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她身邊除了鑄煉大師外,還有一個雕刻大師,精通各種玉器的雕琢,往往隨手一件雕品都能拍賣出天價。

2020-11-04By 0 Comments

而這個人,就是她自己。

南宮璃嘆了口氣,雙手輕輕撫著這塊色澤瑩潤的羊脂白雲。

這是她拿到的第一塊羊脂玉原,一拿到這塊原石便將它切了,直接拿去變賣。

她統共也只留下了這麼一塊,因為之前已經試過幾次雕琢,所以在雕這塊羊脂白玉的時候她早就得心應手了。

南宮璃拿著這塊羊脂白玉又慢慢走到了琉璃燈旁的椅子上坐下,湊近這一絲絲光亮細細看了起來,神情漸漸迷濛,似是發困,其實精神得很。

她曾經是想好好雕琢這塊玉石的,可卻只來得及將它打磨圓潤,在玉石背部小小刻了一個字后便停了下來,被迫停了下來。

後來發生了太多事,讓她根本沒辦法將這塊玉徹底雕琢完成,卻沒想到這塊本就沒有雕琢完成的玉最終還讓慕洵完整地保存了下來,她以為,早就不知所蹤了呢!

或許是真的看得入神了,向來警覺的南宮璃竟然沒有發覺有一個人悄然靠近了她。

「怎麼不穿鞋子?」

南宮璃被這個聲音一驚,抬頭看去。

夜色中,慕洵依舊穿著一身紫色衣衫,面目肅冷。

可再看向南宮璃的時候,眼中原本冷厲的風刀都變成了溫暖的流光。可是這流光中吧還有一絲責怪的意思。

南宮璃看得莫名其妙,特別是看到慕洵眼中那一絲責怪之意時,南宮璃的語氣也硬氣起來,只是這聲音怎麼聽都有些嗔意,「你,幹嘛,幹嘛這麼看著我?」

第一句,問的竟然不是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暗衛們看著這一幕,心想他們的王妃果然不同尋常人家的小姐!要是其他人家的小姐見著有人夜闖閨房,早就叫起來了好嗎!

天星和地星兩人卻是朝幾人翻了個白眼,王妃是一般人嘛?大驚小怪!

看著南宮璃臉上的無辜茫然,慕洵默默嘆了口氣,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雙鞋子。

他們尊貴的慕王爺啊,那位在戰場赫赫有名讓各國士兵都聞風喪膽的戰神慕洵啊,此時就這麼慢慢地在南宮璃跟前蹲了下來,小心翼翼幫南宮璃將鞋子穿了上去。

「你如今身子虛弱,不能受涼。」

南宮璃原本還在奇怪這慕洵好好地怎麼蹲下來了,直到赤著的腳上驀然被穿上鞋子后,南宮璃才有所反應,下意識地將腳往回縮了縮,臉色也後知後覺地有些發紅。

「哪有這麼虛弱呀!」

「好,那以後答應我,不要在赤腳走路了,好嗎?」

慕洵已經慢慢站了起來,就著南宮璃身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他的目光很快落在了那羊脂白玉之上,唇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笑意,「還記得這塊玉佩嗎?」

「怎麼不記得?」南宮璃將這塊玉佩遞過去,然後又翻了個,「你瞧這裡,這個字!你看!」

慕洵的目光卻沒有落在那玉佩之上,而是看著南宮璃,眼中溫柔繾綣,這個玉佩曾陪他度過了許多陰暗時光。他日日夜夜地帶著,看著,甚至都快要將那個字給撫平了。

南宮璃眼中帶了嗔意,瞪了慕洵一眼,「我讓你看這個!」

慕洵這才意思地將目光落在了那玉佩之上,嗯了一聲。

南宮璃將玉佩放到了慕洵上手,「這塊玉佩本來就是給你的,你還給我做什麼?」

要說慕洵有時候對男女之事並不熟悉吧,可有時候這種時候男人總是無師自通的。

在那一瞬間,慕洵抓住了南宮璃的手。

夜裡有些涼意,連帶著南宮璃的手都有些微微發冷。

慕洵搓了搓南宮璃的手,皺眉道:「最近不是一直在調養身體嗎?怎麼身子還是這麼差?」

南宮璃掙脫不開,只得回道:「底子差我也沒辦法!我已經很努力在調養了!你放心,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肯定不會放任自己的身子一直這樣的!」

慕洵卻是有些不太相信南宮璃說的話,每次都是安撫他,可每次都將自己弄得傷痕纍纍的!可是面子上,慕洵還是給予了肯定,「好。」

南宮璃在這時候才慢慢抽回了手,手心裡還是慕洵溫暖的體溫,竟讓她有些貪戀。

可是,她才不要讓慕洵察覺到呢!是以南宮璃稍稍別過了臉,就著夜色藏起了自己的心緒。卻沒想到自己的耳朵完全出賣了自己!

慕洵剛要說話,便發現南宮璃的耳垂紅紅的,在夜色下看不大清楚,卻是有點誘人的可愛。南宮璃整個人都有些發燙,她知道慕洵在看著自己,可是看就看吧,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啊!南宮璃等著有些著急,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終於忍不住轉過頭去想看看這廝到底在幹嘛。

只是,這一轉頭,看到的便是慕洵近在咫尺的雙眸,深如海淵,不見底色。

他們靠得如此近,就連鼻尖兒也碰在了一起。

因為離得近了,彼此的呼吸似乎也糾纏了一起。

一時間,空氣中曖,昧四溢。

南宮璃想要說話,可這嘴巴方才一動,便發現自己的唇瓣因這一會的顫動與慕洵的摩擦在了一起。

兩個人均是渾身一個激靈。

可儘管如此,兩人都沒有要及時撤離的意思。

慕洵也被眼前這一幕怔楞住了,他,他只是看著南宮璃的耳尖紅得可愛,忍不住想要湊近了去看,卻沒想到南宮璃突然轉過了頭。

慕洵的呼吸越來越重,一開始他還在隱忍著什麼,可見南宮璃就這麼眨巴著眼睛也沒有要抽身離開的意思,心中的旖旎便深了。

慕洵毫不猶豫地將頭側了一側,兩人的唇瓣便這麼碰上了。

溫溫軟軟,帶一點點香。 這,其實不是他們第一接吻,卻比任何時候都讓人悸動。

從前,他們有很多親密的時候,可那時恣意江湖,根本沒有這麼多旖旎的心思,兩人的相處更像是兄弟和朋友,至於這份情誼什麼時候慢慢變了味道,南宮璃也記不清了,只知道後來,這份心思越濃之時,也是他們兩人分隔的越遠之時。

如今,很多人都說,南宮璃的雙眼就像有星星點點的光,帶著高貴的慵懶,又有著少女該有的所有陽光和活力,讓人感受到生命力無盡的張揚。

有活力,是一件多好的事啊,慕洵再也不想看到南宮璃眼中星河俱滅的絕望和無奈,他,再也不想見到了。

慕洵的唇角止不住往上一揚,如今,他定然要守護好她眼中的這份光芒永不熄滅。

因為慕洵的這一動作,兩人唇上的觸感也更加明顯了。

那種細細微微的麻意,讓南宮璃渾身一顫。深陷曖昧情緒中的她也陡然間回過神來。

慕洵雖然抓她抓得並不緊,可輕微的晃動也很難掙脫。

南宮璃沒法子,只得狠了狠心直接咬了下去,卻完全沒想到,這樣的刺激更是要命。

待到慕洵因唇上的刺痛蹙眉發愣的瞬間,南宮璃趁機往後退了退,兩人的唇瓣就此分開,可兩隻手卻還被禁錮著。

唇上的溫軟消失,慕洵的雙眉蹙得更緊了,不自覺地將頭又湊了過去,臉上的表情竟有些孩子氣,似乎因為沒有親夠本,想要要糖似的模樣。

南宮璃退開之後,本來還送了一口氣,見某人又不依不饒地湊上來,還一副霸道迷離的模樣頓時鼓起了腮幫子,用力抽出被禁錮著的手,抵在慕洵的胸口,制止他繼續靠近。

南宮璃瞪了慕洵一眼,可在慕洵眼中,這反而更像是含羞帶怯的凝望。

慕洵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堂堂慕王爺啊,第一次有了心猿意馬的感覺。

他真的,一點都不想離開,而且南宮璃那雙小手啊就這麼抵在他的胸口,痒痒的,暖暖的,連帶著整個人都有點發起熱來。

可南宮璃卻完全沒有發覺慕洵的變化,只顧著想要快點逃開當下這窘迫的境地,見著推不開人,南宮璃只得瞪著慕洵:「喂!」

南宮璃原本是想制止慕洵的動作,可這聲音一出口啊,卻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雖然帶著惱意,卻更是嬌嗔著的,帶著一絲撒嬌的意味在裡頭。

撒嬌?她什麼時候跟別人撒過嬌啊?雖說撒嬌的女人最好命。可她從小到大就不是會撒嬌的主!她要什麼,向來都是直接去爭取的。

可話已出口,想要再收回卻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她發現,慕洵的眼神更深了。

其實,慕洵在聽到僅僅這一個字后,整個人都忍不住渾身一顫。

這聲喂明明是要拒絕他、推離他的,可是那帶著一絲顫音的喃語,尤其是那小眼神兒。

慕洵聽著只覺得心尖兒像被一隻小貓一直在抓在撓似的,痒痒的,有些難受,又有些心動。慕洵說不出話來,只是本能地、直接抓住了南宮璃抵抗在自己胸前的那雙手,稍稍一用力,又將南宮璃扯得離自己更近了一些。

慕洵的聲音都溫迷了下來,「璃兒···」

南宮璃好不容易穩定了自己的情緒,卻被猛得一扯又回到一開始的樣子,頓時哭笑不得,而且她發現眼前這位的情況很不穩定啊。

南宮璃深深地覺得,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啊!

想了想,也不再顧及會不會傷害到慕洵,手下的力道更重了些,直接將慕洵推出去一手臂遠的距離。

「喂喂喂!你別耍流氓了!」

南宮璃紅著臉又瞪了慕洵一眼,趁著後者還在愣神的階段,直接往後面挪了挪!保持在一個安全的距離。

慕洵因為沒有絲毫防備,倒真的被推了出去。以他們兩人的力氣懸殊差別,如果慕洵早有防備,南宮璃哪推得動呀。

也正是因為被南宮璃這麼一推,慕洵有些混沌的神思才逐漸清明了起來。

見著南宮璃防備的神色慕洵哪裡還敢在有動作,深吸了一口氣,也往後退了退。

他哪敢讓南宮璃不高興了,生怕南宮璃因為不高興不順心又盡想著怎麼遠離他了!

這麼想著,慕洵神色莫名地看了眼南宮璃后便別過頭去。

而南宮璃在接觸到慕洵的目光后又是下意識地將頭往旁邊一別。

兩人,似乎是,害羞了?

整個房間的空氣中都彷彿散發著這一股天天膩膩的感覺。

身在其中的人不曉得,可是躲在暗處的人卻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玄星瞪大了眼睛,指著兩人的方向,說話都成結巴了,「王,王爺···」他剛出任務回來,雖然已經了解了南宮璃的身份,也曉得最近幾日發生的事,可是看到眼前這副場景終究還是免不得驚訝。

王爺,和王妃的進展,是真的快啊!

無限劍神系統 想他離開的時候,王爺還是一頭熱呢!

玄星的性格一向活潑,話也是一等一的多,馬上就忍不住開口問道:

「王爺和王妃到底是什麼時候···」

「閉嘴!」天星和地星這時候特別整齊地出聲壓呵斥到。

開玩笑,王爺和王妃在親熱,開口打擾還想不想活了!

他們家王爺的耳力好著呢!會聽不到他們在這裡說話?

這玄星去出了個任務,腦子也出傻了是不是?

玄星眨巴眨巴眼睛,很乖巧地閉上了嘴。

當然也是因為他很快反應過來,他們可不能隨便在背後議論主子,就如今這個距離!王爺一定能將他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玄星閉嘴后,躲在暗處的三人卻是不約而同地眨巴著眼睛看著眼前這一幕。心想他們從前的擔心真是多餘了,怕王爺連王妃的手都牽不到,畢竟這麼多年了,王爺和王妃都是這般不近不遠的關係,甚至偶爾還要斗個你死我活的。

如今雖然相認,但是想要更近一步怕也是很難的。

可哪想到王爺這次夜探王妃閨房,不僅手要牽到了,就連嘴也親到了!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毫無痕迹!高手啊! 三人頗為受教地看著眼前的情況。直到慕洵暗中瞪過來一樣后,三人才恍然,匆忙別開了眼。

完了完了,看戲被王爺抓了個正著啊這是,看來接下來一頓罰是免不得了!

可三人心中卻均沒有難過或者害怕的念頭。因為在他們心中只要他們的王爺今後不再為情所困不再情路坎坷就夠了!

他們真的希望,王爺和王妃能一直這麼走下去!

這邊,兩人的情緒也都穩定地差不多了,可房間中卻依舊是安安靜靜的。

南宮璃終於還是忍不住,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她回過了頭,卻看見慕洵一直垂眸看著那塊玉佩。

南宮璃心中一暖,嘴上卻是責怪的意思:「好了說正事!你大半夜跑過來做什麼!不怕我爹和大哥知道了給你好看!」

慕洵卻是低著頭,聞言唇角淺淺地一勾,手指依舊習慣性地撫摸著手裡的玉佩,回道:「想著,你應該有很多話要問我,便急著過來了。」

南宮璃想了想了,「的確有很多問題。比如,這塊玉佩,怎麼會在你手上?再比如,你既然知道是送給你的,為什麼還要送還給我?怎麼?難道你不喜歡這玉佩?」

聽著南宮璃話中彆扭的語氣,慕洵卻只是將玉佩翻轉過來,放到了琉璃燈盞旁,借著琉璃燈盞的光,玉佩上面的一個洵字,竟是特別明顯:「如果不喜歡,這個字也不會被我磨得快沒有了。」

南宮璃一愣,馬上將玉佩拿過來仔細看著。聯想到慕洵剛才的動作,自然也不難明白,慕洵說的磨是什麼意思。

他從前就是這麼將玉佩拿在手裡磨搓的嗎?

她剛才便發現那字有些被磨平的跡象,原以為是因為過了這麼多年,又有一段時間這塊玉佩被放在了衣冠冢里,所以多少有點風化,卻沒想到事實竟然是這樣。

「你,你真是的!好好的玉佩被你弄成這樣!」南宮璃一邊埋怨著,一邊心裡已經開始盤算如何將這玉佩跟修整一番。

「璃兒,你可知道,當我看到這塊玉佩的時候,有多開心?」

只是的,一開始的時候有多開心,後面就有多難過。所有的慰藉也只能是從這塊玉佩中汲取。

南宮璃卻是撇了撇嘴,面上卻是假裝滿不在乎道:「能有多開心啊?你沒看到我將這玉佩丟在哪,人卻跑沒影了!你難道不知道在這之後,我便入了大秦,跟你分道揚鑣再無交集?」

眼神卻毫無遺漏地觀察著慕洵的神情。

慕洵最聽不得南宮璃這樣的語氣,明明是關心自己的,明明在為自己著想的,嘴巴上卻是不饒人。可慕洵也明白,這是南宮璃害怕、擔心的表現。

害怕被人誤會,也害怕會有更多牽挂。

「你不用拿這些話試探我。璃兒,我不想知道你當初為什麼有那樣的選擇。我只要知道,在雕琢這枚玉佩之時,你是開心的,你是想著要送給我的,就夠了。」

那時戰亂四起,每個人自顧不暇,哪有多出來的精力去理其他的事情,可是她卻在這亂世之中安安心心地為他雕琢著這枚玉佩,他趕到的時候,甚至還能感受到玉佩上的餘溫,甚至還能看到周圍散落一地的玉質灰沫。

他能想象到她是怎樣日以繼夜地趕製,只是終究抵不過這世道變幻。

南宮璃的心頭不能說沒有感動,只是···

「你瞧!又把話題扯偏了!你還沒說到底為什麼把這枚玉佩送過來,本來就是送給你的!」

慕洵卻勾了勾唇角,語氣中帶著一絲蠱惑的意味:「重新雕刻一次吧。」

「重新雕刻?」

「是!就當和過去道別,就當我們之間,重新開始。」慕洵的神色實在太過鎮重,鎮重到南宮璃吶吶看著,還有些反應過來。

半晌,南宮璃才忿忿道:「說到底,你又什麼事都沒有,全是我的了?」不過轉而她又說道:「想讓我重新給你雕這玉佩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付給我同等價值的東西!」

慕洵幾乎是毫不猶豫地答道:「你要什麼都給你!」

「吶!別這麼義正言辭的!又不會要你什麼重要的東西。不過具體要什麼我還沒想好,總之你記得就好了。」

「好。」

南宮璃瞪了慕洵一眼,直接將玉佩「搶」了過來拿到手裡,「好了,你可以走了!萬一被我爹和大哥···」

有些時候啊,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南宮璃這句話才剛開口呢,南宮晟的聲音便從門口傳來。

「璃兒睡了嗎?」

「小姐這陣子養身體,很早就睡了。」

南宮璃屏住了呼吸不敢說話,可有時候人越緊張吧越容易出錯,這不,南宮璃的手不小心捧著了琉璃盞,將琉璃盞的蓋子碰歪了些。

南宮晟是何等功力啊,當然察覺到了裡面的動靜,在門外試探性地敲了敲:「璃兒,你,醒著嗎?」

南宮璃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可不回答更會讓南宮晟擔心呀,想了想還是捏著鼻子回道:「大哥,我就起來喝口水,有什麼事,我們明天再說,好嗎?」

南宮晟原本也不想打擾南宮璃休息,轉身就準備走的,可很快,他就發覺到不對勁。

怎麼感覺璃兒是在急著讓自己離開呢?自己可什麼都沒說啊。

難道裡面有人?

一想到這裡,南宮晟整個人神經都緊繃起來,生怕南宮璃出事,他連忙問道:

「璃兒,大哥有一件急事要同你說,如果你還沒睡。那大哥就進來了!」說著手已經放在了門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