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六萬塊錢,對於目前的自己來說,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2021-02-01By 0 Comments

鬼屋的生意還沒有什麼起色,自己也拿不出來這麼多錢。

離開村子,沒有再發生什麼波折。

王偉徑直開車,就前往了府國中心。

下午三點鐘,兩人終於回到了錦城大道的商業街。

站在府國中心的樓下,王偉還在感嘆,吳淵的爸媽生意做的真的不錯,把鬼屋都開到了錦城最繁華的商場裡面了。

經過王偉有意無意的幾次點醒,吳淵也是心中疑惑越來越多。

自己爸媽也就是普通的打工夫妻,又是動了什麼樣的念頭,才會開一家鬼屋呢?

兩人上樓,直接就到了唐德的佛牌店門前。

昨天還好端端開著門的佛牌店,此刻竟然已經房門緊閉。

門上甚至還貼了一張公告。

「因店主私事,本店已經暫停營業。」

昨天晚上還夜探了鬼屋,今天唐德竟然直接把佛牌店關了門?

難道他看到了自己和厲鬼之間爭鬥的那一幕?

地獄空間嚇退了他?

吳淵卻覺得,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

佛牌店直接關掉了門,自己也沒辦法看到唐德,反倒是讓事情複雜了很多。

他就像是潛入暗處的毒蛇,隨時盯著自己了。

王偉嘴裡叼著半截煙,微眯著眼睛說:「陰氣重的嚇死人,這裡賣的怕是沒有幾個正經的佛牌,我見過不少正牌,哪兒會有那麼多陰氣,只有惡鬼做的陰牌,才會這麼陰森。」

「先去看看你的鬼屋,既然這個唐德花了那麼多心思,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手的,也可能是昨天你身上的事情,引起了他的警惕,讓他覺得你沒那麼好對付,才關門讓你放鬆警惕呢?」

王偉的猜測,也剛好符合吳淵剛才的推斷。

正要上樓,王偉卻走到佛牌店門口,朝著門縫裡頭扔下去了幾枚銅錢。

接著他才快步的跟上吳淵。

「這是做什麼?」吳淵疑惑。

「嘿嘿,他暫停營業,總要開門的吧,而且我看他店裡頭的陰氣,裡面的東西可沒有拿走,我放的銅錢,尋常人看不出來什麼,那叫做五鬼攔路,算是給陰間的五小鬼供奉陰氣。唐德不是給你找麻煩么?我讓他的陰牌沒陰氣可吸,也足夠讓他惱火一陣。」

王偉得意的挑了挑眉頭。

兩人已經上了五樓。

第一眼,吳淵就睜大了眼睛。

因為鬼屋的門前,竟然密密麻麻的擠了上百人,都排著隊。

還有一些女生在鬼屋門口的地上,不停的搓著胳膊掉眼淚,哭的稀里嘩啦的。

這樣的場面,自然就有男生在旁邊噓寒問暖。

」卧槽,這就是你開的鬼屋?」

王偉下巴都要掉下來了,說:」這他媽門庭若市啊,怪不得你要說超度那些小鬼,這樣的生意,一個月起嗎賺幾十萬吧?」

「惹不起惹不起。」

王偉羨慕的看著吳淵。

吳淵心中也砰砰直跳,昨天因為屍花預售了幾十張票,沒想到生意竟然會這麼好。

今天直接帶來了這麼多顧客。

「也是這兩天才突然變好的,我往鬼屋裡面放了一個道具。」

吳淵深吸了一口氣,解釋道。

說話之間,他就往店裡面擠去。

那些客人全都怒目相對,讓吳淵排隊,不要擠,大家都是排隊的。

王偉就直接了很多,扯著嗓子喊:「我兄弟是這鬼屋的老闆,還要排什麼隊?趕緊讓讓!」

人群這才散開了一條通道,到了收銀台的位置。

夏露喜笑顏開,手指飛快的在電腦上輸入票號,賣票收錢。

吳淵氣喘吁吁的擠到旁邊,夏露甚至都沒抬頭,語速很快的說:「老闆,你來啦!別擋著顧客了,找個空的地方坐著!我先賣票!」

這樣的情況,又怎麼去檢查鬼屋?

不能夠趕走顧客,只能夠等到晚上鬼屋關門了。

吳淵和王偉面面相覷。

就在這時,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忽然在吳淵身邊響起。

「吳老闆,我是昨天第一個買票的,能不能求你幫個忙呀。」

扭頭,吳淵就看見昨天領頭買票的那個女生。

她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看著吳淵。

王偉雙眼一亮,頓時說道:「美女,有什麼問題放心說,我先替我兄弟答應你了!」

呃……

吳淵嘴角抽動了一下,說:「怎麼了,妹子?」

女生捏著衣角,小聲的說道:「昨天我回去學校之後,把屍花的事情和其他同學也說了,當時和我買票那些同學,也一傳十十傳百,今天就來了很多人一起要看屍花,我們是第一波進去的,可是我只買了一個鬼屋主題,進去了之後也沒找到屍花。你能不能單獨帶我進去看看啊。」

剛才女生說話,吳淵大概就猜到了她的內容。

屍花是他放置的。

確切的來說,並沒有擺放在某個主題鬼屋之中。

而是取了一個所有房間的中間點,能夠確保屍花的效果,盡量蔓延到所有鬼屋裡。

「這個……」

吳淵眉頭微皺了一下,做生意人的思維,自己生意變好,完全就是屍花帶來的獵奇心。

要是自己把它拿出來了,或者讓這個妹子去看了,那就失去了這個效果了,生意馬上就會一落千丈。剛好也在這時,又有幾個男生女生跑過來拉著女生,說:「小倩,你這樣好沒意思啊,不能因為自己害怕鬼屋,就來找老闆賣萌啊,大家一邊玩兒一邊找東西,多有意思啊。」

吳淵鬆了口氣,他還真不想被妹子委屈的對著賣萌。

那妹子心有不甘,又眼巴巴的看著王偉。

只不過王偉的表情,卻不怎麼好看了起來。

就像是在思索什麼東西一樣。 人群實在太多,後面買票的人也在叫囂了起來。

「鬼屋就是探險嚇人的,要是找捷徑,那還有什麼意思,不如去百度搜圖片,幹嘛來這裡禍害其他人的好奇心。」

有人喊道。

緊跟著又有人跟風:「對啊,人家老闆也是開門做生意,你賣個萌就把商業機密掏出來了,別人還怎麼生活啊。」

那個叫做小倩的女生一臉尷尬,也被他的朋友們拉著重新去買票了。


此刻,剛好有幾個人從鬼屋過道裡面出來。

一個頭髮散亂,臉上梨花帶雨的女孩兒正哭著不停的搓自己的胳膊:「好恐怖,怎麼會長這些東西,完蛋了,我完蛋了。早知道就不跟你們來了。」

在她身邊還有幾個男生女生。

「放心吧,這就是這個鬼屋的道具,剛才不和你解釋了么,裡面有種花,聽那些醫科大學的,好像是玄乎的屍花。可以讓人身上短暫的長出來肉芽,我們出來就消失不見了。」

「說不定這是什麼幻覺,反正解釋不清楚,剛才收銀的妹子說要是能找到花在哪兒。還有現金獎勵呢。」

王偉快步走到了那哭哭啼啼的女孩兒面前,直接就抓起來了她的胳膊。

女孩兒被嚇了一跳,滿臉淚水的看著王偉。

其他的幾個人也驚愕的看著王偉,有人臉色不好看的說:「你幹嘛呢,趕緊鬆開,認錯人了吧?」

王偉目光凝重,盯著女孩兒胳膊上。

白皙的皮膚,顯得有些發青,在皮膚的表面上幾個鮮紅色的肉芽,正在迅速枯萎。

就像是在王偉碰到女孩兒胳膊的瞬間,消散的速度加快了好幾倍一樣。



圍著女孩兒那幾個人臉色越發不善了起來,有人已經伸手,要推搡王偉。

吳淵趕緊攔住王偉,分開了他和女孩兒的手,解釋道:「不好意思,我是鬼屋的老闆,這是我朋友,我們只是來看看客人的現場體驗。」

這會兒,那幾個人的表情才好看了很多。

女孩兒也不哭了,來回搓自己的胳膊,破涕為笑的說:「沒了!真的沒了!都怪你們,剛才快嚇死我了。」

這樣的一幕,更加刺激了外面排隊買票人的獵奇心,一直催著前面走快點兒。

王偉的表情卻並沒有變的好看起來,直接一把抓住了吳淵的胳膊,拽著他再一次擠出人群。

他動作太粗魯,引得排隊的人一陣不滿。

「吳淵,你老實告訴我,你在鬼屋裡面到底放了什麼東西?還有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王偉的面色很難安,有一股壓抑的怒氣,還有一股失望。

這樣的眼神,讓吳淵頓時就覺得屍花恐怕沒有那麼簡單,王偉認識?


深吸了一口氣,吳淵說:「就是一種道具,很奇特的花,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

「真的就這麼簡單么?」

王偉微眯著眼睛說:「從哪裡得到的?你怎麼會得到那種東西?吳淵,我們可是一起光屁股長大的發小,我對你沒什麼藏著掖著的,但是我也不傻,看的出來你身上有秘密,哥們兒沒有逼著問你吧?」

「你說你身上有麻煩,你也帶我來了,想要解決這些麻煩,那你就必須要把這些事情都詳細的告訴我,否則的話,你讓我怎麼幫你?」

越說,王偉的眼神中的失望就越來越多:「難道我把你當兄弟,你還要隱瞞我什麼事情?」

停頓了一下,王偉繼續說道:「老吳,我話也就撂在這裡了,要是事情能夠說清楚,這個忙,老子上刀山下火海都給你幫了,要是你不信任我,老子馬上走人。」

王偉連珠炮似的質問,讓吳淵根本再沒有反駁的機會。

看著王偉的失望,還有他說的那番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