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倒也沒有太複雜,元大師在節點標註的地方,插了七根小三角旗,以紅線纏繞,組成了一個圖案。

2020-11-04By 0 Comments

而後他拿出一個小鈴鐺,掛在對應小旗子外七米的一個樹枝上。

經過元大師解釋,陳浩這才知曉,這叫七星鎖氣陣。一旦有妖邪靠近百米之內,七星鎖氣陣就會感知到,然後鈴鐺就會響起。

有了這個佈置,那禁忌只要來到這邊,基本上就能發現。也就不用太過勞心費神,只要默默看守就行。

一番商議,陳浩一行分成了三組。

元大師和趙大師一組。

龍大師和冷嫣然一組。

陳浩單獨一組。

三組按照六個小時一轉來輪流看守。

冷嫣然和龍大師主動擔任了第一波,然後是陳浩,再就是元大師和趙大師。

分配好之後,衆人就散去,留下龍大師和冷嫣然,其他人去休息了。

畢竟這種看守目前沒有時間限制,禁忌不除,那就是一場持久戰,總要休息好,保持狀態,才能避免意外。

按照高營長的安排,陳浩分配了一個單獨的帳篷。

這時候,一天奔波,終於消停了下來。

陳浩和高營長借了一個煤爐和一個鋁鍋,然後就開始給倆小烹飪毒蠍。

黑貓和公雞倒也沒有着急。

都到了這裏了,接下來就等機會,看那鬼蜈,會不會往這邊跑了。

吃喝過後,陳浩讓倆小自己休息,然後他則取出了真武帝君像。

面對的東西越來越可怕,越來越厲害。

自身雖然進步斐然,可是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總會遇到一個不那麼好說話,而且還會對他有致命威脅的情況。

所以,準備一個給力的保命之物,勢在必行。

神通什麼的,不必想了,不說修煉最多的天罡步也僅僅是剛開始接觸中三步沒多久,後續的天罡劍法更是隻得皮毛,完全是依靠道行法力,強行爆發,連天罡劍法百分之一的威力都發揮不出,說出來都丟人。

至於呼風神通和三味火,那更是沒影兒的事。

所以,要保命,就要依賴外物。

比如大桃木劍,這個目前已經加持到了最頂級,達到了靈器級別的法寶。

只是桃木劍護身足夠,保命不足。

所以陳浩把主意打到了真武帝君像身上。

這個真武帝君像,是自己幫助**的意外收穫,是乾平道長留下,來歷成迷,但是靈性之強,絕對驚人。

而陳浩恰恰掌握了開光神通,能夠加持真武帝君像,讓它的靈性更加強大。

目前真武帝君像的加持,已經足夠厲害,連情魔都扛不住它的神威。但是神像的靈性還沒有達到最頂級。

陳浩想的就是繼續給它加持,看看在自己不斷加持之下,真武帝君像到底能達到什麼樣的等級,爆發何等神威。

或許,這將是自己修行以來,得到的最厲害的護身之物。

心思沉定,陳浩凝神注視神像,運轉全身法力,全部加持到了真武帝君像身上。

一瞬間,真武帝君像散發濛濛白光。

將近四十年的道行加持,幾乎堪比之前陳浩所有加持的道行總和了。

在這麼多的道行下,真武帝君像的靈性頓時瘋狂暴漲一截,隨後,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足有兩米多高的真武帝君像,突然開始縮小,變成了兩米,一米八,一米五,一米二,到了一米左右,真武帝君像終於停止了縮小。

而這時候,真武帝君像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神像的面容變得更加真實了,濃眉大眼,高挺鼻樑,嘴脣細微,鬚髮清晰,構造了一個不怒而威的威嚴面孔。

特別是神像的雙眼,原本是空白一片的,這會兒居然隱隱透出真眼的靈動。

另外就是神像身上那原本鎮壓**而出現的細微裂痕,這會兒也消失不見。

而帝君坐下的龜蛇神獸,也變得猶如活物一般,咋然一看,真就像活生生的一樣。

神像的變化,驚動了黑貓和公雞。

黑貓更是有些炸毛,看着神像,隱隱露出畏懼的眼神。

“真武帝君像:開光靈器,增強神威。”

變化之後,神像的開光反饋回來,陳浩眼睛驀然一亮。

變成靈器了!

果然,這神像潛力極大啊!

不對,這開光還沒有達到上限,它還可以繼續開光!

陳浩看着神像,眼睛越來越亮,隱隱有種感覺,自己要弄出一個不得了的東西了。 心中驚喜,陳浩連忙收起了真武帝君像。然後坐下來,開始恢復消耗的道行。

趁着現在禁忌鬼蜈還沒有來,爭取給真武帝君像加持到更厲害,到時候,帝君一出,什麼鬼蜈,就算是幽冥鬼蜈,也能爭幾分輸贏。

看到陳浩這樣,黑貓眼睛閃動,似乎想到了什麼,也跳下了牀,然後擡起貓掌。

咻的一下,血線鋼爪彈出。

隨着貓掌一抖,鋼爪脫離,懸浮在面前。

黑貓打量着鋼爪,似乎發出了什麼念頭,鋼爪頓時發生了變化。

四道鋼爪,唰的一下分化出數十道,而後環繞着黑貓飛舞,凝聚在它的背後,變成鋼翼。

鋼翼一抖,無聲無息,黑貓就脫離了地面,飛了起來。

黑貓歡喜,身體一抖,鋼翼又散去,快速聚合,變成了一把大刀,這刀,正是最初的形態,刀柄纏繞紅布,刀身明亮,散發駭人殺氣。

受到驚動,陳浩睜開眼睛,看向黑貓。看黑貓玩的開心,也不搭理他,頓時沒好氣的閉上眼睛,繼續恢復。

時間慢慢流逝,轉眼就是五天過去。

從一開始的緊張,凝重,慢慢的,就算是龍大師等人也放鬆了許多。

畢竟地脈陰洞的節點有數十個,跑到他們這裏的機率是幾十分之一。

這都幾天了,七星鎖氣陣啥反應都沒有,看來那鬼蜈跑來這裏的可能性不太大了。

不過畢竟有關部門還沒有消息傳來,顯然鬼蜈還潛伏在地脈陰洞之中,沒有剷除。龍大師等人依然按照分組,輪流看守。

這一天,陳浩依然躲在帳篷中,打坐恢復法力。

幾天來,陳浩一旦積攢達到十年法力後,就給真武帝君像開光一次。

到了現在,真武帝君像再次縮小了幾寸,越發的小巧了。

而真武帝君像身上的靈光也開始擴散全身,已經覆蓋了大部分。

陳浩有種感覺,等這真武帝君像完全被靈光覆蓋,充斥全身每一分的時候,必然會有更神奇的變化。

正努力恢復法力呢,突然帳篷被打開,一個人走了進來。

“陳大師,出事了。”

陳浩睜開眼睛,看向來人,卻是龍大師。

“怎麼了龍哥?難道是鬼蜈在其他節點出現了?”陳浩收斂法力,開口問道。

龍大師表情凝重:“鬼蜈沒有出現,但是有一個節點被偷襲了,死了不少軍人,還有兩個同道隕落,那節點也被破開,懷疑偷襲者已經闖入了地脈陰洞之中。”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陳浩一愣。

我沒聽錯吧?

偷襲?這可是有關部門聯合道門的行動啊?誰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偷襲這兩個龐然大物?還敢殺人?

“有關部門和道門怎麼說?”陳浩問道。

龍大師搖頭道:“高營長剛剛纔得到的消息,據說道門又派遣了三批人進入地脈陰洞之中,可是這意外來的太詭異了,懷疑是有人要打鬼蜈的主意。”

陳浩還沒開口,公雞就咯咯咯的叫了起來,雞眼瞪的極大。

幾天下來,吃了幾隻毒蠍後,它又恢復了正常。

原本正在等着鬼蜈出現呢,沒想到還有人要和我搶?

馬勒戈壁的,雞爺看中的食物,也有人敢搶!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看不起我!!

看了一眼氣惱狀態的公雞,陳浩沉吟片刻,開口道:“龍哥,我們去找高營長。”

龍大師一愣:“陳大師有什麼好主意嗎?”

陳浩笑道:“先找高營長再說。”

說着,陳浩先一步走出帳篷。

公雞迫不及待的跟在身後,昂首挺胸,雞眼中暴露熊熊鬥志。

敢搶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敵人,等着吧,雞哥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雞爺不可輕視,雞爺永不言敗。

一品棄女,風華女戰神 黑貓跟在公雞後面,這一次,它也打定主意了,不管是什麼來歷,都必幫公雞,沒別的原因,只有一點,公雞,只能我欺負。

少時,陳浩找到了高營長。

這會兒他正在佈防。

畢竟有節點被偷襲,現在不僅有禁忌的威脅,也有外來的威脅。爲了避免意外,現在他必須做好安排。

“高營長,我有個事要和你商量一下。”陳浩到來,直言不諱。

高營長笑道:“陳大師有事就說。”

陳浩道:“我希望炸開節點。”

“什麼?”高營長一愣。

陳浩道:“我要進去地脈陰洞,尋找鬼蜈。”

“陳大師,你可別胡來,這怎麼能行?太危險了。”龍大師也被嚇住了,急忙勸解。

陳浩笑道:“龍哥放心,我既然有這個想法,就已經考慮過利害。再說了,現在有不知名的勢力也開始打鬼蜈的主意,這場行動,已經出了變數,我身爲有能力參與的人,進入地脈陰洞之中支援,責無旁貸。”

龍大師頓時語塞。

可不是嘛,陳浩三十多年道行,神通也夠強,還有兩個靈寵護衛,這戰鬥力,就算遇到了鬼蜈,誰更牛逼還不一定呢。

高營長皺起眉頭:“陳大師,你有把握嗎?”

陳浩道:“高營長放心,即便不敵鬼蜈,全身而退也是沒問題的。”

高營長遲疑了,半晌之後,這才一咬牙道:“好,我答應了,不過我有個請求。”

陳浩道:“高營長你說。”

高營長目光凌厲道:“陳大師既然無懼鬼蜈,自然是本領高強的,我希望你要是遇到了那些偷襲節點,殺我戰友的人,不要留情。”

陳浩認真道:“高營長放心,軍人是我們國家安定的根本,是我們修行之人安心修行的一道保護牆,這些人居然對軍人動手,就該死。”

江南恨 高營長感激的看了一眼陳浩,然後招來通信兵,開始交代。

隨後,陳浩也準備了一下。

畢竟地脈陰洞很大,他若是進去了,不知道多久才能出來。

那麼必要的食物和水是要準備的。

這些高營長全面支持,食物是軍用壓縮餅乾,水是純淨水,準備了幾大箱。

不僅如此,高營長還給陳浩準備了高強手電,還有軍用衛星電話,哪怕迷路了,只要距離地表不是很遠,就能夠撥打電話。

一切準備就緒,在高營長的一聲令下,山谷的節點頓時轟鳴一聲,地動山搖,山體破碎。

等塵煙散去,山體外表,露出了一個偌大的洞口,內中陰煞之氣,瀰漫而出,又在陽光下消融。 “陳大師,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這地脈陰洞,連綿數百里之大,內中或許不僅僅只有一個鬼蜈,你這樣亂闖,太冒失了。”

眼看陳浩準備行動了,冷嫣然忍不住開口問道。

陳浩輕笑道:“冷道友不用擔心,我有自己的考慮,而且也必須走這一趟。你們只管在這裏守護,預防意外。”

看勸不了,冷嫣然拿出了一塊玉佩,遞給陳浩道:“陳道友,我道行低微,也沒什麼能幫得上忙的,不過我這龍玄佩也算是一件不錯的防身法器,借給你防身,或許有些幫助。”

陳浩一看玉佩,就感知到上面的靈性不弱,顯然不是普通法器,連忙要拒絕。

冷嫣然就認真道:“陳道友,我這是借,不是送,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等你從地脈陰洞之中出來,再還給我就行。而且這龍玄佩和鳳靈佩是一對,即便遠隔萬里,也能互生感應。你帶在身上,我們也能知道你有沒有出事。”

陳浩語塞。

冷嫣然都這麼說了,他如何拒絕?只好接下,道謝一聲。

冷嫣然這才笑道:“希望陳道友量力而行,若不可爲,還是要及時脫身,不要亂冒風險,我們在這裏等你回來。”

陳浩:“……”

這一副妻子吩咐丈夫出行小心的口氣是幾個意思?咱們只是剛剛認識啊親。

不想繼續扯下去,陳浩乾脆的告辭,然後帶着黑貓和公雞,頭也不回的進入了炸開的節點之中。

等陳浩身影消失,龍大師這才走到冷嫣然身邊,嘆息道:“冷道友,你這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呢,就把龍玄佩送出去,就不怕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

冷嫣然微笑:“認識了這麼多年,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就是一個一心一意的女人嗎?既然選擇了,就該努力去爭取,畢竟,不去試試怎麼知道成不成。”

進入節點之中,沒走多遠,陳浩就發現,前路已盡,只有一個半傾斜向下的裂口,下面幽深一片,看不到底。

正琢磨怎麼下去呢,公雞就迫不及待的直接撲了過去。

隨後,黑貓跟上。

陳浩:“……”

這下想後悔都沒機會了。

無奈的嘆息一聲,陳浩也鑽了進去。

一路彎彎繞繞,不知道鑽了多久,終於,出現了一個更大的地下溶洞。

這溶洞幽暗一片,只能隱約看到模糊的景象。另外就是輕微的水流聲音。

陳浩拿出高強手電,照射四周,同時陰陽眼觀察陰煞之氣的流動。

溶洞不是很寬,卻高有四五米,看起來如同一個地下走廊。

溶洞地面中間則是一條小溪流,清水涓涓不絕。

而溶洞內的陰煞之氣卻是無定的,時而往前涌動,時而倒卷,有時候還會躁動一下。

陳浩無言以對。

看來想要憑藉陰煞之氣來判定方向的想法要落空了,這下可咋走?

咯咯!

這時候,公雞叫了一聲,似乎在召喚陳浩快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