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們的實力那麼差,就算靈無來了,不用一招,都可以將他們打敗。”彬星那番話,倒是惹來婷淚、墨厥、幽冥和冰月的笑聲。因爲他們知道白靈無根本就是個嬌滴滴的小女孩兒。這麼說,和說那些傭兵沒用有什麼兩樣?

2021-02-01By 0 Comments

“我又沒說錯。”彬星繼續裝無辜。

“這排行榜不只是看實力,還要他們的人品、性格、處世態度,以及處理事情的手法。當然,少不了的是各方面人士對他們的評價。”邁德輕笑着解釋道。

“那幽冥一定上不了榜,再不然,他就是賄賂那些主審人員。不然的話,以他的個性,還有處理事情的手法,怎麼可能可以上榜。”彬星懶洋洋地諷刺道。

“你………………”幽冥氣得跳腳,而一旁的所有人都早已笑成一團。就連方纔神色稍顯不妥的邁德也露出笑容,或許他覺得自己掩飾得很好,但冰月、彬星、墨厥、幽冥還是看得出來。所以,這就是爲什麼這一次冰月沒有阻止幽冥。 “第五十三…………第五十一…………”瑞思的聲音在他們聊天的時候,依然毫無阻礙地進行中。

“翊,你去年排行第幾了?”冰月問道,“雖然知道你和那兩人並排‘三大傭兵王’,不過,卻不知道你們誰排在最前面。”

“去年?排第二。”幽冥聳聳肩,回答道。


“第二名?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只排第二?就知道一定是你自己的個性問題。”彬星笑得十分燦爛。

“星,如果你是傭兵的話,相信連百大排行都上不了。畢竟,你的個性比我更糟糕。”幽冥毫不猶豫,幾乎是反射性的反諷道,讓彬星不自覺地收回笑容,而他身旁的人則有多遠閃多遠。

“第四十五…………第四十二………………”百大傭兵排行榜的宣佈依然在持續。

時間匆匆而過,一個小時後,總算來到了衆用兵最期待的時候了。就連幽冥、邁德等人也不自由主地坐得端正,似乎非常緊張,這讓冰月等人有些微好奇。

“現在要宣佈的是排行前十名的十大傭兵。”瑞思清一清喉嚨,然後朗聲說道。

“排行第十的是…………第九…………”

“第六名的是威懾傭兵團的團長,培魯!”培魯的臉上堆滿笑容,但是,那笑意卻沒有達到眼中。“第五名,飛天傭兵團副團長,翱天!而第四名則是飛天傭兵團團長,飛鷹!”飛天傭兵團的兩位重要人物都被宣佈了,那就是說,前三名又是沒他們的份兒了。

“排行第三的是,曙光傭兵團的副團長,瀠丹!”即便只是第三名,但是,以足夠讓瀠丹擡頭挺胸地走上臺了。

“排名第二的是……曙光傭兵團的團長,愷茗!相信不需要我宣佈,大家都應該猜到,這一屆的百大傭兵的第一傭兵是誰了。那就是,御龍騎士傭兵團的團長,幽冥!”瑞思大聲喊道,幽冥迅速的來回,並沒有在臺上逗留。

“現在是挑戰時間,一如以往,挑戰規矩是,如果有任何人對百大排行的名次不滿的話,可以對某一名次的傭兵進行指明挑戰。所以,有誰想要挑戰的話,現在可以開始!”司儀站上臺,說道。


“我,飛鷹要挑戰第一傭兵,御龍騎士傭兵團,幽冥團長。”一個滿臉鬍子的男子大聲說道,似乎深怕別人聽不見。而被指明挑戰的幽冥只能無奈的輕嘆一口氣。

“該死的!飛鷹,你這是看不起我嗎?”瀠丹生氣地站起來,罵道。

“小娃,你還不夠資格。”飛鷹直接漠視瀠丹,眼中只有幽冥一人。

“飛鷹,我接受你的挑戰。”幽冥往下一跳,來到飛鷹的面前。幽冥高傲的神情,讓飛鷹的心裏感到十分不快。

飛鷹氣憤地拿出自己那把一人高的大刀,殺氣騰騰地直盯着幽冥。周遭傭兵們的情緒立刻高漲到極點,發出歡呼的聲音。而冰月等人卻沒什麼興趣地繼續聊天。反正,都已經知道結果了。

“拿出你的武器!”飛鷹說道。幽冥彷彿沒聽見,依然故我,手握拳頭。

“你還不快拿出你的武器!”飛鷹提高聲量道。

“目前還不需要。”幽冥說道。

飛鷹聽到幽冥那自信滿滿的話,怒火升起,二話不說的提起大刀,一來就是一個縱身,沉重的大刀正中幽冥的腦袋,往下劈。“轟”一聲,臺上立刻出現一道深刻的裂痕。可是,幽冥的身影早已不知所蹤。

“飛鷹,你還是全力以赴吧,這些小把戲,對付不了我的。”幽冥說道。

黃色的鬥氣盤繞在飛鷹的四周,從他散發鬥氣的程度看來,至少是一箇中位大劍師。可惜,他對上的人是幽冥,自從解開禁制以後,幽冥的能力突飛猛進,直接躍身爲劍聖,或者該說,在這之上。

這一次,幽冥並沒有對飛鷹產生任何的歧視,一股濃郁,彷彿獄火般的火焰纏繞在幽冥的身上,幽冥就像是火神降臨,給人一種神聖不可瀆職的感覺。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傳來那股濃郁的威勢,讓人感到莫名的恐懼。

“龍息。”洛可掙開左眼,小聲地說道。

“不習慣嗎?”彬星問道。

“不是,只是很久沒有感覺到這麼濃郁的龍息了。而且……還是獄火龍的龍息。”洛可說道。

“獄火龍很了不起嗎?”天鏈揮動着翅膀,來到洛可的面前,好奇的歪着小腦袋。

“廢話,整個龍族,只有不超過二十條的獄火龍。我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曾經到過龍谷…………”洛可瞥了天鏈一眼,淡淡地說道。

幽冥伸出右手,攤開手掌,一撮小小簇的火焰在他的掌心跳動,彷彿擁有自己的意識。幽冥輕描淡寫地說道,“火苗。”那簇火焰慢慢地漂浮起來,就像是漫無目的的飄蕩着。

飛鷹雖然感到那股火焰十分奇怪,但還是沒有任何鬆懈地提高十二分精神。他現在只能被動的防守,在還沒清楚這簇火焰的用途之前,他不能進行搶攻。

“死心吧。”幽冥笑道。那簇火苗忽然間以高速繞着飛鷹轉,火苗繞過的地方一點一點地留下火元素。不到一秒,在飛鷹的四周已經出現一道火牆,而且,火牆的顏色是藍色的,證明是在完全燃燒狀態的火焰。

“藍火?!”不只是飛鷹,全部人都發出極爲驚訝的聲音,而時不時清醒的洛可也瞪大眼睛。對火系魔法不熟悉的墨厥和婷淚倒是沒有感到任何的驚訝。

“有什麼奇怪?”婷淚問道。

“藍火是火系魔法、鬥氣中最高級的火焰,也只有少部分的火龍才能施展這種藍色火焰。”他們全部當衆最瞭解火焰的種類的,可以說是洛可了。

“那,不久代表他很厲害了?”婷淚嘗試總結洛可的話。

“嗯,不!應該說是他的血緣厲害。”洛可點頭,隨後又搖搖頭,說道。

“團長,你投降吧。從來沒有人能夠逃得過藍色火焰的攻擊的。”一個面無表情的男子對着飛鷹說道。

“沒想到你居然練成了藍色火焰…………這次,我不是敗在你的手上,而是敗在自己的情報網。”飛鷹望着四周的藍色火焰,淡淡地說道,“我輸了。”

“謝謝承讓。”幽冥面帶笑容,拱手對着飛鷹說道。


“經…………經過這一場精彩絕倫的挑戰賽,不知,還有沒有下一位企圖挑戰百大傭兵的人呢?請出列。”司儀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說道。

幽冥一回到去,只見彬星用一幅饒有興趣的眼神看着他,讓他覺得忽然一陣毛骨悚然。“星…星,你有什麼事嗎?”

彬星依然笑容滿面,“沒什麼,只是想知道若我挑戰你,不知道能不能夠將那個第一傭兵的稱號搶過來罷了,別太在意。”

“星,那是不可能,因爲我們不是傭兵。所以,不能夠在這時候出面挑戰。”墨厥溫和地解釋道,企圖打消彬星這個念頭。

“那真是太可惜了。”彬星露出惋惜的模樣,而幽冥則是鬆了一大口氣。

如果他和彬星決鬥的話,他打又不是,不打又不是,那隻會讓他難做罷了。誰讓彬星是冰月的雙生弟弟,而且,萬一他打傷彬星(雖然這個可能非常小),冰月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邁德,可以幫我請那位瑞思總會長來一下嗎?”冰月問道,她原本是想說,直接讓彬星用傳音術和那瑞思會長溝通就可以了。不過,再仔細想想,還是和對方見面會比較方便。

“嗯,我這就去。”邁德點點頭,立刻行動。

冰月看了婷淚和墨厥一眼,“厥,婷,待會兒,恐怕要你們表演一下了。”

“表演?”婷淚狐疑地問道。

“待會兒就知道了。”冰月輕聲說道。

冰月的話纔剛落下,兩道腳步聲就隨之響起。冰月和彬星等人轉頭看向腳步聲的來源,來人正是邁德,以及剛纔正在公佈傭兵排行榜的老年人,瑞思會長。

“就是你們要‘見’老夫?”瑞思強調那個‘見’字,身爲傭兵工會的總會長,只有別人來見他,只有少部分的人才有資格說見他的。

“是的,有一件事情,相信你們的傭兵工會的情報網應該已經收集到資料了。”冰月輕緩地說道,“那就是不到一年後的大戰。”

“你們不是傭兵!御龍騎士傭兵團,你們居然敢擅自將不是傭兵的人帶到傭兵大會!”瑞思的眼中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不過隨即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將話題轉到幽冥等人身上。

彬星接着說道,明顯的不受瑞思的影響,“這就是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我們希望用兵工會能夠說服這裏的傭兵參與這一次的戰爭。”

“我們是傭兵,不是士兵,這些,老父恐怕幫不上忙了。”瑞思連一絲的猶豫也沒有,就直接回絕了。

“瑞思總會長,您真的不願意幫忙嗎?”墨厥有禮地問道,瑞思沒有回答,但是,從他即將轉身離開的動作看來,他是拒絕了。

“既然你不願意幫忙,那就別怪我們自作主張。”冰月顯然是沒耐心和瑞思這樣鬧下去。最近要煩惱的事情已經很多了,現在瑞思還在推三阻四的,讓冰月更是不悅。

“你們打算做什麼?”瑞思有種不好的預感。

“若你真的不願意相助,那求人不如求己,我們自個兒下去問好了。”彬星滿不在乎的說道。

“……………………”瑞思沉默了片刻,“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瑞思總會長,他們是陛下請來幫忙勸服傭兵工會幫忙的人,希望總會長看在我和幽冥的份上,幫幫忙。”邁德趕緊對着瑞思解釋道,真假參半的話,找不出任何的疑點。

“…………這次,老夫就看在你們倆人的份兒上,試一試。但是,結果如何,老夫無法保證。”瑞思說道,說完後,他便徑自往臺上走去。

瑞思站到臺上,全部傭兵都開始疑惑了。這時候,應該是輪到各傭兵工會分行的會長宣佈看看是否有遇到什麼艱難的任務,需要其他傭兵出手相助之類的事情。怎麼輪到瑞思上場了?

“老夫受人之託,希望能夠勸服在場的傭兵們,參與不到一年,即將來臨的戰爭。”瑞思開門見山地說道。

“哇!”“這是…………”“怎麼可能?!”“不會吧…………”一聲又一聲的疑惑,一句又一句的懷疑,在傭兵們的口中發出。

“大家安靜,無論各位作出怎麼樣的選擇,傭兵工會都不會做出任何的反應。所以,請自願性參與這一次戰爭的傭兵到這兒填寫自己的名字。”瑞思接着說道。 “契約精靈,歸!”見危險解除了,狄伽二話不說,立刻將土系精靈,天鈺送回精靈之森,然後接着道,“吾以鮮血爲契約之橋,召喚與吾有契約之精,跨越時間的隔閡,無視距離的相隔,召喚,光系精靈,君炫。”

一頭金黃色髮絲的君炫出現在衆人面前。狄伽顯然是沒空和他閒聊,直接說道,“君炫大哥,麻煩你幫他們治療了。”

將事情交給君炫後,狄伽立刻邁開腳步來到賽頓面前。“頓,你是不是瘋了?你明知道,索大哥的每一招,都足以讓這裏的人喪命!”她氣沖沖地罵道。

賽頓的貼身護衛,斐羿和羽冉正要出手,沒有人可以這樣罵他們的主子。但是,卻被賽頓一個手勢,給制止了。他們兩個也只能極其無奈的呆在原地。

“狄伽,我知道你爲什麼責備我,但是,你應該無法否認,經過這短短的一刻鐘,他們的精神力都有所增加吧?”賽頓輕嘆一口氣,對着狄伽解釋道。

“但是……………………”儘管如此,狄伽還是無法認同他的所作所爲。

“狄伽,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在短時間內,提升他們的能力。即使這個過程你無法接受,那麼,就接受結果就好了。寧可在這時候知道他是不行的,我們也不希望在戰場上幫他收屍。”剛回來不到一刻鐘的宇斯說道。從狄伽和賽頓之間的對白,他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緣由了。

“宇斯………………”狄伽沒想到宇斯的看法和賽頓不謀而合。

因爲身爲契約者的狄伽能力進步了不少,他們這些契約精靈自然也獲益良多。就像君炫,只花費非常少的時間,就將在場所有受傷的人治療完畢。

完成自己的任務,來到這邊的君炫拍拍宇斯的肩膀,稱讚道,“宇斯,一段時間不見,你的思想成熟了。”

“君炫護衛長。”一見到君炫,宇斯幾乎是反射性的敬禮。

“狄伽,就聽他們一次吧。”君炫留下一句話,就示意狄伽送他回去了。

“……………………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將君炫送回去以後,狄伽留下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從剛纔狄伽一走到賽頓那兒時,曈珧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現在,看到狄伽有些喪氣的跑了出去,趕緊追上前。“狄伽!”

“休息一會兒吧。”看到狄伽這樣的情形,賽頓只能無奈的宣佈道,現在也只能等冰月和彬星迴來了。

“宇斯,別太擔心,有曈珧先生陪着狄伽,不會有事的。”莜裏放柔聲音,對着宇斯說道。

“希望如此。”宇斯並沒有因爲莜裏的話而感到放心,但還是側過頭,向她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

“狄伽!”追了好一段時間,曈珧總算順利趕上狄伽的腳步了。他伸手抓着狄伽的右腕,以免狄伽繼續跑。

“放開我!我說我要一個人靜一靜!”狄伽生氣地拼命掙扎,想要掙脫曈珧抓着她的手。可惜,身爲召喚師的狄伽又怎麼可能和天生習武的曈珧呢?

“你這樣跑走,我會擔心的!”一時情急,曈珧直接吼出心底話。曈珧愣住了,狄伽也呆掉了。“我…我是說,其…其他人會擔心你,這樣跑去似…似乎不太好。”曈珧尷尬地掩飾道。

“你…………討厭!”狄伽滿臉羞紅,直跺腳掩飾自己的羞意。曈珧見狄伽這個樣子,不知道該留下來,還是先避開比較好。兩人就這樣僵持着。

“我……………………”‘我’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曈珧最終還是沒將自己想說的話,完完整整的表達出來。

狄伽看着曈珧,輕聲出言道,“你…有沒有什麼話要和我說?”

曈珧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開口,“我喜歡你。”他這一告白,讓狄伽頓時紅了張臉,不知所措的低頭絞玩着手指,但是,從她紫色的眸子中不難看出她的幸喜。

“狄伽?”見到狄伽如此羞澀的模樣,就算他再怎麼呆,也不可能不知道,其實他們兩個是兩情相悅。曈珧伸手將狄伽擁入懷裏,動作十分輕柔,似乎怕嚇壞了她。

“快……快回去啦,再不回去的話,頓、宇斯他們會擔心的。”狄伽臉紅紅的推開曈珧,小聲說道。曈珧笑了,“走吧。”他牽着狄伽的手,往回走。

“看來,我們早就應該和狄伽吵架了。”賽頓若有所思的對着宇斯說道。宇斯看着手牽手,一起回來的曈珧和狄伽,泛起一抹淡笑,微微頷首,同意賽頓的看法。

“你們笑什麼!”狄伽不悅地瞪着眼前的兩個男子,說道。“小心我告訴芷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