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以上方法可重疊加持,鑒於夏老太君受過更嚴重的內傷,而本身又是主修木系靈龜屬性的功法,最一勞永逸的方法,就是去洪荒古地弄到妖仙淚,配合其本身具有的神仙須,有八成以上讓她升到半聖境。」

2020-11-11By 0 Comments

「小猴子,今天你能帶聖女全身而退,可漲奶奶面子了!」夏老太君臉上詭異地潮紅著,此時慢慢向蒼白轉變,剛才一心牽挂夏鴻騰,她自己都不知道身體切換在哪個狀態,「祖奶奶乏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唉喲喂,祖奶奶,你可不能休息,以後洛域還要靠你老撐著呢!」 當桃花遭遇錯愛 夏鴻騰豈敢讓她睡,扶她坐下后,馬上倒出一杯天歲獸精水,「祖奶奶,來,喝杯水滋潤滋潤精神!」

「咦,這是什麼水?居然比剛才大戰後給的水更好喝?」

夏老太君只嘗了一口就發現此水的神奇之處,馬上一飲而盡,驚奇地發現,此水進口后直接化為一團熱氣慢慢流過心田,沿途早已萎縮的筋脈如春水化冰,舒服到極點,連帶著全身手腳都變得有勁了!

「剛才喝的是生機水,這個是天歲獸精水。」夏鴻騰也不對老太君隱瞞,笑著道,「這幫黑衣人用秘法把天水獸催化成天歲獸,重要關頭,被我用躍龍門時得到的寶貝陰到,最後……嘿嘿,連天歲獸也被我搶到了!」

「好好……天水獸本是我們洛域聖者留給後人的東西,後來雖然被楊家丫頭意外撞到,但是也沒完全煉化,以至於被外域人摸到根腳,此番沒想到進化成天歲獸后被你搶回,也算是我們夏家的造化。你且安心收著,盡量別於外界道也!」

「嗯!對了,祖奶奶,光喝天歲獸精水還不行,得把你的本命榕樹再升級一下才行!」

再造登神之門 「傻孩子,祖奶奶的本命榕樹已經是七品巔峰,哪裡是想升級就能升級的?」

「哈哈哈,祖奶奶,你怕是不知道,我們封地那棵被天劫劈到半死的柳樹已經被我救活了。走,你孫子最拿手的就是升級各種植物,待我們這邊搞定后,過幾天你就去把柳樹也融合,讓洛域的人都知道,您老這棵參天大樹不但不會倒,還雙木成林!」

「小猴子有心了,祖奶奶高興!」夏老太君感動的老淚直流,直呼小猴子長大了,輕擦幾下后,嘆氣地道,「唉,有一件事,你怕是不知道,祖奶奶當年中過一種很難纏的毒,有此毒在,今生再進一步早就無望了,能偏安一隅,還是因為我的靈龜是木系的,還有所修功法也是木系的緣故!」

「哈哈,不知祖奶奶可否認識一個叫筆佛的大光頭?」

「筆佛的大光頭?聖僧筆佛?」

「對!他中的毒也是洪荒瘴毒,上次發作時,還是我叫人出手幫的忙!我曾跟師父也說過您老的狀況,師父說,洪荒古地的妖仙淚能解洪荒瘴毒。我跟筆佛已經約好,來年春季就去一趟洪荒古地。所以,現在,您老就安心地聽我的話!」

「此話當真?」

「絕對當真!」

「好好,那祖奶奶就托一次小猴子的福!」

聖僧筆佛當年可是跟夏家一門共同進退之人,老太君早聽聞他受傷后被人用奇物吊著命,現在夏鴻騰說的基本對得上眼,她就完全相信了,跟著夏鴻騰往祖廟邊那棵大榕樹走去。

大榕樹所在的位置相當詭異,旁邊除了一間祖廟外,不遠處還圍建著三所寺廟,呈等邊三角形的狀態,把它封鎖在中心。

有過給悟道茶升級的經驗,夏鴻騰確認這棵就是老太君的本命榕樹后,他就沿著樹樁周圍慢慢地灑九幽靈灰。

原本半死不活的大榕樹,被九幽靈灰一刺激,頓時如打雞血,全身枝椏和根系瘋狂伸展,沒幾息,硬生生進化成八星奇植。

「叮咚,神仙須只有在九星帶有靈性的奇植身上才能長出來,宿主花九千點功德,可購買一首點加持榕樹的靈詩哦!」

「買!哥現在不差錢!」榕樹是老太君的本命真樹,只要以後困擾她的洪荒瘴毒去除,有榕樹靈力反哺,老太君的靈龜想升級是分分鐘的事。

殘圖要的就是這種豪爽的宿主,馬上把點靈詩打包送上。

夏鴻騰略醞釀片刻,背手輕吟道:

「寺外榕公玉貌蓬,虯身已沐萬年風。

須彈葉唱和鍾韻,再向菩提悟作僧。」

一詩吟完,天生異像,天道靈氣憑空加持,寺內鐘聲,無風自響,榕樹上部份根須似生靈性,迎韻而舞,彈葉和鍾,直接進化成九星奇植。

夏鴻騰忙指著那幾處根須鄭重地道:「祖奶奶,那幾處榕須你且看仔細了,它們已經進化成神仙須,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我師父說,此物配合妖仙淚,可製作出踏破九品靈龜境的墨葯!」 踏破九品靈龜境?

老太君聽得倒吸一口氣,神仙須的事她略之一二,能用神仙須製作出踏破九品靈龜境墨葯的事,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當年她有幸簽下祖廟這棵大榕樹后,翻閱過不少關於此事的書,在祖堂藏書樓暗格中曾看到,若把此樹升級成九星奇植,會有一定機率讓榕樹生出傳說中的神仙須。

可惜她窮近一生,連洪荒古地也強闖過一次,也勉強把此樹升到七品巔峰而已。

現在她看到什麼?

自己這個不學無術的三孫,就在她面前,硬生生用奇物加靈詩,幫此樹瞬間拉到九品,進化出神仙須,那麼他說的話還需要懷疑嗎?

她忙點頭示意自己記住了……

榕樹是可以扦插的,看到獨木成林的粗壯枝桿,夏鴻騰忽然腦中有個奇想,自己封地如今正熱火朝天地在基建,唯有造橋最花時間。

如若用榕樹粗大的枝幹當天然木橋,那豈不是可以縮短下很多時間,他不由對老太君道:「祖奶奶,我可否弄株榕樹回去種?我感覺讓此樹橫跨溪面,就是一座天然的木橋,比什麼都省事!」

不待老太君回答,這棵大榕樹自動伸出一株老根枝桿往土裡鑽出,快速地生根發芽長枝葉,人家身懷九幽靈灰,要它主根跟著走都願意,更何況只是一株分株。

老太君看得傻眼,祖廟這棵大榕樹有多傲嬌她豈會不知道,當年夏家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過它的主意都沒結果。

最後,也就是她的木靈龜加上她的其他小手段,才勉強被人家看上眼,現在,你居然這麼主動?

不愧是我的孫子,魅力就是不一樣!

「聖樹已經同意了,你砍斷相連的主根,然後把那株小苗挖走即可!」

「如此甚好!」沒幾息,夏鴻騰麻利地收走。

「祖奶奶,今年過年就去我那封地過如何?正好你先去跟柳樹溝通一下感情!」夏鴻騰跟著發出邀請,這個對自己一向疼愛有加的老人,有資質成為強者,他不介意花重價叫殘圖幫忙改造。

「難得乖孫惦記我這個老太婆,好,我們明天就動身,老太婆我也想你這小猴子把祖上封地折騰成啥樣了!」

夏老太君答應的這麼爽快,是因為她忽然想到一件事,今年過年夏鴻騰會不會也邀請他師父來?

現在所有的跡像都表示,這小傢伙的師父是超級強者,她得親自把把關,看看這人到底是哪路人。

能說出『上善若水』的人,人品應該不會太差,她完全不擔心人家對她夏家有所企圖。

就像今天一樣,對方師父若明言能把夏家祖廟的聖樹直接升級到九星奇植,即使要夏家一半財富,她也會欣喜地答應。

但是現在人家什麼都沒有要,只要走一小株插扦苗,不管是夏鴻騰自己要,還是人家師父要,這都是牛毛的事。

豎日清晨,夏家除了夏鴻立,其它管事能說得上話的人基本全來。

他們昨日聽說夏老太君為洛域一怒拚死放了兩個大招,正擔心她會一睡不起駕鶴西去,卻見她生氣盎然地起來給乖孫做早餐,直接嚇掉一雙雙大眼珠子。

隨後聽她宣布今天要隨夏鴻騰去他封地住,昨日參戰的四大長老眼睛瞬間亮了,馬上厚顏跪舔地以保護夏老太君為名目,打死也不走地跟上。

通吃山莊。

高大的城牆門樓已經被夏奴赤叫人做了出來,就待夏鴻騰回來親自提字。

夏鴻騰沒想到一個月的時間,不但連兩條溪道都修得差不多,左右高大的長城式圍牆也已經初具雛形,再來一個月,怕是最內圈的城牆就能竣工,看來自己嚴重低估了靈龜師的基建力。

「夏家雲霧澤封地祖奴,見過老太君,見過四位長老!」夏奴赤沒想到連老太君也來這裡了,忙急急率眾見禮。

隨後眾人把目光投向主角。

「恭賀莊主摘得《聖儒令》凱旋而歸!」夏奴紫聽說夏鴻騰今天回來,早早率領族中眾人在門口整齊地迎接。

「恭喜夏兄弟摘得《聖儒令》凱旋而歸!」李廷超兄妹也率領大家排在一側迎接夏鴻騰歸來。

夏奴赤上前道:「莊主,我們山莊門牌已經建好,就待你提字開光!」

「好,擇日不如撞日,就現在吧!」

看到這裡一片欣欣向榮,夏鴻騰豈能弱了大家鬥志,祭出金錢龜,取出特製的金粉熒光墨,略沉思后,就在上一排寫上『民以食為天』,在下一排寫上『通吃山莊』。

「好個『民以食為天』!」

夏老太君直接開口叫好,剛才看到這麼高大的城牆著實把她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己這個乖孫這是圍城建國呢!

別人封地也有建圍牆者,但是三米來高頂天了,自己這乖孫,格局就是跟常人不一樣,不但建設到十來米,上面還能寬到跑雙馬,這得花多少銀子?

簡直壕到無邊無盡啊!

要不是知道他沒拿夏家一分錢,她的心臟怕真的受不了!

「祖奶奶,你看我設計的城牆跟洛陽城大戶人家的城牆相比,可有遜色?」

「豈止大戶人家的城牆沒法跟你比,即使洛陽城的防禦城牆,它們也都沒法跟你比!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你說你搞這麼壯觀幹什麼?那得要多少銀子?」

「呵呵,花不了多少銀子,反而,它還能賺到不少銀子。來,祖奶奶,我們上去逛逛……你說像這種牆頭逛一圈,我收你一人五個銅板,你們有興趣逛一圈嗎?」夏鴻騰笑著說出要點來。

夏老太君和身後四大長老聽得眼球一亮,真要如此的話,那這些城牆就是一隻會永遠生蛋的金雞,你這是把紈絝子弟瞬間玩出新高度啊!

「有興趣有興趣,你帶我們轉一轉!」

要想一個世家不沒落,首先要有強大的武力做支撐,其次就是要有強大的財力做底蘊,夏老太君當年執掌過夏家,深刻感受其中的辛酸,見到乖孫接掌封地,這兩手同時抓得很好,就知道人家師父教的不錯。 於此同時,姬寒璧內院廂房,一個鬼面黑衣人正在咆哮:「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這次我們連人王局的暗子都動用了,你們不但沒拿到天水聖獸,居然全軍覆沒,連我好不容易向主上借來的福壽聖螺都丟了,這就是你們暗中發展了十年的成就?啊?」

「稟執法鬼老,這次事出有因,誰知道夏家那個老不死的會拚死發動大招護聖女……」

鬼面黑衣人不待此人說完話,直接雙手一吸,把那人吸到手下,五爪直插此人腦袋,不顧他垂死掙扎,慢慢收緊捏成一團煙渣。

「姬公主,你的廢物手下是不是太多了些?老夫今天就免費幫你好好地修修枝椏吧……」

看到鬼面黑衣人如此殘忍的手段,姬寒璧身邊其他幾個黑衣頓時噤若寒蟬不敢再出頭。

姬寒璧被噴得頭很大,面對會時間法則的聖女,想拿下她本來就是非常艱巨的任務,加上她身邊還有天水獸,即使人家只懂皮毛,但這種神通太偏門太強大,自己原本就不看好,也只有像完顏賽這種一根筋的人才拿著福壽螺就敢往前沖。

當然,這些她不會明面表達出來,眼前的鬼面人是父王手下的紅人,在她在眾兄弟姐妹中沒真正脫穎而出時,絕對不敢當面拂逆他。

面對執法鬼老的質責,她知道自己一個表現不好,就會失分,眼睛一轉,心中有了補救之詞,努力面色不變地道:「不知鬼老可是調查清楚此次事件關健所在?」

執法鬼老沒想到姬寒璧損失了一個四千多人的衝鋒隊面對自己問責還雲淡風輕,你這是要心大到如何境界才如此?

「本座自然調查過,此次事件天水鎮老牌靈龜師精銳盡出,連那個傳說中聖人徒弟的夏鴻騰也出手了,就是這小子抱聖女回來的!」

「鬼老不愧為鬼老,事無巨細都逃不出你的法眼。本宮斗膽,還想問一下鬼老,可知夏鴻騰跟我是什麼關係?」

夏鴻騰跟你是什麼關係? 神秘老公惹不起 什麼關係?

執法鬼老忽然眼睛一亮,姬寒璧和夏鴻騰暗中曖昧不清的關係他自然也略有所聞,那個夏鴻騰的哥哥夏鴻立就是被她靈鬼睡服的。

「你是說,你們?」

姬寒璧直接止手打住,憑夏鴻騰的神秘值,他的名號拉來忽悠一兩句即可,她知道言多必失。

但是執法鬼老不這麼想啊,夏鴻騰師門有多神秘他是知道的,任憑他動用了多少能量,根本沒套出人家跟腳。

但種種跡像表明,人家真的有大聖級的師門存在。他們正愁用何手段接近他,沒想到這個大公主已經用美人計接觸過他了!

「大公主,你們的關係我也略聽說過一二,據我所知,此人已經在主上那裡也是排上號了的,你若能也用靈鬼睡服他,想必在主上那裡能大大加分的,還請速速全力出手對付他!」

聽到執法鬼老連大公主也喊上,姬寒璧就知道此次危機已過,鬼老的那句『速速全力出手對付他』的暗示,她自然也聽懂,那是暗示她拿下夏鴻騰即使要她真身上,也再所不惜。

姬寒璧臉角一紅,但很快恢復過來,輕聲道:「此事我自有計較,必不會影響開春的大計!」

夏鴻騰不知道自己的名號都能玩狐假虎威了,此時他正被人擁護著來到一座高大的建築物前面。

此房就是由李廷蘭和夏奴紫親自督造,無邪雙煞和薩蠻二老出手,以夏鴻騰設計藍圖打造的十二層歐美風格的大酒樓。

夏鴻騰此時完全驚訝到,你們基建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夏奴紫看到夏鴻騰驚訝的眼神就樂了,幾人多日的付出和辛勞頓時一掃而空,和李廷蘭暗中擊了一下小手慶祝,自豪地笑道:

「莊主,建這種房子很簡單,薩黃前輩是土系靈龜師,隨便一揮衣袖就能用意念弄出你畫的藍圖模樣,然後其他幾位前輩負責往框架里填石頭和沙土即可,層層拔高層層開光,到最後,撤去泥土,就是這等傑作了!都是薩黃前輩的功勞!」

「哈哈,我有什麼功勞,這些東西只要是土系靈龜師都能弄出來,最主要是莊主的開光詩厲害,造出的房子似帶靈體,如山體般結實。」

「哈哈哈,不錯不錯,我很滿意!」

夏鴻騰沒想到建石頭房這般容易,果然人民的力量是無窮的,心中瞬間把薩黃提到基建總建築師的地位。

老太君同樣對這個高大的建築驚為天物,「小猴子果然會玩,居然把房子玩的比人家塔樓還高,這,也不怕被風颳倒?」

「哈哈,我也有此擔心,哪位長老幫我出手試試堅固度!」

夏鴻騰此時看向這四個自動送上門來的靈龜師滿滿都是愛意,這些人體機甲,正是超級基建人才的不二選擇!

三長老明顯對這些如雕欄玉徹的房子很感興趣,聽到夏鴻騰開口試此樓的堅固度,他示意讓他來,見大家都撤到外面后,他直接運轉靈力狠狠地一跺腳。

下一刻,他想像中腳掌碎大石的情景根本沒發生,冥冥之中,似是突然出現一股力量,快速地把他四品靈龜師的一跺之力導向大地稀釋消散。

咦!

他奇怪地又是狠狠一跺,這回明確地感應到自己的一跺之力,根本對此樓形不成傷害。

「哈哈哈,我們早試過了,莊主的建樓神通比祖上傳下來的還要強三四倍。」夏奴赤笑著道。

「莊主,還請提點靈詩!」夏奴紫如她老爹般工作很認真很講效率!

「好,好!」

題詞對夏鴻騰沒半點壓力,當初畫酒樓圖紙時夏鴻騰心中就有了計較。

再次取出熒光墨裝備,夏鴻騰大氣地揮筆,寫下天然居三個字,隨後又在正大門兩旁直接來了一首逼格無限的對聯。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但見一聯寫出,頓時天生異像,附近滿天遊離的靈氣,詭異的如同朝聖般向這邊湧來!

「聚靈詩,居然是高級聚靈詩!」 夏老太君見多識廣,要不是剛被九星榕樹加持過超級生機,她真怕心臟受不了,她從沒想到小猴子信手寫來就是如此級別的聚靈詩!

要知道聚靈詩可不是普通的點靈詩,它可是比戰詩還難的聚靈詩,即使白馬居士和青蓮居士,他們都沒有弄出能上檯面的聚靈詩。

以後誰還敢說我家小猴子不學無術,我直接抽死他!

「莊主大才,我等五體膜拜!」

薩蠻兩長老和無邪雙煞感受到滔滔不絕而來的靈氣霧波,如何不知道這就是傳說中超級難寫的聚靈詩。

他們沒想到夏鴻騰順手就放了一個大招,對他崇拜的五體投地,不愧為聖人弟子,果然甩我們十幾條街,跟這種人,比是比不過的,能抱牢大腿就夠自己少奮鬥幾十年了!

夏鴻騰此刻有點懵,這種迴旋文居然是聚靈詩,難怪自己那道煉得《薩蠻令》的迴旋詩詞能聚收來別人的殺意!

「好,我現在宣布一件事,凡五品以上靈龜師,可有資格獲得天然居一間免費住房!」

「哇哦!謝莊主!」

薩荒二老和無邪雙煞率先跳起來,這些天,他們壘石頭玩,更多是為了取悅夏鴻騰,心中暗自自嘲過自己,越活越沒下限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