,弗利薩的實力的確是墊底的,不過若是他全力防禦,哪怕是凱爾也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拿下!

山嶽盾戰本就注重於防禦,進攻能力不強,這一點與泰坦盾戰倒是相反的。

而阿拉貢在他的調教下則融合了兩種盾戰士的能力,進可攻,退可守!(未完待續。) ?熔火樹妖王不滿的吼叫著,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製造的烈焰烘爐並沒有給眼前的人類造成丁點傷害。

這個男人就像是一座山嶽般靜默的聳立在那裡,堅不可摧!

蘇拉!蘇拉!

熔火樹妖王也十分果決,下一刻撤去了樹藤與根部,對弗利薩的態度也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這個男人不一般!

噌!

就在烈焰烘爐消失的剎那,弗利薩猛然睜開了雙眼,單手持盾衝鋒,動若雷震!

「哇!」

熔火樹妖王心中冷笑,自根部雄燃起陣陣幽藍的火焰。

四星魔法·烈火焚身!

四星兵術·裂地斬!

弗利薩低吼一聲,胸前兩塊肌肉鼓脹,硬生生撐裂了那布衣,露出精壯的身子。

他左手的大劍染上了一層土黃色的能量,與腳下的大地相互應和著。

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