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便小聲吩咐美景:「將他二人分開吧。」

2022-05-09By 0 Comments

美景得令便讓門口的府兵前來幫忙:「小姐吩咐,將此二人分開關押,把那刀疤臉放旁邊的屋子裏去。」

那刀疤臉還廢話多的:「憑啥讓我多走幾步?」

美景把劍一拔,噌地一聲架到了他脖子上:「再啰嗦,你性命不保!」

刀疤臉這才住了嘴。

兩府兵便將刀疤臉的匪徒從柱子上解下,押往了旁邊的房間。

玉露走到那清秀的匪徒面前:「好了,現在,你可以開始說了。」 此刻,古蘭就在白季的頭頂上跟着白季,一路看着白季以刀背擊傷無數的沙居人,有些好奇地問道。

「你怎麼不下殺手?」

白季搖了搖頭。

「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中原人和沙居人並非死敵。

或者說,沙居人不配被中原人視作為敵人,即便沙居人偶爾會騷擾中原人的邊境居民。

兩者的地位從來都不對等。

不論對中原人來說,還是對沙居人來說,心中都是認可這種不平等的地位的。

而且這些沙居人着實太弱,恐怕連1點的戰鬥經驗都無法提供,白季自然不願意多造殺戮。

留下這些沙居人的命,某種程度上還是一種對於自己的投資保障。

世事難以預料。

就算在這裏殺出去了,萬一碰到了沙居人的宗師,這些在白季手上沒有失去生命的沙居人,或許就是拯救白季自己一命的籌碼。

風水輪流轉,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而活命的機會,卻是要自己創造的。

在敵人的地盤上,還是需要做一些未雨綢繆的佈局才是。

不過古蘭卻有着自己的見解。

這位少俠顯然是宅心仁厚之輩!

而且也不迂腐。

無論是在聚集地時對古倫多她們的痛下殺手,還是在之前放過那兩個中原武者,亦或者此刻對於這些沙居人的仁慈……

古蘭沒有立場。

自小就被中原人和沙居人排斥的她,無法對哪邊產生歸屬感。

如果說有立場,那麼她的立場只有她那個話癆的師父,以及……正義!

是的,正義。

正義這種普世價值觀,這種維繫人群社會之間的絕對紐帶,就是她行事的唯一準則。

在聚集地時,面對古爾多她們時,不反抗,就意味着更多的中原人即將面對死亡的命運。

而且古爾多她們,也是觸犯了正義這條鐵則,本就該受到懲罰。

以雷霆手段制服那些主動侵犯的沙居人,這是正義。

且就如同他自己所說,被侵犯時,他是羊,他只能反抗,他別無選擇。

而後來,無論是面對那兩個武者,還是如今的這些沙居人。

他是狼。

他是主動前來侵犯的侵入者,即便他並未心疼多少惡意,可是雙方有天然的衝突立場。

主動侵入別人的地方,並且還是佔據明顯上風的他,才有資格選擇寬恕,亦或者殺戮。

而顯然,他選擇了前者。

這是聖人心腸。

雷霆手段,聖人心腸。

一進一退,都是正義。

身在四處流浪的古蘭,見識過了太多這個江湖的風貌。

或許她不能全部理解,但總是見識頗深。

或許,像這樣好看而又善良正義的人多一些,中原人和沙居人之間,就可以和平相處了吧?

幼時的她不被兩個種族接納,她本該恨天怨地,自怨自艾。

可是長大過程中的所見所聞,以及師父的循循善誘,讓她知曉大義,通曉事理。

即便偶爾會被色心蒙蔽了眼睛,可是她的眼睛,始終澄澈。

當然,此刻透過色心,看清了「事實真相」以後,古蘭覺得自己對眼前的這個男人更加着迷了。

眼裏心裏,都變成了這個男人的模樣。

這該死的魅力!

啊~我又要死了!

不等古蘭從頭頂的牆壁上失控跌落,忽然一陣恐怖的威壓,降臨在了兩人的身上。

宗師!

白季第一時間炸了毛。

手中縱橫的雙刀也是霎時停住。

宗師啊!

如果對於宗師的境界不太理解的話,那就換個比方——

耿青青。

即便是如今白季自覺進展恐怖,然而在面對耿青青時,白季甚至還是摸不清楚兩人之間的差距到底在哪。

當然,即便是宗師之間,也有強弱之分。

耿青青就是在宗師的那一層次,也算是強悍的一級。

可是宗師就是宗師,白季自覺憑藉自己當前的全部手段,都是沒有辦法威脅到宗師分毫的。

當然,這個威脅並非是宗師站着不動讓白季打。

如今掌握了符位*鬼宿的白季,恐怕對於宗師也有着不小的殺傷力。

可關鍵問題是,不可能打中。

以自身實力,白季不可能創造地出這種機會。

除非有人能夠幫白季定住宗師一定時間……

可是,能夠定住宗師一段時間的人物,不是宗師還能是誰?

有一個宗師做幫手,打敗了另一個宗師,怎麼看,也不是自己的功勞。

白季對於自己如今的定位極為準確。

對於一些水貨名宿,白季自覺還可以碰一碰。

再高的,想都別想。

此刻真有宗師降臨,白季一瞬間有些苦惱了起來。

這次真的浪出事情了。

因為……

他真的沒什麼辦法了。

嗑藥硬頂?

勝算極小。

溜之大吉?

怕是跑不過人家。

難道真的要坐以待斃,等待人家的理性對待,以及自己留下的手段生效?

儘管白季做好了一些準備,可還是不太想用得上。

將自己的性命掛在一個未曾見過的敵人的理性和仁慈之上,那才是真的賭博。

先前做好的準備,只是最後一道保險。

但凡有任何變化的可能性和操作的空間,白季都不會等待別人的審判。

當下,白季只得看向了古蘭。

「怎麼辦?」

你帶我來的,你得帶我出去。

不知為何,在和古蘭的相處中,白季對於這個意外出現的小丫頭,似乎有些不可思議的信任。

這才是白季真正願意和她來到這種險地的原因。

白季當然沒有明玉堂的看家本事——識心見性訣。

可是,白季覺得自己可以相信自己的個人專長——言語大師。

在和這個小丫頭相處的過程中,偶爾可以隱約看到她那一顆晶瑩剔透的心。

白季覺得,自己對於她的那股奇異的信任感,應該就來自於此。

只是這種判定沒有什麼依據,面板上也沒有信息提示,只有冥冥之中的感覺。

白季選擇信任。

在與任何人的相處當中,偶爾可以遇到那種付出全身心信任的人,絕對是一種無可想像的體驗。

除了在幼年時期對於父母那般的全身心信任,那種肆意玩鬧也總是莫名心安的感覺外,長大了之後,幾乎沒有人可以再放心地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另外一個人。

而此刻,看到白季的目光,古蘭心頭一跳。

「跟我來!」

7017k 與此同時,北境沙場。

畢竟是前任天策戰神的消息,北境之人只要有心,總會打聽出來了。

而北境神策營,不似秦閥姜閥,在帝京那種全大夏消息彙集的地方,有着一席之地。

北境神策營想要打聽,遠在西南苗疆之外的消息,十分艱難。

好在自從秦風離開了北境神策營之後,鐵血十二衛按照秦風以往打探消息的作風,分別在帝京、東海,都安排了情報人手。

可惜,本身傳到帝京的消息,就是滯后的。

傳回北境之後,雖然消息比起帝京稍晚了幾天,但和秦閥姜閥收到的消息,並無異樣——

秦風自爆身死!

青龍在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咬着牙,低着頭,一言不發。

鐵血十二衛眾人,都是低着頭,默默無語。

「不!不可能!」

青龍死死地咬着牙,滿臉都是不可置信,滿嘴都是不敢相信。

青龍不敢想像,那樣一個活生生的秦風,怎麼可能就死了!

天策大人,在北境邊疆,經歷了多少次生死之劫?

那一次不是否極泰來,那一次不是化險為夷!

可為什麼這一次,僅僅是探寶,就命喪西南苗疆?

「啊啊啊——」

青龍在營帳內,發出了一聲痛徹心扉的咆哮聲。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天策大人不會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