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五百錢在權貴人家裏不過一個二等下人的月錢,

2020-11-02By 0 Comments

可是在普通百姓之家,那是半月多的米糧錢,可以給老婆孩子扯幾尺布,做一身新衣,或者割幾斤肉回家,全家一起打打牙祭,改善改善生活。

不管哪樣,都能讓全家一起過好幾天喜笑顏開的生活。

這夠了!

重生農門小福妻 儘管那位高高在,富貴逼人的少年侯爺,只是看不起這點銀財。

可是,當百軍卒拉着馬車,一個攤位一個攤位還銀子時,那些顫着手,幾輩子才見過一次回頭錢的商販們,還是感激莫名。

當那對賣糖人兒的老人,接過屬於他們的十兩銀子,不,還要多一塊,還不準不要時,通透了一輩子世事的老人心裏,雖然說不清,但忽然又像明白了些什麼……

兩位老人泣不成聲的跪倒在地,衝着西市牌坊外的那位高高在的少年,磕長頭,呼道:“願侯爺公侯萬代!”

兩位老人起了個頭,其他也接到銀子的商販們,有樣學樣,也跟着跪倒在地,衝外面高呼:“願侯爺公侯萬代!”

“願侯爺公侯萬代!”

“公侯萬代啊!”

……

(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品&書#

本書來源

手機閱讀請訪問<!–flag052–>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華夏的百姓就是如此,從古至今都是如此,他們所求的,從來都是那樣的卑微,那樣的簡單。

只要能安定的做事討生活,少一些欺負,少一些壓榨,他們就會感激莫名,就會爲當權者歌功頌德。

而賈環,曾經也是其中一員……

看着那一張張感激的臉,賈環心裏卻沒有什麼激動得意的。

他忽然有些明悟,爲何那些高高在上的權貴者,會將億萬黎民視爲牲口,視爲出政績的廉價勞動力,視他們的血汗錢爲gdp中的一點。

那些人只要出臺一個政策,就能將這些血汗錢輕易哄趕到股市、樓市,然後一波波的輕易收割,毫不費勁……

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何必再往高深裏去解釋,他的字面意思,就是真理啊!

權貴們,何嘗會把百姓的死活放在心上?

後世有人譏諷鍵盤俠們,賺着白菜的錢,操着白.粉的心。

反過來,其實也一樣可笑的……

將這些狗孃養的爛事丟出腦外,賈環沒有去坦然接受那些對他的祝福和讚美,他甚至沒等到退錢活動完結,就帶人回了五城兵馬司衙門。

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好看的了,那些銀子,原本就是被敲詐勒索上來的,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

……

皇城安福門外,輔興坊,五城兵馬司衙門。

“大人,我們無罪,爲何要去職?”

好歹還有一絲理智,沒有問你算老幾,憑什麼罷了我們的官。

但白貴和古徵兩人也快要崩潰了,不知不覺,他們兩人的官兒就沒了,到哪說理去?

回到五城兵馬司衙門口後,兩人就要找賈環討個說法。

賈環心情平淡,端起茶喝了口,看着兩人道:“本來不想理會你們,但想了想,罷了,總不能不教而誅。

你們問我原因……

我可以告訴你們,原因很簡單。

因爲你們約束手下不力,使得昨日發生了極其惡劣的敲詐勒索之事。

念在你們手裏沒再過一遭銀子,所以本官從輕發落,只將你們罷官去職罷。

不知,我說清楚了嗎?”

古徵年少氣盛些,高聲道:“寧侯這算什麼話?昨日是你自己做的鍋,卻要我們來背?”

倒是一旁的白貴,面上忽然帶起了苦笑,真他孃的……

賈環瞥了眼,心想此人倒是伶俐,要不是國舅府的耳目,他倒不介意留下來用一用。

再看古徵,賈環冷笑一聲,道:“本官昨日讓他們去招人,你二人身爲他們的長官,就該好生管束。

結果他們卻出了這般大的亂子,本官不懲罰你們,還能懲罰誰?”

見古徵還想狡辯,賈環不耐煩的擺手道:“古家小子,道理給你講清楚了,好話也說盡了,你要是不服,儘可回家找你親爸爸去告狀,讓他來跟我談。

你再敢在這裏聒噪,你就能有幸見識見識老子的手段了。

滾吧!

一點禮數都不懂,剛纔沒見我端茶了嗎?”

顧盼笙婚 古徵聞言,差點沒把肺氣炸。

人家端茶送客是談話談完了,沒話說了,才客氣的端茶。

剛纔他倆纔剛進門,就見你牛飲了,那算個屁的端茶送客啊!

可僅有的一絲理智讓他沒有敢鬧起來,周遭賈環那些親兵,已經在煞氣騰騰的盯着他們了!

白貴心裏更是抓狂,挖了個大坑,算計遍了人,到最後,竟把他們倆個坑裏面了。

昨天的亂子,到頭來,竟讓他們兩個“吃瓜觀衆”給背了,這算什麼?

賈環倒好,非但平了民怨,得了五千人馬,還將最後兩個營指揮也清掃出門,還是光明正大的!

黑暗!官場真黑暗啊!

白貴心裏一陣悲傷……

還留着幹嘛,丟人現眼麼?

嘆息一聲,也不知回去該怎麼交代。

白貴拱手一禮後,就轉身離去了。

古徵一個人,更不敢炸刺了,他倒沒白貴那麼世故,也不行禮,氣哄哄的走了。

待那兩個礙眼的走了後,賈環又讓在衙門口裏服侍的衙役們也都離去,只留下了自己兄弟。

看着這間明亮正堂,賈環忽然嘿嘿笑了起來,對韓大道:“大哥,咱們在官場上,也算是有了咱們自己的地盤兒了!”

素來沉穩的韓大,聞言後臉上也露出了副笑臉,點點頭。

他如今官拜北營指揮使,手下一千人馬。

通緝令,蠻妻撩人 北城多爲賤民,必須要有強力穩重人士看着。

而韓讓則爲東營指揮使,人不在這裏,和韓三一樣,他帶人去東市裏行軍法並還銀子去了。

南營指揮使爲曹雄,中營指揮使爲趙虎。

至於諸葛道等人,都有各自的前程,目前還用不着賈環去管。

都集中在一起,也不是好事。

曹雄家底淺薄,趙虎又被壽山伯府趕了出來,家裏的人脈更沒指望。

若是兩人被放出去,十年也升不了官。

賈環索性都帶在了身邊。

衆人從今日起,就從往日的衙內身,換成了官身了。

一時間都很有些新鮮,坐在那裏東張西望的。

雖然衙門口裏相比他們各自的家裏寒酸很多,但這份感覺真不一樣。

連曹雄的臉上,都沒了以往的嬉笑,儘可能做出威嚴模樣。

宿管阿姨 如今也是官了呢……

這個樣子,一直維持到衙門口裏躥進來一夥子人。

“呔!哪來的衙內紈絝?不知道這裏是公門嗎?

還不速速退去,當心本官……哈哈哈!別弄亂了別弄亂了!

我還要保持官威呢……”

賈環正想擺大老爺的譜,將牛奔等人斥退。

卻不想,連秦風都笑着圍了上來,將他的頭髮揉亂。

“嘖嘖嘖!”

衆人放過求饒的賈環後,牛奔站在堂上,嘖嘖出聲,

一雙綠豆眼看着高懸堂上那塊“明察秋毫”的牌匾,眨巴了下……

又看了看坐在主座官椅上,卻將一雙腳放在案桌上,得意洋洋晃悠着的賈環,牛奔搖搖頭,滿臉嫉意道:“不公哇!連你這樣的紈絝衙內也能開府坐衙,有自己的地盤了。

可憐哥哥我這樣的精英天才,卻還不知道下家在哪裏,官場真是黑暗啊……”

賈環聞言,樂得哈哈大笑。

秦風卻笑道:“乾的不錯!環哥兒,你這一手,可是讓無數人大失所望啊!”

賈環撇撇嘴,道:“無所謂,其實他們估計也沒想過能一次把我打死,就是想讓我沒臉罷了。”

諸葛道笑道:“現在最沒臉的是他們,自以爲能算計哪個,到頭來卻落空了。不過,他們現在怕是的確沒功夫來對付環哥兒你了。

和準葛爾的談判,這會子應該已經完成了。

明日大朝會要熱鬧了……”

溫博聞言也正色起來,看着賈環道:“你明天上朝嗎?”

賈環搖頭,道:“這件事和我已經沒關係了,我何苦再去礙人眼?既然讓我出了局,那後面的麻煩也和我沒關係了。”

衆人聞言,微微一靜。

賈環失望的,可能不止是賈政而已……

秦風卻又笑着打破沉寂,他又將話題轉了回來,道:“環哥兒,你要當心,會有人說你收買民心!”

“放他孃的屁!”

溫博破口大罵道:“昨天還在到處罵環哥兒黑了心腸,欺壓百姓,擾民亂民。怎地今天就成收買民心了?”

秦風皺眉道:“又不是我說的,我只是擔心罷了。”

牛奔懶洋洋道:“黑鬼,你還別說,小白臉兒說的還真沒準!

那些文官們,死人都能說活,轉變個風向,還不簡單?

不過,環哥兒是我一手教出來的小弟,我相信以他的智慧,肯定已經有了對策!他鬼精鬼精的,有我八成的功力了!”

“醜鬼,怪不得你這麼醜,你可真不要臉!”

溫博哈哈笑罵道。

秦風懶得又打在一起的兩人,看着賈環道:“你有法子?這種事情,還是防微杜漸的好。那些文官們不怕我們武勳粗魯貪財,最忌憚的就是軍門收買民心這種事。

我爹在西域,雖然將大營設在武威,可他很少待在那裏。

都是讓索叔叔他們留在後方。

就是不想和百姓民心之類的扯上關係。”

大秦治下,一般都是軍政分開的,很嚴格。

軍不管民,政不管兵,這幾乎是一條紅線,誰踩誰倒黴。

但自武威往西,因爲彪悍的民風和複雜的民族因素,再加上極爲貧苦,沒什麼油水,所以軍民皆由黃沙軍團所轄。

秦家的西北王稱號,絕沒有一點水分。

但秦樑一般都留在哈密衛大營,很少回武威。

民事,盡由索文昌和朝廷派下的一員文官處理。

儘管如此,幾乎每三日,都會有密摺送往京城,從未斷絕過。

秦家心知肚明……

賈環如今的實力雖然遠不比秦樑,但他身份特殊,有些事確實不好不防。

然而他卻對秦風笑道:“風哥放心,收買民心?等明天他們還是告我欺壓良善,與民爭利吧……”

秦風有些緊張道:“你想幹什麼?”

賈環嘿嘿一笑,道:“晚上你們就知道了。”

諸葛道在一旁笑道:“環哥兒,你將那些安保費都免了,你手下那些軍餘拿什麼養活?”

這是聰明人,聞絃歌而知雅意。

賈環哈哈笑道:“你說我怎麼養活?”

諸葛道豎起一根大拇指,笑道:“你這是要將那羣文官孫子們往死裏得罪啊!那些大商號們都是他們的關係戶,其實就是他們的產業。

你要是去刮一層地皮,他們怕是要心疼的連覺都睡不着了!”

賈環呵呵笑道:“機會難得嘛!”

說着,他眼光略過大堂門口,朝皇城看去。

若是平常,大明宮中的那位,未必會願意賈環惹出這波是非來。

可是想想明日之局,賈環以爲,那位一定會樂得見到他所爲之事,替他出一口氣……

而實際上,只要兩位帝王不開口,這世間其實沒什麼人能把他怎麼樣。

當然,目前他所依靠的,大都是別人的力量,或是聖眷,或是祖蔭。

但從今日始,他已經有了一個起點,來積蓄自己的力量。

雖然這股力量,如今還……很****!

……

(未完待續。) 溫博說的不錯,那些朝堂上的大佬們,在放衙後聽到了賈環今天演的這齣戲。

雖然有些失望,但也僅是失望而已。

шшш ✿ttκǎ n ✿C〇

哂笑一聲後,隨即便拋之腦後。

除了因爲即將有大事要謀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五城兵馬司真的很爛。

爛到什麼程度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