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心念一起地問:「小陸,你對這個快速康復怎麼看?」

2022-06-23By 0 Comments

陸成是沒想過閔宏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其實剛剛閔宏和常威隆朱歷宏他們的對話他都聽到了,所以他便抬頭看向了林輝,好像是在詢問他到底該怎麼說似的。

林輝便道:「你知道什麼就說什麼吧。」

心裏想的是,陸成能說出個什麼所以然來,這一部分就是陸成的短板,再怎麼也不至於就越過了自己和常威隆朱歷宏三個人說動了閔宏教授要在科室里硬著搞快速康復吧?

閔宏沒好氣地道:「你別看別人,你就說你自己的。別人的臉上又沒寫這個問題的答案,你是怎麼想的就怎麼說唄。」

聽到這話,陳果兒和鄧志等人便好奇起來。

陸成的操作非常強,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事情,但是陸成唯一的短板可能就是基礎的理論稍微差了點了,現在閔宏這個基本上找不到答案的問題,陸成能說出個什麼鬼來呢?

陸成於是便說:「師父,快速康復我也只有一點點的了解,就根據目前的研究進程和發表的那些文獻來看。大部分人的病人之所以可以快速康復是因為他們沒有軟組織的損傷。」

「比如說肩峰撞擊綜合征,肩關節的清理術,膝關節前交叉韌帶或者是后交叉韌帶重建術后,而並不伴隨着半月板的縫合與肩袖的縫合。」

只是聽到這裏的時候,林輝的眉毛當時就是一挑。

與之相對的則是閔宏所有所思的目光,眸子裏泛著光芒!

明顯就是十分感興趣的樣子啊。

卧靠!

而常威隆和朱歷宏頓時心裏就是慌得一匹。

這小陸要幹嘛?他不會是要說服閔宏在科室里搞快速康復吧?要知道,閔宏的膽子一向就是最大的,只要有足夠的理論來支持,而且在理論中,得到驗證的話,他就敢拿出來做的!

常威隆整理了一下嗓子,想要打斷。

閔宏卻道:「威隆,身體不舒服嗎?不舒服就請假休息幾天,正好要周末了。」

接着轉頭看向陸成。

「你繼續說。」

陸成道:「我們的關節在活動的過程中,會發生關節的聯動,聯動的時候,關節兩端的骨組織會發生滑動。在這個滑動的過程中,其實產生壓力最大的就是半月板和承重面,我們的韌帶,在運動的過程中,只是起著保護性地作用,而不會直接承重……」

朱歷宏頓時從身後拉了拉林輝。

眼皮閃動。

好像在問。

啥情況?你給陸成那孩子教啥了?他今天有點不對勁啊。

林輝則是翻了翻白眼,一臉的無辜臉。

意思就是,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沒搞明白。

今天凌晨開始正常更新。

7017k 得知兵馬司的人來找裘良,賈母直接做主讓人進來回話,裘良也不敢言語。

賈母問他道:「你說的那些責罰太輕了,他們不是來參加科考嗎,那就除了他們的功名,讓他們一輩子只能做下等人,能做到嗎?」

裘良為難道:「老太君,你有所不知,我們五城兵馬司名義雖是管治整個京城治安,但我們根本沒有實權,只能做些巡視治安、疏理街渠、檢查火禁這樣的事,還得受到五城察院御史的督查,實在沒有權力剝奪那些學子的舉人功名,此事還請老太君另想辦法。」

賈母這才知曉,裘良這個指揮使原來是個上不得枱面的雜魚兒。

這時,來尋裘良的兵馬司之人被帶了進來,看見裘良便道:「裘大人,出事了。」

但見屋內有許多人在場,那差吏只說出事了,便止聲看着裘良,也不說何事。

裘良道:「沒眼力見兒的東西,榮國府老太君面前你也敢遮遮掩掩的,有什麼就趕快說。」

那差吏忙道:「上午抓的那幾個學子中有一個是首輔何大人看重的人,何府的管家拿了何大人的手書來要人,總指揮使大人已經把人交出去了,讓裘大人您趕快回兵馬司議事。」

陳潁聽到堂內想起好幾聲倒吸涼氣的聲音,不由心裏好笑,等著看賈家眾人的反應。

裘良忙向賈母致歉:「老太君,上官相召,晚輩不得不立馬趕去,失陪了。」

等裘良走後,賈母問賈政道:「剛才他說的是首輔?」

賈政回道:「的確說的是首輔何大人。老太太,既然對方是首輔看重的人,璉兒也無大礙,不若此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好為此得罪當朝首輔。」

賈母還未同意,賈赦便啐罵道:「好你個賈存周,虧得璉兒平日對你敬重有加,如今只是一個被首輔看中的窮酸書生,還不是首輔呢,你就要忍氣吞聲,讓璉兒白白被打了不成!」

陳潁心道:雖然賈赦對賈璉動輒打罵,但至少還是有些父子情意的,不像賈政對賈寶玉和賈環。

賈母道:「你先安靜些,吵得我頭都暈了。」

賈母發話了,賈赦只得閉嘴坐下。賈母道:「的確不能就這樣放過打傷璉兒的人,但也不好因此就得罪了首輔,你們可有什麼兩全的法子沒有。」

陳潁出聲道:「老太太何須着急,你們不想得罪首輔,那何大人自然也不願意與賈府交惡,最遲明日必是會派人來送上賠禮,表示歉意的。」

賈赦道:「潁哥兒你不懂別亂說,不過區區一個舉子罷了,堂堂首輔豈會為他向我們道歉。」

陳潁笑道:「既然何首輔讓人拿着他的手書去兵馬司撈人,那就說明這個人對他有用處,他要保下這人,又不願與賈家交惡,自然就會派人那個學子登門賠罪。」

賈母道:「潁哥兒說的有理,那依你之見,我們該怎麼做?」

陳潁道:「雖說對方身後是當朝首輔,但畢竟是璉二哥躺在床上昏迷,靜心等著對方上門便可,到時候雙方互相給個台階揭過此事就是了。」

說完陳潁起身道:「老太太,既然已經沒事了,我便帶玉兒回去了,明日我還要入宮拜見皇上,得好生準備,以免失了禮數。」

眾人聽了陳潁之言心下一驚,賈母暗道:之前已經很高看他了,沒想到還是低估了,才入京不過兩三日,就能被皇帝召見,不可小覷。

賈母道:「既是皇恩,自當好好準備,我就不留你了,你自去罷。」

陳潁便作辭離開,叫了個丫頭帶路去找黛玉。

陳潁到時黛玉她們也正在談論賈璉的事,見陳潁來了,忙起身相迎。

「哥哥,你沒事罷?」黛玉擔心道。剛才她聽探春她們說賈璉被打的事情和陳潁有關,擔心賈母等人為難陳潁。

陳潁笑道:「我沒事,就是老太太有些拿不準主意,叫我過來一起商量,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了。」

黛玉這才放心。

陳潁見除了三春在場外,還有一個小不點兒正纏在黛玉身邊,便問道:「玉兒,你不給我介紹下這位小朋友?」

黛玉笑道:「這是鳳姐姐的女兒,大姐兒。」

陳潁彎腰湊上去仔細看了看,笑道:「原來是璉二哥的閨女啊,長得真可愛。」

巧姐兒歪頭盯着陳潁看了一會兒,伸手到陳潁面前,掌心上有顆蜜餞,說道:「哥哥,次糖。」

巧姐兒如今才五歲左右,正是換牙的時候,陳潁見她少了兩顆門牙,說話時用舌頭抵著漏風出,「吃」也就變成了「次」,因而想起了陳沁小時候,不由會心一笑。

探春糾正他道:「這個不是哥哥,該叫叔叔。」

大姐兒不理她,又叫了聲:「哥哥,次糖!」

陳潁從她手心拿起那顆蜜餞,在喬姐兒眼前晃了晃,笑着問道:「你為什麼要請我吃糖啊。」

巧姐兒奶聲奶氣道:「哥哥好看,次糖。」

原來這小不點兒還是個顏控。

逗得眾人齊笑,探春捏著巧姐兒的臉哼道:「怪不得林姐姐一來你就纏着他問,都不要我們抱了。」

巧姐兒從小荷包里又摸出一顆蜜餞遞向探春,眨着眼睛無辜道:「山姑姑,你也次。」

「這還差不多,算姑姑我沒白疼你。」探春鬆開巧姐兒的臉,去接蜜餞。

巧姐兒忙收回了手,躲到黛玉懷裏。

「林姑姑最好看,林姑姑次。」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氣得探春俏臉通紅,直說「小沒良心的」。

陳潁拉起黛玉的手問巧姐兒道:「我和你林姑姑是一起的,你怎麼叫她姑姑,叫我哥哥呢?」

巧姐兒眼珠轉了轉,拉着黛玉叫道:「姐姐,次糖!」

又叫陳潁:「漂亮哥哥也次。」

陳潁笑着摸了摸她的頭道:「真是個小機靈鬼兒。」

說完陳潁把蜜餞含到嘴裏,說了聲「真甜」。

巧姐兒又讓黛玉也吃,自己也摸出一顆含在嘴裏,咧嘴笑道:「真甜!」

探春酸酸地道:「你們看他們三個站在一處,是不是極像是一家子的!」

迎春和惜春都笑着說像。

黛玉羞紅了臉,向探春啐道:「就你最壞,等你也定下親事了,看我饒不饒你!」

鬧了一陣,眾人又說起賈璉之事,然後話題又轉到薛蟠之前惹得事以及來京里之後犯的錯。

探春嘆氣道:「可憐寶姐姐有這樣一個不省事的哥哥,也不知耗費了多少心神。」

陳潁進來時就奇怪,怎麼薛寶釵不在。賈家鬧這麼大動靜,按理說薛姨媽和薛寶釵作為親戚該要來看望一下的。

只是他可不會傻到當着黛玉的面主動去問薛寶釵,這會兒探春提起,正好相問。

「你不說我都沒發覺,今日這麼大的事,怎麼不見薛太太和薛姑娘?」

探春道:「寶姐姐和姨媽去王家看望舅老爺了。本來風姐姐今日也要去的,偏璉二哥出了事,這才又耽擱了。」

「原來是這樣,不想風姐姐兩次沒去成都和我有關係,倒是巧了。」陳潁笑道。

又聊了幾句,陳潁帶着黛玉告辭。臨走前解下身上的玉佩,說道:

「來的匆忙也沒準備禮物,這個送給你頑,等過幾天我再帶好頑的玩具來看你。」

「真的嗎?過幾天是哪天?」巧姐兒望着陳潁,好看的眼睛忽閃著。

陳潁笑問道:「你會數數嗎?」

「會呀,我數的可好了,娘都誇我厲害呢。」巧姐兒驕傲地說道,說着還扳着手指頭數了起來,「你看,一、二、山,四、五,六、七、八、九、十。我都會數呢。」

陳潁摸着她的頭誇道:「真厲害!那你每天數一個數,在你從一數到七之前,我和你林姑姑一定帶着玩具來看你。」

「那我們拉勾,騙人的是小狗。」巧姐兒舉着手伸出小拇指,要和陳潁拉勾。

「好,我們拉勾為定。」陳潁笑着伸出小拇指與巧姐兒拉勾。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探春笑道:「你這小傢伙知道一百是多少嗎?」

巧姐兒沖探春做了個鬼臉,哼道:「娘教過我的,一百就是十個十。」

說着巧姐兒還張開十指向探春晃了晃,小模樣可愛極了。

和陳潁拉勾之後,巧姐兒又去找黛玉拉勾。黛玉學着陳潁剛才那樣也和巧姐兒拉了勾。

「林姑姑,拉了勾就必須做到哦,不然會變成小狗的。」巧姐兒皺了皺鼻子叮囑道。

黛玉溫柔笑道:「知道了,我們一定在你數到七之前來看你。」

離開賈府後,在回去的馬車上,黛玉問道:

「哥哥,剛才那個『拉勾上吊』是什麼意思啊?」

陳潁解釋道:「這是民間的一種習俗,很受小孩子喜歡。約定好某件事情時就好拉勾定下誓言。」

說着陳潁拉過黛玉的手演示道:「拉勾就是兩個人小拇指勾在一起,表示雙方達成約定。

『上吊』有兩種說法:一是指把銅錢串成一弔,就不會散掉。另外也念作『上調』,音調的調,表示兩個人的大拇指像蓋章一樣印在一起,都是寓意事情約定好了就不改了的意思。」

黛玉看着自己和陳潁勾在一起的手,又看了看一旁四個丫鬟臉上那怪異的祥和笑容(姨母笑),忙紅著臉收回了手,轉頭佯裝看外面的風景。

至於賈家,在陳潁給出主意后,氣氛已沒有陳潁才去時那般凝重了。

待到晚間賈璉醒轉過來,賈母又忙讓人拿了名帖去請太醫來給賈璉複診,確認賈璉身體無礙后,便放下心來。

第二日一早,果然如陳潁所言,何府的管家帶着賀姓學子登門賠禮,雙方各自給了台階,達成和解。

至於除賀姓學子以外參與鬥毆的人,賈家會如何處置,自不必多說。然而,不等他話說完。

楚彪正想着該怎麼轉移話題,以免給楊姓男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時候。

那個蹙眉沉思許久的楊姓男人,這才扭過頭,看着何艷芬:「你剛剛說他是在哪個學校讀書?」。

「浦州………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四百七十五章楚笑笑的難以置信徐雅到了這裏也才知道,這時候是有棉花的,但價格並不便宜。

但那匹布做被褥和給嚴嬸做衣裳是盡夠了的,剩下的她們還可以將以前鋪主留下的被子拆洗了,做成褥子,鋪在房間的炕上。

這房間是盤的炕。

其他零碎的東西除了鹽以外,徐雅倒是為此花費的不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