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余淺以最高分排名第一的成績通過,本組另外六人有兩人淘汰。

2020-11-01By 0 Comments

韓霜語也通過了,不過是卡線通過。

回到車上,韓霜語臉色陰沉坐在前排,看余淺上車,悄悄伸出一隻腳想把人絆倒。

余淺臉色平靜,一腳踩上去。

「啊!」偷雞不成蝕把米,痛得大叫。

低頭看了一眼:「哦,不好意思啊沒看到你伸腳了。」

這聲抱歉毫無誠意,氣的韓霜語臉色通紅。余淺走到後面坐下后,終於有人忍不住笑起來:「這算什麼?偷雞不成蝕把米還是自作孽不可活?」

「都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就不是人人都喜歡韓霜語,她在休息室的挑釁爭吵讓本對她無感的人也不喜歡她,現在還想絆別人。

看她倒霉,誰不開心?

韓霜語氣結,可是她現在狀況算是惹了眾怒。只是針對余淺她還敢鬧騰,人一多還是只有慫著。

簡單來說,還是欺軟怕硬。

可要說欺軟怕硬,余淺背後有紅粉撐腰,她一個靠著各種品牌過日子的人為什麼又敢跟余淺對著干呢?

坐在座位上,余淺百思不得其解。 余淺並不知道,這跟欺軟怕硬沒什麼關係。她不是人民幣,不可能誰都喜歡。

而且,總有那麼一些人,當你見到的第一眼你就知道ta和你不對付,甚至可能給你造成很大的威脅。

余淺於韓霜語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

廣告被搶其實只是小事,她做了那麼久的模特,不是第一次遇到。之所以這樣針對余淺,只是因為當時海選時余淺的表現讓她受到威脅,感到壓力。

打從心裡明白余淺在這個圈裡一天,她就一天出不了頭后,即使知道自己惹不起紅粉還是選擇了跟余淺對上。

孤注一擲只為拼一個未來。

這些余淺不知道,但就算知道了也會無法認同。

如果讓她來面對同樣的事情,她會選擇蟄伏,休養生息在最合適的時間最合適的狀態出擊,以實力打敗對手,而不是用小動作傷害對手。

二郎神曾說過,明知自己不可敵時還衝上去,這不是勇敢,這是蠢。

……

回到別墅,被淘汰的兩個女孩回到房間收拾東西,四個女孩坐在客廳有些沉默,余淺淡定的去廚房做午飯。

「你都不會難受的嗎?」蘇念看著她做飯,又看著她吃飯,全程沒有一點點捨不得的情緒。

吞下口裡的飯,余淺抬頭:「難受什麼呢?」

「她們要走了啊!」

放下碗筷,余淺認真的看著她:「離開這個比賽不代表離開這個職業,如果她們願意,還可以繼續走秀,說不定哪一天你們還能在同一個T台走秀。再者,雖然這一周我們都是一個組的,一起流汗一起流淚,可是說到底,我們只是相處一周的競爭對手。」

看了看被她的話吸引,也看著她的另外三人,余淺又說:「她們離開,我不會開心,但我也不會難受。同樣的,如果離開的是你們,我也是這個反應。」

或許有人會覺得余淺冷血,可現在的余淺,在面對被劃在保護圈之外的人時,她是理智的,也是冷靜的。

不管是高興還是難過,她只會沖著自己人展示情緒。

離開兩個暫時同住的室友,她會有什麼情緒?

沒有。

蘇念有些接受不了余淺的想法,她張了張口,想說什麼但又不知道怎麼說。最後還是放棄,起身上樓了。不知道是幫忙收拾去了,還是回房間窩著去了。

孟蘿低頭想了想,也起身了,不過她不是上樓而是去廚房做沙拉。

余淺看她一眼,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也是,只是一個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而已,哪有那麼多捨不得呢。」武螢輕聲說了一句,也起身去往廚房。

待兩人收拾好下樓時,樓下的四人都已經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她們。

提著行李下樓,兩人猶豫了一下,還是朝她們說了一句謝謝。

雖然淘汰了,兩人卻沒多少難過。

在知道需要六項中任何一項不合格都會淘汰的時候,兩人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拿到考題時更是心灰意冷。

如果不是余淺教她們動作,如果不是孟蘿三人幫她們調整身體柔韌度,可能連決賽第一場的都無法好好表現。

淘汰,只能說明她們做的還不夠好。但是,淘汰不代表她們在模特這條路上就走不下去了。

兩人決定,回去后要更加努力。

努力讓自己越來越優秀,爭取有一天能站上更好的T台,而不再因為上了商場T台秀而自滿。 少了兩個人,對幾個女孩來說並沒有多大影響。

暫時沒有任務,都有些放鬆,按著自己的計劃安靜的做著自己的事。

余淺甚至覺得彷彿回到了燦星的練習室,只不過少了付綰綰和秦遠這對夫妻。

聘則爲妻奔爲妾 她在想付綰綰,付綰綰這個時候也在想著來看看她。按照大賽要求,封閉訓練期間沒有特殊情況是不準有人到山莊看望選手的。

付綰綰沒辦法,只能讓經紀人找到大賽組織處,以特聘老師的名義去往山莊住兩天。這兩天,她得到各棟別墅指導選手台步。

如果不是為了余淺這個學生,她是真沒興趣去折騰這些小孩兒。

……

這天,余淺她們穿著高跟鞋頭頂一碗水站著練平衡的時候,編導帶著付綰綰走進來。

走進這個和其他別墅畫風完全不一樣的別墅時候,編導嚇了一跳。她們已經走了好幾個別墅了,大多都很放鬆在追劇追漫,都覺得新任務還沒出來,可以不用慌。

這裡的幾個女孩卻這麼認真,一點都不放鬆自己。

編導有些動容,突然理解周蕊為什麼這麼喜歡這幾個女孩,滿口誇讚了。

努力的孩子,值得人喜歡。

因為付綰綰的出現,今天的鏡頭也一直切到川省這邊的。

曾經的國模第一人,就算退下來幾年了,喜歡她的人還是不少。

節目組要蹭熱點,自然會一直跟著付綰綰走。

之前幾棟別墅那安逸放鬆的氛圍可讓網友吐槽了個遍,明明都是十多二十歲的小姑娘,不管是身材還是臉色,狀態還比不上這個已經三十多的老模。

嘖。

直到余淺她們的樣子入眼。

「付老師。」余淺先開口給付綰綰打招呼。

兩人的師徒關係還沒公布,余淺只能這樣疏遠的叫法。

「走兩圈,我看看。」付綰綰挑眉,語氣間很是熟稔。

「付老師,你們認識?」編導看了看兩人,有些詫異。

「我也是燦星的簽約藝人。」

付綰綰雲淡風輕,可別墅里的人和電視機前的人卻炸了鍋。

一直以來,付綰綰身邊只有一個經紀人在打理工作,很多人都以為她是在自己單幹,現在卻告訴他們她簽在了燦星?

武螢表情有些奇怪,看了看余淺又看向付綰綰。

都說國模沒幾個希望有人把自己壓死的,但是付綰綰已經退下來了,是不是說明,余淺有付綰綰的教導。

待看到兩人的熟稔,這個想法更加確定。

余淺,百分百接受過付綰綰的教導。

怪不得她挺厲害的。

浪漫流星雨 檢查過余淺的狀態,感覺沒啥問題,付綰綰轉頭看向另外四人。

「每個人台步颱風不同,所以這兩個不多講,我只能將我的經驗告訴你們。」不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也只是特聘老師,很多東西她都沒打算教給她們。

「付老師。」劉冉月突然開口打斷付綰綰。「我們想親眼看您走一走,可以嗎?」

孟蘿反應有些大,頭上的碗搖搖欲墜,趕緊伸手取下來。然後,神色間有些驚詫又有些對劉冉月的不滿。

誰不知道付綰綰從T台退下來后就沒再走過,每次出現都是一些活動和廣告。很多人都猜付綰綰不會再走了,現在劉冉月卻帶上這裡所有人要求付綰綰走一場,語氣還明顯的不滿,以及,不屑?

她瘋了嗎?

她在不滿什麼?又在不屑什麼? 孟蘿看出來在場人臉色都有些難看,更多的是對劉冉月不識趣的不滿。

「我知道您曾經號稱國模第一人,但是退下來后就不曾走過,您還會走嗎?」付綰綰不說話,劉冉月語氣更加不屑。

「你在不屑什麼?」皺了皺眉,蘇念很是疑惑。

瞬間靜默的氛圍讓蘇念有些緊張,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一安靜就心慌。

已經被人揭開想藏沒藏住的想法,劉冉月也乾脆的撕破了臉:「付老師以前是很厲害,可是現在都疏於練習這麼久了,誰知道還能不能走,誰又知道有沒有這個資格教我們。」

此時她不屑的表情不客氣的語氣都被跟在付綰綰後面的攝像機記錄下來並直播了出去,網路上已是炸鍋狀態。

付綰綰是退下來了,可她國模第一人這個頭銜還沒被摘去呢。

最重要的是,她不止是國模,更是世界級的超模,她的粉絲可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成百上千萬。B站那些超模剪輯,從不會落下付綰綰,還在源源不斷的給她吸引新粉絲。

可想而知,在這種情況下,劉冉月的話會引起多大的震動。

她原本就還沒鞏固的人氣,因為這幾句話消散的差不多了,也就那種不了解付綰綰成就的人還覺得她說得對。

「資格?」付綰綰低笑一聲。「如果我沒資格,華國就沒人有這個資格了。」

她的語氣不可謂不狂,可她狂是因為她有資格。

「想看?滿足你們。」說完就走到訓練室盡頭,做好準備。

余淺反應很快,趕緊打開音響。沒有特意選音樂,隨機出來的一首節奏感很強的音樂。

付綰綰凝神聽了一下,走出的第一步就踩在了音樂節奏點上。而且,她今天穿了條齊膝傘裙,每走一步,裙擺都被踢起來,就如同一朵花。

余淺看過很多次付綰綰走台步,依然每一次都被震撼。

更別說這些第一次親眼見到一位天神走台步的人了。

電視外的觀眾也被震撼到,以前的付綰綰每一場秀都是在造型完美布景完美的情況下。今天他們才發現,即使是舞蹈訓練室這種簡單至極的場景,即使是簡簡單單的造型妝發,也不能影響她這幾步走的有多完美。

很多人到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現在模特的粉絲總是推崇這些老模,批判新模。

你大神永遠是你大神,即使退圈多年,依然吊打新生模特。

「呵。」轉身看了看錶情震撼的工作人員,付綰綰轉頭看向劉冉月。「小姑娘,現在,我有資格嗎?」

語氣嘲諷,一點不掩飾對劉冉月的不喜。

劉冉月閉嘴不言,她不知道說什麼,更不敢說什麼。

不知天高地厚這種事,一次就夠了。

見她不再說話,付綰綰才轉向另外三位女孩,認真的告訴她們自己走秀的經驗。

至於劉冉月,她可沒興趣教。

被撇在一邊的劉冉月悔不當初,一時嘴快的結果就是失去一位世界超模的親自指導。

講完經驗,付綰綰想看看余淺的台步,可是如果只看余淺的又太明顯,想了想,乾脆讓除劉冉月以外的人都走一遍,她看情況進行指導。她也再次強調,每個人台步不一樣,她有些話聽聽就好,不用太過認真。

孟蘿聽到可以指導台步,激動地差點跳起來。 孟蘿台步是小剪刀,溫溫柔柔的,看起來還不錯。

可實際上她的台步是自己跟著視頻學習琢磨的,沒人指點的狀況下就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雖然付綰綰走的是大剪刀,颯爽無比,可不管怎樣她是一位台步大神,她的指點對於孟蘿來說都是寶貴的。

所以,付綰綰的鬆口,她特別激動。

「淡定點,太激動了走不好老師會罵人的。」不知何時走到她身邊的余淺,歪頭安慰她。

相比其他人,余淺挺喜歡孟蘿的。

在這個都在慢慢走一字步的大環境下,還能有一個堅持走交叉的人,她很高興。再者,孟蘿雖然不愛說話,平時挺安靜的,可是從這幾天的接觸來看,她是一個心智極其堅定,且三觀極正的一個人。

余淺準備讓老師看看她的資質,可以的話就讓秀秀把她簽下來。

燦星不能只有付綰綰和余淺兩個模特。

孟蘿注意到她話里的老師二字,語氣里的親昵和剛開始完全不一樣。

神色不定,想問她又不知道該怎麼問。

一直歪頭看她的余淺輕笑:「你猜的挺準的。」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她是我老師。」直截了當的一句話,讓孟蘿睜大了眼。

「你不怕說出來后別人說你靠著老師走後門嗎?」

「哈哈哈,你想多了,實力可以壓下一切流言蜚語。只要你夠強,強到別人無話可說,那麼你後台再大都不會有人說什麼。」

孟蘿若有所思。

兩人說話間,蘇念和武螢的指導已經結束,都轉過頭來看著兩人。

余淺挑眉:「你先來吧。」

深吸一口氣,孟蘿穩穩走起來。

另外兩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孟蘿走台步,發現付綰綰因為她走的小剪刀而些微好看的臉色,兩人心沉下來。

等發現余淺走的也是剪刀步,兩人更是絕望。怎麼就忘了這位前輩走了多年的交叉,並不喜歡一字步呢。

兩人已經想象到一會兒會被罵成啥樣了。

余淺走完,付綰綰看了一眼湊過來也要走幾步的劉冉月,招手將四人叫到一邊。

劉冉月臉色陰沉的看著幾人離開。

此時的網路上早已鬧翻了天,罵劉冉月的不少,罵付綰綰的也不少。不少人覺得,付綰綰做為一個大前輩,和一個未正式出道的選手計較,太斤斤計較了,很low。

付綰綰的經紀人,看著網上的討論,冷笑一聲。

以為付綰綰不走秀了就不是大神了嗎?真是想太多。你老大還是你老大,就算不走秀了也依然能把這些妖魔鬼怪壓的死死的。

劉冉月一個小新人還敢對前輩不敬?呵,付綰綰只是無視她已經是仁慈了。

「我不走一字步,所以多的我沒法給你們指導,只能說你們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風格。你兩的台步,太過相似,無法給人留下太深的印象。」頓了下,想了想又開口:「不是說你們台步就不好,而且沒有自己風格的話會泯然眾人,成為眾多模特中的一員而無法冒頭。我這樣說,你們明白嗎?」

蘇念和武螢點了點頭,她們明白付綰綰的意思,也知道自己的問題,但是並不知道該怎麼做。

「付老師,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很簡單,找到最適合你們的風格,然後展現出來。說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尤金。她就是將自身氣勢展現的淋漓盡致的典型,否則也不會被稱之為女皇。再或者是我,我走秀不愛笑,綳著臉看起來就很兇,所以我發現這一點后就改變了自己的風格,讓自己臉和台步能融為一體。」 付綰綰很是盡心,她不討厭這兩姑娘,也想教她們些東西。可惜因為台步的不同,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從颱風上來指點。

看兩人明白了什麼,自己去琢磨了,她轉頭看向孟蘿。

孟蘿有些緊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