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兩隻拳頭都不大,但就像是兩輪烈日撞擊在一起一般,熱浪滾滾,光芒璀璨衝天,景象極其震撼人心!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一戰十年

2020-11-11By 0 Comments

二人在五行大世界的無盡星域中奮力搏殺著,各自身上都衝出了燦爛的神光,景象驚人到了極致。盟主大帝乃是第三代生靈,。長期溝通大道,偶爾也與巨大生靈頻率一致,所以實力非常的可怕。

這股波動傳遍了整個體內世界,無數體內世界的生靈面色都是發白。這種層次的戰鬥,已經遠遠的超乎了他們的極限。

泥丸宮大世界中,杜立巴族遺留在此地的族長是一個身軀瘦小的老者,腦袋上沒有頭髮,眼眸深邃而又滄桑,有濃濃的時光波動。該族精通空間規則,眸光洞穿萬古,俯瞰天下。

「後生可畏,兩百多年而已,便是能進入到這個層次。」杜力巴族的族長眼眸中出現了震驚之色。另外一個方向,北斗七仙君之一的玉衡仙君還有開陽仙君也站在遠處,觀看著這蓋世一戰。

秘境中的幾個生靈也都脫困而出了,一個身材高大,如同星空一般大小的生靈,還有一株青蓮紮根在無垠的星空中,在思索著什麼。

盟主大帝再次與洪錚搏殺了一擊,二人的身上都是出現了仙之血液。洪錚的髮絲都是被染紅了,也是負創。盟主大帝也好不到哪裡去,被洪錚一掌正中胸膛,將整個胸膛都是擊裂了。

「洪錚,異化大劫將至,體內世界很有可能不復存在,重新化為了混沌。只有最為巔峰的生靈才能夠脫困而出,這乃是大勢所趨,你阻擋不了。體內世界,此次能夠衝出去的人,連同你在內,不超過十個人,你何必如此。」

「金仙之下,皆是螻蟻,你何必護著一些螻蟻,逆天而行呢?」盟主大帝冷漠的說道。

洪錚一邊攻殺,一邊冷笑著說道:「那是你以為,你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眾生,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嗎?第三代生靈而已……又不是不能殺。」

「那就殺吧。」盟主大帝也非常的強勢,退後八百萬里,盤坐在星域中,雙手划動,像是在接引著什麼。隨後可以看到他的身上瞬間衝出了無盡的根須,每一跟都無比的粗壯,彎彎曲曲的,像是人的血管一般。而後,那些根須全部延伸到了無盡的星域中。

根須如同,傳來了一股股的神力,灌入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尊巨大的影子,只能夠看到輪廓。那是一個滿頭長發的男子,雙眸如電,冷漠的看著洪錚。

「巨大生靈的一絲神力!」

「他在接引巨大生靈一絲神力!」

瑤光仙君,玉衡仙君,開陽仙君,杜立巴族的族長以及秘境中出現的三個生靈皆是面色一肅。這種神通非常的可怕,巨大生靈有多可怕?

從他體內誕生出如此多的世界,因果,甚至時光,生靈就可以看出。他強大到了極致,就是放到外界,也是一等一的人物。他的一縷神力,足以滅掉金仙!

盟主大帝成功接引,所有的根須隨後交織在一起,化為了一尊金燦燦的生靈,眸光可怖,看向了洪錚:「洪錚,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看你拿什麼跟我斗!」

他聲音充滿金屬質感,震蕩的朗朗乾坤都是在發抖。而後,他手中出現了一桿金戈,向洪錚劈了過來。洪錚手掌擎天,東皇鍾出現在手中,那是超越帝器的東皇鍾。大鐘上,半面刻有日月星辰,半面刻有江河山川。此刻,上面的浮雕全部復甦了過來,東皇鍾橫空,發出了浩蕩的鐘鳴聲。

當,當,當。

一聲又一聲,像是從太初年代傳來,流經過去,來到當世,而後又奔向未來一般。東皇鐘的鐘鳴聲響徹了一個多月,將虛空寸寸的崩裂了。

「洪錚,接白帝額骨矛!」衛鍾離出現了,猛然擲出了從白帝宮借來的白帝額骨矛。他左手持白帝額骨矛,右手持東皇鍾,奔向了盟主大帝。

「白帝少昊的法寶,呵,但我不怕。」盟主大帝冷笑著說道,他一手持金戈,一手持囚天戟,都是重器,向洪錚擊殺而來。

白帝額骨矛與金戈撞擊在了一起,叮的一聲,璀璨的火花在星空中爆發了,這根帝矛一下子變的彎曲,上面的裂紋擴大了。

「不行,白帝額骨矛承受不了我的法力。」洪錚雙手一揮,白帝額骨矛沒入到了白帝宮中。他眉心發光,從眉心中衝出了一桿仙魔龍齒棍。仙魔龍齒棍一轉之下,上面的封印層層解封,最後化為了一根通體都是在燃燒著火焰的長棍!

這是斗戰神王的至寶!

他手持仙魔龍齒棍,一棍砸了過去,勢大招猛,威能驚天。仙魔龍齒棍與金戈撞擊在了一起,星域再次炸開了。二人再次硬拼了一擊,洪錚嘴角溢出了一縷鮮血。

「不服從就殺!」盟主大帝說道,接引巨大生靈一縷神力入體,讓他就如同戰神一般,無堅不摧。

接著,他手持金戈,一手指天:「天下閃電驚雷,聽我號令,引發天劫,抹去此人。」

嗡!

體內世界發出了一聲嗚咽聲,接著,宇宙深處浮現了一片雷海,在遠處浩浩蕩蕩的奔襲而來。一抹妖異的藍光出現,橫亘在宇宙盡頭,快速而至。

而後,那片雷海完全的覆蓋了洪錚,眾人可以清晰的看到,洪錚的身軀在原地一下子炸開了。

「洪錚!」黑夜驚叫一聲。

「不要亂動,洪錚還沒死。」

洪錚身軀被炸開,只生下來仙魔龍齒棍還有東皇鍾在原地。但盟主大帝卻感覺到了一陣的驚悚,他能夠感覺到,洪錚並沒有死去。

「滾開!」他一戟剖在了星空中,斬向了那裡。一顆星辰裂開,一滴金色的血液在裡面沖了出來,隨後極速的衍化,洪錚再次完整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滴血重生,這是不朽腦帶給他的神通!

洪錚以一滴鮮血重生,頭顱發光,從其中衝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紋,在無盡的波紋中,出現了一株株輪迴花,每株輪迴花上都激射出了一道劍氣,攜帶著輪迴之力,轟入到了盟主大帝的身上。

劍氣無數道,貫穿他的軀體而過,將他釘在了虛空中!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大道復甦

盟主大帝狂吼一聲,拍出了一隻大手,壓蓋向了洪錚。他身軀一閃,施展出了無相體的神通,瞬間的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盟主大帝的身後,仙魔龍齒棍砸了下去,將他的頭顱都是砸的凹陷了下去。

一道身影從原地浮現,卻是盟主大帝也是重生。

二人勢均力敵,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洪錚稍勝一籌。

二人隨後再次拼殺在了一起,這一戰,整整打了十年,還沒有結束。一個是體內世界第三代生靈,能遠遠不斷的接引巨大生靈神力入體。一個是後期之秀,洪行簡的兒子,兩百年成就金仙果位,充滿了傳奇,修鍊九段體,能無時無刻的彌補自身虧虛,強大到了極致。二人拼殺,可謂是龍爭虎鬥。

十年大戰,盟主大帝的眼中出現了些許的疲憊之色,再看向洪錚,依舊如十年前那樣,生機滾滾,法力波動劇烈。

「洪錚,我沒空再陪你玩下去了,再見。」盟主大帝說道,體內的神力已經漸漸的在流逝。接引巨大生靈入體,並不能延緩他生機的衰敗。

要想維持生機的衰敗,必須要吞噬體內生靈,這似乎是一種遊戲,又像是一種規則。盟主大帝講究的是順心意而行,他不會去更改。

他張口吐出了一片星空,將洪錚給覆蓋了,而後身軀一閃,消失在了原地,已經開始遁走了。

洪錚停了下來,抹去了嘴角的鮮血,一戰十年,讓他獲益匪淺。他神念探了出去,有些人永久的消失了,在末法時代之下坐化,化為了黃土。而修鍊了九段體的人,則是安穩的活了下來,但卻成為了巔峰巨魔眼中的唐僧肉。

洪錚隨後回到了洪帝宮,在其中療傷著。同時他將當初自己在輪迴古洞中得到的諸多印記分發了下去。這些輪迴印記是秘境中的生靈修鍊身化億萬失敗而形成的。

時光悠悠,眨眼間就過去了六百年。這六百年,整個體內世界越發的枯寂了,可供修鍊的天地靈氣消失殆盡,點滴不存。諸多奇異的大葯滅絕了,一些生靈也是永久的消失。整個體內世界,衰落到了極致。但唯一強大的,就是東荒。

離末法時代還有兩百年,不斷有人坐化,沒有渡過八百年的末法時代。盟主大帝完全的魔化了,他大限將至,隱匿在宇宙深處,眸子開闔間,越發的恐怖。

「還有一百年,我若再不能吞噬足夠多的生靈,我也要坐化了,此次的末法時代太嚴峻了,遠超以往!」盟主大帝說道,神念散開,看向了東荒,瞬間呆住了。東荒中的人數越來越少,但是巔峰生靈卻多出了不少!

洪不破得到了一枚遠古劍聖的涅槃果,頭戴黑金皇冠,成功成帝!

洪銘則是得到了遠古金翅鵬王的涅槃果,化身為金翅鵬王,魔性十足,也是沖入到了大帝境界。東皇軒在東皇瑤光的指導下,成功成帝。

而後是白帝之子白晚賢,被洪錚以神力灌體,助他沖入到了帝位。北域中,也有人成帝,那就是帝夜沉之子,夜陀!

這是一種盛況,從體內世界開闢以來都沒有出現過的盛況。涅槃果的出現,改變了整個格局。東荒中的大帝太多了,將整個東荒打造的固若金湯,可以說是體內世界最強的一個大域了。南國中,那些魔修,足足隕落了三分之一,全部在這幾百年間坐化。剩下的都是這幾百年出現的人。

時而也有驚艷的生靈誕生,以百年修為衝擊聖王,但剛剛衝擊成功的剎那,就被洪錚布下的封神嶺給徹底的鎮殺了。

而西土,諸多佛帝坐化了,只剩下了三個,但也是在苟延殘喘。

盟主大帝與洪錚那一戰的傷勢,經過幾百年才痊癒,他不敢踏入到東荒中,但神念還是靠了進來。他愣住了,心中激動,充滿了貪婪之色:「好多的人蔘果,好多。」

他再看向五行大世界與泥丸宮大世界,那些修鍊九段體的人,也有不少成功的避開了大劫,只要再渡過這百年,就能夠完全的復甦了!

盟主大帝重新出現,向泥丸宮大世界中衝去。只有一百年的時間了,他必須要在一百年內,吞噬足夠多的生靈,才有可能規避大劫!

「擋我者死,不管你是誰,我不管!」盟主大帝眼眸發狠,他剛剛來到了泥丸宮大世界,就看到了自己的兒子。

那是一個中年人,盟主大帝之子看到了他,臉上出現了驚喜之色:「父親,我修鍊九段體有成效了,足夠我渡過末法時代了。」

盟主大帝身軀一震,眼中出現了意味深長之色:「哦,是嗎?來,過來讓我看看。」

大帝之子沒有任何的防備,向盟主大帝走了過來,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修為。

盟主大帝心中升起了一股極度渴望的氣息,口水都流了下來。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吃了他,吃了他之後,對自己極有好處。

這一刻,什麼親情,什麼人性,全部被他拋到了腦後。而後,他猛然張開了大口,一口將他的親子吞了下去!

古畫迷局 「完美!」他激動的渾身都是在顫抖,體內那漸漸枯萎的生機在復甦了!

「再吞幾個大帝,吞幾個大域,我就能夠渡過末法時代了。」盟主大帝自言自語。

洪錚猛然睜開了眼睛,感應到了盟主大帝的氣息。他眸子開闔間,眼底深處更加的深邃了,就像是一個儒生一般,沒有任何的銳氣,有的只是一股滄桑。

「連自己的兒子都吃,你還有什麼不能做的?」洪錚說道,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盟主大帝猛然回頭,看向洪錚,邪異一笑:「嘿,洪錚,別急,我們慢慢玩。」

洪錚正準備追擊的時候,體內世界一陣的搖晃,他很輕易的感覺到了有某種可怕的東西在復甦一般。

「大道,完全的復甦了!」洪錚抬頭看向天空,沒有去追擊盟主大帝。

在他的視線中,宇宙深處,或者說是各個地方,都能夠看到有一段巨大珊瑚狀的物體在復甦。它像是沉睡在宇宙深處,又像是無處不在一般,在翻滾著自己的身軀。 第一千零二十章屠天道,取代之

只有最為極限的那幾人才能夠看到大道的有形物體,它通體赤紅如同瑪瑙,像是一根神藤一般,但又像是珊瑚,在無盡的混沌深處翻滾著自己的軀體。

伴隨著它翻騰著身軀,無數的法則在它的軀體上噴發著。它的身上更是出現了無數根須,延伸到了無盡的虛空中。因果,生滅,造化,時光,輪迴,各種氣息都是在它的身上閃現。

修道修道,修的就是源自於它身上的法。也就是說,所有與它有瓜葛的人,都將是它的養分,這就是大道的恐怖之處。

這一幕,只有洪錚,瑤光仙君,開陽仙君,玉衡仙君,還有盟主大帝等極為有限的幾人看到了。

東皇軒已經成帝,站在東皇瑤光的身旁。東皇瑤光深呼吸一口氣,道:「大道復甦了,我要離去了,你自己一切小心。」

說罷,他身軀一閃,徑直的消失在原地,向宇宙深處沖了過去。與此同時,開陽仙君,玉衡仙君皆是動身了。他們曾經都是巨大生靈座下的七仙君,知曉大道意味著什麼。

大道就是巨大生靈體內所有法則融合在一起的產物,體內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與他有關。

大道形體隨後完全的在此地顯化了,冰冷的宇宙深處,一段珊瑚狀的物體出現了,它橫亘在那裡。伴隨著他輕輕翻滾著身軀,南國,北域,東荒,西土,五行大世界,泥丸宮大世界那些長期接洽大道的人,只感覺身軀內的天地精氣在迅速的被抽取,隨後匯聚到了星空中。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啊!」南國一個魔修慘叫一聲,身軀猛然變的花白起來,隨後在那裡化為了飛灰,消失不見。他被大道抽取了自身的精氣以及所有的法則!

這尊南國魔修僅僅只是一個開端,片刻之後,無窮無盡的南國魔修在這一刻被大道抽取了全身的精華。

這一幕,不僅僅是在南國,還有北域,西土,甚至東荒中上演。無數的修士隨著大道的復甦而隕落。

盟主大帝渾身顫抖了起來,他也感覺到了一陣的驚悚。因為他與大道有著無法想象的聯繫,他接洽大道的時間遠超所有人!

洪錚抬起頭,看向各個地方,眸子縮了起來。因為天地間的規則也都變了,隨著大道的復甦而改變。

「這是怎麼了?」有人哭喊著,身軀止不住的顫抖。

「大道復甦了,將我們當成了養分,現在開始了收割。」

「洪錚早就說過大道是一種可怕的東西,他才是對的。」

洪錚當初自太始靈根出現之後就告訴過洪家人,不要融合太始靈根。因為太始靈根,就是大道身上的一段載體!

大道繼續復甦著,在體內世界掀起了一場殺戮。整個體內世界,無窮無盡的修士,瞬間減少了三分之一。汲取了足夠多的神力,大道似乎完整了一點。他在宇宙深處不再翻滾,一對眸子開闔間,有可怖的光華流轉。

「我是天道,是你們的主宰者。」冰冷的聲音從宇宙深處傳來,響徹在每個人的耳中。所有人都是驚呆了,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天道已經誕生出了意識,他準備做什麼?

「我要極盡復甦,所以現在是你們回歸的時刻,回歸到天道的身上來,不要反抗。」

眾人心中再次一驚,天道要做什麼?全面開始收割,來支撐自己的蛻變嗎?還是,他準備打出去了?

洪錚正在思索間,卻是見到東皇瑤光,玉衡仙君,開陽仙君,杜立巴族的老族長,以及三魂七魄,都開始向冰冷的宇宙深處趕去,一個個殺機森然。

無盡海猛然炸開了,隨後從其中升起了一個巨大毒瘤。它就如同一顆星辰一般,周身上下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膿包,每個膿包上都有一個面孔。那面孔,正是李清風的!

永恆毒瘤的本體現世了!

它身下還有無數的觸角與根須,就如同八爪魚一般。它在洪錚衝到南國之後就藏匿了起來,這種生靈乃是巨大生靈體內的毒瘤化為的,藏匿之後,與巨大生靈化為了一起,連洪錚都無法感應。

東皇瑤光的聲音從無盡遠外傳來:「洪錚,速來,他們準備屠殺大道,自己取而代之,化身為天道!」

洪錚面色一凜,想到了無數種可能。

天道乃是巨大生靈體內所有的規則,因果,時光等交織在一起化成的。它神秘而又強大,它高高在上,歷經所有的紀元,它一念間,可掌控無盡生靈的生死。

若是將天道屠殺,取而代之,他們就能夠衍化為天道,甚至有一絲的可能掌控這具身軀!

隨後,他眼中出現了奇異之色。

若是自己將大道化為自己的分身,那將如何?在未來的某一天,自己會不會奪取巨大生靈的一絲掌控權?

想到此處,他縱身一躍,化為了一道金光,迅速向那裡沖了過去。抱有這個想法的,都是體內世界最巔峰的幾個生靈之一。

有永恆毒瘤,杜立巴族的族長,三大仙君,兩個弒神也都出現了。太始靈根與黑暗的世界種子就是這二人傳下的。

東荒與南國互相殺戮,也是這二人主導的。不僅僅是為了奪取雙魚玉佩,更是在探究天道的習性。

「我必須要取而代之,化身為天道,這樣我才有可能摘取雙魚玉佩,復甦當年的盛況。」一個弒神自言自語,眼眸中盡都是殺機。他回頭看向洪錚,給他威脅最大的,就是洪錚了!

「洪錚,若要助我,我保你前途一片光明,若要攔我,我要你萬劫不復,屠殺你九族!」弒神說道,雙眸都是血紅了起來。

他不會放棄,也不能放棄,這是唯一的機會!

洪錚面色不變,只是冷冷的看向弒神:「是嗎,那我就要看看,誰更狠一點!」

洪錚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威脅他,尤其是在拿整個洪家威脅。

眾人都是巔峰高手,但也耗費了很長的時間,才來到了宇宙深處,幾乎快要靠近邊緣了,這裡已經遠離了塵世,冰冷而又枯寂。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大宏願

來到此地,眾人才感受到了大道帶來的震撼。

它太龐大了,身軀如同巨大的珊瑚,但一望無際,磅礴浩蕩,一整個星系在他的身前都如同塵埃一般。它似乎懂得呼吸,伴隨著它的呼吸,一個個星系被吞入到了體內,開始了炸裂。但隨著他再次呼吸,又是一個個星系出現了。軀幹蒼勁如龍蟒,如同一整片大陸一般。上面布滿了無盡的溝壑山川,它睜開了一對眸子,冷漠的看著眾人:「想將我取代嗎?」

盟主大帝面色猙獰:「把我的印記給我,我就離去,否則今日我就屠天道!」

他一生的印記,都在大道的身上,大道現在的修為比他強上一分。若是它不顧一切毀去盟主大帝,那麼盟主大帝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但似盟主大帝這種修為,想要毀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若不同意呢?」大道說道。

盟主大帝道:「不同意我也要耗費一切代價,將你擊殺,反正大家都活不了多久了。我就算是死,也不要你好活。」

大道沉默了下去,而後發出了滔天的大笑聲:「很好。」

隨後他目光掃向了每一個人,最後停留在了洪錚的身上:「將他擊殺,我就把你們的印記還回來!」

大道在洪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機感,因為洪錚的九段體,避開了整片的天地,在體外世界接引天地精氣,自成一體,循環不息,與大道再無瓜葛。這種九段體,乃是天道的剋星,遠遠的脫離了它的掌控。

「我不喜歡姓洪的,當年洪行簡也是像你一樣,避開天地,脫離了我的掌控,所以我準備將你們都毀去!」天道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