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人族武祖元道出任天庭天帝!

2022-02-06By 0 Comments

奇怪的是武祖並沒有走馬上任,反而繼續留在人族祖地,眾生很快知道了原因。

量劫過後,道機清明!至強們感悟大道參悟道機與天機后發現,人族將有三皇五帝出世,管理人族!

獸老請示神逆,是否要在《歲月史書》中取締天道的太古歷,被神逆否決了。

太古歷第四十九紀元,元道出任天帝!不是很好嗎?

無人能看懂神逆,也看不懂神逆的布局,只是有獸族大軍不斷的從混沌之外回歸洪荒,眾生醒悟,皇上又要舉辦大慶了!

眾生想的沒錯,這一次的大慶註定不同以往。

神逆遲遲不肯進攻光暗一是因為大道道音還未消散,二是因為洪荒需要第三次擴大!

細數之前兩次量劫,初古大劫過後洪荒第一次擴大,道魔三族劫過後洪荒第二次擴大。

如今三方博弈之量劫已過,洪荒理應迎來第三次擴大!

為何遲遲不見擴大?

神逆推測是因為三千大界,量劫末期中,建木操控三千大界的雛形作戰,記得當時只有幾個大千世界成型。

也就是說第三次擴大實是洪荒三千大界由雛形演變為成型的過程!

這並非旦夕之功,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甚至包括下個量劫。

雖說下個量劫與光暗有關,但天道落幕、盤古虛影隱退之後,神逆已再無掣肘,因此他給下個量劫命名為東玄西幻封神劫!

從武祖宮出來,神逆回到蓬萊,祖龍還沉浸在悼念亡弟的悲傷中,神逆沒管他,祖龍一度沉溺於美色之中,經歷了燭龍之死,想必他會明白許多。

而祖龍的成長對於皇庭、對於下個量劫和三千大界都有決定性作用!

實際上三千大界的每一個界主都對下個量劫有決定性作用,然而三千大界只有寥寥幾個大界成型,九成九的大界連雛形都沒有,更別說界主了。

因此已知的幾大界主顯得尤為重要!

這其中,三千大界之首的水界和水界界主檮杌更是重中之重!

遙望蒼穹,想起自己給四王布置的任務,再想想四王聯手對敵從未失手,神逆心中有了底。

量劫末期中最早進入斗殺亂域的人就是四王,別忘了神逆和獸族本源相通,四王奉神神逆之命進入斗殺亂域,尋找白澤!

斗殺亂域,無道源界。

自從陸羽填補了陸雅的道之本源后,陸雅從大羅巔峰一躍而起升格為一屍准聖!

是的,由於深受前世看過的洪荒小說的影響,陸雅選擇了成為準聖而非混元金仙。

帝俊沒有給陸雅留下一件靈寶,善屍與惡屍都無法斬出,反倒是用那根掉落的羽毛斬出了執念!

「見過道友!」

「你我一體,不必客氣,先回本座的元神之中吧。」

陸雅面色淡淡,他對自己第一次斬屍就斬出執念有些詫異,也有些疑惑。

眼前的執念究竟是前世的人?還是陸羽獻出的火之本源?

陸雅悟不透,白澤倒是看出一絲端倪,但他不想告訴陸雅,想找個借口把這些人送走,於是敦促陸雅儘快返回洪荒。

陸雅不知道白澤花花腸子,還很感激的朝白澤道謝,隨後率領願意和他返回洪荒的妖族離去。

正要離去時,發現計蒙與英招等之前不願返回洪荒,歸順獸族的大妖們改了注意,決心回歸!

陸雅大喜,心說見本座突破就都投奔過來了,果然還是強者為尊!

就這樣,原天庭妖族殘部,浩浩蕩蕩的離開了無道源界。

目送他們離去的白澤微微一笑,深藏功與名之中。

突然,白澤發現界壁被洞穿,心中一突,不妙!

果然不出白澤所料,只見四道身影從虛空中走出,白澤看清來者,提著的心稍微放下了,沒好氣的說道:「吾說你們好歹也是堂堂四王,幹嘛把氣氛搞得這麼詭異,進進出出的就不能弄出點動靜啊!」

來者正是饕餮、混沌、窮奇、檮杌!

聞言,檮杌皮笑肉不笑:「倘若道友不做虧心事,何必像驚弓之鳥般小心翼翼?何懼吾等啊。」

「誒,」白澤一臉無辜:「檮杌獸王這話要說清楚,本座何時做過虧心事?」

「做沒做過不是你我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檮杌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白澤,皇上有請!和皇上談完,你做沒做過,自見分曉。」

旁邊的饕餮忽然嗤笑一聲:「白澤你也太小心了,怎麼說也是同朝為官了無盡歲月,吾等之間沒到那種不死不休的程度,你不至於如此戒備吧。」

原來是白澤見檮杌伸手,急忙調出白澤精怪圖與惠澤陣法錄,雖是暗中調動,但還是被饕餮發現了。

白澤不以為意,滿臉都是認真:「咱們洪荒至強啊,只有檮杌你和祖龍那老傢伙一定要隨時提防!」

饕餮與窮奇哈哈大笑,檮杌無奈的搖搖頭,沒辦法,自從自己與祖龍聯手算計三清和勿也后,論起陰謀詭計,已經蓋過鴻鈞與羅睺,成為皇庭之首了。

些許小事,檮杌才不在意呢,他嚴肅的盯著白澤:「奉吾皇之命,請白澤回歸洪荒!如若白澤拒絕,『請』白澤回歸洪荒!」

此言一出,四王的氣質隨之一變,之前插科打諢的搞笑氣氛不見了,靈氣被四王散發的凌厲衝散,電閃雷鳴與天地齊嘯,種種異象隨之出現。

同為「請」,但兩句話的意義截然相反,白澤作為智者,自然能看出其中的深意。

「電閃雷鳴,天地異象?看來陸羽給這無道源界留下了一點東西啊!」

白澤若無其事的環顧蘇四周,似乎面前蓄勢待發的四王不如天地異象重要。

見此,饕餮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嗜血的舔了舔嘴角,獰笑道:「白澤,吾等已經對你相當客氣了!莫要自誤啊!」

「同朝為官無盡歲月,」窮奇也道,長久的家庭生活令他多了幾分平和的氣息:「吾等早已是一家人,其實大家早已接納了你,大家都希望你回來。」

白澤深受感動,但他有不回洪荒的理由,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好故作姿態,玩味一笑:「哎呀哎呀,本座也值得四王同時出手帶吾回洪荒?真是吾之榮幸啊!如果本座沒記錯的話,本座是第二個令你們聯手的人,第一個是太極!」

「不,你是第三個,太極是第二個!」

檮杌冷冰冰的瞅了眼白澤:「第一個是揚眉老祖!」

初古的洪荒酒會結束后,靈族露真容,神逆與御苣、素卿攤牌,當時揚眉老祖隱藏在虛空之中靜觀其變,神逆派四王布下大陣圍困揚眉,不料卻被揚眉發現,隨著神逆和御苣聯盟,這場戰鬥最終沒有打起來。

白澤聽檮杌介紹完這段歷史后,搖頭苦笑。

神逆家族的事很多都是秘密,檮杌連涉及到揚眉的初古往事都告訴了自己,他絕對不會放任自己離去!

這可真是難辦啊!

四王的實力白澤最清楚不過了,四王加厲獸的組合是洪荒最強五人組!

道魔決戰中,背靠天道的五太都被搞死三個,僅憑自己這麼一個半步混元,就加持后提升為混元之境,也不是一合之敵啊!

對面光窮奇一人就是混元中期的修為!還有混元後期的檮杌,混沌與饕餮雖未證道,但誰也無法小瞧他們。

同為皇庭的重臣的白澤更了解,對獸族來說,修為並不能代表一切,凶獸本體才是他們的最強形態。

想想四王那恐怖的龐大本體,再想想無道源界,白澤心中有了計較。

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無道源界只是一張白紙了,就拿祂來限制四王!

當然,白澤更清楚無論如何限制,自己註定會被帶走,所以一定要拖!拖到那位主宰派來的人的到來!

僅在瞬間就確定了計劃的白澤,眼珠一轉,裝作想到了什麼的模樣叫道:「御苣族長!對,聽你提起御苣族長吾倒想起來了,御苣族長曾從這裡穿越而過!」

「這裡?」

「哦,這裡乃是一大源界,吾給祂命名為無道源界!所謂無,就是什麼都沒有!正因為御苣族長穿過這裡,留下了生命本源,所以才有了這片藍天白雲青山綠水!」

白澤煞有其事的說著,時不時拿手指向四周,說就從這裡看見御苣,又說御苣是從那裡離開的……

四王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

饕餮:這貨絕對是胡說!

混沌:但他不會拿御苣道友開玩笑!

檮杌:所以是在誇大其詞,拖延時間!

看破白澤小心思的檮杌嘿嘿一笑打斷喋喋不休的白澤:「不是說這裡無道源界嗎?本王賜下水道本源!」

檮杌單手一招,一滴水珠憑空出現,卻代表萬千大道變化,蘊含無數種道之本源,掃蕩寰宇,洗滌天地,給這張白紙,充填滿蔚藍的大海之色。

「此後,無道源界改名為水道源界!」

檮杌莊嚴宣告,真當本王看不出你白澤的小心思?

還拿無道源界限制凶獸本體?本王讓你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

白澤臉色一垮,猶如白紙是無道源界的強大之處也是弱小之處,現在被檮杌掌控了!

本源浩浩,水波粼粼!

自己已經被鎖定,被限制在了這裡,任憑宰割!

白澤叫屈,皇上你有沒有必要把四王派來啊,這完全是碾壓吊打!

在絕對的實力下,一切智謀都是枉然,何況論智謀,對面還有個不遜於白澤的檮杌!

正當白澤盤算著要不要動用禁忌底牌逃出生天時,一股滔天的暴虐之氣憑空出現,猶如刀鋒劃破充填了藍色的白紙、斬斷檮杌的水道本源!

白澤終於安心,那位主宰派來護送他的人,終於到了!

水道本源受到衝擊,檮杌心中一驚,此人竟能在本王毫無察覺之時進入源界,僅憑氣息就破了本王的水道!

四王心中警鈴大作,饕餮長大嘴巴一口吞下暴虐之氣,吧咂著嘴:「好吃!好吃!本王從中吃出了你的過去,沒有經歷過殘忍的虐待,是不會擁有如此恐怖的暴虐與憤怒。」

白澤哈哈大笑:「不愧是吞噬大道,獸王說的不錯,阿戒是遭受過非人的虐待……」

「你話真多!」虛空中傳來一個冷冽的聲音,話音未落阿戒已出現在白澤面前,那擇人而噬的眼神掃過白澤,「砰!」的一拳打穿了白澤的道軀,穿胸而過!

「阿戒!」白澤怒火中燒:「本座是極道主宰的客人!」

「客人?」阿戒指著白澤說:「主人只是要我護送你,沒說讓我不打你!」

說完,阿戒丟下白澤,斜睨了眼四王,四王與其眼神對視,看著這個弱不禁風的少年,面色一肅。

當一個人開始無休止的殺戮、對死亡司空見慣,那麼他看向活人的眼神一定是漠視的、冰冷的,就像四王這樣。

也只有面對自家人才會露出本性。

但阿戒的眼神,是在看玩物,他要虐待、虐殺玩物!

經驗豐富的四王判斷這個阿戒必定遭受過慘無人道的虐待,然後他以此為道?

阿戒脖子上戴著項圈更是令檮杌確定自己的猜測,結合白澤與阿戒短暫的對話,足夠推測出很多秘密。

檮杌一點都不擔心白澤,這個傢伙遠比表面上的強大,被洞穿道軀對他來說根本微不足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