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清了清嗓子,對魯劍等人說道:「本王這次來天罡劍派是有要事相商的,本來需要對龍掌門親自說,既然龍掌門不方面,那給諸位說也是一樣,希望諸位不要讓小王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2021-01-28By 0 Comments

「哪裡,哪裡,只要小王爺說出來,天罡劍派上下畢竟竭盡全力滿足王爺的要求。」長老孟沖諂媚地說道,簡直就是一副天生的奴才臉


魯劍眉頭一皺,什麼時候輪到這個混蛋說話了?

「哈哈,有長老這句話本王就放心了,是這樣的,最近楚國和秦國邊境形勢緊張,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秦國強大眾人也是了解的,為了楚國的江山社稷考慮,所以陛下特意安排本王來天罡劍派借一件神兵來禦敵!」小王爺楚狂風說道。

「沒有問題,不過就是一件神兵而已,天罡劍派必定滿足王爺的要求。」孟沖大包大攬地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才是天罡劍派的掌門人。

魯劍眉頭一皺,大楚皇室富可敵國,什麼樣的神兵沒有?居然需要跑到天罡劍派來借神兵。

這個混蛋不會是想借天罡劍吧?天罡劍可是天罡劍派的象徵!

「不知道小王爺想要借那件神兵?」魯劍問道。

他已經打定主意了,要是對方想借天罡劍,他就推到龍天罡身上,說龍天罡帶著神兵雲遊四方去了。

「哈哈,魯門主放心,小王不是不知輕重之人,自然不會借天罡劍。」楚狂風哈哈一笑,魯劍心裡鬆了一口氣。

「小王想借的是一座塔而已,鎮妖塔!」楚狂風笑眯眯地說道。

孟沖一頭霧水,不少長老也莫名其妙,鎮妖塔?天罡劍派有這件東西嗎?幹嘛用的?

「不行,絕對不行!」魯劍斬釘截鐵地開頭說道,就算是楚狂風借天罡劍他都不會如此憤怒,但是借鎮妖塔絕對不行。

別人不知道鎮妖塔的深淺,身為副門主的魯劍可是很清楚,鎮妖塔是鎮壓修羅第十子的主要工具,一旦被借走,修羅第十子衝出封印怎麼辦?

況且魯劍用屁股想也知道,楚狂風所謂的『借』肯定是有借無還的,到時候他魯劍還能到帝國岳陽城皇宮去討要不成?

「鎮妖塔關係到大楚帝國億萬百姓,關係到大楚帝國的國運,還望魯門主以大局為重!」孟不凡陰測測地說道,知道的明白他是劍派的長老,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孟不凡是皇室的長老呢。

「孟長老,別人不知道鎮妖塔的深淺,你身為執法長老也不知道嗎?」魯劍厲聲質問:「鎮妖塔一旦被借走,魔窟之中被封印的魔頭衝出封印怎麼辦?到時候不但我天罡劍派是一片血雨腥風,就算是整個大楚帝國都會永無寧日!」

「魯門主危言聳聽了吧,魔頭被封印近乎二十年,實力早就大不如從前了吧?我們這麼多人說不定可以將其徹底擊殺!」孟不凡陰測測地說道。

「誰告訴你魔頭的實力大不如從前的?二十年的時間對人類武者來說都是一瞬間的事情,更別說對魔頭一族了,現在的他正處於當打之年,巔峰時期,我看魔頭的實力不但沒有退步,反而會進一步大增!」

魯劍那個恨啊,孟不凡這個混蛋肯定知道魔頭的實力越發的強盛,也必然知道鎮妖塔被借走的後果,但是他為了討好楚國皇室,不惜將整個天罡劍派的安危拋之於腦後,如此之人成為了執法長老,成為了劍派的三駕馬車,簡直是天罡劍派的悲哀啊!

「這樣吧,若是魔頭真的衝出封印,小王調集皇室的供奉出手屠魔,魯門主你看如何?」楚狂風貌似真誠的說道。

我看個屁……魯門主心中暗罵,等到皇室的供奉調來,天罡劍派早就雞犬不留了,你就算把魔頭大卸八塊又能如何?天罡劍派的基業還是要毀了啊!

況且魔頭之所以被稱作魔頭,必然有其強橫的地方,真以為是捏扁捏圓的橡皮泥啊?

「皇室之中卧虎藏龍,我大楚帝國也是兵強馬壯,想必兩軍戰場,不一定非要用鎮妖塔吧?」魯劍冷靜了一下,淡淡地說道。


「軍國大事,無從奉告!」楚狂風冷冷地回答,「借調鎮妖塔是我皇陛下的意思,關係到帝國命運和億萬百姓安危,還望魯門主以百姓生死為重!」

「敢問小王爺,天罡劍派弟子算不算帝國百姓?」魯劍義正言辭地問道。

「當然算!」小王爺楚狂風回答。

「那再問小王爺,天罡山周圍的數十萬百姓算不算帝國百姓?」魯劍繼續義正言辭地問道。

「自然也是!」小王爺楚狂風回答。

「既然天罡劍派弟子和周圍的數十萬百姓都是帝國百姓,那魯劍還望小王爺以百姓生死為重,切莫因為借走鎮妖塔而放出魔頭,使天罡劍派周圍的數十萬百姓生靈塗炭!」魯劍義正言辭地說道。

「你……」楚狂風語塞,居然被魯劍駁斥的啞口無言。

「魯門主此言差矣!」吃裡扒外的孟不凡張開微閉的眼睛:「天罡劍派周圍只有幾十萬百姓,但是大楚帝國可有億萬百姓呢,自然是應該以大局為重!」

「孟長老此言差矣,大楚帝國也好,大秦帝國也罷,說到底兩國都是人類一族,就算是一時勝負,也斷然不會出現屠城以及殺戮無辜這種慘劇,但是天罡劍派封印的魔頭可不是我們人類,那可是血腥的魔,到時候一旦衝出封印,天罡山周圍可就是血雨腥風、雞犬不留的後果!」魯劍駁斥道。

「看來魯門主是不將皇室和陛下放在眼裡了。」楚狂風背後的老者睜開眼睛,上前一步走到魯劍面前。

「家師將劍派託付給弟子代為管理,自然要為劍派弟子和周圍百姓的安危負責,談不上不將陛下放在眼裡。」魯劍冷冷地回應。

「既然這樣,那老夫就討教一下魯門主的功法,見識一下傳說中天罡三劍是否名副其實!」一股森然的氣息在老者身上升騰,強大的氣息籠罩到整個大廳之中,就連不少長老都感到呼吸不暢!

好強大的氣勢,好強大的實力! 砍瓜切菜!

看著封此時的殺戮,人們不由想到這四個字。

他們眼睛瞪大著,嘴也不由長大,看著眼前發生的殺戮,似乎忘了自己的處境。

又一次將一個賞金四億五千萬的海賊擊殺后,封來到殘破宮殿的最高處,看著下方。

在這裡,以封非人的視力,能夠看清楚幾乎整個城市。

他種下的結界還在收縮,每時每刻不在消融著結界中的一切。

不管是花草樹木,還是房屋建築,亦或者是……人命。

所有的一切,都在結界的收縮中被消融,被狂暴無定的空間力量切割成肉眼不可見的碎屑。

結界邊,很多海賊在瘋狂嘗試破開結界,可他們的每一次嘗試都只會讓他們心中的絕望進一步加深。

因為這個結界,以他們的力量,根本破不開。

當然了,結界邊不僅有海賊,還有悲傷的平民們。

不過,誰會在意呢……

而此時宮殿之下,已經匯聚了更多的人,海賊和平民加起來,人數已經有兩三萬了。

畢竟人一旦遇上了可怕的災難,就都下意識的距離起來,或者朝著更多的人所在的地方聚集。

砰!!!

槍聲響起,是狙擊手,他們此時也弄清楚了情況,憤怒的向封開槍。

然而,先不說仙人化的封在感知上有多變態,就憑封現在掌握的見聞色霸氣,這些狙擊手想要擊中他,都是不可能的。

「想要打破那個結界,只能擊殺維持結界的羽生封才行,大家一起上!」下方有人大喊,頓時就有十多個海賊跳起沖向封。

「無聊。」封嘴角一勾,雙手成印。

仙法·火遁·豪火滅失!

轟!!!

鋪天蓋地的火焰從封的口中出現,轉瞬之間,天地之間似乎只剩下一片火海。

這火海何等龐大,簡直要將下方的所有一切都吞沒。

那些沖向封的海賊面色已經徹底變了,他們毫不猶豫的催動自己的武裝色霸氣,內心祈求著霸氣能夠讓他們擋住這火海。

火海之中,恐怖的溫度讓這裡變成生命禁區,那些沖入火海的海賊,有幾個幾乎瞬間就被大火蒸發。

而少有的幾個海賊好不容易衝出了火海,也被封那已經出神入化的苦無擊殺。

但火焰熄滅,封入眼已是一片狼藉,入耳滿是慘叫。

這裡聚集的數萬人,少數有上完被這火海燒傷或……燒死。

嗤!

劍刃劃破空氣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封手中的苦無揮出。


叮!!!

幾人碰撞,火花飛濺。

「羽生封,你竟然連無辜的平民都殺!之前看你殺死天龍人,還說你一聲豪傑,現在看來,你就是一個屠夫!」

比斯塔憤怒的開口,雖然作為海賊,他見識或很多無辜者被強者殺死,但像羽生封這樣一次擊殺上萬無辜者的,他還是壓制不住心裡的憤怒。

「聒噪。」也不管對方知不知道這兩個字什麼意思,封一腳踏出,比斯塔的身體已經倒飛出去。

轟!!!

巨大的象鼻轟擊而下,將封剛才站立的城堡直接轟擊個粉碎。

是傑克,他在那結界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心裡已經發慌。

此時傑克已經不打算隱藏實力什麼的了,他現在只想將羽生封這個傢伙擊殺,讓那結界停下來!

可惜,他和封的實力相差太大了,別說是擊殺封,他連封的衣角都觸碰不到。

夏洛克·佩羅斯佩羅也在尋找出手的機會,他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在生命威脅的壓力下,這裡除了封的幾乎所有人都聯合了起來。

然而……

看著天空中,背後一雙美麗翅膀的封,夏洛特·佩羅斯佩羅腦袋似乎當機。

不僅是他,幾乎所有想著擊敗封從而逃離結界的海賊,看著此時離他們幾十米高天空上的封,都心生絕望。

這個傢伙,竟然會飛!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

對了,樹!

一定是那棵樹!

羽生封這種打破常識的傢伙,一定是那棵樹那種打破常識的植物賜予的能力。


只要吃了那棵樹上的果實,或許還有救!

有人想到了那棵樹,他們毫不猶豫沖入宮殿,要抓住一線生機。

天空中的封翅膀一震,人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頭上。

「你們在尋找那棵樹嗎?還真是天真。」

他開口,讓下方的人們一頓。

「你,什麼意思?!」有人大聲開口質問,看向封的雙眼已經變得通紅。

「什麼意思?就是你們想的那個意思嘍。」封隨意的說著,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砰砰砰!!!

又是狙擊手的槍聲,此時這裡的所有人,都想要將天空中這個惡魔殺死。

封躲過那些子彈,他看了看四周,翅膀一震,人已經衝天而起。

只留下一句話,在眾人的耳畔迴響。

「我就不陪你們玩了,你們還是和結界去玩吧,祝你們好運。」

封離開了,不知道飛去了哪裡。


只給眾人留下了無盡的絕望。

結界的某處,兩個少年不斷隨著結界後退著。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