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像是無私奉獻的那種人。

2020-11-03By 0 Comments

讓葉靈有點避而退之。

明知她不會交心,為什麼還要跟她做好朋友?

可她似乎不介意。

葉靈有些不明白。

在學了許多知識之後,她已經明白自己應該是不會有什麼朋友的。

可風晴卻不管不顧般,非要拿她當朋友。

葉靈也拿她沒辦法,也就隨她去了。

學期快結束了,風晴在課室在和她閑聊。

「紫菱,你寒假有什麼安排不?會去打工嗎?」

「不去,你呢?」還有一個多月呢,這麼快就關心寒假的事?

「我呀,今年也還是在家癱吧,反正一畢業就會被趕去工作,還不如趁這幾年再癱一癱,以後上班了,哪有機會放這麼長的假?」

風晴整個人四腳攤開,課室里也沒什麼人,也就閑哉悠哉的和葉靈說著話。

「也可以出去先體驗一下工作。」葉靈笑笑道。

「體驗?」風晴搖搖頭,「哪用得著體驗,辛苦就對啦~」

然後又問:「你不去體驗?」

「我挺忙的。」葉靈想到家裡那兩隻,嘴角上揚。

「你忙什麼呀?」風晴疑惑的看著葉靈:「哎,我發現,你好像每個禮拜都回家吶,你是家裡有什麼事嗎?」

「算有吧。」關照兩個傢伙算不算事?

「啊?哦…」風晴看著又不像是什麼不好的事,但人不講出來,她也沒追問。

「唉,明晚有什麼活動么?」風晴雙腳還是癱著,但是雙手枕著著,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問葉靈。

「明晚?應該還是去圖書館吧?」葉靈一副你有什麼事的問號臉。

「你……」風晴把人看了又看:「你還真是清心寡欲的,明晚平安夜,誰還在圖書館待得住啊,就你~整天圖書館的,有帥哥看呀?」

風晴突然想到什麼,精神一震,「快說,是不是跟那個誰約在了圖書館呀?天呀,你天天去的?……不過,約那種地方不悶嗎?還不能說話?該不會是發信息?搞這樣的呀?」

風晴自顧自的說了很多話。

葉靈無奈的笑笑:「沒有。」

「沒有?」風晴不信,但又覺得她沒說謊。

「我說你呀,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活得像民國的姑娘一樣?」

「為什麼是民國?」

霸情:龍少,你太黑 「就是知識是新的,人是舊的呀。」

葉靈想想,也沒反駁。

「你我孤家寡人的,不如明晚陪我逛街吧?」風晴又恢復了有氣無力的樣子。

「你想買什麼?」

「逛街一定是要買東西的嗎?不買也能逛呀,都說了是逛街,當然是以逛為主啊!」

「哦,呵呵~」葉靈忍不住笑出聲,大聲掩飾,心裡不氣。

風晴接收到她的目光,拿腳踢了踢她的桌子:「唐紫菱,我說你這個人呀,有沒有同情心啊,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么?」

「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葉靈仍然在看著書。

萌妻太甜:總裁大人,別傲嬌 風晴百無聊賴的瞄了一眼她看的書:「上次啃一本詩經,現在來一本論語,接下來會是什麼?」

「可能是巴黎三部曲吧,看完這個打算看看。」

「唐紫菱,你是不是人啊,整天啃那麼多書幹嘛?你學的專業跟這個有一毛錢關係么?」

「有的,知識無界線,是相輔相成的。」

「………」風晴簡直想讓她舉例說明,但是想想還是別荼毒自己了,用眼色制止了她說下去的願望。

葉靈笑了一下,把目光放回書里。

風晴大概覺得無聊,起身到外面轉了兩圈,回來的時候,竟然發現葉靈身邊有個男生?

風晴收住了腳步,往課室里看去。

葉靈正微笑的不知跟人在說什麼,聲音有點小,聽得不太清楚。

等再聽的時候,好像是在討論什麼分子原子?

什麼鬼?

超出她的知識範圍!竟然聽不懂,難道大家不都是高考上來的嗎?

風晴盯著男生的背影一直看,看到一些側臉才認出是隔壁班的學霸,人長得一般,愛好學習。

有點可惜,顏值沒跟上智商……

她還在嘖嘖嘖的時候,男生已經欣喜的轉身離開。

錯身而過的時候,風晴還認真的打量了一下。

葉靈就看著她一臉惋惜的進來。

「怎麼了?」

一臉嫌棄加要傾訴的樣子。

「就是樣子不怎樣。」

「嗯?」

情生婚滅 風晴示意剛離開的人。

「哦。」

風晴一愣:「你不介意?」

「介意什麼?」

「他那樣子……」

「樣子怎麼了?」

「就是……」風晴搖搖頭,不忍打擊她,「你們怎麼認識的?」

「認識?在圖書館,他看的書我看過,看他一直不懂就解了一下。」

「還真是在圖書館啊?!」

「嗯?」有問題嗎?圖書館不就是學習的地方么?

風晴把她看了又看。

葉靈感覺哪裡不對,可是風晴只皺臉不說話。

風晴在葉靈「無知的」目光中咽下了自己要說的話,也許學霸的眼光總是與她們一般人不同,雖然葉靈的成績還是中中的,但是她已經發現,葉靈涉及的領域非常廣,什麼都能說出個所以然來,這可不是一般人有的,只不過她不願出風頭罷了。

風晴掩了掩眸,這樣的人,將來不會差。

她抬頭,看著葉靈,仍然是那副懶懶的樣子:「沒什麼,帥哥的話,比較符合想像呀~」 吳震功看到這一幕直接脫口而出。

三名小真人最後還是聯手了。

「秦毅竟然恐怖如斯?」

顧華勝半坐在椅子上,雙手發白渾然不知。

「他不是天師高手么?為何修法境界也逼入小真人巔峰地步?他是哪位神人弟子?」

顧華勝百思不得其解。

若說秦毅單打獨鬥,壓制了陰長老他並不覺得奇怪,畢竟秦毅貴為天師高手,內勁外放,凝氣成絲,功夫力抗小真人。

可是面對陰陽二老依然遊刃有餘,甚至將兩人壓制的死死地,這就很難理解了。

無敵天下 在顧華勝的理解中,除了龍堂那神秘的大長老以及龍主能夠做到,其他人……似乎根本不可能。

要說秦毅這般年紀到了龍主那般境界……這根本天方夜譚。

龍主也是一代天驕,經過幾十年的打磨,才走到了那一步。

據說龍主距離傳說中的那個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遙,這些年之所以沒有任何行動,就是在走出最後那一步。

可是吳震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遲了,鬼真人獰笑一聲,手中黑霧鬼氣直接朝著秦毅後背拍去。

「好機會!」

「對付他不要用法術,近身聯手!」

見到鬼真人動手的那一剎那。

陽長老怒喝一聲,兩人額頭青筋爆裂,撐開火焰大球,同時朝著秦毅欺身過去。

三人呈現犄角之勢,合力圍壓。

他們似乎都清楚,鬥法是不可能斗得過眼前這個小子的,他們唯一的優勢,就是人數加上近身手段。

在三人行動的剎那,秦毅就把握住了他們的動機,鼻中發出一聲沉悶的冷哼。

「哼,誰告訴你們我只會法術?」

秦毅渾身氣息收斂,雙目微沉,靜謐的就像一潭死水。

丹田之中,元氣海沸騰起來,澎湃的真元沿著四肢百骸一瞬間充斥整個身體,恐怖的力量感壓縮到每一寸肌肉每一個細胞之中。

修真手札有雲,修真者法武兼修,法能破天,武可碎星辰。

而大成境界,法武相融,更是毀天滅地的存在。

只是那等境界,是現在秦毅可望而不可即的。

但是武道,他精通,非常精通。

從軍區開始,秦毅最重視的修鍊就是武道,法術他還真不經常使用,畢竟望氣境真元不夠支撐法術消耗,武道手段才是他賴以生存的東西。

「刺啦」一聲。

秦毅雙手被赤紅色的蒸汽覆蓋,真元從毛孔中綻放出來,凝成了實質狀態。

「八竅,開!」

秦毅整個身體如同成了蒸汽爐子,白氣噴涌。

他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轉動了三百六十度,充斥著炙熱蒸汽的大手直接握住了鬼真人拍來的黑色鬼霧。

這鬼霧的厲害之前所有人都見識到了,那個叫做余先生的高手,在這鬼霧下幾秒都堅持不住,簡直如同附骨之疽,不把人吞噬乾淨不會罷休,而且貌似根本不用鬼真人控制。

他本身就是活物一般。

「小子,你找死,竟然敢以肉身接觸我的寶貝,桀桀。」鬼真人冷笑一聲,他對自己的手段有著無與倫比的自信,從來沒有失手過。

這東西只要碰到血肉之軀,就會死死地粘在上面吞噬精華,吸食腦髓,直到那人死亡。

「誰找死還不一定。」

就在那黑霧朝著他手臂纏繞過來之時,秦毅手臂上赤芒大盛,紅色蒸汽飆升三尺多高,那黑霧發出「唧唧唧」的叫聲,黑霧中的鬼臉變幻,彷彿承受無窮痛苦。

「燃!」

秦毅眼中爆出一團紅色精光,灼熱的蒸汽將黑霧鬼臉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在其中瘋狂煉化。

鬼真人從出現到現在第一次臉色變了。

「你對我寶貝做了什麼?」鬼真人露出猙獰的表情。

「人不人鬼不鬼的,幫你重新投胎做人而已。」秦毅淡淡說道,手心狠狠一握,那鬼臉成了一縷黑煙,被秦毅死死抓住,掐成了虛無。

「啊啊啊!」鬼真人發瘋了一般,捂著頭瘋狂倒退。

那鬼霧跟他精神相連,被秦毅抹了去,他直接遭受重創。

「兩隻螻蟻,現在明白,到底是誰狂妄了吧?」秦毅冷哼一聲,眼角余光中兩道黑白影子一左一右壓來。

這陰長老陽長老的實力也就相當於之前望氣境的秦毅,於現在的秦毅來說,確實與螻蟻無異了,他從來都沒有放在眼中。

「擒龍八重手。」

秦毅雙手如夢似幻,在空中擺出幾道殘影,能看到火紅色的蒸汽滯留在空氣中,根本跟不上秦毅揮動雙手的速度。

這是秦毅在軍區的時候執行任務時最喜歡使用的招式,面對眾多敵人,這種以寡敵眾的手段再合適不過。

而對手只有兩個人,秦毅無疑能夠更加集中。

八重手的威能也會徹底展現出來。

「唰唰唰~」

數道血花飛濺。

陰陽長老身形剛剛靠近,便絲毫不遲疑的朝後掠去。

他們的胸口被撕扯出幾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如果不是退的快,現在估計內臟都會被抓破,那個時候即便是有回天之能,也沒辦法活下來了。

天降巨富 猩紅的鮮血汨汨流淌,兩人對視了一眼。

出道這麼多年,第一次碰到如此無力的狀況。

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退意,他們的戰意已經被打擊的幾乎沒有了。

而茶會的觀眾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沒有人說一句話,大氣都不帶吭一個的。

吳震功定定的站在那裡,他口乾舌燥,完全不知道怎麼去表達自己心中的情緒。

兩撥人,完全不同的心情。

魏寬、孫大江這些一個個都是心中驚恐。

他們投靠龍堂的身份暴露了出來,以後這裡根本沒有他們立足的地方,而龍堂顯然也不可能收留他們。

再者……能不能保住性命還是兩回事。

欺身而上,秦毅如同一個小火人,渾身上下被赤紅的蒸汽包裹的嚴嚴實實,勁風撲面,兩人毫不猶豫退走。

「逃了?」眾人愕然。

他們想到了很多種情況,唯獨沒有想過陰陽二老竟然丟下他們逃了。

「還想跑?往哪跑?」

秦毅豈會留著這裡的禍害。

龍堂現在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心腹大患,能夠解決他們的高層有生力量,秦毅一個都不會放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