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說毒蛇啊,就是這個混蛋!欠了我幾百塊錢不還。”秋楓臉紅脖子粗的咒罵。

2021-01-30By 0 Comments

“秋楓先生!”蘇沫沫打斷道,“您還想否認你被獒犬綁架,結果卻是獒犬失蹤的事實嗎?雖然是毒蛇謀劃了一切,反戈一擊,但我敢肯定,這事一定和您有密切關係,只要您肯做污點證人,指正毒蛇,我一定把他繩之以法,同時保證你的安全。”

因爲說話過急,她幾乎沒換口氣,臉上浮現一層紅暈。

“我知道你受到了毒蛇的威脅,甚至他可能在水雲間和你有一場交易,但是他們是黑暗勢力,您信得過他們嗎?不能!但是我值得您信任,警察值得您信任,只要您鼓足勇氣,我們通力合作,一定可以利用這次事件把他們連根拔起!”

蘇沫沫手舞足蹈地說着,甚至有一滴唾沫沾到了秋楓的嘴脣。


秋楓聽得目瞪口呆!

這世上,怎麼會有腦洞這麼大的人?還是個美麗動人的女警察!

你好!一杯等一個人

他威脅了自己?

在水雲間吃飯是祕密達成了協議?

這……

秋楓都懷疑自己其實下午沒去遊樂園,而是在家睡了一覺,現在還沒夢醒……

聽着好真實!

大概是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蘇沫沫小臉一片通紅,埋低了頭:“讓秋楓先生笑話了。”

但很快,她又擡起頭,目光堅定:“秋楓先生,我相信您是個好人,決不能向惡勢力低頭!否則他們只會更加囂張,更加猖獗。”

我是好人?

秋楓手一抖,趕緊打斷了她的話:“蘇警官,我很感激你的信任,你要是不嫌棄,你可以直接叫我秋楓,我就一普通人,又是先生又是您的,實在太折煞我了。”

“好的,秋楓。”蘇沫沫面上一喜,感覺秋楓是打算坦白了,“你叫我沫沫就好。”

這可真是一個,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的女人啊!

秋楓感嘆了一句,接着說道:“首先,我不得不承認我是一個優秀的男人,擁有一切男人應該具備的優點,尤其是誠實!”

秋楓目光殷切,言辭鑿鑿,實在是臉皮厚到了一定境界。

什麼叫吹牛不打草稿,說謊不問出身?

什麼叫睜着眼睛說屁話?

這就是!

“尤其是對你這麼美麗漂亮的女孩兒,我又怎麼捨得欺騙你呢?”秋楓恭維了一句,接着說道,“我之前確實隱瞞了一些事實——”

“我是被獒犬綁架過去的!”


蘇沫沫眼睛一亮,等待下文。

“只不過,說是綁架,但其實是他需要找我幫忙,只是手段強硬了一些,沒有徵求我的同意。而到了黃金宮,我們一番商討之後,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他的無禮要求,然後直接離開了。之後他是否和毒蛇發生了衝突,我並不能肯定。”

秋楓口若懸河,編故事的能力可謂一等一。

“其次,毒蛇欠我幾百塊錢,也是事實,我到水雲間吃飯,就是他提出的,說是請我一頓飯,免了他的債務……”

聽着他滔滔不絕的瞎雞兒扯淡,蘇沫沫的臉色黯淡了下去。

連唯一有可能提供線索的證人,也推三阻四,不肯配合,讓滿腔熱血的她像被澆了一盆冷水。

黑虎幫究竟有多大的勢力?能讓一個普通百姓都不相信警察,爲他們打掩護?

正義的警察,竟然對抗不了邪惡的黑暗勢力?

難怪連衛局長都跟她說“不要抱太大希望,盡力而爲”。

蘇沫沫失魂落魄。


看到蘇沫沫無精打采的樣子,秋楓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初步達成,也就停止了瞎掰:“蘇警官?”

“我先走了,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若是想起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務必要告訴我。”蘇沫沫聲音有氣無力,毫無剛剛的鬥志。

這是打算暫時放棄了。

秋楓點點頭:“有什麼消息一定及時聯繫你。我送送你吧,正好我也要出去散散步。”

將蘇沫沫送到樓下,騎上一輛小電動離開。可以看出蘇沫沫的家境似乎也只是普通。

秋楓看着她的背影,燈光打在背後,將他的面容融進了黑暗。

好人?

秋楓搖頭失笑。

多久沒聽到這個詞彙了?或者說,似乎從沒有人這麼稱呼過。

一個殺手,會是好人?

別說那些秋楓手下的亡魂,他自己也早已不會這麼定義自己了。

當殺手之前呢?

除了在公孫無爭的監督下讀書和練功,他剩下的時間都在和村裏那幾個玩伴調皮搗蛋,不是偷這家的雞蛋,就是挖那家的番薯,有一次還宰了一隻了雞想嘗試做叫花雞,結果把人家的茅屋給點着了。

村裏的長輩都喜歡叫他混世小魔王,這名頭也更適合他。

當然,他也沒想過當一個好人,也不會做一個壞人。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他想做一個禍害。

尤其是禍害美女,吾將上下而求索……

等蘇沫沫遠去,蟬鳴漸漸恢復,秋楓才邁開步伐。

七點一過,白天的燥熱又開始漸漸消退,月光如練,潔白而柔和,讓人心神祥和。

剛剛蘇沫沫還在的時候,周圍萬籟俱寂,一股強大的氣勢潛伏在左右,僅僅是泄漏的威壓就讓百蟲不敢反抗。

而中心,是秋楓。

沒有殺意,只是戒備和警惕。

蘇沫沫的周圍有強者守護!

這個涉世未深的女人,身份不簡單啊。

秋楓表現出毫無察覺的普通人模樣,直到對方離開才動身,不想引起莫名的敵意。

只不過,往前溜達了五分鐘,就聽到前面傳來了一陣哀嚎。

“哎呦,我這一把老骨頭,痛死我了。”一個老頭子的聲音。

“老伯,您沒傷着吧?”蘇沫沫焦急的聲音傳來。

“沒傷着?我老腰都斷了!你說有沒有事?”老頭子中氣十足,“你怎麼騎車的?不知道看着點路嗎?”

秋楓停下了腳步,思忖了一會兒,才踱步靠近。 碰瓷!

秋楓腦中劃過這個詞。

光聽那老頭中氣十足的聲音,他就知道這傢伙身體好得很,哪有一點受傷的感覺。

福馨花園是老舊的小區,這裏的居民也住了二十多年,年輕一代有更高的追求,大部分都在羊城有了良好的發展,基本上都搬走了,留在這裏的大多是上一輩的老人。

就像那些農村,年輕人嚮往更繁華現代化的世界,而留守的總是老一輩。

或者說,這裏就是一個農村,只不過條件好了些,並位於城市當中。

但它已經跟不上這座城市的節奏。

難怪聽說有地產開發商已經把主意打到了它頭上。

這麼好的地段,卻是這麼老舊的小區,只住着一些老人,簡直是一塊肥肉。

而這個碰瓷的老頭,秋楓聽說過,名字忘了,都稱呼他叫老桂。家裏兩個兒子,老大混黑去了,就在羊城,老二跑出去做生意了,很少回來。兩個兒子都不太孝順,老伴也已經過世,平時只剩他一個。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這老頭就開始幹起了碰瓷,不找鄉里鄉親的麻煩,專挑外來戶下手。

尤其蘇沫沫這種,一看就面善的小姑娘,還騎着小電動,沒錢沒勢的。

秋楓走近的時候,事發地點的情況也看清楚了。

老桂躺着地上哀嚎,蘇沫沫在旁邊手足無措,滿臉通紅,小電動停在一邊,還有三個看戲的鄰居。

這個老桂是個慣犯,只不過一來看他孤家寡人,二來沒坑過街坊鄰居,也就沒人舉報。

那些被訛詐的人也不認識他,加上他訛的數目不高,故而屢屢得手。

不過今天註定是要踢到鐵板了。

“老伯,我趕緊送您去醫院吧。”蘇沫沫焦急道,雖然只是普通的衝撞,力道不大,但看這老伯的模樣,似乎挺嚴重的。

可能傷到了筋骨。

這要是出了什麼事,她自己可擔待不起。

還是趕緊送醫院比較好。

老桂一聽,心裏笑開了花,這姑娘可真是傻的可愛:“不用不用,我家裏有跌打損傷藥,敷一敷就好了,只不過我那藥是家裏祖傳,可不便宜。”

送醫院?

他身體好得很,到醫院除了一個體檢就知道他根本沒受傷了,怎麼訛錢。

“可是看您這樣子,還是送醫院比較保險。”蘇沫沫擔憂道。

“不用不用。”老桂連連擺手,“我這身體我自個兒知道。回家躺個兩三天,再敷個藥,保證生龍活虎。只不過我那藥配置的成本就得三四百,我孤家寡人,又沒有工作,你可不能讓我自己掏腰包啊。”

“您真的不用去醫院看看?”蘇沫沫糾結。

萬一沒這老伯說的這麼輕易,留下了什麼後遺症,她多過意不去。

“沒事沒事,你放一百個心,實在不行,我肯定自己跑一趟醫院。”老桂眼睛一亮,心想這姑娘上鉤了。

“那我給您八百塊錢吧,多買點藥補補身子。”蘇沫沫身邊就一個電動車,打車來回也不方便,見老桂堅持,也就不再強求,而是掏出了錢包。

看戲到這裏,那三個路人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老桂也是喜上眉梢,沒想到今天這麼順利。

秋楓眉頭一挑,從樹蔭下走了出來:“老桂,怎麼又在碰瓷了。”

兩人將目光移了過來。


老桂聽到有人出頭,心裏一突,暗自打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