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侍衛行了個禮,往後退了四五步,戒備的看著楊柱子。

2020-11-02By 0 Comments

見那侍衛走開了些,楊柱子總算鬆了一口氣,提腳邁步,正要過去同白千帆說話,餘光瞟到侍衛的手在摸劍,他立刻頓住步子,不敢往前了,再一看,侍衛的手雖然按著劍,卻沒有下一步的動作,他緩緩又退回來一步,侍衛的手從劍上垂下去了,他便知道自己不能離錢凡太近,可是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錢兄弟,」他堆著笑臉問,「剛才那人叫你錢副參將,幾日不見,你陞官了啊?」

白千帆謙虛的擺擺手,「升了個小官,不值一提。」

楊柱子忙道,「副參將可不小,而且在行軍路上陞官的可不多見,錢副參將定是有什麼過人之處,才讓皇上這麼看重你。」

白千帆呵呵呵,「也沒什麼,我就陪著皇上逗個悶子……」話沒說話,侍衛上來傳話,「錢副參將,皇上傳您過去呢。」

白千帆抬頭一看,皇帝站在遠處,冷著臉往這邊看,她嘆了一口氣,對楊柱子擺擺手,「我得走了,得空再聊。」

楊柱子目送她離去,不小心和皇帝對上了眼,後者冰冷的眼神讓他後背涼嗖嗖的冒寒氣,他忍不住打了個顫,頭一低,不敢動了。

看到皇帝和白千帆進了營賬,躲在樹后看熱鬧的那幾個立刻把楊柱子圍了起來,「快說說,倒底怎麼回事?你不是說錢兄弟是皇上的侍衛么,怎麼還有侍衛保護他?」

楊柱子說,「錢兄弟可不是侍衛,人家如今是副參將,皇上身邊的大紅人呢。」

「不是小公公?」

「當然不是,」楊柱子朝他們伸手,「認賭服輸,趕緊的,拿錢來。」

輸了的人有些沮喪,但也不會賴賬,掏出兩個大子放在楊柱子的手心裡。

楊柱子把手裡的大子數了數,咧著嘴笑,「別說我沒提醒你們,以後千萬別再說什麼小公公,要是讓上頭聽到了,吃不了兜著走。」

有人很困惑,「副參將上頭還有參將,還有副將曹將軍呢,怎麼單單他是皇上跟前的紅人呢?」

「這不知道?」說話的人壓低聲音,擠眉弄眼,「你們沒發現么,當官的裡頭,就屬錢副參將長得俊,京城裡的貴人都好養個小倌什麼的,你們說皇上會不會……」

楊柱子伸手在他頭上敲了一下,「敢編排皇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可是什麼都沒聽著。」

其他人也紛紛搖頭,「我也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話是這麼說,沒多久,又有小道消息傳開了,說錢副參將是皇帝的寵臣,不但形影不離,還夜夜伴眠。

不過大家對這條消息半信半疑,皇帝愛妻如命,天下皆知,怎麼會寵一個男臣呢,簡直滑天下之大稽嘛。

小太子抽空報了個仇,接下來還是回到墨白夫婦的故事,行軍路上他們會遇到什麼有趣的事呢,請拭目以待。

繼續求月票,與后一名的差距正在縮小,心慌。 歐陽清凌這才抬頭看了一眼葉墨笙:"我沒聾,我只是不想理你!"

葉墨笙生氣的看著歐陽清凌:"你……"

"我怎麼了?"歐陽清凌終於不再沉悶,可是,她的聲音,卻帶著濃濃的諷刺:"你怎麼好意思說我!你跟宋慧月你儂我儂的時候,你怎麼不想想,我看見后,是什麼感受,是,我們是說好了,彼此不再干涉彼此的生活,可是,我好歹是你名義上的妻子,你能不能再我面前收斂點,我還是個大活人呢,我還沒死呢,你著什麼急!"

歐陽清凌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激動起來,情緒根本不受控制。

她想,如果沒有愛上葉墨笙,她真的不會變成這樣,有時候,愛的多深,心就有多痛。

葉墨笙聽到歐陽清凌生氣激進的話語,就知道,剛才的事情,他肯定又誤會了。

他無奈的看著歐陽清凌:"清凌,你真的誤會了,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剛才你看到了多少,我都可以解釋給你聽,包括我們上次吵架,你說我前一天晚上跟宋慧月在一起,我都可以清楚的告訴你經過,我只求你能信任我,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而不是劈頭蓋臉的,將所有的過錯,全都歸結到我一個人身上,行嗎?"

歐陽清凌雖然上次吵架的時候,斬釘截鐵的說,要跟葉墨笙從此以後,只做名義上的夫妻。

可是,真的說了之後,她這段時間心裡也很難受。

現在,葉墨笙的態度突然軟了下來,歐陽清凌的心,也軟下來。

她紅著眼睛,看向葉墨笙:"你說你解釋,我給你機會,你倒是解釋啊,剛才宋慧月給你表白了,你別以為我沒看見,還想糊弄我,我還聽見她跟你說,你們倆之間的事情,她不會告訴我的,請問,你們倆之間到底什麼事情啊,連我這個正牌的妻子都得瞞著,葉墨笙,你說這樣我還要怎麼相信你!"

看著歐陽清凌一說話,聲音就委屈的一塌糊塗,眼睛紅的像是兔子一樣,雖然有點蠻不講理的。

可是,葉墨笙還是心疼的要命。

白云殿內長生人 喜歡就得承認,不承認,你的心也會默默的承認。

其實,他這段時間,也算是想明白了。

跟女人,你根本就不能講道理,講道理你就輸了。

尤其是他上次,說歐陽清凌跟別的男人不清不楚,好像他跟宋慧月就算是有點什麼,也沒什麼一樣。

這樣的話,估計只會讓她更加生氣,對自己更加失望。

那件事情,既然她不願意說,他作為男人,歐陽清凌的丈夫,他就要努力去相信她。

女孩子本來心思就重,心眼小,如果他不容忍,而是跟她一起爭風吃醋,恐怕這樣下去,他們最終的結局,真的就一拍兩散了。

葉墨笙這段時間,真的想了很多,他陪著她走川藏線,他做了那麼多事情,最終的目的,只不過是想好好跟她在一起。

所以,他真的不能像以前那麼孩子氣了。

想到這裡,他認真的看著歐陽清凌:"清凌,你聽我說,這些事情,的確另有隱情,你先過來,坐在我這邊,等晚上回去之後,我給你解釋,好嗎?你都不知道,看到你跟南宮瑾在一起,我心裡真的很難受很難受!"

歐陽清凌賭氣的看著他:"憑什麼讓我過去,你自己不會過來嗎?再說了,我跟南宮瑾在一起,你心裡不舒服,你可曾想過,你跟宋慧月在一起,我心裡會舒服嗎?"

聽到歐陽清凌的話,葉墨笙知道,她這是還在乎自己,跟自己賭氣生氣呢!

想到這裡,他突然起身,在歐陽清凌驚異的目光中,走過去坐在她旁邊。

歐陽清理雖然還癟著嘴巴,可是,她的臉上已經閃過一抹不好意思的光。

其實,說到底,她心裡還是蠻開心的。

葉墨笙能主動認錯,他們之間的關係,其實就已經有迴旋的餘地了。

葉墨笙坐在歐陽清凌旁邊,看著她彆扭的側臉,他無奈的笑著開口道:"這下不生氣了吧,我都主動坐過來,跟你和解了,你就不要再賭氣了,生氣對身體不好!"

歐陽清凌轉身過,瞪著他:"你以為這麼做,我就能原諒你了,我告訴你,還差得遠呢!"

歐陽清凌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她心裡早就生氣不起來了。

畢竟,愛了一個人五年,怎麼可能輕易的說不愛就不愛了呢!

付出去的感情,不像是別的東西,能輕易收回。

葉墨笙也知道,愛情中的人,本就容易口是心非。

他伸手揉了揉歐陽清凌的頭髮:"我知道你心裡還生氣的,可是,只要你願意相信我,我肯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歐陽清凌看了他一眼,本來還想說點什麼,就看見南宮瑾和宋慧月走了過來。

她頓時住嘴了。

宋慧月和南宮瑾看到葉墨笙過去,跟歐陽清凌坐在一起了。

他們倆也沒有人說什麼,很自然的坐在了另一邊。

只不過,宋慧月的眸子有點陰沉。

她坐下來,服務員就開吃上菜了。

她低著頭,想到剛才南宮瑾對自己的威脅。

她本來的確是想去上廁所的。

可是,沒想到的是,自己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就被後面來的南宮瑾給喊住了。

南宮瑾看著她,好像一副洞察於心的樣子。

他冷冷的看著宋慧月:"宋慧月,收起你那些把戲,不要再欺負清凌了!"

聽到他這樣說,宋慧月還以為,剛才的事情,其實他早來了,都看到了。

她的眸子閃了閃,開口道:"怎麼?剛才的事情你全都看到了,來我這裡為歐陽清凌打抱不平了?南宮瑾,你喜歡歐陽清凌,從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我就知道,她跟葉墨笙關係不和,不正是不想看到的嗎?你在我這裡裝什麼深情呢!"

南宮瑾聽到宋慧月的話,眸子更加陰沉:"宋慧月,我並沒有看到你剛才做了什麼,但是,我從清凌的反應中,就能看出來,肯定又是你幹了什麼好事吧,你出現在拉薩的時候,我以為你只是想跟我們同行,一起玩玩,可是,當你回到臨海市,再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沒有壞什麼好意,是,你說的沒錯,我是喜歡清凌,葉墨笙是她的丈夫,可是,對我來說,那就是情敵,可是宋慧月,你難道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就是不想看到她不開心嗎?看到清凌那麼難過,我……"

宋慧月突然笑了:"你什麼?"

她諷刺的看著南宮瑾:"你看到歐陽清凌那麼難過,就忍受不了了嗎?可是,我告訴你,你的想法太愚蠢了,你與其這樣想,還不如想想,跟我合作,拆散葉墨笙和歐陽清凌,這樣的話,你就有機會留在歐陽清凌身邊了,這樣,你想哄她開心,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南宮瑾陰沉的看著宋慧月:"跟你合作?怎麼合作,就像是你在拉薩做的事情一樣嗎?"

聽到南宮瑾提起拉薩的事情,宋慧月的神情頓時變得難看:"你在胡說什麼,我聽不懂!"

南宮瑾冷笑了一聲:"你聽不懂,不!你聽得懂,你只是在裝作不知道而已!在拉薩的時候,那天晚上,你不再房間里,去幹什麼,那天晚上你雖然不在酒店,但是,酒店裡會發生什麼,想必你提前設計好了吧!"

宋慧月聽到南宮瑾的話,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她沉沉的盯著南宮瑾,他既然能說出這些話,想必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經全都知道,是自己設計的了吧!

想到這裡,她的面容突然一變:"南宮瑾,說到這件事情,你不覺得,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嘛?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怎麼可能跟歐陽清凌在一起呢,難不成,你還想用這件事情,讓葉墨笙和歐陽清凌遠離我嗎?只不過,我想,你要是告訴歐陽清凌,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你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會搭理你了吧!只會把你當成那種乘人之危的好色之徒!"

南宮瑾聽著宋慧月的話,神情變得有點微妙。

他總算知道,宋慧月那晚的目的是什麼了。

只可惜,她的計劃出了點問題,他和葉墨笙喝錯酒了!

想到這裡,南宮瑾突然笑的玩味:"宋慧月,原來,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啊,只不過,你的如意算盤恐怕打錯了吧,那天晚上,跟清凌在一起的,並不是我!"

"你說什麼?"宋慧月頓時失聲:"你在胡說什麼,不可能!你明明喝了……"

南宮瑾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明明喝了什麼,喝了你端過來的酒嗎?你真的以為,我喝了那種讓人興奮的酒嗎?不,你錯了,喝了那種酒的人,是葉墨笙,而我喝了他的酒,我睡了一晚上,而真正在一起的人,是清凌和葉墨笙,你說,我如果把這件事情告訴葉墨笙和清凌,他們還不會不會再繼續容忍你!"

"那你向他們去揭發我啊!"宋慧月的神情有點惱怒。

她是真的沒想到,南宮瑾和葉墨笙的酒,喝錯了!

南宮瑾深吸了一口氣:"我也不是那種愛多事的人,只要你以後不再招惹清凌,這件事情,我也懶得翻出來!" 雖然他早就做好了,為了逃脫計劃承擔一切罪名的心理準備,也知道馮少啟是紀澌鈞派來的,不會真的為他做辯護保他安全,可對於超出計劃之外的罪名,丁如意和吳良指控他謀奪家產策劃車禍這件事,讓趙純宇有了幾秒鐘的猶豫。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他,趙純宇想反駁,但是方朵說的沒錯,如果判了死刑,那他的逃脫計劃就更加完美不會有人知道了,趙純宇深呼吸一口氣,不想看見別人眼中對他的憎恨和可憐,趙純宇直接閉上眼睛,說出了違心的三個字,「我承認。」

網路直播同步的手機屏幕前,看著趙純宇那老實認錯的紀優陽嘴角掛著一抹笑容,「愚蠢至極。」不止愚蠢還可憐。

坐在紀優陽旁邊單人沙發的沈呈,在看著紀優陽的同時,輕輕轉動手上的玻璃透明水杯。

進來的方秦,感覺到客廳的氣氛有些微妙,路過沈呈的時候瞥了眼一旁不說話的沈呈,「東家,趙純宇認罪了。」

「我已經知道了。」紀優陽放下手機,看了眼過來的方秦,「你給方朵打個電話,讓他找個機會把丁如意處理乾淨。」

「丁如意?」聽到這話的方秦有些遲疑,「她和趙純宇的事情已經捅出來了,董雅寧應該不會再用她了吧,不用我們動手,董雅寧就會主動除掉她,還有高博文。」

「她知道太多了,我等不到董雅寧對她動手。」誰知道丁如意為了活下去會胡說八道什麼,搞不好,丁如意聯絡上高博文,把和紀心雨見面的事情說出去,紀心雨為了自保再拉上木兮做護身符找到紀澌鈞那裡去,那事情可就不好搞了。

「是。」 村裏有隻狐狸精 方朵跟在高博文身邊那麼久,幾次見面,方秦發現方朵的打扮越來越像普通人,就連身上的氣場也變了,這要是太久不做事,恐怕辦事能力會有所退步吧,偶爾也該執行一些任務才行。

方秦去打電話了,坐在沙發有些口渴的紀優陽,想要去倒水,就看到沈呈端著杯子過來了。

挨著紀優陽坐下的沈呈,將水杯遞給紀優陽,「祁氏,趙純宇的事情都處理好了,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我篤定賴毓媛會找我二哥,她不像祁任興會退步,她喜歡把自己的命和公司掛鉤要做寧死不屈的那種人。」接過水杯的紀優陽,往後靠在沙發,喝水時眼睛盯著水杯里杯子底部的紋路。

轉身看著紀優陽的沈呈,撐起身往後坐了坐,抬起的胳膊繞過紀優陽頭頂的沙發靠背,看著紀優陽說話的時候,目光停留在紀優陽臉上,看著紀優陽那貼在水杯的下唇,「那就快刀斬亂麻,連她一塊收拾了,以免夜長夢多。」

是不是他聽了祁任興說的那些過節,才覺得沈呈有時候做事狠絕?「我手上有賴廣海賄賂的錄音,我想用這些逼賴毓媛轉讓股權,給了她期限,還是等過了這個期限再說吧。」

是紀優陽教他做事要高效率,要狠,怎麼現在卻留情起來了?

祁任興是,賴毓媛更是。

垂落的手搭在紀優陽腿上,握住紀優陽的大腿,說話時,沈呈的身體自覺往紀優陽那邊靠,「優陽,祁氏已經讓高博文分走了一半,若是賴氏再拖延處理,我擔心高博文會盯上賴氏,我不想你辛辛苦苦為我爭取的機會屢屢被高博文截胡讓你在沈董那邊難做。」

沈呈說的沒錯,可他有種預感,賴氏交給沈呈,賴廣海父女倆會被趕盡殺絕。

注意到紀優陽握住杯子的力道收緊,眼神里有對他這句話的猶豫,他時常能因為紀優陽的一個眼神,一句呼吸的變動而調動情緒,就像現在,紀優陽的猶豫讓他有些不安,那落在紀優陽腿上的手微微用力收緊,「Augus,難道你覺得我不能完成這件事?」

沈呈本就多疑,他再不讓沈呈處理這件事,他擔心會因為這件事讓沈呈多心,有些間隙一旦產生了,就算是複合了也因此埋下了裂痕,「我一會就把東西交給你。」為了不讓沈呈覺得這是自己施捨給沈呈的,紀優陽還得特地解釋一句:「我也是擔心你經手會被高博文要去一半功勞,沒有別的原因,你別多想。」

他也不該懷疑紀優陽會對賴毓媛手下留情,畢竟賴毓媛傷害過木兮,紀優陽是不可能對賴毓媛手下留情。「我會儘快拿下賴氏。」不光是賴氏,他還想辦紀優陽拿下紀氏。

「祁任興說,合同字跡消失了,不影響公司轉手吧?」

每當紀優陽提到祁任興,沈呈心裡總是有些不爽,「你都替我把錢給他了,還能有什麼影響?」

看到沈呈說話又陰陽怪氣的樣子,紀優陽嘴角含笑,握住沈呈的手,將沈呈的手從自己腿上扯下,從沙發起身。

紀優陽突然就起身,讓沈呈有些摸不著頭腦,紀優陽這是要做什麼,「你去哪兒?」

「我啊,怕跟你坐得近,你以為我又想調.戲你,萬一你把控不住,我怕下半輩子就要栽在你手上了。」既然事情已經談定了,他也該去做個機器等候吩咐了,一邊等著閔集仁那邊給名單,一邊候著沈東明對紀氏入手的命令。

紀優陽要真想和他保持距離,剛剛怎麼不保持了?

沈呈順勢從位置起身,「我送你去公司。」

紀優陽看到沈呈過來了,提速兩三步再次和沈呈拉開距離,「我還是自己去吧,這兩人坐在同一部車裡,很危險。」

打完電話出來的方秦,看到紀優陽在開門,跟了過去,「東家,現在走嗎?」

「嗯。」說話的方秦回頭看了眼緊跟著紀優陽的沈呈,這是什麼情況?從前是東家黏著沈先生,怎麼現在是沈先生黏著東家?

跟著走到電梯門口的沈呈,看了眼在等電梯的紀優陽,「今晚,回家?」

呃……

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聽見沈呈問他這句話,會下意識多想。

打了一個寒顫的紀優陽,突然笑得特別燦爛,「看安排,最近缺乏運動,我還是走走樓梯,那就回頭見了。」說完后,帶著方秦就去找安全通道口。

單手插在褲兜的沈呈身體隨著紀優陽離去的方向緩緩轉動,紀優陽對他避之不及的動作,在沈呈看來有些誇張,也許是紀優陽突然對他保持距離,不管是出於玩笑還是認真的,都讓沈呈的眼裡多了一些難掩的失落。

用力抿緊下唇的沈呈看到電梯來了,垂下的眼帘掩蓋住內心的情緒,提步進電梯。

……

黃印香到了賴家,給她開門的阿姨,看到進來的黃印香點了點頭,「祁夫人,你怎麼來了?」

「我想起之間印蓉說有東西要給我,我過幾天要和小祁總回柏林,所以過來收拾東西。」

「這樣啊,要不要我幫你一塊收拾?」穿著圍裙的阿姨跟著黃印香上樓。

走到樓梯的黃印香回頭看了眼跟過來的阿姨,說話時黃印香故意流露出幾分對黃印蓉身故傷感的表情,「不用了,你去忙吧。」

「哎。」看到黃印香眼眶濕潤的樣子,阿姨覺得自己跟過去打擾也不太好。

轉身的阿姨想起賴毓媛還在黃印蓉的房間,想要告訴黃印香,她剛回過身,黃印香已經上樓了,阿姨念叨了幾句:「反正都會遇上,應該沒事吧。」

看到阿姨走了,黃印香立即加快上樓的腳步,到了黃印蓉房間,黃印香把房門反鎖,進到房間后抓緊時間在房間尋找東西。

找了一個遍都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一無所獲讓黃印香的情緒開始著急起來,抱著胳膊來回走動的黃印香看到桌上擺放著一個手拿包。

這個包怎麼那麼眼熟?

走過去撿起包包打量的黃印香很快就認出來了,這個包是賴毓媛的包包,今天上午她還看到賴毓媛拎著這個包。

賴毓媛的包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賴毓媛來過這個房間?

賴毓媛來這個房間做什麼?

會不會是來拿那些值錢的東西。電話里,賴廣海為了保住賴氏出賣她的事情都做得出來,想來賴氏現在的情況應該到了萬分火急地步,有可能賴毓媛會為了賴氏拿黃印蓉那些珠寶去變賣填補那筆賬。

想到有這個可能的黃印香立即打開賴毓媛的包包,翻找裡面的東西,裡面除了一些化妝用具和書籍以外,沒有別的東西,倒是夾縫裡有幾張摺疊帶有文字的紙,黃印香順手取出這幾張紙,前面幾張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最後一張黃印香也懶得看了,正要把東西摺疊塞回裡面,最後一張紙掉了下來。

撿起的黃印香無意間看到紙上的鑒定結果。

這個結果,把黃印香嚇了一跳,這不是賴毓媛的檢查報告嗎,怎麼會……

本來還一頭霧水的黃印香在看到報告上的時間,一樁熟悉的事件浮出水面。

難道是山海湖那晚的事情?

她現在明白了,為什麼賴廣海會給紀澌鈞通風報信出賣她,原來是這個原因,呵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