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們都是楊小筍的同學,是在大學中關係不錯的好朋友。要不然今晚也不可能跟他們一起出來喝酒不是?

2020-11-08By 0 Comments

楊小筍為的就是人多點,將氣氛烘托出來,好讓宋清萱和郭果能儘早的適應這種魔都大學氛圍。但這並不是說他們這些人心中就會高興,他們都是喜歡楊小筍的,聽到宋清萱你這樣說話,他們不鬱悶誰鬱悶?

彷彿意識到自己的話讓氣氛有點不對,郭果不由吐了下舌頭,不再胡言亂語。

「你們幾個去那邊先坐吧,我過去打聲招呼。」楊小筍最終還是沒有就這樣一笑而過,既然遇到,她就不能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至於說到那邊的蘇沐會如何對待她的拜訪就是他的事,自己最起碼是要講禮數,做到位。

說完這話楊小筍就舉步走向包廂,留下來的是一群目瞪口呆的眾人。

熟悉楊小筍性格的他們知道她是高傲的女孩,是絕對不會貿然行事的,更不要說是面對這種男女之間的事。而現在倒好,她竟然主動走過去,要和對方打招呼。

楊小筍同學你沒事吧?

你確定腦袋沒有被門擠過?(未完待續。。) 整個楊家村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楊乾還是每天老神在在的躺在門口的躺椅上曬著太陽,楊力每天還是會上山採集藥草。

楊翠翠每天操持著家務,楊樂兒則是每天和夢玩在一起。而夜每天還是晚上偷偷地起來看著林天,然後在楊翠翠醒來之前,回到自己床上躺下。

暗月的事情就像是突然間在人們的記憶中消失了一般,沒有人再提起。

「吼吼。」「哈哈。」

兩聲得意的大吼傳來,楊晨等人順著聲音看去,只見楊磊和楊博兩人正在激流中迅速的穿梭,就像是身處激流中卻不受任何的阻力一般。

「我靠,他們兩個真變態,竟然能夠在激流中穿梭了。」

「就是,就是。」

宮先生,許你時光傾城 「我靠他,我們修鍊的不比他們懶啊,都是一起修鍊的,怎麼他們進步的這麼快?」

「聽說他們晚上都還會回來修鍊的。」這時一個聲音低沉的說道,眾人一看,卻是楊雄站在岸邊,面無表情的說道。

「什麼?我們怎麼不知道?」

「是啊,我怎麼也不知道?」

「我靠,他們真是太不夠兄弟了。」

「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楊晨一臉疑惑的問道。

這時,楊雄嘴角突然揚起一抹微笑,縱身跳下激流,竟然也像楊磊和楊博一樣,在激流中任意的穿梭起來。

「我靠,楊雄,你狠。」

所有的人一愣神之後,都紛紛對著楊雄的身影大罵起來。

楊磊楊博兩人雖然晚上修鍊沒有告訴眾人,不過卻也沒有像楊雄這樣學著裝-比啊。

真是太他娘的氣人了。

一時間氣憤,抓狂,無奈,笑罵的聲音響成一片。

不過楊雄卻像是沒有聽見一般,而且像是故意氣眾人一般,不時的在激流中擺上幾個造型。

「嘎嘎。」

楊磊指著一臉得意的楊雄狂笑起來「沒想到你這小子也學會裝-逼了,我們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楊雄洋洋自得的笑了笑,一聳肩說道「彼此,彼此。」

「老大呢?好久沒見他了。」楊博這時候突然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說道。

「是啊,我們好久沒有見過他了。」楊磊這時神色也黯淡了下來,沒有了剛才的得意洋洋。

「自從那天暗月過來之後,第二天就一直不見老大的人影了,聽說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是在幹什麼?」楊雄撇了撇嘴說道。

「難道?」楊磊張大嘴巴突然說道。

「修鍊?」楊博順著楊磊的話說道。

「我看是。」楊雄點了點頭「原本以為我們夠努力的了,沒想到我們在老大面前還是不值得一提啊。」

「就算是有再大的天賦,不努力修鍊又能怎麼樣呢?」楊博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了。

「呼。」只見在一片竹林中,升騰起一片霧氣,在寒冬中更顯得醒目。

「怎麼還是不行?」坐在一棵竹樹下面的猶如雪人一樣的人晃動了一下身上的冰霜,站了起來,聲音中充滿了困惑。

「阿天,不要著急,提升一個境界,並不是像是想象的那般容易的。」一個身穿小紅襖的妖嬈女人走了過來,輕柔的說道。

「翠翠,你當時從玄將突破到玄王的境界的時候,有什麼阻礙嗎?」林天忍不住問道。

楊翠翠凝眉想了想,最後只得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像沒有吧,當我到達了玄將巔峰的時候,順理成章的就突破到了玄王的境界了啊。」

林天一陣無語,難道楊翠翠修鍊的功法比自己的金鷹決還要好嗎?

不是,不是。隨即林天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為林天在楊翠翠的口中也了解過烈焰玄氣的功法法決,在他看來,烈焰玄氣雖然算是一個不錯的玄氣修鍊法決,但是照著自己的金鷹決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或則說,不是在一個層面上。

如果不是修鍊功法有錯誤,那麼到底錯在了哪裡呢?

難道是五行相生的修鍊體系不對?

不過林天隨即又搖了搖頭,因為林天明顯的感覺自己成功將水行靈氣引入體內之後,自己的真氣比以前要濃密了很多,這點林天感觸很深刻。

自從自己修鍊成功了驚浪決之後,將天地之間的水行靈氣引入自己的體內,不但將林天體內的一些老傷全部修補好了,而且還慢慢的滋潤著被金行真氣損壞的經脈。

要知道,金行真氣雖然號稱無堅不摧,攻擊第一,但是卻對於修鍊之人的經脈有著不小的損害。

當察覺自己運行驚浪決將天地間的水行靈氣引入體內可以修補自己損壞的經脈的時候,林天狂喜不已,更加堅定了自己修鍊水行玄氣的想法。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怎麼樣才能夠突破血翼,達到白翼的境界呢?

林天感覺有些頭痛,和楊翠翠說了一聲,自己漫無目的的走了出去。

楊翠翠則是一臉的擔心,不過卻沒有說什麼,只是臉上露出來一絲心疼,她知道,林天突然間這麼刻苦努力,一半是為了紫蘭,更有一半是為了自己。

楊翠翠不是一個貪心的人,她知道林天的心裡是在真心為她著想,那就知足了,絲絲的幸福湧入心底。

不覺得,楊翠翠突然笑了出來,臉上洋溢的幸福微笑,就算是太陽見了也不由得會黯淡一下。

此情未完待續 林天茫然不知所措的走著,不時碰上幾個凶獸,林天就會很不耐煩的抬手擊殺,就這樣慢慢的走著。

為什麼我不能夠突破血翼進入白翼的境界?

為什麼明明我的真氣已經填滿了整個經脈,已經不能夠再儲存下更多的真氣了,為什麼還不能突破?

為什麼我修鍊了水行玄氣,也不能夠讓自己有所突破?

林天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走著,就像是天地間只剩下了自己一般。

天與地,狂風怒吼。

可是這些已經不存在於林天的感官當中了,他只是在走著,每當有不長眼的凶獸想上來捕殺獵物的時候,都會被林天毫不留情的殺掉。 「轟。」

林天又是一拳轟過去,一個不長眼的爆熊被瞬間斬殺。

不過林天就像是沒有意識一般,轟出了的那一拳就像是出自自己的本能一般,根本沒有經過大腦的思考。

「這,這是怎麼回事?」在一個即為隱蔽的地方,傳出楊翠翠焦急的聲音。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楊乾面色沉重的遙望著林天的身影,慢慢的說道「他現在好像進入了一個狀態之中,不過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是好是壞。」

「不行,我一定要去將他喚醒。」楊翠翠聽聞楊乾如此說道,當真是心肝俱裂,大聲說道。

「不能去,他現在已經沒有了思考,只是憑藉自己的本能行事而已,他根本就不認識你,而且說不定林天會在這種情況下突破。」楊乾攔住想要衝出去的楊翠翠說道「他總是有這麼多神秘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不過他總是會帶給我們驚奇,我們要相信他。」

經過這麼久的相處,楊乾從內心裡相信,對於林天來說,沒有任何的事情是解決不了的,只是要看林天想不想要解決,如果一旦林天想要解決一件事情,就會如同入魔了一般,用盡自己的全力去解決,而且往往都能夠解決掉。

所以,楊乾看到林天現在的樣子后,感覺林天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大的機遇,只會對林天有好的影響,不會有壞的影響。

楊翠翠愣了愣,眼睛怔怔的看著如同沒有了思想一樣漫無目的行走的林天,流下幾滴淚水,點了點頭,不說話了。

不過兩隻眼睛卻是充滿幸福的看著林天的背影。

有這樣的男人做自己的丈夫,天底下還有比這個還幸福的事情嗎?

「天圓地方,萬物虛無」

一陣聲音突然在林天的腦海中閃現,讓林天感覺腦子一陣空明。

立在原處一動不動了,眼睛緊緊的閉上,就這樣不言不動的站著。

天空突然之間就下起了雪,雪花飄飄,將整個世界都裝裹成了一片銀白色。

片片雪花落在林天的身上,林天就像一個雕像一般不言不動。

很快,雪花就將林天整個包裹起來,只有鼻子處沒有包裹住,流出了一個通氣孔。

楊翠翠焦急的站在山頂上看著林天,想要下去,可是有有些不敢,害怕打破了林天的微妙境界。

不過楊翠翠雖然不敢去打擾林天,心中的擔心還是與日俱增。

「這都一天了,他不會被凍壞吧。」楊翠翠有些焦急的說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林天。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不會的,我感覺到林天的氣息還是很平穩,一點事情也不會有的。」楊乾急忙說道。

楊翠翠平靜了一會,又有些受不了了,在山頂上不安的踱著步子。

「不行,我不管了,就算是阿天真的就在突破的關卡,我也不能讓他受到危險,我要下去將他喚醒。」楊翠翠嬌喝一聲,就要縱身下去,將林天喚醒。

楊乾一臉無奈,伸手將楊翠翠攔了下來。

「你放心,他真的沒事的。」楊乾溫聲說道,言語中充滿了自信。

「爺爺,我真的好害怕。」楊翠翠低泣著說道「我害怕再失去親人,我真的好害怕。」

「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有事情的。」楊乾將楊翠翠摟在懷裡,低沉著聲音說道,不過眼光卻是冷冷的向著東方看去。

「暗月,終有一天,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楊乾心中怒吼道。

林天感覺自己猶如進入一個曼妙無比的世界里,他感覺自己竟然能夠將自己的全身經脈都看得清清楚楚了,每一條經脈,經脈中的狀況,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林天深深地陷入了這種美妙的境界中,不能自拔。

水行玄氣?

狼小姐請入席 可不可以用金鷹決來吸收天地之間的水行靈氣?

天圓地方,萬物皆虛無

既然天地之間的萬物都是虛無的,我為何不可以用金鷹決來運轉方式來吸收天地間的水行靈氣呢?

林天想到這裡,感覺突然豁然開朗。

金鷹決,說到底,就是一個將修鍊真氣和吸收天地五行靈氣的方法結合在了一起的法決。

最主要的當然還是修鍊真氣,而吸收天地之間的五行靈氣就像是一個高級附屬物品一樣。

那麼既然運用金鷹決吸收天地間的金行靈氣,那麼為何不可吸收天地間的水行靈氣?

也就是說,將金鷹決分離開了。

修鍊真氣的部分,只是用來修鍊真氣,而吸收天地靈氣的方法,也可以運用到別的靈氣上面。

林天按照自己的想法,慢慢的做著實驗。

林天雖然膽大,但是還沒有到達那種不顧生死的地步。

他知道,一旦自己出錯,自己將會陷入絕地,誰也不能夠幫助自己了。

才開始小心翼翼的運行自己的真氣,將真氣在自己的體內運行了一個大周天,將自己的身體狀態調整到最佳狀態。

這才開始慢慢的運用自己的真氣按照之前吸收金行靈氣的方法來吸收天地間的水行靈氣。

「呼。」

林天感覺自己的身體猶如將要爆裂開來一樣,立馬停下來。

長吸了一口氣,再次的開始吸收體外的天地水行靈氣。

一次次的失敗,然後是重新的一次次的吸收。

慢慢的林天發現了一些不同,用金鷹決上吸收天地金行靈氣的方法來吸收水行靈氣,進入自己體內的水行靈氣竟然和之前自己吸收進行另一樣,竟然慢慢的進入了自己的經脈之中,化成了點點白色的真氣,和自己金黃色的金行真氣摻雜在了一起。

金黃色之中慢慢的多了一些白色的小點。

而那些白色的小點卻受到了金色真氣的排擠,那些金行真氣猶如對待敵人一般,攻擊者水行真氣,想要將它們同化,或者擠出自己的經脈。

林天痛得想要大喊大叫,可是卻驚慌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能言語,不能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

林天大駭之下,趕忙檢查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全身的經脈竟然都加入了這場驅逐戰之中。

讓林天根本沒有力氣來做任何的動作,就連說話都不能說了。

林天急忙停止了吸收體外水行靈氣的做法,全神貫注的指揮著自己體內的金行真氣驅逐剛進來的水行真氣。

不過讓林天感到更無奈的是,就算是林天多麼的努力,自己經脈中的金行真氣多麼的瘋狂驅逐。

除了讓林天感覺更加的痛苦之外,那些水行真氣就猶如一個滑不溜秋的泥鰍一般,總是會躲過金行真氣的圍追堵截。

經過一番的努力過後,林天發現這些水行真氣已經不會被排出自己的經脈了。

權先生,暗戀成癮 它們已經成了自己經脈中的一部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