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走到衛生間門前,一把推開了門,立刻就看見裏面站着一個人影。

2020-11-02By 0 Comments

只是一看,張誠頓時嚇了一跳,發現這道人影並不是剛纔那隻女鬼,而是一個男鬼,而且這男鬼雙眼之中還閃爍着紅光,猶如地獄惡鬼,一看就不好惹。

怎麼又冒出來一隻?難道這別墅還是個鬼窩不成?

但他很快就發現有點不對勁,這隻男鬼怎麼越看越眼熟……

這俊俏的長相……這健美的身材……臥槽!這特麼不就是自己嗎!而且連身上的阿瑪尼都是一模一樣!

麻蛋啊……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張誠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詭異的事情,一時間有些愣神。

站在衛生間裏“張誠”,此時卻慢慢露出了一絲冷笑。

只見它雙手上舉,突然掐住自己的脖子,十根手指深深的嵌進皮肉中,鮮血不停的涌出,染紅了身上的衣服。

看到“自己”如此瘋狂的自殘,即使是張誠也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誰知這還不算,對面的自己又將鮮血淋漓的雙手從脖子中抽出,托住下巴,用力往上一舉,將整個腦袋生生的扯了下來,然後捧在手上,緩緩遞了過來。

斷裂的頭顱依舊還帶着詭異的笑容,七竅之中不斷的涌出鮮血,一條猩紅的舌頭探了出來,朝着張誠的臉上舔來。

去尼瑪的……這口味也太重了!

你特麼這是侵犯我肖像權知不知道!

張誠看不下去了,擡手就是一顆陰雷扔了過去。

“轟!”

被陰雷一炸,衛生間裏的身影又化爲虛無,但是隨即一具慘白的骷髏憑空出現,對着張誠一陣張牙舞爪。

見張誠不爲所動,骷髏突然一揮手,將自己的腦袋打得粉碎,然後就像是樹上結果子一樣,從斷裂的頸骨處又鼓出一個圓球,很快變成一個青綠色的獸頭模樣,長長的嘴,裏面滿是獠牙,看上去像是一隻鱷魚。

停了一會兒,鱷魚腦袋就像氣球一樣破裂,收縮成黏糊糊的一團,看上去就像是嚼過的口香糖,還在不停的蠕動,十分噁心。

“變魔術啊!不錯不錯,繼續!”

張誠抱着膀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衛生間裏的身影不斷變化。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玩意兒,但是他現在也看明白了,這東西根本就沒有什麼攻擊力,純粹只會嚇唬人而已。

過了好一會兒,那東西可能見嚇不到張誠,身影突然一晃,又變回一道白影,然後飛快的朝着衛生間的窗戶飛去。

“想跑?”張誠早有準備,嘿嘿一笑,大手一揮,一道鬼氣後發先至,擋在了白影前面。

白影被鬼氣一擋,又落回地面上,彈了一彈,似乎是有些急了,“唧唧……”大叫着朝張誠的方向飛來。

張誠手一招,漆黑的鬼頭大刀出現在掌中,剛要對着白影劈下,身後卻突然響起一道急切的女聲。

“等等,別殺它!” 嗯?

張誠聽出是葉小曼的聲音,大刀一翻,刀背砸在白影之上。

“啪!”白影被砸飛出去,貼在衛生間牆面瓷磚上,變成扁扁的一灘,然後慢慢滑落下來。

張誠一揮手,用鬼氣封住門和窗戶,以免白影逃走,然後才轉頭看向葉小曼。

“小曼姐,怎麼了?你認識這傢伙?”

葉小曼身影一飄,跟張誠並肩而立,一雙美眸仔細的打量着攤在地上半透明的白影,良久之後,突然做了一個倒吸涼氣的動作,臉上滿是驚詫。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東西……可能是混沌!”

“餛飩?”張誠一愣,“這年頭連食物都能成精了?那有沒有餃子怪?”

“什麼啊!”葉小曼白了他一眼,“我說的混沌不是吃的,而是上古四凶之一,饕餮、窮奇、檮杌和混沌,其中混沌在漢代古書《神異經》中有過記載,寫的是:崑崙西有獸焉,其狀如犬,長毛,四足,似羆而無爪……”

張誠聽得雲裏霧裏,剛纔那東西不停變化,速度又快,一直沒看見真身。

此時再一看,發現這玩意兒攤在地上,就像是一個大號的史萊姆,只不過顏色是半透明的,如果下面加上幾根觸鬚,活脫脫就是一隻巨型水母。

“這玩意兒看着也不像狗啊?全身光溜溜的,哪有毛?”張誠疑惑的說道。

葉小曼接着說道:“其實關於混沌,古代傳下來的說法還有很多,而且說法不一,也有書裏說它形狀肥圓、象火一樣通紅,長有四隻翅膀、六條腿,還有一種說法稱渾沌是一種識歌舞的神鳥。”

張誠一攤手,“既然是這樣,那你怎麼能肯定這玩意兒是混沌,我看着倒像是喜之郎成了精似的。”

葉小曼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我們葉家也算是法術世家,流傳下來的典籍很多,其中就有關於上古四凶的記載,傳說當年四凶爲禍世間,最後被堯舜一一斬殺,混沌就是其中之一,但是混沌與其他三兇不同,本體是天地初始時殘留的一縷混沌之氣所化,無形無相,千變萬化,根本就滅殺不了,所以最後舜帝將混沌分做九段,分別鎮壓……”

“無形無相?千變萬化?”張誠看了看地上的“喜之郎”,然後回想起剛纔的情景,發現的確是這麼回事。

“照你這麼說,這上古四凶也太弱雞了吧,除了嚇唬人屁本事沒有?”

“我只是把典籍上記載的東西告訴你而已,堯舜時期的事我怎麼可能清楚……”葉小曼一攤手,接着說道:“遠古時期的東西,大部分都被神話了,也不能盡信,但是混沌的變化之術在億萬生靈中可是獨一份,光憑這一點,我就能肯定,它絕對就是傳說中的四凶之一。”

葉小曼認真說話的時候,自然而然的會流露出一種獨特的氣質,讓人不由得信服。

張誠撓了撓頭,他本來想說其實孫悟空也會,但是最後想了想還是沒說出來,免得白白捱罵。

他走了兩步,伸手將混沌從地上提了起來,像是提了一串大鼻涕一樣,還在不斷顫動。

“管他什麼四凶五兇的,這玩意兒這麼噁心,時不時還要來個意外驚喜,我總不能留它在家裏吧。”

“你這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這對你來說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葉小曼瞪了他一眼,“現在靈氣枯竭,像上古四凶這樣的神獸是不可能再出現了,你手上這一隻混沌,很可能就是傳說中被舜帝鎮壓的那一隻,因爲被分成九段、又被鎮壓了上萬年,所以實力大損,看樣子靈智也衰退了,但這正是你收服它的好機會!”

“收服?”張誠一臉嫌棄的抖了抖手,“我收服這玩意兒有什麼用?要嚇人我自己上就行了,還用得着它?”

葉小曼飄飛到張誠身前,伸手點了點張誠的額頭,“你這個笨蛋!混沌怎麼說也是上古四凶之一,不死不滅,如果你現在收服了它,今後有機會再幫它尋回另外的身體,它的實力絕對能超過天師,甚至更高,到時候可是能幫你不少忙!”

“這……”張誠想了想,覺得也是,雖然這傢伙現在菜,但是成長性高啊!以後大小也是當個幫手。

“那我該怎麼做?”張誠看向葉小曼。

葉小曼沉思了一會兒,說道:“我們葉家倒是有一套收鬼僕的方法,只是不知道對混沌管不管用,可以先試試。”

說完她手一揮,一點黑光飄進了張誠的體內。

張誠捋了捋腦海裏的信息,發現這是一套用魂力控制鬼僕的法術,不用真氣也可以施展。

他從天魂之中調出一縷魂力,縈繞在指尖,然後猛地一伸手,插進了混沌的體內。

魂力一入體,能看到一絲絲藍色的光點迅速散開。

混沌似乎感受到了威脅,頓時瘋狂的掙扎起來,在張誠手上不斷變換着各種形狀。

張誠感覺自己就像捏着一塊肥皂,滑不留手的,而且自己灌進去的魂力似乎也受到了無形的阻礙,慢慢被擠壓了回來。

葉小曼叫道:“繼續!混沌畢竟是上古四凶,雖然現在靈智衰退,但是也不會沒那麼容易屈服!”

張誠一咬牙,又分出一道魂力,強行灌進混沌體內。

就像是拉鋸戰一樣,一點一點的突破阻礙,充斥了混沌的全身。

眼見差不多了,張誠心中一動,口中默唸幾句,魂力頓時聚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古樸的符號,然後又迅速化爲無數藍色光點,融合進混沌的身體裏面。

混沌的掙扎停了下來,顫抖了幾下,半透明的身體慢慢纏繞在張誠的手臂之上,動作輕柔。

“呼……”張誠長出一口氣,腳下一晃,感覺一陣頭暈眼花,緩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

剛纔爲了收服混沌,他前後足足用去了大半魂力,差點被抽乾,到了最後已經是騎虎難下,好在最後還是成功了。

魂契一成,張誠心中立刻就出現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只要細心一感受,就能感覺到混沌微弱的情緒波動。

這東西的智力確實不高,懵懵懂懂的,也就相當於兩三歲的孩童,但是此刻卻對自己充滿了親近依戀之情。 張誠伸手將混沌放到地上,想了想說道:“你這樣也不是個事,能不能換個模樣?”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混沌在地上彈了一彈,迅速開始變化,逐漸化成一個嬌小的人型,當五官形成的時候,葉小曼差點罵人。

混沌居然變成了她的模樣,而且一下就撲進了張誠的懷裏,腦袋在胸口轉呀轉,不停的撒嬌。

葉小曼看着這一幕,表情又是怪異又是羨慕,暗想如果此時在張誠懷裏的真是自己,那該多好。

“行了行了……”張誠的臉色也有些尷尬,伸手將混沌拎開,說道:“這樣子也不行,我的意思是說,你能不能變成貓啊狗啊什麼的。”

混沌看着張誠,一臉的懵懂。

張誠沒辦法,只得掏出手機,打開度娘,搜出一張巴哥犬的照片,拿給混沌看。

混沌明白了張誠的意思,乖巧的點點頭,身形迅速矮了下去。

化作了一隻小巧的巴哥犬,全身長着杏黃色的軟毛,圓滾滾的,歪着腦袋仰頭看着張誠,滿臉的蠢萌。

“哇!好可愛!”葉小曼的眼睛裏頓時冒出了小星星,忍不住飄到混沌的旁邊,如果不是因爲沒有實體,她肯定都想要抱起來一陣蹂躪了。

但是混沌並不買她的帳,一見葉小曼靠近,頓時齜牙咧嘴,發出一陣“嗚嗚……”聲,兩隻眼珠子突然從眼眶裏掉了出來。

我靠!你這是什麼習慣啊,動不動就搞這些飛機!

張誠沒好氣的拍了混沌一下,“記住了,以後沒我的允許,不準嚇唬人,也不能變成其它東西,聽明白了嗎!”

混沌的眼珠子又長了出來,滿臉委屈的看着張誠,小尾巴不停的繞着圈圈。

張誠摸着下巴,心想着得給這傢伙取個名字,要不林婉兒來了也不好解釋。

他眼珠一轉,惡趣味又冒了出來,本來打算給混沌取名叫楊公子的,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看着混沌肉球一樣的身體,張誠很不負責任的說道:“看你這麼胖,以後就叫你阿肥吧!”

葉小曼要不是鬼,估計都能暈過去,一臉怪異的看着張誠。

人家好歹是四凶之一好不好,上古時期能跟堯舜二帝大戰的存在……你就不能取個稍微正經一點的名字嗎!

但是阿肥似乎很滿意,圍着張誠腳下不停的轉,“唧唧……”叫個不停。

“阿肥,你是狗,不是雞,來跟我學,汪汪汪……”張誠身體力行的說道。

“哇哇哇……”阿肥扯着喉嚨一陣叫喚。

“還湊合,發音不夠標準,以後記得多練習。”張誠滿意的點點頭,俯身將阿肥抱了起來,走出了別墅。

院子裏有一個松木做的狗舍,張誠將阿肥放在狗舍裏,指着裏面說道:“以後這兒就是你的家了,沒事不準隨便進屋,要是有生人進來,你就大聲叫!”

葉小曼徹底無語了,居然真把上古四凶當狗養……你也算是古今第一人了……

調教完阿肥,張誠回到別墅裏,看着寬敞豪華的大廳,感覺一身輕鬆。

現在問題解決了,還順手收了個小弟,這買賣划算!

“小曼姐,你挑一個房間。”張誠回頭對葉小曼說道。

“我?”葉小曼愣了愣,傻傻的看着張誠。

“對啊!”張誠認真的點了點頭,“以後這就是我家了,當然也是你的家。”

聽到張誠說出這番話,葉小曼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激動,有些羞臊的看了一眼張誠。

但張誠目光清明、滿臉坦然,葉小曼才反應過來自己會錯了意。

張誠這番話只是把自己當家人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她心裏不禁有點失望,但隨即就笑着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我要是挑了好房間,你可不許反悔!”

張誠大氣的一揮手,“你隨便挑,看上哪間住哪間,回頭我找人把窗子封上,白天你也可以出來透透氣。”

葉小曼笑了笑,飄身往樓上飛去。

話雖然那樣說,但是她也不會挑二樓的大臥室,最後在三層挑了最角落的一間房。

張誠看了看,也點點頭,“這間房朝北,太陽照不進來,正適合你,你看看還需不需要什麼東西,我回頭給你買。”

葉小曼笑道:“你還真把我當人了啊?我又沒有實體,你就算買來東西我也用不了。”

“用不了可以看啊!”張誠想了想,“這樣,回頭我在房間裏給你裝一臺大背投,聲控的,你就不會那麼無聊了。”

葉小曼凝視着張誠,心中一陣感動,低聲說道:“張誠,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這有什麼好謝的,我倆誰跟誰啊!”張誠笑着擺擺手,又跟葉小曼閒聊了一會兒。

折騰了一晚上,很快天就矇矇亮了,葉小曼也回到了壓口錢裏。

張誠看了看時間,估計林婉兒應該起牀了,這才掏出手機打了過去。

林婉兒很快接起了電話,說自己已經收拾好了,一會兒就把東西搬下去。

張誠怕林婉兒累着,讓她等自己來了再搬。

但是林婉兒卻說都是些衣服,也不重,而且還有電梯,她先把東西搬到樓下,等張誠來了就可以直接裝車運走,免得還要上上下下的跑。

張誠想了想,也沒有反對,掛上電話就出了門,離開了龍灣別墅區。

但是當他走出大門,看見空蕩蕩的公路才猛然想起,龍灣別墅建在郊區,附近根本就打不到車。

看來光買了房子還不行,找時間還得去買輛車,要不想出個門都不方便……

張誠沒辦法,只得又返了回去,跑去敲潘石家的門。

因爲昨天約定過今天聚餐,所以潘石一家都在屋裏,就連蘇雪晴也在。

見到張誠,小丫頭鼻子皺了皺,故意把頭偏到一邊。

張誠也沒搭理她,拉住潘石把事情一說,潘石二話沒說,立刻去車庫把自己的黑色賓利開了出來,搭上張誠朝林婉兒的小區開去。

而林婉兒這邊掛掉電話以後,她就提着幾個大口袋出了門,走進了電梯。

一想到今後就要跟張誠住在一起,她心裏又是害羞又是甜蜜。

“叮!”

電梯下到一層,隨着一聲脆響,門緩緩打開。

林婉兒剛準備出去,一擡頭,卻發現外面站着四五個人,頭上戴着鴨舌帽,臉上蒙着口罩,看上去十分怪異。 雖然面前這幾人打扮奇怪,但是林婉兒也沒多想,還以爲是等電梯上樓的住戶。

她拎起包,正準備出門,突然一隻手從後面伸了過來,一把按在自己的肩上。

林婉兒嚇了一跳,剛想叫,隨即嘴巴就被堵住,同時後腰一陣刺痛,好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給頂住。

“不想死就別叫!”耳邊傳來一道惡狠狠的聲音,隨即背後一股大力推來,林婉兒被這四人夾在中間走出了公寓大門,飛快的塞進了停在門口的一輛白色麪包車裏,隨即車子就朝外駛去。

現在正是上班高峯期,路上車很多,加上林婉兒租住的地方離市中心不遠,馬路上更是排起了長隊。

林婉兒此時也明白過來,自己這是被人劫持了,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車上的人似乎也很緊張,兩個漢子坐在後座上,把林婉兒夾在中間,左邊一人手裏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死死的頂在林婉兒的腰間,令她不敢出聲。

麪包車一路走走停停,足足開了半個小時纔開出了擁堵的區域,朝着城郊的方向駛去……

與此同時,潘石的車也駛進了林婉兒的公寓。

張誠放下手機,疑惑的說道:“怪了,婉兒怎麼不接電話。”

潘石說道:“可能沒聽見吧,你知道她住哪嗎?”

張誠點點頭,指着前面一棟十來層的大樓說道:“就是那,可能都等急了,這一路上也太堵了。”

“這個點都是趕着去上班的,正常。”

潘石將車開到樓下,張誠往外一看,卻沒有發現林婉兒的身影。

“還沒下來嗎?”張誠又給林婉兒打了個電話,這次卻提示關機,他心裏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潘哥,你等我下,我上去看看。”

說完他就下了車,快步走進了公寓,一進大門就看見地上散落着幾個大口袋,其中一個紙袋上還印着黃金肌肉幾個字。

張誠頓時瞳孔一縮,連忙蹲下身去查看,很快就確定了這是林婉兒的東西。

他顧不得多想,連忙坐電梯上了八層,“咚咚咚……”的敲起了林婉兒的門。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