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到底也有些擔心,萬一孩子有事,那相府豈不是依舊無後。

2022-04-09By 0 Comments

還好,孩子無恙。

老夫人將孩子遞給奶娘后問,「鳳九,孩子無礙吧?」

「回祖母的話,這孩子本來身子康健並無病患。」楚鳳九沉聲說。

楚玉兒忽然抓住了她話中的異常,「大姐姐這話,妹妹便不明白了,什麼叫本來身子康健?」

「這孩子本無病痛,但被人餵了大劑量的昏睡散。」

「這葯對壯年之人並沒有什麼影響,但這孩子太小了,又被喂進了如此多的昏睡散,只怕會病上一段時間。」

蘇姨娘心猛地一沉,「大小姐這話從何說起,小少爺從出生起就在妾身的身邊,哪裏會服下什麼昏睡散。」

楚鳳九雙眸微眯,「這話,蘇姨娘可就問錯人了。因為我也覺得奇怪,為何弟弟的唇角邊還有殘餘的昏睡散。」

「而且方才嬤嬤提着的食盒邊緣,也有昏睡散?」

「什麼!」楚淮南駭然冷喝,疾步上前。

在看到了食盒邊緣跟孩子唇角上的白色粉末后,他臉色陰沉,一腳踢到了嬤嬤的小腿上,怒不可遏道,「你這賤婢,居然敢害小少爺?」

嬤嬤吃痛,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相爺恕罪,奴婢不知道什麼昏睡散,那食盒分明只是給姨娘的補湯還有求來的平安符。」

「至於那平安符,也是大師叮囑放在食盒底部的。大師說只有如此才能有助於最大程度激發補湯藥性,庇佑姨娘平安生產。」

楚若雲眸光一閃,含沙射影道,「父親,祖母,雲兒倒是覺得奇怪。為何這裏這麼多人,偏偏只有大姐姐看到了所謂的昏睡散?」

「二妹妹忘記了,我乃是學醫之人,自然懂得分辨藥物。」楚鳳九並不慌張。

「但我有些好奇,為何就連方才周姨娘都看出了蹊蹺,方大夫行醫多年,又是相府府醫,為何看不出異常來?」

方大夫眸底掠過了惶恐之色,下意識朝蘇姨娘看去。

只見她眼神凶戾,頓時被嚇得渾身一顫,「大小姐恐是在說笑吧,小少爺若是被人餵了昏睡散,草民怎會診斷不出來。」

「但現在小少爺分明沒有任何異常。」

「是嗎?」

楚鳳九淡漠開口,「中了昏睡散之人,短時間內根本不能進食,吃下什麼便會吐出什麼來。」

笑話,乳母不是正在喂小少爺嗎。

要是有異常的話,為何無人來報。

方大夫正想要嘲諷幾句。

忽然有下人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跪在地上,「不好了,相爺,老夫人,小少爺不知為何將喝下去的奶全都吐光了,還一直哭鬧不止。」

。 她站起來整理了一下,對秋水說道:「去請沈毅過來。」

「是,王妃。」

不多時,嫻貴妃和常陽郡主馬車便到了王府的門口,府中之人立刻出去迎接,常陽郡主卻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怎麼?」

嫻貴妃和常陽郡主下馬車的時候,看到顧知鳶和沈毅一起從大門走了進去。

常陽郡主的眼中劃過了一絲笑容,隨後故意裝作一臉驚訝地說道:「丫,那不是王妃么?怎麼單獨和一個男人在一起啊。」

嫻貴妃一聽,心中十分不舒服,在丫鬟的攙扶下下來馬車走到了門口,冷聲問道:「王爺呢?回來了么?」

守衛一看是嫻貴妃連忙跪了下去,輕聲說道:「回貴妃娘娘的話,王爺還沒有回來。」

嫻貴妃一聽,頓時怒火中燒,帶著常陽郡主便走了進去。

此時顧知鳶帶著沈毅走進了宗政景曜的卧房。

宗政景曜看到二人走了進來,頓時愣了一下,一雙眼睛裡面閃過了一抹殺意:「出去。」

強大的威壓讓沈毅微微一怔,他眉頭一挑冷聲說道:「想不到王爺還是一個翻臉不認人的主。」

「咳。」顧知鳶輕咳了一聲說道:「王爺,我可能是幫你治不好的,是沈毅治好的,那什麼,今天該拆線了……」

宗政景曜冷著臉說道:「本王不需要出去。」

「你放心。」顧知鳶走了進去說道:「沈毅不會說出去的,若是他敢說出去,你就殺了他。」

沈毅:?

這也太過分了吧!

「本王說過了,不需要!」宗政景曜努力的壓制著自己內心的憤怒,冷聲說道:「馬上離開這裡。」

「讓開,讓我進去!」突然外面響起來喧嘩的聲音,三人頓時抬頭看向門口,門緊緊的關閉著,從門口傳來了一陣吵鬧聲。

「貴妃,郡主,王爺今日剛剛回來,還在休息。」冷風站在門口,冷著臉說道:「稍等片刻小人讓王爺去見你。」

「什麼王爺?」

常陽郡主是打定了主意了,一定要把顧知鳶踩在腳下,讓她沒有翻身的機會,便惡狠狠地說道:「你是王爺的人,居然幫著王妃和姦夫打掩護,你有沒有搞錯啊,你對得起王爺么?」

冷風愣了一下,抬頭看著跟在常陽郡主身後的嫻貴妃,眉頭微微一皺說道:「常陽郡主,請慎言,哪裡來的什麼姦夫?您怕不是搞錯了,隨意污衊王妃的青白,可是大罪。」

「我和貴妃親眼看到她和一個男人一起走了進來,難道還有假的,你給我讓開,不然我就讓人把你給抓起來。」 江淮芷停下腳步,歪頭看著許圖南,「你在說什麼?」

「我在挑你之前,你就乖乖的在人海里等候我多時了。」

許圖南扭頭看向江淮芷,朝著傻傻呼呼的女孩子眨巴著雙眼,由衷的感激道:

「媳婦兒,辛苦了,等我那麼久。」

江淮芷被許圖南的話弄得暈頭轉向,瞅著正對她笑的許圖南,她很想走過去,怒搓對方的狗頭,霸氣的告訴許圖南。

分明是她的眼光好。

許圖南是被她挑中的男人。

一點兒被挑中的覺悟都沒有,還氣她。

「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只是你忘了…」

許圖南注視著江淮芷,輕聲哼哼。

「傻逼,又土又油。」

江淮芷一下子就關上門。

許圖南神情訕訕。

土味情話一點兒用處也是沒有用。

【戀人甜蜜度提升到10%….】

「有用?」

許圖南不禁興奮,又是感嘆,女孩子總是嘴硬。

與此同時,枕在許圖南膝蓋上的大橘正在舔他,併發出享受的喵喵聲。

他捧起大橘,心情好了以後,看一隻貓都覺得眉清目秀。

忽然之間,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要撬開江淮芷的嘴。

可他沒那方面的經驗。

「大橘,你知道怎麼撬開一個異性的嘴嗎?唉,你是太監呀,怎麼會懂。」

許圖南嘆了口氣,看著照片,斟酌著秀恩愛的文案。

….

房間里,江淮芷躺在床上,捂著臉頰,回想著許圖南方才說的話。

男朋友,沙雕一個。

可她又好喜歡。

「我到底喜歡他什麼…」

江淮芷陷入深思,越想越是不知原因,她掏出手機,等待著許圖南發動態。

過了一會兒后,動態彈了出來。

「喜歡一個人是一種感覺。

難以言喻的感覺告訴我這個姑娘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知道你在看。

你十八歲遇見我。

往後餘生,多半也是我了。

這種喜歡的感覺會貫穿我們的餘生歲月。」

江淮芷一個個字的看過去,臉越來越紅潤,當她看到下方那張親吻的照片以後,忍不住在床上翻了個身,蜷縮成一團,呼吸變得有點兒不勻稱。

許圖南這個豬好像知道她在想什麼。

喜歡一個人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這種感覺會貫穿我們的餘生歲月。

她貪婪的又一個個字的看過去,目光逐漸明亮起來。

許圖南這個人真討厭。

直男。

說話還很沒技術,這些情話又土又油膩。

她討厭許圖南,又討厭不起來。

許圖南有很多不好的地方。

唯一的好就是愛她。

另外,許圖南的眼光也不錯,看上她。

體育院系的那群笨蛋,一點兒眼光都沒有,整天就知道叫她江哥。

江淮芷覺得自己也很有必要組織一句愛情的宣言,掛在朋友圈裡,她想了很久,腦海里浮現出很多好吃的食物。

宮保雞丁、魚香肉絲、麻辣兔…

她對許圖南的喜歡,恰如對美食的垂涎。

可這句話要是發在朋友圈裡的動態里,多半要被大萱兒笑死,說不動,許圖南也會偷偷的嘲笑她。

她抓耳撓腮,用出二十幾年的文學功底,總算想出了一句帶著味道的情話。

「咸著也是咸著,甜一下~

我喜歡你,許圖南。

哼唧,我知道你也在看。」

坐在沙發上的許圖南拍了下橘貓的腦袋,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愛你,比心~」

「嘁,說好的紅燒獅子頭呢?多久做給我吃?兩個星期了。」江淮芷翻身坐起,微微推開門,偷看了眼坐在客廳處的許圖南。

「我改天就弄給你吃。」許圖南轉頭看去。

嘭!

門再次被江淮芷關上。

「呵,女人。」

許圖南搖頭。

近些日子,他私底下有練習刀工,還看了很多食物營養的內容。

許圖南改天就做紅燒獅子頭。

他低頭看著手機,幾個沙雕室友正在討伐他。

「劉峰:我兒子大半夜撒狗糧,你們看到了嗎?」

「李龍:看到了,我孫子好不容易舔到一個女孩子,還不能讓他炫耀一下?」

「朱玄:大兄弟,你愛的人不是我嗎?狗子,你變了,一畢業就和別人在一起了。」

「王彪:朱哥,你放棄吧,圖南和你不能深入交流,無法感情升溫,放棄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