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李康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握住了許老頭的手說道:「老許,你這是做什麼?」

2022-04-28By 0 Comments

許老頭見李康攔住自己也不好將之前的事情說出來只是狠狠的看着陳凡:「你怎麼會在這裏?」

陳凡樂了,大大咧咧的站在許老頭面前說道:「你管我在哪兒?這地又不是你家的,你管的可真夠寬的啊。」

這話可給許老頭給氣得不清,一旁的李康見狀急忙攔在二人中間說道:「小凡,老許,你……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七十章處理辦法 何必非常鬱悶,嘴角卻微微上揚,嘀咕一句,說:「是我以前給你打的紅燒排骨太多,才讓你吃飄了。」

季柚耳尖,聽到『紅燒排骨』四個字,忽然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吃飯,忙問:「渣男,我跟嬌嬌離開前,你不是去廚房燒菜了嗎?菜呢?」

何必翻個白眼,道:「你怕不是夢還沒醒吧?咱們哪裏有空燒菜,情況緊急之下,鍋都給扔了。」

形勢不明,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整個隊伍的氣氛十分嚴肅,沒有人敢放鬆。不過,精神綳得太緊,也不是好事兒,季柚便笑嘻嘻問:「我記得你當時不是抓了個壯丁嗎?那個壯丁是誰?」

何必攤攤手,道:「我沒來得及抓壯丁。」

這時——

飛船的廣播里,傳來沈長青的聲音,「季柚同學,何必學長,我是最後一個呆在廚房的人,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我試着自己燒了一道紅燒排骨,就在廚房的恆溫餐桌上放着。」

季柚一聽,頓時驚奇道:「小青青,看不出來你竟然還會做飯啊。」

「咳……」沈長青略有點不好意思,微微低頭,說:「我不會,我是看着說明書現學現做的。」

「厲害了!」季柚的表情更加誇張了,笑眯眯誇道:「小青青就是厲害啊,不僅是一朵小白蓮,還是一朵會做飯的小白蓮了。」

沈長青:「……」

沈長青抿抿嘴,輕聲提醒道:「季柚同學,我正在駕駛飛船。」停頓1秒,他接着補充道:「手動駕駛。」

要是一會兒翻船了,可怪不得他。

季柚立馬恢復正經,嚴肅地問:「沈長青同學,內網依舊無法重新搭建嗎?」

沈長青搖頭:「沒有辦法,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它應該是一個完全封閉體,屏蔽了所有外界、以及內部的信號。」

季柚皺起眉頭:「能夠預測還有多長時間,離開這個地方嗎?」

沈長青搖頭。

作為飛船唯一的一位機動人員,何必在飛船內部不停的轉悠,仔細檢查有無需要注意的地方,聽到季柚這話時,何必出聲道:「注意觀察它的內壁涌動的頻率,既然我們無法判斷,那就只能等它自己停下來。」

「可這樣一來,就沒法得到具體的時間,它可能還要移動1天,1個月,1年,甚至10年,100年……」岳棲元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說:「太被動了,我們的物資,還可以撐多久呢?」

季柚的心微微一沉,在岳棲元提出來時,這個問題,她就已經想到過了。

這個位面的時間流速,與聯盟是同步的嗎?是否會更快,或者更慢呢?萬一不是同步的……

那就更糟糕。

思及此,季柚並沒有將自己內心的隱憂說出來,而是一臉淡定道:「食物與飲用水供給,足夠我們使用10年。能源……看消耗量,對了——」說到這裏,季柚看向何必學長,問:「渣男,那枚12級的晶核,能量還有多少剩餘?可供應我們用多久?」

那枚從蚊子身上得到的12級晶核,幫助季柚他們抵擋住了一波空間重疊的強壓。它現在由一顆指甲蓋大小,變成了約莫一粒黃豆大小,能源消耗極大,但確實還剩下一點。

何必道:「只要我們運氣不是太差,不再撞上一次空間重疊,至少還可以用上10年。」

話音一落,霎時間,整艘飛船的氣氛一頓,下一秒,以季柚為首,楚嬌嬌、岳棲光……就連不愛湊熱鬧的沈長青,都忍不住在這個時候開口了,大家七嘴八舌,把何必一頓批評。

「呸!」

「童言無忌!」

「呸!呸!呸!」

「學長還是個孩子,講話口無遮攔,老天爺你一定不要生氣。」

……

「……」何必張張嘴,半響,看着通道壁上方,說:「沒錯,我只是一個240個月的孩子,還不成熟,千萬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季柚瞪他:「下回說話給我注意一點,要對於自己的運氣心存敬畏。」

何必:「……」

站在左翼出艙口的,隨時準備飛躍出去戰鬥的岳棲光,這時候忍不住吐槽道:「不是說不搞封建迷信嗎?怎麼現在全員都開始了呢?」

楚嬌嬌瞪他:「你給我閉嘴。」

岳棲光趕緊捂住嘴,不敢吱聲了。

季柚一直在觀察甲板上方的內壁的變化,它約莫5分鐘左右,會有一次向內部壓縮的過程,每一次壓縮,便讓飛船承受的壓力更重。

現在,飛船上方的防護罩已經開到最大的程度,整艘飛船的能源,只保留必要的消耗之外,其他都供應到了防護罩上。

按照季柚的估算,飛船本身的能源儲備,可以維持1年的消耗。

再加上那枚晶核,短時間內,他們暫時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但——

只有消耗,沒有生產,遲早有一天,能量與資源都會消耗殆盡,這點,是季柚無法忍受的。

季柚問:「學長,空間裂縫現在已經關閉了吧?按照以前的經驗,它應該會在1-6個月的時間裏,將裏面所有的外來生物,全部自動的,一個一個排除出去,我們現在的情況,還算不算在內呢?」

何必搖頭,道:「不算。」

季柚眼皮一跳。

何必道:「如果我的判斷沒有出錯,我們現在已經不在空間裂縫裏面,而是在一個未知位面了。那麼,空間裂縫的排他性,就不會把我們包括進去,換言之——空間裂縫現在管不到我們。」

「那——」季柚皺起眉頭:「我們要回去,豈不是要自己想辦法了?」

「嗯。」何必點點頭,語氣有點沉默,接着抬起頭,看向頭頂的內壁,略有些無奈道:「我都說讓你帶着他們趕緊走,你們非不走,非要跟我一起作死,現在知道錯了吧?」

「錯?」季柚望着頭頂,感受在那內部再一次向著飛船的防護罩施加的強壓,語氣淡淡道:「我們確實錯了。」

何必聞言,指尖微抖。

下一秒。

季柚聲線清朗,語調微揚道:「錯在我們力量太小,對這世界,對這個宇宙所知太少,否則,就不會那麼被動!」

「所以——我們要變強,更強、更更強。」

「永不服輸,才是我輩戰士的畢生追求。」

------題外話------

第一更哦。 「火鍋?好呀!」溫梨聽到火鍋,興奮地應了下來。

秦舒笑笑,她就知道溫梨喜歡吃這個。

「那你有什麼特別想吃的菜,我記一下……」

秦舒看了眼路口對面的路燈,朝行人路走去。

下午街上沒什麼人,過馬路的也就一兩個。

秦舒邊走邊跟溫梨聊電話,一輛摩托車闖了紅燈,突然沖了過來。

秦舒驚呼一聲,反應迅速地朝旁邊一避,手機卻還是被撞到了地上。

她看着從身前駛過的摩托車,那車子經過她之後,居然還特意回頭看了一眼,頭盔下一張陌生的男性臉龐,朝秦舒笑了笑。

有種挑釁意味。

秦舒面色一寒,壓下心裏的古怪,把手機撿了回來。

「小舒姐你怎麼了?沒事吧?」電話那頭溫梨擔憂地問道,她聽到了秦舒剛才的叫聲。

記住網址et

秦舒冷靜下來,快步走到馬路對面,說道:「沒事兒,剛才差點兒被一輛闖紅燈的摩托車撞到了。」

「啊?那你沒受傷吧?」

「沒有。」

「那就好,小舒姐你懷着孕走路還是小心一點,我不跟你說了。菜還是我來買吧,你先回家休息。」說完,溫梨急忙掛了電話,生怕秦舒因為打電話再出事兒。

秦舒無奈地一笑,把手機收起來。

她扭頭看着車來車往的馬路,想到剛才那個騎摩托車的人對她回頭一笑,她心裏湧起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

就好像,剛才那個人是故意來撞她的。

可她根本不認識那個人。

秦舒心有餘悸地撫著肚子,呼了口氣,還好沒出事。

因為毫無線索,這個小插曲很快放到一邊。

秦舒把火鍋需要用的東西都準備好,因為她懷孕不能吃辣,特意準備了麻辣和清湯兩種口味。

不一會兒,溫梨和張翼飛都到了。

張翼飛是不請自來,秦舒一開始沒打算喊他,結果他聽溫梨說要來秦舒這兒吃火鍋,立馬屁顛顛的來了。

「吃火鍋這種事不叫我,太不夠意思了。」張翼飛嘴上這麼說,卻很主動地挽起袖子,幫忙備菜。

秦舒笑笑,「我看你最近跟打雞血一樣,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待在實驗室里,我是不想耽誤你工作啊。」

說起來,張翼飛對小組最近剛接手的研究腦血管疾病異變的項目,表現出非常濃厚的興趣,就算公司沒有強制要求加班,他也自願在實驗室里多留。

秦舒無意中了解到,他父親得的,正是一種罕見的腦血管疾病。

她大概也就理解了他充滿幹勁兒的原因。

三人涮着火鍋,張翼飛和溫梨口味一致,無辣不歡,秦舒只能一個人承包清湯鍋。

秦舒對清湯的火鍋並不熱衷,吃的也不多,但她卻很享受這樣輕鬆悠閑的時光。

認識張翼飛和溫梨,她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朋友。不是王藝琳那種人能比的。

「小舒姐,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吃完火鍋休息的間隙里,溫梨神秘兮兮地從包里拿出一個本子來。

「這是什麼?」秦舒翻開,發現裏面竟然是一系列的童裝設計,有男孩的,也有女孩的。武魂帝國太陽神殿中,李耀看著下首站著威嚴中帶著嚴肅的男子道

「昊陽王送來的訊息你已經看過了吧!」

「是的,陛下」男子回道。

他是整個武魂帝國監查使的指揮官,負責巡視帝國。是李耀從最初的軍隊中挑選出來的人,是他的心腹。

「那就去好好查一查,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你

《斗羅之帝國的崛起》第二百三十五章屠殺 江晟景生日的那個晚上,程以安是計劃著跟江晟景把生米煮成熟飯的。

他們兩家是世交,她跟江晟景青梅竹馬,長大后還一起在英國讀的大學——

雖然江晟景是連年拿獎學金的學霸,而她只是個混文憑的學渣,但是,她覺得江晟景應該屬於自己的。

近水樓台先得月,她守望了他十多年,江太太的職位,怎麼都應該是自己!

但是,江晟景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喜歡她。

如果不然,程以安也不會出此下策!

程家頗有地位,江晟景敢動了自己,就必須得對自己負責!

只要結了婚,江晟景娶了她,她自有辦法坐穩江太太的寶座!

結果,一切準備就緒時,卻被於嘉給搶了先,她甚至還鎖上了門。

那個晚上,對於三個人來說,都是手忙腳亂的一晚!

早上,江晟景是被程以安震天響的敲門聲給弄醒的。

他睜開眼,就看到於嘉背對著他,正坐在床頭上穿衣服。

江晟景伸手揉了下眉心,道:「你要是走出這個門兒,程以安毀滅了你。所以,你現在好好求求我,向我尋求庇護,還來得及!」

於嘉便回過頭來,小手一撩長發,道:「昨晚上,已經拿江總享用了一個晚上,怎麼還好意思求江總來保護我?」

說完,她沖著他笑了下。

江晟景的心跳,生生被她給笑亂了節奏。

那一刻,他覺得於嘉就是個妖精,天生媚骨,勾人心魄!

她穿好衣服起身,甚至朝著江晟景的臉頰上輕輕拍了拍,道:「江總,下次有緣再見咯!」

說完,於嘉走到窗邊,打開了房間的窗子!

江晟景回過頭,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聽到外面響起『噗通』一聲,於嘉已經踩著凳子,從窗子跳了出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