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何許說低調,不要到處宣揚自己豐功偉績。

2021-02-02By 0 Comments

樑子大笑:“哈哈,聽到沒有,我師兄就是這麼謙虛。”

一幫聽衆轉過頭去,何許在糧油店裏買玄器的勁頭他們都看到了,這可不是什麼謙虛低調的人。

其中一人發出好奇,問何許怎麼做的?能讓他們那麼快速到達萬鈞劍所在之處。

何許剛要回答,樑子把他嘴巴捂上:“我來說我來說,在我們進去之前,武皇不是說了一條安全通道嘛,你們都聽不懂,我何師兄能聽懂。因爲我師兄老家就是這種語言。這下你們瞭解了吧?”

一幫人點頭,總算是弄明白了。但心中也有些失望, 強勢歸來,霸道總裁的私有寶貝,

樑子在人羣中看看,問最後買走了那些劍的土豪呢?跑哪去了?

一人回答,那人已經趁夜跑了,但該是跑不遠,有一大羣人追去了。大家都要等着看看,那些劍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也許萬鈞劍能變化模樣呢。

樑子說有想法。

那些人再問,他們是怎麼得到那重劍之重的功法的?是不是還得到了什麼別的?

果然大家還是懷疑他們有別的收穫。

樑子撇嘴:“有得到有用的話,我還在這裏跟你們廢話什麼,早就跑掉找地方躲起來研究去了。留下不就是爲了聽聽動靜嘛。至於那重劍之重的功法,你們當中沒有奇術師吧?我是,我有特殊方法,在當場把玄獸放出來,這樣的狂風雕就可以帶我上去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現場除了樑子的確沒有什麼奇術師,奇術師一般不對武技感興趣。更不對武者的武器感興趣,他們用不了。

樑子把大家的疑問都解答了,何許明白了,樑子這是不想多做逗留,打算直接離開了,所以才費這些口舌解釋他們什麼都沒得到。只是肯定還會有人不相信。但不相信又如何,計劃不如變化快,以前他們是一幫菜鳥行動,現在可是多了個秦長老,一般人還真打劫不了,怎麼早沒注意到這點呢。

何許也覺得差不多可以走了,樑子這邊解釋一下,會打消一部分人的疑慮,再加上個秦長老坐鎮,恐怕對他們有想法的就不多了。至少敢動手的沒有了,剩下幾個比較堅持的,中途擺脫就是。

何許問樑子,中午飯訂好了沒有?

樑子愣了一下:“啊呀,把這事兒忘了,這可是最重要的事情啊。大家都散了吧,我要去研究吃什麼了。”

樑子從桌子上跳下來,一隻手攬住何許,回頭看看鄭家姐妹倆,問何許什麼個情況,去趟花樓還打包往回帶的?

何許反問,沒覺得這大高個兒很難得嗎?難得碰上一個,而且有條件帶回家,完全沒有不帶回家的理由啊。

樑子一副瞭然的樣子:“原來師兄喜歡這款啊,早說啊,本師妹回去幫你好好找找。”

樑子挺助人爲樂。何許則是犯愁,不能帶着二人去那古道塔。帶到古道塔,那就要帶回聖光門。帶回聖光門不太方便,一個個的女人帶去算怎麼回事兒,光生活費也交不起啊,還是要把他們送回家裏去,跟水依依混比較好。

何許問花音呢?

樑子說在房間生悶氣。

“她生什麼氣?”何許好奇了,去找花音。

來到房間當中,何許問花音什麼情況,咋還一個人生起悶氣來了,這不對啊,年紀輕輕的,本應是開心快樂的年齡嘛。

花音起身施禮:“見過主爺,主爺回來了。”

面無表情,何許覺得更不對勁兒了,之前她就算不甘心,也不會是這個樣子。伸手在她額頭上摸一摸,問到底怎麼了?感冒了嗎?

花音詢問:“主爺爲何寧願去花樓,也不與我同寢?我還是未經人事,難道還不如花樓的女人?”

“媽呀?吃醋了,好情況。”何許大喜。

花音說不是,就是覺得自己在她眼裏,連花樓的女人都比不上。

何許把她摟過來:“別這樣,你是很好的,我很想與你同寢。但是你想啊,如果吃一個饅頭,隨便在哪裏都能吃。如果吃一桌滿漢全席,那至少得有個金碧輝煌的宴會廳吧?”

花音聽懂這比喻了:“主爺的意思是,我不是饅頭,是滿漢全席?滿漢全席是什麼?”

“是大餐,你是大餐不是饅頭,怎麼能隨隨便便在這破地方就糟蹋了,得正兒八經的回家裏的大牀上,細細品嚐。”

“謝主爺看得起”花音心情明顯好多了。

何許問她,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了現實,這麼心甘情願的隨了自己,還吃起醋來了?

花音回答:“主爺您也說了,這就是現實,現實除了接受還能如何。我能做的,就是讓已經現實的事情,變得更好一點。”

何許說對,這麼想是對的。問她能不能幫自己個忙?

“主爺吩咐就是”花音很痛快,也不問幹什麼。

何許把鄭家倆姐妹的事情說了一下,告訴她帶二人去找水依依,她是武者,只有她能帶着兩個女人如此長途奔波。


花音沒想到是做這事兒,她不想去,她想隨何許,去破解的萬鈞劍的祕密。但何許這樣吩咐了,也只能答應。問平安國目前到底在哪裏?這現在能說嗎?

“不說你怎麼去,你到時候直接跟水依依聯繫就行,我把她訊珠給你。還有我寫個東西,要詳細交代一下下步要做的事情,你一併帶回去。”

何許說完,就開始忙活着寫,可是突然又想起什麼,問花音這星武大陸,有沒有什麼節日,是所有國家都認同的,最大的節日,閤家團聚那種?

花音回答,冬日節。在每年的第一場雪那天。

何許懷疑自己聽錯了:“什麼時候下雪你們知道嗎?難道等飄起雪花來了,才準備節日,那離得遠的也趕不回去啊。”

花音說知道,第一場雪每年都是同一個時間,從沒錯過。

“果然很異界”何許又服了,告訴她轉告水依依,冬日節自己必回,回去跟大家一起過節。

花音點頭。

何許卻是突然一臉壞笑:“到時候就該吃滿漢全席了。”

花音低下頭害羞了,有這表情說明他現在對何許真的不排斥了。應該是因爲何許在山谷中良好的表現,還有他武皇傳人的身份吧,女人都喜歡有前途的男人。何許這武皇傳人的身份要是傳出去,別說花音,恐怕會有很多女人慕名倒貼。 就這麼決定提前撤離,兵分兩路。花音帶鄭家姐妹二人去找水依依報道,何許他們去古道塔繼續探索。

何許叮囑花音直接進白雲城,然後聯繫水依依去地下王城。在到達白雲城之前,不要告訴鄭家姐妹二人真正的目的地。

何許完全信賴花音,因爲他們倆已經綁定了。但別人還信不過,這鄭家姐妹得在地下王城住些日子觀察觀察再說。雖然別有目的的可能性不大,但江湖大啊,什麼鳥都有,不得不防。

花音在聽到平安國真正去處的時候也是大爲吃驚,尤其知道何許的家在天上王城這種神奇的地方的時候,更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

雙方離去的方向正好相反,花音往北,何許往南。花音跟何許的關係外人不知曉,應該不會有人因爲何許去對她做什麼。

送走她們,何許說這下好了,陰陽又平衡了一些。

肖胖問什麼意思?


何許說女的多男的少,現在走了仨,不就好多了嘛。

肖胖不覺得陰陽需要平衡,女的多沒什麼不好。

倆人瞎扯着,龍小福喊話了:“你們倆還走不走,讓我堂堂長老師傅等你們嗎?”

何許跟肖胖趕緊說不敢,跳到馬上來到秦長老身邊,請長老下令出發。

秦長老說沒什麼好下令的,他們隨意就是,不管他們。

何許提議,既然花音不跟他們一起了,那不如就走紙房子村。

秦長老想了想:“這紙房子村我沒聽過,想去看看。但按照花音的說法,這村子就在末日古道之上,而且是東段。東段這條路一般沒人走,有些危險。大家都是從黃昏幽林外繞過去,走上西段就相對好走了。”

何許問東段有什麼危險?

秦長老回答,在到達紙房子村之前,末日古道之上,還有一個村莊叫神堂子村。那裏很玄乎。這次要是想走紙房子村,那就得經過神堂子村。

香港之夢 ,連她都覺得危險嗎?

秦長老說是,自己的建議也是能不去就不去。

何許看向樑子,樑子回答很簡單,江湖第一美少女,天不怕地不怕,走哪都無所謂。但此行秦長老爲首,還是秦長老決定。

龍小福也說是,江湖第二個第一美少女,也是天不怕地不怕,走哪都行。但師傅在,要聽師傅的。

何許問胖子呢?

肖胖回答,自己就一看門燒水的,沒有發言權。

何許愁住了,他是真想去紙房子村看看,是不是村子裏全是紙房子。可聽他們這意思,都是要聽秦長老的,那就是準備不走了唄。

就在他發愁的時候,秦長老開口了:“何許,這次是你下山做任務,我們都是陪同而已,你說了算。”

何許大喜:“謝長老,我跟你說啊長老,我這人可是從來不客氣的。既然你讓我說了算,那就去紙房子,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你們放心就行。借路路過而已,不至於被爲難。”

何許不擔心,關鍵時刻一句養兵千日,小白肯定出奇蹟,怕啥。他現在對小白是嚴重依賴。

一路聊着遠離抵山鎮,空中一隻訊鷹飛來,直衝何許落下。何許拉馬停下,訊鷹劃過眼前他取下訊筒打開。

樑子湊過腦袋問誰的消息?是水依依的情·書吧?

何許沒有回答,臉色越來越難看。樑子也看清了信上的內容,大驚怎麼會這樣,這樣一來,好不容易在任家的一個內奸,豈不是就失去作用了。

何許把信撕掉:“我不在乎任家有沒有我的眼線,我在乎三夫人。三夫人在我眼裏雖然只是一個讓人想入非非的美女,但三夫人對我的感情,卻是真的很真。我不允許她如此被人欺辱。這個張三到底是什麼東西,樑子你認識嗎?”

樑子回答,從未聽過江湖有這麼一號人物。不過水依依說他徒弟是霍浪,這霍浪自己是知曉的。江湖第一銀賊。比他何許還銀。但從未聽說過這霍浪還有師傅啊,教他什麼,教他搶女人嗎?

何許說不管那些,必須把人弄出來,問樑子能不能幫忙?

樑子不敢貿然答應:“按照水依依所說,連葉谷那老頭都是一個照面栽了。不弄清楚此人身份,我紫光島也不敢隨便亂動啊。你讓我傳訊回去,派出人先把他查清楚再說。三夫人既然已經羊入虎口,就讓這老虎多舔兩口吧。”

“那就拜託了。”何許是真替三夫人擔心。

樑子趕緊傳訊回去,何許也給水依依回信。而此時矮子已經到了張三家,來搭救三夫人了。

馬麗把他放掉,跟他說了三夫人的事情,他第一時間就來了,真的是非常忠誠。

矮子沒有出現在正門之外觀察敵情,而是直接跑到了張三家的院子後面。從後牆跳了進去。

一進院子裏,矮子當場就愣住了,周圍一羣羣的毒蛇遊動而來。矮子不懂什麼意思,弄幾條毒蛇有什麼用。

正在想着的時候,一羣毒蛇突然都是尾巴一甩,然後便如利箭般的往矮子面門竄來。矮子不取武器,直接撐起氣甲。

一條條毒蛇咬到氣甲之上被崩碎,蛇血濺滿了整個氣甲,突然氣甲之上一個洞被蛇血腐蝕開來。

矮子大驚:“竟然可以融我氣甲,這什麼蛇。”

不等他鬧明白,新的蛇羣又至。矮子本不想弄出動靜,可現在看來,不弄出動靜也不行了。當即抽出一柄短劍…….這短劍對他來說就是長劍了。

手中寶劍揮舞,矮子將蛇羣劈斬開來,一邊還要躲避蛇血飛濺到身上。這蛇血是真的沾染不得,落到身上就是腐蝕出一個大傷口。


矮子揮舞着寶劍,躲避着蛇血,快速前衝當中,蛇肉落了一地,他也終於通過了這蛇區。但同時也知曉,敵人已經知道了他的到來,這下只能硬闖了。

不等他走多遠,霍浪帶着三夫人柳靈出現了。三夫人還是被綁着的。

霍浪的刀放在柳靈脖子上,告訴矮子別再亂動,再動一動這女人就要死了。

矮子手中寶劍垂下:“放了夫人。”

霍浪大笑:“小個子你太逗了,我憑什麼聽你命令。現在是你要聽我命令纔對。給我聽好了,拿頭撞樹,否則我就在這美人兒臉上劃一道傷口出來。”

霍浪說着就開始瞎比劃,矮子大喊不準動,撞樹就撞樹。說着就是轉身,一腦袋把一棵大樹給撞斷了,撞的實在。

剛要再撞,三夫人讓矮子停下,告訴矮子立刻離去,不要管自己,這是命令。出去之後躲起來,等自己消息,不要再回任家。

矮子不動。

三夫人說這是命令,今天他救不了自己,不要在這裏白遭羞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