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兩個人舉著雪糕對着鏡頭傻笑的模樣被相機記錄了下來。青羽為了追求完美和徐山啟多拍了幾張,要不是手裏差點要融化的甜筒提醒她,她可以和徐山啟拍到天荒地老。

2022-03-27By 0 Comments

「芒小芝好好吃!」青羽對甜食不挑剔,淺嘗一口就連連誇讚,「你覺得呢?」

「還好,我不挑的。」徐山啟光顧著看她,沒注意甜筒的味道了。

半個小時一眨眼就過去了,他們倆回到烘焙店時,店主姐姐正好把冷藏好的麵糰取出來。

剩下的步驟也簡單,將麵糰擀壓到適當厚度以後用模具按出形狀裝到烤盤上。

兩人把麵糰分成了兩份,自己按照自己的喜好選模具壓麵糰。青羽是女孩子,壓出的餅乾都可可愛愛。徐山啟就比較佛系了,可愛的模具全被青羽挑了,他就隨便找幾個簡單的按按。

烤盤上擺放的餅乾漸漸開始兩極分化的,一邊小熊愛心小花花,一邊什麼形狀都有。

解決好這個步驟以後,店主姐姐會幫他們烤餅乾,這時候他們只需要靜靜等待餅乾出爐然後美美地裝盤就好。

「這是個好地方。」青羽坐在沙發上細細觀察著店裏的環境,得意地對着店主姐姐說:「下次我還要來。」

「可以啊,下次還帶着男朋友來嗎?」

一提到男朋友,青羽的表情突然凝固住了,她看了看身旁的徐山啟。想必是店主把他們錯認成情侶了。

「我們不是情侶啦。」徐山啟幫着青羽解釋了一句,「只是好朋友而已。」

「好吧,是我認錯了。」店主姐姐無奈地笑了笑,「看你們相處得這麼好還以為你們是高中生情侶呢。」

青羽想到了之前和Nora在一塊的時候。

「一杯茉香奶綠,少冰多糖。」Nora將她的要求一字不落地告訴了店員。

「您的奶茶好了。」不一會店員就把一杯奶茶送了上來,還多嘴了一句:「您真關心您的妹妹。」

Nora接過奶茶,然後帥氣地回應一句:「謝謝,那個是我對象!」

一想到這,青羽就覺得諷刺。

跟他在一塊從沒有人認為這兩個人是一對情侶,現在跟朋友出門就被人錯認成情侶。自己跟Nora站在一塊真這麼不搭?

徐山啟看她神色不對勁,她應該是想到了前男友。這時候就輪到他上場了。

「你怎麼了?不開心嗎?」

「沒事兒。」青羽有些慌亂地喝了口白開水,「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是不開心的事?」

「不算是吧……」

「如果是不開心的事,你可以說來給我聽聽呀!幫你排憂解難我未必能做到,但我可以陪在你的身邊,只要你需要。」

最後五個字說得那麼肯定,換作旁人很快就看得出徐山啟的心思。也只有青羽這個當局者沒有聽出他的話裏有話。

。 街邊,艷陽高照。單凡有人站在路旁待上那麼一刻鐘,那漢必然是嘩啦嘩啦的流。

來來往往的人撐著遮陽傘,提著水壺,不少人更是左手一根冰棍兒,右手一瓶冰凍礦泉水。

這個時候,也就天安門廣場上依舊熱鬧——各地來京城旅遊的旅遊團熱情不減。

「媽,這個怎麼弄。」張宇軒跟著母親趙梅在路邊擺攤兒,這個時候最掙錢的就是冰飲了。

趙梅顯然不願意讓孩子把時間耽誤在這種為生計奔波的事兒上:「你別管了,好好學你的習。」

「你要麼就回家,不用管我。」趙梅說著,撿起了張宇軒掉在地上的簽字筆芯兒,「學你的習,將來就不用像媽這樣兒了!」

張宇軒點點頭,聽是聽進去了,但自打上次趙梅過勞昏倒之後,張宇軒說什麼也不肯讓趙梅一個人擺攤兒了。

那次之後,張宇軒也比以前懂事兒了很多,在學校里也不怎麼和之前那幫狐朋狗友亂混了,頂多有時候實在手癢,這才聚在一起打打遊戲。

「你這冰棍兒怎麼賣?」有路過的人看見趙梅賣的冰棍兒,便開口詢價。

雖然用的也是破舊的泡沫保溫箱,但趙梅賣的不是那種大馬路上老大媽一坐,嘴裡喊著的所謂『老北京老冰棍』。而是自己在家裡用真材實料凍出來的冰棍兒。

「兩塊一根兒,您看您……」趙梅剛開口,就被對方打斷。

「兩塊?一塊還差不多,你這自己做的,誰知道干不幹凈?」對方是個來旅遊的,剛才還買了那一塊錢一根的,白開水兌甜蜜素製成的所謂老冰棒,這就開始嫌棄起趙梅做的。

說起來,趙梅買兩塊一根兒,還真的不貴,甚至說也就是整個人工費——純牛奶煮上冰糖、酸梅煮上桂花,就算是小點兒,哪個成本都得將近兩塊了。

張宇軒聽別人這麼說,怎麼可能聽得下去?趙梅小時候的生活在那裡擺著,就算是住在地下室,也是打掃的乾乾淨淨!

這冰棍兒是張宇軒幫著趙梅一起做的,從三元的牛奶、吳裕泰的桂花、醫院開的藥用烏梅、到超市買的冰糖、塑料手套、硅膠模具、保鮮膜、保鮮袋兒,哪個都是正經牌子的。

「有你這麼說話的么?願意吃那騙人的就別來我們這兒買!」張宇軒把暑假作業往地上一扔,沖著那人就吼道。

「哎呦喂,你買都買不出去,扔了還不如便宜賣給我。」那人不依不饒,嘴裡越說越難聽,仗著自己是買主兒,就覺得賣家得哈著了,「小屁孩聽說沒聽說什麼叫『顧客是上帝』?」

「我***的上帝,這兒是中國!」張宇軒聽著那人嘴裡『西洋』那一套,火兒更大了,跑天安門底下來裝洋鬼子了?就小攤兒買個冰棍兒真當自己算個人物了!

「哎呦喂……」

「小屁孩還真以為怎麼著了?上高中了么?好好學學去!」夏天到了,人脾氣也大,那人說著說著踢了泡沫箱子一腳,包裝好的冰棍兒滾了一地。

「現在擺地攤,將來能有什麼出息……我呸!」

趙梅本來還拉著張宇軒,京城人不願意惹事兒,所以一般都會攔著孩子。

可不願意惹事兒不代表怕事兒,真惹急了,也都不是善茬兒,趙梅拉過張宇軒,示意兒子把地上的東西撿起來,「您和孩子較勁可就沒意思了,今兒這東西我就是扔了也不賣給您。」

說話間,趙梅撿起地上的冰棍兒,一股腦的都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傻瓜,感覺不對了為什麼不等我回來?」唐銀的聲音有些埋怨。

「我想變強。」聲音很輕。

唐銀輕輕幫她蓋好被子,擦拭身上的汗。

「這些天還在鍛煉嗎?」

「嗯,和榮榮一起,不過感覺身體負擔有點大。」朱竹清顯得有些勞累,但是看到唐銀回來,笑的很開懷。

「好了,我回來就好了,以後一定要聽話哦,身體不行了呀及時停下,知道嘛?」輕輕刮在了朱竹清的小鼻子上。

小貓咪好像有點不喜歡,輕輕把頭側到一邊,唐銀噶然一笑,小傢伙還挺可愛的。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洗洗睡,明天給你調理一下。」

朱竹清沒有在堅持,簡單清洗一下就睡了,今天的她睡得異常舒心。

第二天一早,朱竹清無意識的顫抖了一下,唐銀又緊了緊手臂,但是朱竹清還是醒了,這是她這個多月來睡得最舒心的一天。

「吵醒你啦?」看到床上的小貓咪醒了,唐銀停下了擼樹的手,輕聲問道。

朱竹清搖搖頭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唐銀。

「清清,起來跑步啦。」寧榮榮火急火燎的沖了進來。

然後她看到朱竹清的房間里好像有一個人,由於天色較暗,她看不清是誰。她自然而然的以為是清清的男朋友。

趕忙捂著嘴,「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馬上就走。」她是真的不知道朱竹清竟然有男朋友,還不是唐銀。

「榮榮來啦,進來吧。」

「咦?這個聲音好熟悉,好像是唐銀的聲音誒。」聽到是唐銀的聲音寧榮榮停下了腳步。

試探著問道:「唐銀,是你嗎?」

「是我。」

寧榮榮一下子跳了起來,她還是那個活潑的小魔女。經過一個月的相處,她和史萊克的眾人相處的不錯,特別是朱竹清,由於一起訓練,她們的關係最好。本來寧榮榮想搬過來住的,可惜朱竹清不同意,也就作罷了。

「唐銀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寧榮榮走近屋內,看到唐銀坐在床邊,旁邊還有些木屑。

「才回來,榮榮起來鍛煉啊?」唐銀抖了抖木屑,這些都是一會要收起來的,伸了個懶腰。

「嗯呢,那我先去跑不了,清清你要是要來就來吧。」這些天的跑步已經讓她習慣了。

朱竹清想要起來,但是被唐銀按住了。

「先等會,這些天感覺怎麼樣了?」唐銀問一下進度。

「還好吧,不過最近適應了感覺有點輕鬆,時間有點短了。」寧榮榮有些苦惱,這樣的鍛煉已經有些起不到效果了呀。

「嗯,旁邊清清退下來的裝備,你穿上,出去跑步吧。」唐銀用風之力。

「那清清呢?」這些天她不是沒有找東西做負重,但都不怎麼合適,本來還想著找唐三問問的,沒想到現在就有了。

「清清現在的已經不適應了,我給她做新的。」唐銀解釋道。

「那,那我以後各階段的都不用愁啦。」說的很開心的感覺,但是話語中有一絲失落。

唐銀也聽出來了,「行了行了,以後我給你做新的。」

伸手不打笑臉人,唐銀對於給面子的人一向很和善,而且以後朱竹清的配重就不需要了,給寧榮榮做一套也不是不行。

「謝謝銀銀姐,那我走啦。」寧榮榮很開心的就走了。

朱竹清眨巴眨巴眼睛望著唐銀,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那我用什麼呀?」

唐銀捏了捏小鼻子,笑道:「我還能忘了你嘛,早就準備好了。看看這是啥。」

朱竹清看到唐銀拿出了一個圓環,手指粗細,上面有著神秘的花紋,但是很普通的樣子。

「我送你的禮物,好看嘛?我給你帶上。」

朱竹清眨巴眨巴眼睛,獃獃的伸出自己的纖纖玉指。

唐銀輕輕的帶在了她的無名指上,動作非常的輕柔。

朱竹清上下翻看這自己的手,不得不說挺好看的,大小正合適,帶上之後感覺自己這些天運動帶來的勞累感覺都消失了。

唐銀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的小奶貓,「你輸入魂力試試。」

朱竹清不解,但還是輸入魂力,然後她就震驚了,裡面有一個好大的空間,她不是沒見過儲物的魂導器,但都是那種很小的,最大就是那種一立方的,這得有多大?

她不解的看向唐銀,然後想要把指環拿下來,但是怎麼也摘不下來。

朱竹清把手伸到唐銀面前,「這個我不能要,太貴重了。」

唐銀笑嘻嘻道:「沒事,看,我也有哦,比你的大。」唐銀亮了亮自己的鐲子,一看就是和朱竹清那個是情侶款。

「那我也不能要,太貴重了,我買不起。」朱竹清非常的堅定。

「我也沒要你付錢啊。」

「我,我沒什麼好禮物給你……」朱竹清的眼神有些閃躲。

唐銀笑的很開心,把朱竹清抱在懷裡,湊到耳邊,呼吸著熾熱的空氣,吹到朱竹清的耳朵上感覺痒痒的。

「還不起就別還了,把你賠給我就行了。」

朱竹清渾身都僵住了,這這這,好露骨啊。

朱竹清漲紅了臉,這個人好壞啊。

唐銀一臉笑意的看著朱竹清,朱竹清不敢抬頭正視唐銀的眼睛,「他他他,他怎麼這樣啊。」

看著手足無措的小貓咪,唐銀忍不住笑出了豬叫。

「行啦行啦,你要是不願意那就過些天再說吧,不過這個戒指可不能摘哦,它可不只是這點功效哦。」這時候的唐銀有些頑皮,也好讓朱竹清放鬆一點。

朱竹清歪著腦袋,閃爍著自己的大眼睛,眼睛充滿了疑惑。

看到這個,唐銀只想飈鼻血,這也太可耐了。

不行了不行了,老夫的少女心,感覺心臟撲通撲通的。

「那個啥,這個指環啊,可以調節自身重力,我來教你啊。」

朱竹清也不說話,就用眼神表示「請開始你的表演」。

唐銀一看朱竹清的眼神,那份天真無邪,不行了。唐銀往床上一癱,不行了不行了,老夫的少女心。

這個指環的作用不止如此,唐銀調出了空間法則,重力法則和生命法則,是他最用心的一件了。

它不僅可以儲物,還可以調節自身重力,最重要的是有生命法則的恢復力量在,後面鍛煉就不會傷身體了,受傷也有保障。

唐銀對她真的算是盡心儘力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李新年和余小曼都被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驚醒了。

余小曼瞥了一眼身邊的李新年,臉上泛起了紅暈,問道:「誰的手機?」

頓了一下,急忙下了床,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看,說道:「是醫院打來的。」

十幾分鐘之後,李新年和余小曼趕到了縣醫院,在辦公室里,除了王醫生之外,還有一個五十多歲的女醫生。

「這位是市人民醫院的丁主任,她就是我們專門請來給傷者會診的專家。」王醫生介紹道。

李新年急忙問道:「情況怎麼樣?」

丁主任看看李新年,又看看余小曼,問道:「你們睡是傷者的家屬。」

余小曼說道:「我是他老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