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問道:「那個排名第三的血堂堂主是不是一個叫做赤姬的女人,位置在南域的血都那裏?」

2021-12-13By 0 Comments

劉隆點點頭,好奇道:「你們去過那裏?」

周雲天沒有具體回答,只是敷衍的說了幾句話,他不希望在這件事情上面浪費太多的時間,因為如果血堂真的就是赤焰酒樓的話,那麼他們現在一定比之前更強大了。

時間過得很快,他又繼續問了一些關於其他方面的事情,劉隆也都一一回答了。這個時候的伍林和余溪看上去反倒有些像是陪襯,不過他們本來也就是來陪周雲天的。

就在這時,一名身着和集市中大多數人都一樣服裝的人闖了進來。那個人一來便看到了劉隆,趕忙上前在後者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然後匆匆退下。

不難看出那個人是劉隆的手下,他剛剛應該是來傳達消息的,應該事情還不小!

「劉隆大哥,發生什麼事了?」,周雲天起身看向對方,劉隆自從剛剛聽到這個消息后一直在沉默,他不得不主動詢問。

劉隆沉聲道:「還記得我剛剛給你們提到的飛鳥會嗎,他們派人過來了,這群傢伙賊心不死,想要合併這一片集市!」

周雲天心中一喜,還說要去找他們,結果他們反倒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只不過當着對方的面他肯定不能將這種想法表露出來,畢竟明面上的面子還是要給的。而且他現在依舊是穿的余溪給他的那一套休閑女裝,所以劉隆也不可能猜到他現在在想些什麼。

一個那麼可愛的「女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伍林用眼角的餘光瞟了一眼周雲天,知道這傢伙又開始想壞事了,索性閉上了眼睛,裝作閉目養神。那意思是說,後面有什麼事情不關他的事,他什麼也不知道!

周雲天假裝沒有看到,看着一臉焦頭爛額的劉隆,他「溫柔」的安慰道:「您不必緊張,我先出去看看,馬上就回來。」

劉隆趕忙勸阻道:「小姐,謝謝您理解我的心情。但是他們來的人不少,而且實力強大,不可輕舉妄動啊!」

周雲天目光微閃,他已經想好該如何解決問題了,轉身向外走去。

劉隆見伍林沒有勸阻的意思,余溪也是一臉平淡的模樣,心中不禁多了一分好奇,難不成那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還有別的手段?

周雲天推開大門,外面的陽光從門口斜照了進來,照在他的身上,把後方跟來的劉隆看呆了。不得不說,在二次進化之後,他在身體上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的完美。

要是撇開其他的不管,他現在更像是一件巧奪天工的藝術品,而整個世界都是他的後台背景。

「看來情況不太妙呢!」

周雲天看着不遠處喃喃道,集市中一片混亂,與這裏的秩序形成了顯明的對比。而在那一片混亂當中,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有幾道身影時不時的突然出現,隨後又消失。

劉隆上前解釋說道,那是飛鳥會的獨有戰技,名為雀閃。

「這種秘技一開始還需要一些科技手段的輔助,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可以非常熟練的掌握了,這就是有資源的好處。」劉隆有些羨慕的說道。

周雲天微不可察的點點頭,現在雖然在自己釋放的光明神域作用下,赤峰星進化者迎來了第一次進化大爆炸,但是這種非自然的進化帶了的問題一樣很多,像這種進化不徹底就是其中一種。

什麼叫進化不徹底呢?任何進化者都會擁有自己的特性,當他進化到某一個境界后自然會領悟相對應的戰技。但是有一些進化者由於進化不徹底,導致他們無法發正常領悟戰技,這就需要科技手段的輔助。

很顯然,這個飛鳥會的主體成員就是屬於這種進化者。

走出門外,首先向著周雲天走來的是一名看上去很瘦弱的男子,手持兩把鐵鎚,看上去十分不協調。

雖然一同走出來的還有伍林和劉隆,但是那名男子的目光完全被周雲天一個人吸引了,甚至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的兩人。

「這個小妞不錯啊,之前怎麼沒看到?」,那名男子舔了舔嘴,二話不說直接衝上前來,伸手朝着周雲天抓去。

周雲天為面前之人感到可悲,剛欲抬手將其擊殺,劉隆突然從天而降落到了兩人之間。他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了一大根石柱子,猛的一下砸入了地面,阻擋了男子的前進。

男子見狀勃然大怒,大喝道:「放肆!你是什麼人,竟敢攔我?」

劉隆冷笑道:「你們飛鳥會三番五次擅闖我的管轄地,還好意思在這裏大言不慚的質問我,真是死不要臉!」

男子氣得說不出話來,怒極反笑的笑了起來,一邊施展出了自己的全部實力。他收回了先前伸出的手,轉而放出了那兩柄駭人的大鎚砸了過來。

劉隆提醒周雲天小心,自己則拔出地上的石柱對衝上去,要和他比力氣,他可是誰都不怕!他身上的那一塊塊高高隆起的肌肉就是他信心最大的來源。

周雲天對此毫不意外,但是他今天來可不是看戲的,為了關羽協會的發揚光大,他必須要做些什麼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可不能讓他們再繼續打下去了……」

只見他一個閃身竄到了兩人中間,他出現得太過於突然以至於根本沒有人反應過來。這就是絕對速度的力量,以無限接近於光速的移動來維持自身穩定,來自神級的力量。

兩個大漢從兩旁互相撞來,周雲天如今嬌小的身軀看上去是那麼的單薄,石柱和大鎚就像是兩張大餅,狠狠的夾了過去。

劉隆在最後時刻看見了周雲天,但是這個時候已經很晚了,甚至於他此刻的動作比他腦子轉得還要更快一些。

避不開了!

那名瘦弱男子的反應明顯更快,但是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這個時候,他們都打心底的認為周雲天已經死定了,而且絕對會死得無比凄慘。

只可惜,現實並不是誰覺得就是真的,至少在劉隆這個層次是這樣。他們雙方都有着守望境初期的實力,但是他們面對的人,乃是這一場進化大爆炸的罪魁禍首,周雲天!

周雲天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只是非常簡單的抬起雙手,雙手側平舉。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再也不能更普通的動作,卻在下一秒讓兩人雙雙停在了原地。

說是停下,不如說是動不了了,就算他們再怎麼用力都無法再前進一分。劉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身體仍然保持着向前沖的姿勢,但是他抱着的石柱已經在無聲中粉碎了。

這是周雲天沒有發力的結果,而另外一邊的那個男子就不一樣了。

那人之前就對他不懷好意,不管他出於何種目的都要狠狠的教訓一下這個人。只見他一把抓住男子衣領,將其懸在空中,隨後又用力的砸下,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個人形的大坑。

男子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摔給弄懵了,摔了個七葷八素,眼冒金星,狀態差到不行。很明顯,他已經放棄思考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他是在理解不了眼前的這一幕,原本的羔羊怎麼突然就變成兇狠的野狼了,這不可能!

劉隆也好不了哪裏去,周雲天雖然沒有用力,但是前者原本向前的沖勢被硬生生的擋下,受到的反衝力也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

一口逆血噴出,他目露震驚的看向周雲天,「她的實力恐怕真的不在星使之下了,居然如此風輕雲淡的便接下了我們兩人的全力一擊,恐怖如斯!」

當然,他這些話只能在心裏說說,鬼知道那些星使現在在哪,這邊動靜那麼大,恐怕一會兒就有其他人來了。

周雲天目不斜視,徐徐收回雙手,他道:「這裏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裏,你們擅自入侵和平集市區,是時候該結束了。」,他的話不禁是在對男子說,更是對着所有飛鳥會的來者說。

這個時候,集市中所有的打鬥都安靜了下來,默默的看向了這邊。他們的耳畔全部都迴響着周雲天的話語,有心人可以發現,在上空的光明神域不知何時閃爍了一下。

劉隆擦了擦嘴角的瘀血,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被後來的伍林和余溪一同攙扶住。伍林嘆了口氣,估計又要進行心理輔導才行了。

周雲天冷笑,「你們藏起來的那幾個傢伙還在等些什麼,難不成要我把他殺了才肯出來?」

他一手抓起身後的男子,後者不斷的向他求饒,戰力懸殊太大了,根本不可戰勝。男子唯一的靠山就是那幾名隱藏在暗處的強者了。

眾人面面相覷,難不成在這裏的還有其他人?要真是這樣的話恐怕就麻煩了!

其中最緊張的莫過於劉隆,他是這裏的負責人,現在光是這幾個可見的人都已經很難應付了,要是還有影藏的人………

周雲天看向了劉隆,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他有十足的把握應對任何突發情況。 第3123章

「七爺。」

「我在。」

「我好想媽媽。」慕安安哽咽。

即便真相已經擺放在面前,慕安安並非是慕青的女兒。

可是她在成為慕青女兒,慕國良外孫的那些年裡,他們盡心儘力照顧,百般呵護與疼愛。

即便到了生死關頭,寧願犧牲自己生命,也要保全下慕安安。

這份恩情如山重,是親生母親都比不了的。

「我其實好希望,好希望……」慕安安難過是說著,「真的好希望,媽媽和外公,能夠看到我的訂婚宴,能夠看到我的結婚。」

能夠看到,我嫁給我最愛的男人,

被如珍似寶一般珍惜。

真的很想讓媽媽看到,她被一個男人養的一身驕傲。

有一個男人,讓她自覺矜貴。

「寶貝,你的媽媽一直都在看著你。」宗政御安慰著慕安安,「人死去的永遠只是肉體,當你愛你的媽媽,惦記你的媽媽的時候,她一直在。」

他輕輕將慕安安從懷裡拉起來,擦掉她臉上的淚水。

「記得,幾年前我陪你看過的一場電影,裡面有這麼一句話。」

「什麼?」

「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心跳停止,呼吸消逝,在生物上宣告死亡。」宗政御一邊說著,一邊給慕安安整理頭髮,「第二次死亡是親朋出席葬禮,宣告死亡。」

「而第三次,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人的以往,才是真正的死亡,才是真正從此整個宇宙再無這個人。」

「所以,只要你還記得你的母親和外公,他們就一直在,在宇宙的某個角落,在無法用科學證明的角落裡,他們在看著你。」

「看著你成長,看著你幸福,看著你成為他們驕傲的樣子,想要的樣子。」

「明白嗎?」

慕安安很乖的點頭,將宗政御這些話全都聽了進去。

她是真的很認真的聽進去了。

同時也覺得這樣跟她講道理的宗政御特別的溫柔,讓她特別的愛。

他總能用溫柔治癒她。

只要想到這輩子,所有的難過,不甘,不平,他都會如人生導師一樣,先哄她,然後跟她講道理,治癒她。

慕安安就覺得此生無憾。

她伸手,「要抱抱。」

話剛說完,七爺直接伸手把人放到腿上。

這動作很突然,慕安安急忙看著餐廳四周,她壓低聲音,「你幹嘛,我們還在外面啊。」

「我抱我老婆,犯法了?」七爺倒是理直氣壯的挑眉。

慕安安被他那句『老婆』羞臊的不行,直接躲到他懷裡去了,「亂講話。」

她聲音小小的,跟蚊子一樣。

卻讓七爺心情大好,吻了吻小耳垂,「你害羞了。」

「小新娘。」

「沒有。」慕安安口是心非。

七爺笑,把人抱緊,就不逗她了。

怕小祖宗炸毛,還要哄。

雖然是自己的祖宗,他是很樂意哄的,但絕對不想在訂婚前夕還要讓祖宗不開心。 張芳沒察覺到她的臉色,只是盯着蘇南卿看着,她想讓蘇南卿知道,在這個家裏到底誰才是最優秀的。

更想要讓蘇老先生的女兒,比那個背叛了老先生的女兒強,所以處處說話挑刺,壓制,此時有了大好的顯擺機會,更是開了口:「大小姐,是邀請函吧?我就說,你加入黑客聯盟肯定沒問題的……」

她沒發現,伴隨着這句話,蘇慕安的臉色愈發難看了。

她垂著頭,盯着手機上的郵件。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