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傅凌風端着茶碗輕抿一口,悠然道:“大哥你急什麼,反正打上去總會碰上的,到時候上去把他解決了不就好了?”

2021-02-01By 0 Comments

“哼,反正看那小子就是不爽!”

“不過大哥你可不要輕敵了,從這一場看來他還是很有頭腦的。”傅凌風笑了笑,“這次選拔賽的重要性我們都很清楚,如果一時大意失了荊州,父親的怒火你可承受不起啊!”

聽到這一席話,傅凌霄不由嚇得縮了縮脖子。

高臺之上,傅淵看到傅雲的比試結果,繃緊的身軀一鬆,緩緩靠在椅背上。

這小子,終於沒讓我失望一回!

雖然大部分時間都被對手追着打,不過也不乏可圈可點之處,始終沒有失去對場上局勢的掌控,尤其是對於“水紋之盾”的靈活使用,堪稱巧妙。

傅雲正是將水紋之盾創造性地召喚出來墊在了退出擂臺的腳下,緩解了下落之石,同時得以對傅青松發動出乎意料的反擊。

而且從結果上來說,擊敗對手的同時自身並沒有什麼損失,算是比較完美的了。

在傅淵的身側,大長老傅洪的神情則是與先前全然相反的陰沉。

他也是武尊級別的人物,怎麼會看不出傅雲的那一下“水紋之盾”?

作爲凡階下品的仙法,這招其實非常雞肋,召喚出來後持續消耗仙力不說,防禦力還不如同等級的武技。

然而卻無人想到,會有人將它當作支撐之用。

先前自己的注意力都在傅昕身上,對這傅雲一直沒怎麼關注,一不留神卻成了一匹黑馬。

看來,必須有所準備了。

沉吟片刻,他長身而起,朝着傅凌霄的休息區行去。


夕陽時分,選拔賽第一輪全部結束,整體上波瀾不驚,該贏的都贏了。

傅雲這一場雖然在大家看起來顯然是個不大不小的冷門,但如果換個角度,從排名先後來說的話,這一場的結果其實再正常不過了。

排名並列第一的戰勝了排名一百名開外的對手,這能叫冷門嗎?

當然,也不是完全的風平浪靜。

傅清璇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令大家頗感意外。 由於傅雲第一個登場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以致於同爲主脈的傅清璇上場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都期待這她能夠有些出人意料的表現。

但他們很快就看到了所期待的場面,不,是遠超乎他們期待的場面。

起手,只見傅清晰纖手一揮,九道青色風刃立時飛出,從四面八方攻擊對手傅纖流。

傅纖流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連忙向後退避。

她的實力其實也不算弱,武徒六重,煉氣三重,但在傅清璇猶如地圖炮般的仙法攻擊面前,根本連接近對手都做不到,更遑論反擊了。

整場比賽,傅纖流所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忙着躲閃傅清璇層出不窮的仙法攻擊,最終在堅持了二十多呼吸後被猛烈的氣浪直接轟出場外。

在他們這個階段,由於還沒有進入修仙門派,對仙氣的掌握還處於非常初級的時期,幾乎所有人都是主修武技,最多兼修一些仙法進行配合,像傅清璇這般全程施展仙法的堪稱絕無僅有。

此戰過後,衆人對主脈的看法頓時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原本他們認爲,失去了傅昕的主脈已經徹底勢微,但傅清璇和傅雲的突然崛起完全顛覆了他們的這一認知。

玄武宗入門考試的時間是在半年後,因而選拔賽的賽程設置並不是很緊張,第一天只安排了第一輪測試和第二輪單敗淘汰賽的第一場。

夜幕降臨,傅雲屏退了丫鬟們,一個人在房間內爭分奪秒地練習武技

此時,門外傳來了陣陣急促的敲門聲。

傅雲起身開門,便看到傅昕怒氣衝衝地推門進來。

對於他來找自己,傅雲並不意外。畢竟那晚和他們接觸過的本就沒幾個人,很容易想到自己頭上。

當然,想歸想,直接承認是不可能的。

傅雲當即裝出一幅驚訝的樣子。

“二哥,我這幾日一直想着要去看你呢,但到了執法堂都被攔住了,你沒事吧?”

傅昕走上前來,伸手直指他的鼻尖,面容由於憤怒而有些扭曲。

“好啊,傅雲!你竟然算計我?!”

傅雲眨了眨眼睛,裝作一臉懵逼:“二哥你想啥呢?我可是一直都對你敬重有加,怎麼可能算計你?”

“嗯,傅凌火便是你帶來的,你還敢說自己沒有干係?”

早知他要這麼問,傅雲立即裝出一副苦瓜臉,說出早就準備好的一套說辭:“二哥你知道我的,我和傅凌火他們兄弟三個根本沒交情,當日其實是那傅凌火逼着我帶他來見你的。”

傅昕皺眉道:“逼着你?難道說他讓你一起前來,目的就是爲了降低我的警惕,方便下手?”

不錯,你都會自己推理了,還省得多費口舌。

傅雲連忙點頭:“正是如此。只是當時我覺得二哥你智慧過人、實力高強,肯定能夠識破他的詭計,卻沒想到他會使得如此陰毒的招數來。”

傅昕被傅雲逼真的演技矇住了,沉吟一會兒,突然搖頭道:“不對啊!如果他要害我的話,肯定不會把自己給搭上啊!”

“二哥你這話就不對了!”傅雲連忙打斷道,“你要知道他們兄弟三人都有着爭奪玄武宗入門考試資格的實力,而名額本就只有三個,再加上二哥您還有傅衝等人,實力最弱的傅凌火原本就是希望最小的,而他如果能借此讓你參加不了選拔賽,雖然犧牲了他一個,但傅凌霄、傅凌風兩人的希望就大了很多了,從他們整個大長老的支脈角度考慮,絕對是非常划算的兌子。”

“況且,二哥您實力多強,他們肯定不放心將此事交給下面人來辦,畢竟這種事一旦失敗就打草驚蛇了,而他們想要一擊必中,肯定要派一個實力接近的人來操刀。而兄弟三人之中,顯然是讓傅凌火來做最爲合理了。”

傅雲此時其實也是在賭,賭傅昕和傅凌火現在勢如水火,都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定然不會去向他求證。

一邊說着,一邊偷偷觀察傅昕的神情。

“可惡!肯定是傅洪那頭老狐狸想出來的陰招!”


傅昕聽着聽着,用力一拍桌子,滿臉憤慨。

傅雲見他額角青筋暴起、拳頭緊握着,應是信了自己的話,暗暗鬆了口氣。

不過轉念一想,這主意不是原本是你想出來對付傅清璇的嘛,你這是在罵自己嗎?

他隨即附和着傅昕,將大長老那一脈上下挨個罵了一遍。

傅昕發泄完胸中鬱悶,便急匆匆地走了,聽口氣傅淵已經將他派去管理城中產業了,想必這次也是偷偷跑來的。

傅雲送走傅昕,突覺一陣發涼,不自禁地打了個噴嚏。

這才驚覺,原來自己的背上都已被冷汗溼透。

拍了拍胸膛,不由自語道:“呼!總算是糊弄過去了!”

忽聞頭上傳來一記冷哼聲。

“哼!果然是稟性難移啊!”

傅雲一擡頭,便見一道倩麗的黑影站在屋檐上,這熟悉的身材和嗓音,不是傅清璇是誰?

“四妹,烏漆墨黑的你不回屋睡覺,站在我房間頂上幹啥?”

傅清璇嘴角勾起,似笑非笑道:“虧得我在這兒,不然不就看不到你的醜惡嘴臉了?”

“醜惡嘴臉?”傅雲頓時怒了,“飯可以亂吃,不過我的蛋炒飯可不能亂吃噢!你吃了我的無敵美味蛋炒飯,還敢這樣污衊我,小心我告你誹謗哦!”

“污衊?你敢說傅昕不是被你害的?”

傅雲坦然道:“是我害的,但我可是在爲你除害啊。”

傅清璇一愣:“爲我除害?什麼意思?”

傅雲隨即將傅昕拜託自己取來醉仙粉意欲陷害她的事說了一遍。

傅清璇聽完,頓時面紅耳赤。

“誰知道你是不是在信口雌黃,反正現在傅昕不在,你想這麼說都行。”

就算他在場,也肯定不會承認啊。

傅雲不由胸悶:“四妹你可要相信我的話啊,如果不是我設計解決了傅昕,說不定你今日便要在衆目睽睽之下走光了。”

傅清璇臉色頓時黑了。

手掌一翻,一道翠綠欲滴的長劍亮了出來。

“再敢亂說,你的嘴就別想要了。”

傅雲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連忙搖頭道:“我什麼都沒說,四妹你什麼都沒聽見!“

傅清璇輕哼一聲,收了利劍,便施展身法離開了。

看着她遠去的身影,傅雲終於鬆了口氣。

不過想到剛纔自己調戲傅清璇的那一席話,越想越覺得刺激。 翌日上午,選拔賽繼續進行。

由於是種子選手,傅雲依然早早地上場了,迎來自己的第二場較量。

他眼前的對手,高近兩米,身形粗獷,裸露在外的胳臂上毛乎乎的,彷彿未開化的猿猴一般。

粗獷弟子衝着傅雲一抱拳,通報姓名:“傅千塵,還請雲少指教!”

傅雲抱拳回禮:“指教不敢當,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吧。”

他說這話倒不是客氣,眼前這個對手確實是個強敵。

昨日比試結束之後,他可沒有閒着,立即去觀摩了事關下一場對手的比賽。

這傅千塵屬於全攻敏型選手,加點全部堆到了攻擊和敏捷上,想像上一場那樣靠一味的閃避尋找勝機,根本不可能。

不僅如此,這傅千塵還握着一個極其厲害的殺手鐗。

“甲組第八場,傅雲對傅千塵。比試,開始!”

隨着執法弟子一聲命下,傅千塵迅速拿出一枚玉符,捏得粉碎。


一道紅光倏然將他整個人籠罩在內,隨之沖天大吼一聲,周身發出“喀喇喀喇”的骨骼碰撞之聲。

不一會兒,整個人彷彿變身一般,變得大了一圈,裸露在外的肌膚變得猩紅可怖。

在他的背後,隱約浮現出一道五六米高的巨猿虛影。

這個玉符,在傅千塵上一場比試時已經用過。

二階靈符,巨猿之靈。作用是提升力量30%,提升速度15%。

靈符是仙修依照特定手法繪成符紙、再將仙氣注入製成的一次性物品,使用者只需要注入少量仙氣即可發動,是武者短時間內提升戰力的利器。

不過正因爲如此,靈符在凡間公開售賣的價格極其昂貴,通常只有具備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會購買一些用於防身。

加大版的傅千塵兩眼猩紅,拳頭用力捶打了兩下胸膛,猛然間右腳踏地,如炮彈般朝着傅雲急衝過去。

在靈符加持下,傅千塵的力量和速度都已經達到了武師級別。

場邊有不少觀衆見狀,紛紛驚呼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