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京城不比汴州,切記謹言慎行,雖說咱們霍家也不怕別人,但出門在外,哪裏有家裏好,不是?”說罷,傷感起來,眼眶蓄了淚水。

2020-11-05By 0 Comments

霍丹蘭急忙出聲安撫,“二孃放心,二弟是入京做官的,誰敢欺辱我?倒是二孃你,在府上要好生照顧自己,等在京城安頓好了,我的病也治好了,就接二孃過去小住。”

“長姐,你要帶賢兒一起入京?”霍百川從外面走進來,身後還跟着霍古賢,小臉嚴肅得像個老古董,只是那珍珠般靈動好看的眼睛,卻出賣了他此時的慌張。

霍丹蘭看向霍古賢,眼裏的意思便是,小叛徒,竟然出賣我。

霍古賢急忙跳出來,小手不斷的亂揮,“姑姑,別生氣,賢兒沒告訴二叔要上京的事,賢兒只是問京中的公子們都讀什麼書,賢兒好帶過去。”

“叛徒,還敢說沒告訴二叔。”霍丹蘭撲過去要抓霍古賢,卻被霍百川截住了。

她停下來,看向霍百川,霍百川也看着她,“長姐是打算再也不回汴州了嗎。”這是肯定句,而不是問句。

霍丹蘭收了笑容,正視霍白川,“京城也挺好的,你也要在京城置府邸,難道你不願我這個長姐長住在你京城的家?”

“姑姑,賢兒去京城買大宅子,你住賢兒的家。”霍古賢不知兩人打什麼機鋒,一聽二叔可能會嫌棄姑姑,他立馬錶忠心,以表自己真的不是叛徒。

霍丹蘭戳了一下他的額頭,“好,姑姑住賢兒的大宅子。”

“長……”霍白川想再說。

霍丹蘭已經搶先一步,“不管在哪裏,我都還是你的長姐,白川。”

此刻的霍丹蘭,讓霍白川想起了當初那個午後,天下着暴雨,他飢寒交迫,差點就死在柴房,是這個樣貌醜陋,被當做怪物的長姐給了她自己僅有的窩頭。

那時,她還不能被稱之爲霍家長女。(。) 從兇案現場來看,這裡確實是發生了爭鬥。

根據云倩柔的所言,是錢錦兒先動的手,唐沫兮出於自衛不得不還手。

而她是為了保護主子不受傷害才介入的。

至於瞿芹兒,她動手的原因不明。

「所以,你是為了什麼要跟她們打起來?」白蕊看向瞿芹兒。

依舊沉浸在悲傷中的她情緒有些不穩,說出口的話也不免帶著針對性,「我就是看不慣她們兩個人欺負一個人,唐沫兮從小就霸道慣了,這長大了還這般霸道,錢姑娘都說了是她的東西丟了,可是她仍舊懷疑是她騙人。」

「是錢姑娘誣陷奴婢偷她東西,小姐不過是為了奴婢伸冤而已。」被喚來作證的萃兒不忍小姐被冤枉,焦急的辯解著。

因為一時急促,扯動了傷口,她不免倒吸了一口涼氣。

白蕊在兩人之間打量了一番,心裡也明白了這件事的起源是什麼。

或許跟昨日那件事有關,如此這錢錦兒也並非是無故生事了,「那瞿夫人是為何受傷的?」

「是因為安兒。」說到這,瞿芹兒又忍不住抽泣起來。

「還是由我說吧。」不想浪費時間,雲倩柔主動站了出來,「是瞿姑娘的弟弟先咬了我家夫人的手臂。」說著她拉開了唐沫兮的袖子。

此刻的唐沫兮眼神空洞的沒有一絲的精神,整個人看上去十分的不對勁。

在唐彥駿的示意下,唐景煬將龍君墨往後拉了拉,給他懷中的人兒做起了檢查。

「我家夫人被咬疼了,下意識將人給甩了出去,瞿夫人看到兒子受傷就上前來抓我家夫人的頭髮,我家夫人還手才導致她撞到門框的。」

她說話的期間,白蕊的眼睛卻始終盯著唐沫兮的方向,眉頭微蹙。

因為她也發現了,從一開始她的狀態就不太對勁。

「後面發生了什麼?」

雲倩柔搖頭,隱隱有些自責,「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夫人讓我去找相爺他們。」若是她不走,或許後面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不知為何,白蕊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勁,似乎一切都太巧合。

從現場來看,確實唐沫兮的嫌疑最大,但還是有很多地方說不通。

比如說她為何只針對這個小男孩?

依自己對她的了解,她並非是一個會跟半打小子計較的人。

還有就是,她進門就已經發現了,地上的血跡已經開始出現凝固的現象,說明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可為何她不走,還要留在這裡。

等著他們來抓嗎?

這一切都給人一種很可疑的感覺,似乎就是想要營造出一副證據確鑿的假象。

「大哥,小兮她好像是中了毒。」唐景煬的神色有些凝重。

中毒?

雖然他的聲音很小,但是從白蕊的角度還是能夠讀到他的唇語。

略帶審視的目光掃向依舊處於悲痛中的瞿芹兒。

現場五人,一死兩昏迷,卻唯獨她不僅成功逃了出去,還找來了衙役。

可疑!

「封鎖現場,將屍體先帶回去交由仵作,至於唐沫兮。。。」她轉向唐彥駿的方向,微微一笑,「相信相爺定不會為難屬下的,是吧?」

唐彥駿看著她沒有說話,他在思索應當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照目前來看,唐沫兮所中之毒是他們唯一的線索,他不可能以此為理由不讓她將人帶走,可若是讓寶貝妹妹就這麼鋃鐺入獄,他又無法做到。

「唐彥駿為不為難你,本王不知道。」嘴角冷冷一勾,龍君墨的眼中殺意盎然,「但是本王可以告訴你,你若敢動本王的王妃一根毫毛,本王今日就讓你們以身殉國。」

要動他的女人,打贏他再說。

白蕊噙著笑看著他,她對晉王的威名早有耳聞,自然是不會傻到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晉王若是賞臉,不妨參觀一下絳天府的監牢?」

不就是不放心自己娘子入獄嘛,好辦。

就憑她和唐沫兮從小為非作歹的交情,送他們一間單獨的牢房,絕對是小菜一碟的事。

龍君墨不言,算是同意了她的邀請。

「至於唐御醫您嘛。」她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應付著,「若是擔心令妹的傷,可以隨時來給她醫治。」她也很想知道唐沫兮這是中了什麼毒。

說完,白蕊將目光轉向唐彥駿,「不知唐相對屬下的安排還有什麼意見?」

「白捕頭安排的十分周到。」他點頭表示同意。

至少這是目前來說最好的辦法了。

可是瞿芹兒卻表示不同意,這不是她要的結果。

「人贓並獲,證據確鑿,為何不直接將她問斬?」 帶個系統去當兵 她手指唐沫兮,悲切的喊著,「她殺了我弟弟,就該一命償一命。」

「首先,我們還有疑點沒有弄清楚,唐沫兮姑且只能算作是疑犯,暫且不能定罪。再則,她貴為公主,就算要定罪也該是由皇上來定,可不是由你一句話這麼簡單的。」 惡魔法典 白蕊一一分析給她聽,眼神始終在注視著她的表情。

當她聽到還不能定罪的時候,眼中很明顯閃過一絲失望。

這倒也算是人之常情,殺死自己弟弟的兇手不能定罪,失望也是正常的。

難道是自己多疑了?白蕊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

「瞿芹兒,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吃我唐家用我唐家的,怎麼?想忘恩負義要我妹妹的命?你就不怕你以後的膳食中再多點東西?」唐景煬忍不住開口威脅,大有要將她當做小白鼠試毒的架勢。

「景煬表哥你。。。」

「表什麼表?別跟我套近乎,我沒你這種親戚。」撇開她想要他妹妹命這件事情不論,就說她居然幫著外人欺負唐沫兮這件事,他就決心不認這個表妹了。

這下好了,恐怕這個瞿芹兒在這裡是住不下去了。

白蕊聳聳肩,也不打算摻和他們之間的家務事。

「晉王,請吧。」她手一攤,示意他跟著自己一起離開。

龍君墨頷首,對身旁三人吩咐了一句后,朝著唐景煬的方向喊了句,「三哥。」

「就來。」他回了一句,然後瞪了瞿芹兒一眼快速的跟了上去。

瞿芹兒氣的跺腳,想要追上白蕊讓她替自己做主,可是才邁開腿就被人給攔住了去路。

「瞿姑娘,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奴婢將全天看護您。」雲倩柔冷著臉向她傳達這個決議。

不是詢問,而是告知。 趙淑日日都會在佛堂裏爲太子祈福,她並不能確定,這樣做會不會出現心誠則靈。

畢竟她都重生過了,想必鬼神之說,也不是空穴來風,但誰知道呢,起碼一連十多天,太子都了無音訊。

只是,沒有音訊,就是最好的音訊,起碼沒有帶回來屍體。

“郡主,孫六姑娘來了。”初春稟報道。

她站起來,孫雲已經來到佛堂前,見到她嚇了一跳,“幾日不見,你怎瘦成這個樣子了?”

“是嗎?難怪我覺得近日來身體輕盈了許多。”她說罷已經走出佛堂,與孫雲並肩,準備回瓊華院。

孫雲不贊同的嗔了她一眼,“沒跟你開玩笑,真的瘦成竹竿了,你那個會做雙皮奶的廚子還在宮裏?”

趙淑點點頭,孫雲聽了沉凝片刻,像是下定決心般,道:“也就是本姑娘看你順眼,不然等閒之人還沒那福氣。”

說完問初春,“你們家廚房在哪裏?帶我過去。”

趙淑還沒聽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初春便爲難的看過來,孫雲這下不幹了,“怎麼?問下你廚房在哪裏,都不樂意說?”

“你找廚房做什麼?”趙淑納悶,難不成要做飯?

孫雲如看白癡般看她,“自然是做飯,不然你以爲本姑娘去廚房做什麼?不用感動,本姑娘向來只給看得順眼的人做。”

趙淑有點想笑,能被孫雲看得順眼,算不算是一項進步?要知道,滿京城的貴女們都不屑於與她爲伍,明裏暗裏都很是看不起她的。

不等她感動。綠蘿先感動了,感動得眼睛都潤潤的,若孫雲再說些煽情的話,必是要淚流滿面。

“你會做飯?”不是趙淑不相信,實在是,孫雲一看就不是那會做飯的人。

“小瞧我?走,讓你開開眼。”孫雲二話不說。拉着趙淑指着初春道:“帶路。去廚房。”

一路,風風火火的來到廚房,秦嬤嬤正在準備今晚的晚膳。同時廚房裏還有端王的廚子。

一進廚房,丫鬟婆子們急忙行禮,“秦嬤嬤留下,其餘人都下去吧。”

丫鬟婆子都放下手裏的活計。下去了,只留下秦嬤嬤和端王的廚子。端王的廚子有兩人,像是一對母女。

“沒聽到郡主的話嗎?爲何還不退下?”初春厲聲呵斥,這是永王府,她沒必要怕一個外來的奴婢。

然而。那對母女卻不卑不亢的道:“郡主贖罪,側妃和郡主晚膳的時辰馬上就到了,側妃和郡主也將歸府。奴婢等不敢怠慢,還請郡主容我等把側妃和郡主的膳食做好。再退下。”

“瀟湘院不是有小廚房嗎?爲何還要佔用王府的大廚房?”初春聽了這話就氣,王爺不在,着張側妃越發把自己當王爺的主子了。

“側妃說小廚房太小,做出來的東西不夠味,奴婢們便到大廚房來做了,這是王爺也知道。”那婆子說得理直氣壯。

初春可是知道,郡主看不慣張側妃和霓虹郡主很久了,只是不知爲何一直都容忍着這對母女,不過她敢肯定,郡主絕對不是好欺負的。

想到自己身後站的可是太后最寵愛的郡主,她的底氣硬了許多,“你口裏的王爺可是我們永王府的主子永王殿下?”

在婆子心中,永王,名聲爛大街的破落王爺,聽說連封地都沒有了,府上的府兵才一百多人,簡直連郡王都不如,哪裏有她們端王尊貴。

“自然是端王殿下。”說罷,輕蔑的看一眼初春。

初春想過去大耳刮子甩幾下,然而趙淑輕笑了一下,“廢話那麼多作甚?浪費時間,給我轟出去,若日後再敢來大廚房,便轟出王府。”

小郭子是懂武的,加之盛夏和辛未等人跟在身後,趙淑發話,立刻動作迅速的將那母女兩轟出了廚房。

自從端王住進永王府,張側妃和趙霓虹所作所爲,她們覺得無比過分,端王府完全將自己當成主人,半點沒把王爺郡主放在眼裏。

此時,得了趙淑的話,下手自是不輕,那對母女被掐得哀嚎連連。

孫雲“噗嗤”笑了起來,“原來你都是這麼直接,是不是偷偷跟我學的?”

她邊說話,邊動手,像真的會做飯般,砧板上有烏雞肉,她擼袖就開始切雞肉。

這嫺熟的動作把趙淑嚇壞了,後來別人告訴她,世家女不但會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禮樂書數,騎射等,女紅廚藝也是必修課之一,而且世家有自己獨到的菜譜,是不外傳的。

不是世家女,她自然是不懂得這些。

孫雲做菜的時候,趙淑被從廚房裏攆了出來,但不準離開廚房,用孫雲的話說是,怕她不相信是自己做的。

小朱子懷裏揣着情報,找了一圈,在廚房找到趙淑,“郡主,王謝兩家的族人都進京了,如今正跪在東門請皇上爲他們主持公道,王家一位老太爺親自敲了登聞鼓。”

“王大人呢?王大人不是能牽制出王寬祁嗎?”時間也差不多了,王家的人從祖宅來到京城,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

王寬祁也是沉得住氣,君權神授那件事後,硬生生等了這麼久,祖宅那邊的族人都上京了才採取行動。

在京城的王家人雖然有部分跟了王繼陽分宗出去,但祖宅那邊的人卻還是以王寬祁一脈爲王家嫡枝,這樣一來,王繼陽怕是要處於下風,畢竟王家祖宅那邊的人,光名士就有好幾位。

就不提老鴻儒了。

“王大人閉門不出。”小朱子也替王繼陽着急,如今大家都說王繼陽身爲王家嫡長子,卻氣死了王老太師,此等不孝之人,不配爲人。

趙淑想了想,問道:“王家的門生們似乎都還沒有什麼舉動?”

小朱子一凜,嚇出了一身冷汗,王家還有無數門生正往京城趕,王大人這一次怕是在劫難逃。

他不禁同情起王繼陽來,明明是嫡長子,卻沒能繼承王家,到頭來卻成了王家的罪人。

搖搖頭,“未曾。”

那就是了,大庸的交通不夠發達,算算時間,也差不多都該趕到京城了,“謝大人回來了嗎?”

“尚未。”

謝運還沒回京,楊家自有秋棠始牽制,那麼誰來牽制王家呢,趙淑在廚房門口來來回回的踱步,不知父王什麼時候回京。

正一籌莫展時,孫雲推開廚房大門,“呆頭鵝似得,想什麼呢,那麼入神,快進來。”

ps:謝謝kappra的打賞,麼麼噠~~~

謝謝望月如夢的月票,麼麼噠~~~加更到來~~(。) 唐景煬診斷出唐沫兮是中了一種名為「迷幻」的毒。

「這種毒無色無味,且毒性極強,中毒者會立刻感到眩暈,隨後便會出現幻覺,你們來看。。。」他將唐沫兮的後頸露了出來,在那潔白無瑕的肌膚上有一個很小的針眼,「下毒之人應該就是將毒抹在銀針上,隨後往這裡扎了一下。」

「可有解毒之法?」這才是龍君墨最關心的事情。

「這種毒對中毒者本身沒有多大的害處,只是能夠讓她昏昏沉沉一段時間,我回去熬點葯給她服下,不出一日便可恢復了。」

「那中了此毒還有能力殺人嗎?」白蕊看向唐景煬。

「說實在的,中了這種毒的人是不會有自我意識,更沒有能力去殺死一個人,除非。。。」

「除非有人抓著她的手?或者直接栽贓嫁禍?」她將他後面要說的話直接說了出來,「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白蕊看著他的眼神帶著一絲的不信任。

畢竟他是唐沫兮的三哥,她不得不懷疑他為了替妹妹開脫才有此說辭。

似乎能感覺到她的懷疑,唐景煬也十分的坦然,「白捕頭可以出去隨便找個大夫來替小兮檢查,但凡我唐景煬有一個字說的不對,悉聽尊便。」

「我會的。」雖說對於他的話已經信了大半,但該求證的還是需要求證。

「如此就有勞白捕快了。」唐景煬一抱拳。

「我自會秉公處理的。」說著,白蕊也不去看他,而是將目光落在龍君墨的身上,「晉王真的不需要先回去嗎?」

「白捕頭是同意本王帶王妃一起回去?」他語氣平淡的反問,眼中卻只有懷中的人兒。

無奈的嘆息,也沒有再勸說與他。

這本就是他自己願意的,就算皇上怪罪下來,也與她無關。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走了。」

牢門鎖落下,那兩人一前一後緩步離去。

「走了嗎?」幽幽的一聲低語從雙目緊閉的唐沫兮口中吐了出來。

龍君墨的眼皮微微抬了一下,「走了。」他的手指縷著她額前的髮絲,看著她的眼睛緩緩張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