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王之雲卻是冷然一笑,開口道:

2021-01-29By 0 Comments

“剛纔那些就算我送你的,你小子,別跟我耍這些滑頭,要是想知道它爲何被封存在你體內,就需要消耗第二個提問機會了。”

顧不凡聞言,心中暗罵一句糟老頭子壞的很,對自己這個關門弟子還是跟以前一樣摳搜。

不過顧不凡卻是沒有再次追問了,關於那惡的信息,自己得到的信息已是夠自己查證很久了。

不過王之雲的閉口不言,也是讓顧不凡再次肯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自己這具身體的身世,絕非看上去那麼簡單。

顧不凡沉默片刻後,再次開口道:

“第二個問題,我想……我想問……”

顧不凡嘴巴微張,表情怪異,一股驚悚之感驀然涌上他的心頭,因爲他發現想問的第二個問題,此刻卻是怎麼都想不起來,開不出口了! 顧不凡身形停頓,渾身出汗,就這樣如同石化般愣在了當場。

顧不凡可以肯定,自己想要問的第二個問題乃是他在心中早已想過不止千遍的問題。

但偏偏真的到了這一刻,顧不凡卻是發現自己如何都不能想起來自己到底想要問什麼。

而這個狀況,給顧不凡帶來的便是一陣極其悚然的恐懼之感。

“怎麼會?”

“我怎麼會忘了我到底想要問什麼?”

顧不凡額頭冷汗滴滴打砸在矮腳茶几之上,濺起朵朵細小水花,這一刻,顧不凡好似陷入了瘋癲狀態一般,不斷地喃喃自語,雙手也是不斷地撓着自己的髮絲。

王之雲看着眼前的這一幕,滿是細微裂痕的臉龐之上也好似出現了一絲不忍之色,但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冷眼旁觀,既然已經如此做了,又怎麼能讓此事半途而廢,若是讓他想了起來,那之前所做一切,不就是白費了嗎。

若是可能,其實王之雲便是連這三個提問的機會都是不會給予顧不凡,便是這一面,王之雲都不會與顧不凡相見。

只是王之雲知道,若是那樣,以顧不凡的性格,很可能做出一些便是連自己都無法掌控之事。

“哼!”

“哼!”

“哼!”

大約一刻鐘後,顧不凡雙手撐着茶几,低着腦袋不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他想不起來,他真的想不起來,他的記憶,被人硬生生地抽取走了一截!

在這個世間,能夠做到這種事的,除了眼前的這道身影,又還有誰有着這樣的本事?

顧不凡擡頭,透過凌亂散在自己額前的髮絲縫隙看着眼前之人,他的面容,是那麼的平靜,似乎在那些細小裂縫之中,還有着絲絲叫做冷淡的態度傳出。

片刻之後,略顯空曠的大廳之中,顧不凡的喘,息之聲漸漸平穩下來。

顧不凡伸手整理了一番先前被自己撓的如同雞窩一般的髮絲,彷彿先前之事並沒有發生一般,顧不凡開口道:

“第二個問題,我想問一問,戮仙劍,是屬於我的東西嗎?”

面對顧不凡的提問,王之雲微微一愣,而後瞭然,開口回道

“是也不是!”

顧不凡聞言,對於這個模棱兩可,沒有給出準確答案的回答也並不惱怒。

而後,顧不凡起身,對着王之雲行了一個跪拜之禮,而後擡頭,好似在仔細地看過王之雲臉上得每一道細小裂紋。

片刻過後,顧不凡站起身來,走到了那電梯門口,門戶打開,顧不凡一隻腳踏入,頭也不回地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師尊,我們是不是認識很久了?”

王之雲看着顧不凡的背影,眼神之中竟是出現了些許恍惚之色,隨後開口回道:

“是!”

而後顧不凡最後一隻腳也是踏入了電梯,門戶關閉,電梯之中,感知到正緩緩下降的電梯,顧不凡的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笑容,這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他很滿意,只要這樣,那便足夠了。

顧不凡離開之後,坐在茶几旁的王之雲微微愣了一會兒,一道聲音卻是驀然出現在了這難以進入的百層大廳之中。

“我何時能去那處?”

蕭天命看着坐與茶几旁的王之雲,面色帶着些許冷漠。

王之雲轉過頭,望着突然出現的蕭天命,收起了心中的那分波動,開口回道:

“魔族大軍已經向着前線壓進,此次大戰,不知會持續到何時,但這也是在預想中的事,這一次的戰爭,乃是整個五州大陸的戰爭,斷魔城的存在,不久之後便會公之於衆,魔界之危,也不將是祕密

這對於五州大陸來說,既可能是一場足以滅絕生命之火的危機,也可能是一次衝破束縛的最大機會。

想要去到那處拿回全部,你至少需要飛昇境的修爲,去前線吧。”

蕭天命聞言,眉頭微皺,飛昇境,但隨即,他又是舒展下來,不過是多耗費些時日而已。

蕭天命繼續開口道:

“那戮仙劍我何時能取回?”

王之雲聞言,深深地看了一眼蕭天命,眼神之中,似乎有着一絲警告意味。

蕭天命毫無畏懼地迎上了王之雲的眼神,嘴角也是浮現出了一抹冷笑,不等王之雲回答,蕭天命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大廳之中。


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怕是驚的眼珠子都能掉出來,在這斷魔城,不,在這整個世界居然有人能夠在這百層之中隨意進去,且還是一個如此年輕的面孔。


蕭天命身形現於高空一處雲團之上,看着腳下那道渺小的身影,眼中滿是憐憫與失望的之色。

“本以爲你會是我的一個對手,可你卻不過只是一個悲劇的容器而已!”

蕭天命輕聲自語,如今的他眼中的景色,與以前已是大不相同了。

呵,什麼一州之子,各州第一天驕,如今在他看來不過都是一場笑話而已。

自巫族天魔禁地回來之後,蕭天命的腦海之中,便是多出了許多他以前所沒有的記憶。

靈臺之中,神魂小人頭頂之上,一顆五彩光球也是緩緩轉動。

蕭天命帶着一臉的無聊之色,橫臥於雲層之上,就這樣緩緩地睡了過去,而在他的呼吸之間,一股濃重道意也是自無形之中而出,源源不斷地鑽入了蕭天命的腦海。

百層之內,王之雲看着雲層之上的那一幕,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愧疚之色,隨後一聲嘆息自他口中傳出,聲音消失之時,這百層高塔的最頂端,再次空無一人。

……

斷魔城,街道之上,顧不凡雙目略顯失神地緩步行走着。

這次與王之雲相見,顧不凡雖是沒有得到全部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收穫也是不小。

其實對於這個世界與自己身上的祕密,顧不凡所瞭解的信息遠比別人以爲他知道的要知道的多。

只是顧不凡一直將這些都深深地埋藏在了自己心裏,從未與任何人透露過一絲。

即便是王之雲,若是沒有刻意以大神通窺探過自己的內心深處,也並不會知曉自己心中的祕密。

“如今看來,師尊應該是第二次記憶抹除的時代出現的掌控者!”

天尊,這個世界,能夠被如此稱呼的,便是隻有那一人而已,而那人,偏偏便是自己的師尊,這讓顧不凡如何能不拼命去了解。

天尊全號萬法天尊,世間萬法,皆納於其身,一身道法,通天徹地,真正的與天同壽,萬古不滅,他是世間掌控者,他是萬古第一人。

他是抵禦魔界的最大屏障,這斷魔城與那被稱爲御魔澗的前線戰場,乃是他一手建立而起。

而偏偏這樣一個至高無上的存在,在這五州大陸之中,卻是幾乎沒有關於他的記載,偏偏是那魔界,卻是有着他的一個又一個傳說。

顧不凡從前便是有過懷疑,五州大陸之中,共有過兩次的記憶斷層,一次應該是在那萬仙共在的上古時期,一次,便是應該在天尊出現之後的那段時期。

這兩個時期的內容,即便是經過無數歲月,也不應該沒有一絲記載,可事實上,五州大陸各大宗門,修行家族之中,卻是都沒有關於那些時代的文獻記載。

世人的記憶之中,只知道有一個萬仙齊立的上古時期和一個百族爭雄的遠古時期。

至於魔族,好似也是在那遠古時期纔出現的,至於爲何會出現,也無人能知。

而魔界與五州大陸的恩怨起始,在那不多的文獻記錄之中,也是因爲魔界通過兩個世界邊緣的裂縫企圖佔據五州大陸而被天尊發現。

因此天尊才帶領五州大陸各族抵禦魔界魔族的進攻,而這斷魔城中的原主名,便是那些第一批抵禦魔族的五州各族留下來的後裔,在這斷魔城中,可不是隻有人族修士,靈獸一族也有不少。

至於五州大陸如今的各族,皆是當初以往萬一留下的火種後裔,只是漸漸地,爲了五州大陸的整天穩定,斷魔城的記憶便是漸漸地消失在了五州大陸大多數人的腦海之中。

只是如今看來,這段曾經被斷魔城可以抹去的記憶,又要重新出現了,因此這一次,魔界乃是傾注了一界之力來開啓這場戰爭的。

這幾日裏,整個斷魔城中,這一重磅消息也是不脛而走,且在不久以後,這個消息將會傳遍整個五州大陸。

顧不凡擡頭望向斷魔城外的天幕,他好似已經能夠看到那將要被鮮血染紅的雲霞。

這,將是一場慘烈無比的戰鬥,也將是一場能讓顧不凡快速提升實力的戰鬥。

顧不凡緊握拳頭,眼神之中,也是有着一絲不可動搖的堅毅之色,既然自己如今無法窺得真相,那便儘快提升到能夠看破一切的境界!

顧不凡有種感覺,他的時間,不多了! 半月過後,斷魔城外極遠處,一萬丈深淵之前,兩軍對壘,殺意滔天,此地空間,此刻彷彿都是因爲那猶如凝爲實質的殺意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此地名爲御魔澗,正是魔界與斷魔城所在邊緣線之地的交界之處。

也是兩個世界大軍對壘,戰況最爲激烈之處,也只有這御魔澗的界限裂縫,才能夠容納無數魔族大陸的通過。

“嗚!”

“嗚!”

“嗚!”

魔界大軍一邊,雄渾肅殺得號角之聲不斷響起,各族大軍列陣於前,一股無邊煞氣沖天而起,竟是於大軍之前形成了一尊魔神法相。


這乃是魔族大軍最具殺力的攻伐手段之一,而這堪稱逆天的攻伐手段,卻是要感謝在魔界蘊含在靈氣中那些無法去除的煞氣雜質。

魔界中的靈氣因爲煞氣雜質的緣故,導致其靈氣遠不如五州大陸精純與渾厚,因此魔界各族在修行方面,也是要比五州大陸的修士低上不少。

且魔界各族的壽命,除了幾個比較特殊的種族之外,其餘種族的壽命在同等修爲的條件下甚至還不如人類修士,且魔界各族的暴戾脾性,與那靈氣中的煞氣雜質也不無關係。

但就是這樣一種對魔界各族產生了諸多負面影響的煞氣雜質,在這戰場之上,卻是成了他們最爲有力的攻伐手段之一。

相比於魔界那邊的百族大軍,斷魔城這方,此刻便是顯得寒酸許多了,斷魔城中出了在數萬年前留下的一些大能後代之外,雖是也不短有着五州大陸的各宗各族修士加入,但總體數量之上,比之魔界大軍,卻是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且爲了防止魔界各族從其餘小型裂縫派軍偷襲斷魔城,斷魔城也不得不分派人手時刻注意着 其餘地方。

這便是讓在此刻抵禦魔族大軍的斷魔城軍 ,隊看起來更加顯得有些稀少了。

不過相比於魔界大軍的魚龍混雜,斷魔城大軍卻走的是一個精英路線,無論是人族修士還是靈獸修士,境界都不會低於育神境以下。

這也是斷魔城這無數多年以來能夠擋下魔族的次次進攻的原因之一,斷魔城的高端戰力,總體要比魔界高上一些。

但最爲主要的,還是因爲他們有那位身處百層高塔之中的存在,他一人,足以擋住四王中的三王,而另一人,便是那位被世人尊稱爲武聖的絕世武夫,九重天祕境的掌控者,李聖!

“該死,魔界近百族齊聚,凝聚出來的魔神法相竟是如此恐怖!”

斷魔城這邊,一名飛昇境的看着看着對面從高空俯瞰着己方的那尊巍峨法相,面色極其難看。

在他的感知之中,那尊法相若但以給人的威壓來看,怕是已經有些超過飛昇境的界限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