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是陳浩駕馭大桃木劍,對着她的肩膀一拍,錢雪茹悶哼一聲,獠牙消失,表情也變得痛苦起來。

2020-11-04By 0 Comments

“你是選擇死嗎?那我可以成全你。”陳浩說着,輸入法力,大桃木劍頓時法光緩緩變強,壓制的錢雪茹表情越來越痛苦。

終於,錢雪茹忍不住哀求道:“不要殺我。”

陳浩咧嘴一笑:“看來你也怕死啊,那好,告訴我,你爲什麼要針對我?”

錢雪茹急忙道:“不是我針對你,是李宏和靈通,他們要對付你。”

壓制錢雪茹的法光一頓,陳浩道:“李宏,是李九命嗎?靈通是不是邪佛?”

錢雪茹點頭:“原本我的計劃是在城市裏製造一場屍氣暴亂,不過他們兩個說,只要我在這裏傳播屍氣,幫他們對付你,他們就答應我幫我尋找三陰養屍之地。”

陳浩眉頭一挑,看着錢雪茹道:“三陰養屍,你這是想要變回殭屍嗎?做人就這麼不好?”

錢雪茹怯怯道:“做人不好,尤其是女人,每個月都要流血,心疼死我了。”

陳浩嘴角一抽,差點沒笑噴。

吸血爲生的殭屍,每個月都要流血,說出去能笑死殭屍界的同類了吧。

忍住笑,陳浩點頭道:“行,下一個問題,既然他們能找你合作,肯定是熟悉的,不知能否告訴我,他們現在在哪?”

錢雪茹遲疑了一下,開口道:“李九命非常善於躲避,我不知道他的真身躲在哪裏,不過我知道他的一個分身,在臨江市,是一個律師,叫董才俊。至於靈通,我就不知道了,這個老和尚一直都在到處弄信仰之力,似乎在修煉什麼厲害神通,非常低調。”

陳浩看着錢雪茹好一會兒後,這才點頭道:“行,算你識相,那麼現在,你說,我要怎麼懲罰你纔好?”

錢雪茹驚怒道:“我都說了你還不放過我?”

陳浩咧嘴一笑:“我說過你聽話就會放了你嗎?”

錢雪茹頓時怒視陳浩。

麻痹的果然道門的修士都是無恥之徒,騙子,我就不該相信你。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陳浩道:“剛纔你說,你要在城市裏製造屍氣混亂,嘖嘖,能夠這麼計劃,就說明你毫無人性,你說,我放過你,要是你以後傷害人,我是不是也有錯?”

錢雪茹連忙道:“大師,其實我也不想害人的,我說在城市裏製造屍氣疫,其實當時沒打算弄得多嚴重,只會傷人,不會死人。我和這個女人已經融魂七年了,也從來沒有害死過一個人。就算吸血衝動來了,我也是喝的醫院血庫的血。這一次完全是被逼迫的,我願意受罰,只求繞我一命。”

說到這裏,錢雪茹弱弱的道:“其實大師,只要你給我找到一處三陰養屍之地,我願意沉眠,與世無爭,這樣我就永遠不會害人了。”

陳浩笑了笑:“你覺得可能嗎?”

錢雪茹急忙道:“我可以發誓,甚至可以讓你下禁制,只要放過我,我絕對會……”

陳浩淡然道:“我說的是轉變殭屍,你現在的情況,我雖然不是很懂,但是我卻知道,人有魂魄,而殭屍有魄無魂,你和這個人融合,我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下造成,但是你的魄和人的魂合一,這纔有了你這樣的異種。可以說,你已經是一個全新的存在,想要回到以前,根本不可能。”

錢雪茹目瞪口呆,一時間無言以對。

陳浩道:“所以,變回殭屍的想法算了吧。你做不到,我也幫不了。”

“怎,怎麼會這樣,那我不是永遠都是這個樣子了?”錢雪茹語氣顫抖的說道。

陳浩道:“不過也不一定,說不定你那個王爺就能幫你呢。”

錢雪茹搖頭:“王爺說了,殭屍是異種,六道不收,天地不容,我的情況更是複雜,他給了我兩個選擇,三陰養屍,藉助養屍之地的玄奇,或許能逆轉,機率很小。另外就是讓我修煉一種不知名的祕法。”

“所以你這是選擇了三陰養屍嗎?”陳浩詢問。

錢雪茹點頭,目光柔弱的看着陳浩道:“我得到了王爺的幫助,所以答應幫他一次,現在這一次幫完了,我也算不欠他的了,大師,我真的沒有害過人,不要殺我好不好。”

陳浩咧嘴一笑:“想不死也簡單,先帶我去找李九命的那個分身,看你表現,我再給你安排。”

錢雪茹鬆了一口氣,連忙道:“可以,只要大師不殺我, 第一百零七節、涼拌

目前來說,所有事情似乎都很順利。

或許大家都太嚮往美好了,都太自信了。

其實有很多潛在的問題擺在面前。

但是大家都選擇了沉默,都沒有說出來。

我還沒有失去理智,盲目的相信自己。

接下來何去何從,目前還有哪些問題,過去還遺留了哪些隱患,這些沒有人去想,然而我不得不想。

材料是供貨商的,錢是業主的,我只是提供了一個思路,然後帶著一幫人做事。

對於這個思路,別人不知道的太多,或者說很多人都是根據表面現象做出了判斷。

但是我知道啊,我親身經歷了。那種累,那種程度的工作強度,堅持不了多長時間的。

怎麼辦?

業務多了,工作量大了,按照自己的思路,走的太急了。

怎麼辦?

工作的內容,工作的員工,安排上看似完美,其實漏洞太多。

怎麼辦?

人員的能力真的能跟上?

肯定不能。

怎麼辦?

沒有一個人說出來任何問題,可能是大家不知道,但是真的是大家不知道?

我更相信是大家想看看我怎麼做!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一個模式,一種方式太容易模仿了。

我能做到,大家就會跟著學,大家跟著學,我還有什麼機會?

沒有了。

只要大家都學會了,我還有什麼機會?

實力沒有人家的強,潛力也沒有人家的雄厚,品牌知名度簡直就不能提。

只要他們做出和我做的一樣的事情,那麼被擠出市場的人,肯定是我。

只是目前大家還在觀望之中,或許不久之後,誰都能夠這麼做。

這個世界比我優秀的人太多了。

或者說,這個世界比我有實力的人太多了。

我在想什麼啊。。。

我這不是杞人憂天了嗎。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東風吹戰鼓擂,這個時代誰怕誰。

星河笑了,笑的很詭異。

或許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笑自己淺薄了。

也或許是笑有誰有這個能力呢。笑自己謙虛了。

對於以後的事情,誰會想到呢。

自己運籌帷幄了這麼長時間,布局做的是毫無破綻,怎麼能被別人摘了桃子。

但是摘了又何妨?

有人擠我又何妨?

但是很多人在利益面前是不聽勸的,還有不帶武器的契約都是一紙空文,誰都敢撕毀。

我能做的,只有在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完成收割。

做成這些事情,我想我該啟用一下下一步計劃了。

想要把生人變成熟人,就要找到這個人的熟人。

六方定理。

這個原理,或許有人比我有運用的快。但是誰能說比我運用的熟悉?

我剛剛回到地方上,很多人脈都不熟悉,各位的感情都是淺淺的交情。

很多人都是因為面對利益,而給我的面子。

但是誰知道以後會不會面對更大的利益。

不知道。

殊不知以後還真的就遇上了。只是這些還是后話。

今天我要做的就是趕緊驗收我們的工作。

對於即將可能會發生的事情要怎麼辦,只能是涼拌!

我本不想再寫這段故事的。

但是似乎每件事情的發展似乎都有一個過程,也必然是有一個結果的。

不寫的話,似乎有點對不起讀者。

萌寵之天降妖妻 寫的話,感覺又寫出了一些黑暗的東西,一些人性的不忍。

但是這不就是社會嗎?

我還是堅持的寫著,希望大家能夠從這裡得到一些東西,或者說懂得一些事情。

「累吧。」進入施工現場首先看到的是王天鵬和王宇躺在沙子上休息。

只是我沒有批評,因為確實很累。

雖然這樣,但是不代表我就很滿意。

老公求你放過我 還有那麼多的活沒有做,竟然躺在那裡休息。

對於合伙人,我能說什麼呢?

看接下來的表現唄。

接下來的事情做完了,一切都好說,做不完,那也好辦,只是對於他們或許就有點難受了。

而且他們也不是沒有眼色的人。

看到我來了,也是趕緊的起來幹活了。

剛剛開始做這個高強度的工作,肯定會很累。

而且他們是兩個人,並且兩個人都是這樣。

這是我的骨幹啊,我可不能上來就開始埋汰他們。

帶著他們干吧。

在這個時候激發他們的激情,也只能一起幹了。

好就好在現在是人多,幹活也輕鬆,不像我第一次那個樣子了。

但是這裡也給我預警了。

他們不像我那麼有激情,也不像我那麼有體能。

我要給他們休息了。

是休息。

高強度的工作,他們會反抗的。

那不是我要的結果。

幹了一會之後,我就帶著丁恆走了,還有下一個工地要去看啊。

而且在這裡爆發一下就行了。

減輕他們的負荷,我也只能做這麼多了。

但是來到另外一個地方,卻讓我開眼了。

直接就是散沙一盤。

三個人都在玩著。

最壞的結果真的發生了。

三個和尚的故事就在這個時間裡上演著。

不對啊,我讓丁成帶著兩個人,是一起幹活的,不是來放羊的。

丁成、施偉還有德男這三個人,是加強的小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佳期如故我如你 我想這應該不僅僅是丁成一個人的問題。

焦頭爛額啊。

出師不利啊。

用人要正,忠奸定興廢。

大事要慎,妄托受大害。

待人忌躁,暴躁交易少。

處事宜靜,浮躁誤事多。

言行宜和,和氣能生財。

做事宜勤,懶惰百事廢。

要淡定,淡定。

時間不多了,先幹活在說。

「同志們加油啊,下班的時間在等著我們呢。下班不積極,腦殼子有問題哦。」

我是猴子請來的逗比。

我就是逗比請來的猴子。。。

我體諒他們,照顧他們的身體,還有心情。

這是老闆做的事情嗎?

不管了,反正你給我把事情做好了,其他的都好說。

一個成功的商人,首先要懂得商道之本,還要善於審時度勢,溝通權變,要善於聯繫各色人物,調和各種矛盾,明辨禍福利弊。若果這幾個人的關係都處理不好,那就不要混了。趕緊撤吧。

做事即做人,一切文化也都是做人的文化。看著是我在做事,其實我就是在做事。

這群人,又要我去給他們漲見識了。 第一百零八節、策略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不!

沒有不合格的兵,只有不合格的班長。

我的團隊人員沒有問題,是我出了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