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的聲音微微沙啞,但是卻比以往的沉鬱更多了幾分磁性,溫柔的語調,暖心的話,聽得她心尖微顫。 「我……該死!給我停下!」戰矛瘋狂的吸收著祁海的靈能,祁海甚至感覺到了一絲恐懼,而在祁海身邊的蒲英也難受無比,因為她的靈能也被這柄古老的靈能戰矛吸了進去。祁海對手裡的東西感覺到有種的恐懼,可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辦法放開這柄戰矛!

2022-02-13By 0 Comments

「啊!祁海!把戰矛放下!這東西會把咱們兩個活生生的吸死!」蒲英大喊道。祁海也是一頭汗水緊張無比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也想放,可這東西粘在我的手上我想放也放不掉!該死啊!」祁海一邊說著一邊奮力的想要將戰矛拉扯下來!

不遠處的巨大蘑菇人發出了刺耳的笑聲:「兩個愚蠢的人類!死吧死吧!我的孩兒們最喜歡的就是你們這種具有能量的人類!死吧!死吧!」說著更是指揮那些被它復生的蘑菇人以及叢林中的動物圍攏過來準備將兩個人一舉擊殺!

「啊!給我開!」祁海一聲怒吼,戰矛上的靈能石似乎是充滿了能量一樣忽然亮了起來,隨後戰矛頂端的尖端出現了一藍一紅兩個光點,緊接著這兩個光點炸裂開來!一股巨大無比的雷電叢以及一大片猩紅色的火焰從中誕生了出來!

雷電叢彷彿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雷罰,火焰則像是從地心噴涌而出的岩漿,致命無比!所有復生的,蘑菇人、叢林中的生物在觸碰到這恐怖的雷電叢以及猩紅色火焰后只能無奈的消散掉,而在不遠處的巨大蘑菇人正在用自己的靈能抵抗著那恐怖的雷電和烈焰的攻擊。

「本菇王是不死的!咕呱!咕呱!」巨大蘑菇人叫喚了幾聲之後,身上的靈能消散了雷電和火焰則在第一時間衝破了這個傢伙的防禦將巨大蘑菇人徹底的變成了焦炭!死的不能再死了。

漸漸的雷電和火焰消失了,祁海和蒲英兩個人最後看了一眼巨大蘑菇人死亡的地方確定這個變成焦炭的傢伙不會再站起來之後,紛紛兩眼一份昏倒了過去!祁海手中的戰矛也第一時間脫離開了祁海的手倒在了地上。

昏迷之中的祁海並沒有失去自己的意識,他發現自己的意識被引導到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地方,這個地方的奇怪之處在於他的意識居然懸浮在一片虛空紫色的星空之中,無數的星辰正在不斷的閃耀著,正當祁海看的入迷的時候,星海的深處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東西。

這個東西祁海根本無法用語言和文字來形容,而這個東西自出現之後就開始不斷的吞噬虛空紫色的星空。緊接著一顆巨大的流星向著那巨大的不可名狀的東西撞擊了過去!星空中沒有任何的聲音存在,那無法形容之物被流星硬生生的撞碎了,之前被吞噬的虛空紫色的星空重新出現。

緊接著祁海聽到了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入侵者……降臨……醒……戰……!」只是那聲音太過於虛無縹緲,祁海只能聽清楚七個字,隨後祁海整個意識被拉回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蘇醒過來的祁海發現自己依舊躺在原地,身邊的蒲英也處於昏迷的狀態之中,那柄古老的靈能戰矛也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

祁海看了看這戰矛,想了想,從地上尋覓了一番找到了一片還算沒有損毀的大葉片裹在戰矛矛身上,又將還在昏迷的蒲英背在自己身上,看了看方向向著海蘭村走去。剛剛的那麼一場大戰又是爆炸聲,又是雷聲和恐怖的烈焰,海蘭村的村民早已經嚇得身如篩糠一般躲在被窩裡顫抖不已。

畢竟他們所見識到的最可怕的場景也只有海狼人的入侵和海邊的各種自然災害,而幾乎是整夜恐怖至極的雷聲和爆炸聲對於他們來說真的超出了心理防線。當第二天清晨到來,海蘭村早上準備出海捕魚的村民剛出家門便發現村子後方的巨大叢林已經被毀了個七零八落!大部分的樹木和動物都被雷劈火燒過一樣。

而在村口,村民看到遠處走來一個龐然大物,這龐然大物足有一人半高,兩條腿走路,肩膀一邊無比腫脹,另一隻瘦的肩膀下方則長著一根長長的尖刺!這一怪異的場景嚇得村民連滾帶爬的跑到村子的預警鐘聲前瘋狂的敲鐘,很快村裡的自救隊手持著老式的火槍以及各種冷兵器守護在村口,準備應對這奇異怪物的入侵。

而那怪物在看到村民的反應之後,居然對著眾人擺手示意不要攻擊,自救隊的成員看到這怪物的行為如此的怪異不由的都產生了一絲狐疑。緊接著天邊的太陽再一次上升了一點,周圍的海霧也消散了不少,自救隊這才看清楚這是村裡那個最強壯的大個子還有從上邊派下來的女性戰鬥靈能師!

看清楚來人之後,自救隊的成員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並對村裡發出了接觸警報的信號。看到村民們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祁海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畢竟自己現在的靈能存量已經非常的低了,靈能護罩只能抗住幾次老式火槍的轟擊,被打死了,自己那隻小隊所遭遇到的事情就真的沒有辦法搞清楚了。

回到海蘭村之後,祁海將蒲英安置好之後,深知等這個女性戰鬥靈能師蘇醒過來一定要逮捕自己。自己也不願意和她有什麼戰鬥的行為,想了想囑託了一下海蘭村的村民好好照顧蒲英,至於祁海他準備離開海蘭村,至於去哪裡還沒有想到,面前的海洋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囑託了一切並和當初撿到自己並照顧自己的老婆婆和老頭道別之後,祁海開著那艘奇怪的船隻離開的海蘭村。當祁海離開后不久,蒲英也從昏迷之中蘇醒了過來,那柄古老且怪異的靈能戰矛被麻布包裹好放置在她身邊,自己則躺在村長家的床上。

當蒲英聽到祁海已經離開的消息之後只是默默地點了一下頭,然後和總部彙報了自己此次的遭遇並將那柄靈能戰矛帶回到了帝國事務處理局分局的倉庫之中。

再說祁海,他本人此時已經在海上漫無目的的漂流了一段時間,身為戰鬥靈能師,通常可以做到三五天不吃飯,更何況祁海經歷過那古老戰矛對自身靈能的吸收之後,那種比靈能更高級的能量總量更多了一些。

閑下來之後的祁海便開始思考自己的第三小隊到底遭遇到了什麼,兩個賽弗隊長又是什麼情況,那個假的賽弗隊長到底是什麼東西?這一切對於祁海來說都是一個問題。只是現在的他對於這些問題毫無頭緒,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初他們在那個邪教所在地一定是感染到了什麼東西!

正在祁海思考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忽然瞥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向著自己扎了過來,祁海一個閃身躲過,借著便聽到清脆的金屬釘進木板的聲音,順著金屬釘來打方向看去一艘巨大的黑色戰船緩緩的出現在祁海的身後。

祁海定睛一看,那艘黑色戰船上所飄揚的居然是一面畫著帝國海軍以及一個骷髏頭的海盜旗子!上邊傳來的聲音則像是抓到了自己這條大魚一樣異常的興奮。祁海搖搖頭,本欲直接斬斷繩索,直接離開,可忽然感覺到這穿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招呼自己!

想到這裡,祁海立即裝出一副驚惶的樣子「奮力」的想要逃離,最終無奈的被海盜拉上了巨大的黑色戰船。被拉上戰船的祁海先是被五花大綁,隨後被眾海盜摁這跪在甲板上。先是聞到一股被暴晒在太陽下的不知道多少天的死魚的味道,隨後看到周圍的海盜穿著一身破爛無比布滿油污的衣服,張開帶有一口爛牙的嘴巴惡狠狠的盯著祁海似乎是想要將他生吞活剝了。

祁海知道這是海盜們常用的恐嚇戰術,恫嚇俘虜上來的傢伙讓其不敢有所反抗,可當他們看到祁海似乎並不害怕,而且身上還穿著帝國的軍服的時候,他們反而有些懼怕,其中一個身材矮小的傢伙飛速的跑向這艘黑色戰船的船長室似乎是想要叫更具有威懾能力的傢伙過來震懾一下這個傢伙。

很快,船長室的大門打開了,隨後之前那些恫嚇祁海的海盜們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一個十分美艷的女人出現在祁海的眼前,這女人皮膚稍顯麥色,頭上還帶著一定巨大的海賊帽,一雙大大的眼睛里泛著一種詭異的粉紅色輝光。半敞開的上衣暴暴露甚多,下身一條長褲洗的發了白還有不少的補丁,看到她祁海感覺到一種被魅惑的感覺。

出來的女人和周圍的海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祁海見到這女人先是一愣,隨後感應到這個傢伙的身上居然涌動著不算弱的靈能!隨後女人肩膀上的大嘴鸚鵡尖著嗓子開口說話:「你這小伙看著倒是有些細皮嫩肉,正好可以讓我的手下生吃了你!」

祁海嘿嘿一笑,抬頭說道:「如果我不呢?!」說著全身力道一凝,身上的繩索全部都斷開了!祁海這一動作,周圍的眾海盜先是一愣,隨後快速的向後退去,那美顏的女海盜則嘿嘿一下,張嘴說道:「沒想到你這個小夥子還有兩下子嘛!你這麼有本事,就當我的手下吧!」

女海盜說完,從自己的腰間掏出兩把老式的燧髮式火槍對著祁海變射,兩發圓形的子彈上附著著詭異的粉紅色的氣息。祁海見到這女海盜的這麼一手,先是一愣,隨後像是變魔術一樣從自己的收納袋中拿出了自己的靈能武器以及震蕩劍現將兩發圓形子彈格擋開,靈能護罩一閃隔絕了那粉紅色的氣息,隨後一發靈能子彈打了出去!

灼熱的子彈讓女海盜的呼吸都窒息了,不過她還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躲避開,隨後將兩把燧髮式火槍收了起來,手一揚,一柄同樣散發著詭異粉紅氣息的長長的細劍向著祁海刺擊過去…… 剛回到房中就撞見了東方衍,他正瞧著那碗未動的湯藥,見明落昔回來側目望她,語氣有些不悅:「你為什麼不將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你可知你昏迷了多久?」

明落昔乾笑兩聲,端起那碗葯就要喝,正當她鼓足了勇氣充滿了大無畏的精神往嘴邊送時,東方衍攔住了她,她不解的問:「幹嘛?」

東方衍無奈的嘆氣,將葯碗奪過:「葯涼了,我去熱熱。」

水月山莊依舊是人來人往,明落昔在信風樓上看著下面的繁花似錦,心中猜測著洛景煜會在哪一間屋子裡,此時正在幹什麼,是不是也像她一樣在想念著她。一日不見日隔三秋,他們剛剛分開一個時辰不到,她卻覺得已經過了很久很久,如天地分割的漫漫。

秋風吹來,明明帶著暖意,她卻抑制不住的咳了起來,怎麼也停不下來,一口鮮血,嚇壞了在旁侍奉的梓雲。

「來人,去請太醫!」

「不用……咳咳……」明落昔制止了那些撒腿就要跑的宮女。

「公主,你咳血了!」

明落昔用帕子捂住嘴,壓下絮亂的氣息,抓住梓雲的手撐了起來,笑得難看:「沒事的,這是淤血,吐出來就好受多了,不必叫太醫來。」

「公主,奴婢還是請太醫來看看吧,您身體還未養好。」

「這不是在養著嗎,天天湯藥不斷,大小事務我也不用處理,還要怎麼養?」明落昔感覺力氣在抽離,她想起晚上還要帶洛景煜去夜市,她這副鬼樣子怎麼陪他?沒有哪個女孩子願意在心愛之人面前狼狽不堪。

「公主……」

「我要回房休息,你們不許來打擾我。」對了,睡一覺就好了,她要養足精神去陪洛景煜,他們那麼久沒有見了,他還沒有好好陪她逛逛她一手打造的水月山莊,他還沒被她坑呢,他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

明落昔剛沾著被子就昏昏欲睡,但她又不想入睡,這種所有力氣抽離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有一種閉上眼就醒不來的感覺,她害怕這種感覺,可是她又想快點睡著休息好去陪洛景煜。

在這種糾結中,她睡了過去,沒有夢,沒有五感,她陷入死靈空間。

她是被驚醒的,這一覺睡得她失去了整個靈魂,那種從肉體抽離的流失感,她不痛苦,只有無計可施的絕望。

外面已經暗了下來,她睡了一天?

「梓雲!」

「公主,您醒了?」梓雲推門進來,臉上還有淚痕。

明落昔喝了一口她端來的茶水,問:「我睡了很久?」

「奴婢違背了您的意思,還是請來了太醫,太醫說您身子實在是太虛了。」後面的話她沒敢說,太醫囑咐,她家公主要是再不保重身體,大羅金仙怕是也救不活了,明明她家公主以前身子是很康健的,為何突然……

「現在是什麼時辰?」

「亥時,已經入夜了。」

明落昔急忙走下了床穿上鞋子,抬腳就要往外面跑,梓雲哪裡肯放行,攔在大門口,規勸著:「公主!已經入夜,你要去哪?您的身子可經不起折騰了!」

「讓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洛景煜是不是早就在那棵月老樹下等她了,想起他孤身一人等待的場景就心潮湧動,恨不得立刻飛到他身邊,讓他抱緊她,她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她的身子出了很大的問題,那股黑氣找不到源頭……

思緒混亂,腦子像是要炸開一樣,她現在只想看見洛景煜,讓他抱緊她,他們這輩子都不要分開了,她不當長公主,什麼都不要了,只要他!

「公主……您,您還好么?」梓雲見明落昔神情混亂,不免擔憂。

「我要去見他,我一定要去!」

梓雲安慰著:「好好好,公主,奴婢這就幫您去叫他,您千萬別出門,好不好,求您了!」

明落昔很混亂,她墜入泥潭,僵硬的點頭:「好,好……」

梓雲跑到隔壁房間叫來了東方衍,攔住了已經有些迷糊的明落昔,梓雲無意之間碰到了明落昔的額頭,滾燙如火。

「衍世子,公主發高燒了。」

東方衍抱住開始說起胡話的明落昔,蹙起眉頭:「去請太醫!」見明落昔如此,他就會想到她昏迷的那些天,他覺得那種日子好煎熬,藥石罔效,沒有一位太醫有法子,他從她身上感受著絕望,無限的黑暗包裹著他的世界。

明落昔腦子燒成了漿糊,但她潛意識裡抗拒著躺倒床上,她不想永睡不醒,她拚命的想要清醒,她與那股黑氣抗衡著,她不會成為它的奴隸,她不能被它控制!

東方衍只好將抱在懷裡,輕言細語的安慰著,太醫來了讓東方衍將明落昔放平,東方衍想起剛剛她如落水者一般掙扎,還不如讓她省些力氣。

「不必了,就這樣把脈吧。」

太醫把脈許久,又沉吟片刻,道:「世子殿下,臣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但說無妨。」示意那名太醫起來說話。

「長公主殿下脈相虛浮,基底損壞,這樣的脈相……臣不敢妄言,但以臣多年行醫經驗來看,殿下她活不過二十歲。」

梓雲掩面哭了起來,她家公主的命為何會這麼苦!

東方衍面上無變,心狠狠地沉了沉,冷聲道:「今日之事不可讓第四個人知曉。」

太醫惶恐的瞧了一眼面色蒼白的明落昔,世子的意思是公主殿下也不能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

「是,臣遵命。」

太醫走後,梓雲哭得傷心,但又怕吵到明落昔,咬著帕子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

「衍世子,要不要稟告皇上?」

東方衍抱著明落昔輕飄飄的身體,星星點點啃食他的理智,他快不能控制他情緒的絮亂……

他不能亂……

「先不說,梓雲,你服侍她多年也該明白她的心性,若是她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世,還不知做出怎樣瘋狂的舉動,到時候……」他不敢往下想。

梓雲一個勁的點頭:「只要公主好好的,讓奴婢做什麼都願意,奴婢去煎藥。」

房內只有東方衍和明落昔二人,東方衍抱著明落昔坐在床邊,如一座雕像,看著房間一角出神。 陳悠悠在心裏驚極了,剛才她要晚一點說陳小甜就被這斯哄得叫他爸比了吧!真是防不勝防。

「薄司允你不是吧?現在下午四點半你這個時候跑到我家裏不是準備晚上住這吧?」陳悠悠接過外賣員的鮮花簽了字,外賣員就飛快離開了。

陳悠悠懷裏抱着鮮花就轉身進了客廳,把原來的一束幹了的舊花一抓起就丟進了垃圾桶里。

然後把新鮮的百合花放在桌子上拿出大剪刀準備修剪成合適的長短再插入花瓶中。

做着這些事情的她,就看到薄司允徑自從門口進來走到沙發上輕輕一坐,伸手就拿了一枝百合在鼻子旁輕輕一聞。

「悠悠,你受了傷家裏萬一有什麼事,我在這裏也好有個照應,你說是吧?」薄司允避開了陳悠悠的話題沒有直面回答。

這時方素琴在房門口呆立片刻后就低頭悄悄進去加了一杯的小米進了鍋里。

這還有說嗎?薄司允那樣的厚臉皮是趕不走了。

陳悠悠立即瞪了一眼薄司允說道,「你晚上不午到處看,特別是不允許穿得太少在屋子裏轉悠!」

算是同意了薄司允的話,家裏三個孩子和一個方素琴,如果她再有頭暈頭痛什麼的癥狀確實有一點麻煩,再加上才剛剛被人劫了,雖然對方說是劫財的,但是陳悠悠還是想到自己手機都掉了,他們也沒有發現,必然不是劫財這麼簡單。

家裏暫時有薄司允或許對自己來說並不吃虧。

這就讓薄司允這傢伙明正言順的留了下來。

卓越一看門口劉振這傢伙又可憐的樣子在門口求收留。

「你這傢伙如果我不是住這陳小姐對面,你還能像這樣天天躺我沙發上睡覺嗎?」卓越一臉的不悅微怒。

「大哥,你行行好,讓出你的沙發,我保證只睡覺不吃飯!」劉振一頭衝進卓越的小家,鑽進沙發上就準備睡。

這時卓越立即在微信上發信息說道,「小嬌嬌,我的同事又來我們家了,你今天還在同事家裏擠一擠。」然後一個烈艷紅唇圖像發過去。

隨後就收到一個。K的手勢和一個經饞圖。

卓越立即身穿正裝走到陳悠悠的門口值班,他可是薄爺的貼身保鏢,一天二十四小時的那種。

只是薄司允都有一種把他完全忘記的感覺,只是因為薄司允自己就很強,一般的打手遇到他都被打趴下了,卓越才上去踩幾腳。

這晚上,陳悠悠家裏煮的小米粥,大家一塊喝了,大寶冷嗖嗖的盯了一眼薄司允,見他喝粥的樣子比自己還要優雅,冷俊非凡的大寶小小的心裏有一絲絲的不樂意。

只因為三寶時不時的能得到一顆來自薄司允的碗裏的紅棗。

大寶平時也很寵愛三寶的,現在自己碗裏的紅棗還有好幾顆,自己又不想吃看了看媽咪的碗裏紅棗已經被消滅完了。

「媽咪,我的紅棗給您好不好?」大寶一聲清亮發音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