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兵器撞擊,強橫猛烈的力量,自撞擊出傳來。

2020-11-06By 0 Comments

槍偏了,刀鋒也隨即錯開。

交手的兩人,各自後退了兩步。

劉宣握着霸王槍,頗爲震撼。 HP走近魔法世界 他雖然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但單純的較量力量,他的力量早已經超過了先天境界的,是神境宗師才具備的力量,唯一的不足是自身境界還沒有取得突破。

夏侯惇的力量很強,隱隱壓制他。

但是,劉宣卻絲毫不懼。

至今爲止,劉宣還沒有遇到過金鐘罩的極限。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這次遇到夏侯惇,正好試一試。

“殺!”

劉宣手中的霸王槍再次掄起,大槍招式猛烈,猶如泰山壓頂,徑直砸向夏侯惇。這一槍揮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影子,霸道絕倫的氣息,自霸王槍上瀰漫了出來。

夏侯惇神色平靜,眼神桀驁。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懼任何人,縱然是面對呂布,夏侯惇也沒有一絲的懼怕,何況是劉宣。

刀鋒在空中劃過,竟是不和劉宣的霸王槍對撞,而是朝劉宣的肩膀劈下。

各自出招,各自殺向對方。

其用意,以命搏命。

在戰場上廝殺的人,向來是以殺敵爲目的。

夏侯惇便是如此打算的,他要看看,劉宣敢不敢和他硬碰硬。

“以命搏命,誰怕誰?”

劉宣霸王槍的招式不變,槍桿裹挾着無匹的力量往下。

夏侯惇見狀,神色有了一抹驚訝。

以命搏命,劉宣竟然不懼。

有些膽色!

夏侯惇見劉宣不懼,眼中掠過一抹欣賞。欣賞歸欣賞,他手上的力道卻絲毫不減。握住刀的手,更緊了;蘊含的力量,更強了。

“啪!”

槍桿砸在夏侯惇肩膀上,發出嚓咔一聲,更透出沉悶響聲。

骨頭碎裂,肌膚挫傷。

“嗯哼!”

夏侯惇悶哼了聲,臉上流露出一抹痛楚神色。關鍵時候,他壓制着體內翻騰的氣血,刀鋒毅然落下,劈在了劉宣的肩膀上。

“鐺!”

金鐵交擊的撞擊聲,驟然響起。

刀鋒破開了劉宣的衣衫,露出了裏面古銅色的肌膚。一刀下去,肩膀上沒有流出鮮血,只是留下了一道暗紅色的刀痕。

劉宣悶哼一聲,臉上閃過一絲潮紅,旋即恢復了平靜。

交手的兩人,各自後退。

劉宣看向夏侯惇,道:“夏侯將軍,再來!”

“慢着!”

我真不想躺贏啊 夏侯惇盯着劉宣,道:“你練的硬功?”

劉宣道:“怎麼,夏侯將軍怕了?”

“怕,本將何時怕過?只是,不願意和你兩敗俱傷。”

夏侯惇神色變化,臉上流露出一抹糾結神色。他不是真的怕了劉宣,是遇到劉宣這樣的硬功高手,會很棘手。對方的境界比他低,但練的是硬功,以命搏命,他很難輕鬆取勝,肯定是兩敗俱傷。在夏侯惇看來,不能碾壓對方的情況下,便不用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夏侯惇道:“劉宣,你我交手,都各自有個底,打下去只能是兩敗俱傷。這件事,本將讓衛寧賠禮道歉,便化解了此事。”

“賠禮道歉?”

劉宣握着霸王槍,道:“如何賠禮道歉?”

夏侯惇道:“衛寧道歉,給予一定的錢補償。”

劉宣搖了搖頭,說道:“衛寧形如禽獸,賠禮道歉是必須的。但他必須跪下,三跪九叩道歉,再打折一條手臂,以作懲戒。”

“不行!”

衛寧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讓他跪下來道歉,還要打折了他的臂膀,簡直是奇恥大辱。

劉宣說道:“不道歉,就拿命來償還。”

夏侯惇面色鐵青,思考一番,吩咐道:“衛寧,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決。我建議你跪下來叩頭道歉,再自斷手臂。”

“啊!”

衛寧驚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夏侯惇。

爲什麼?

夏侯惇幫着劉宣說話,竟然要懲罰他。

劉宣盯着夏侯惇,眼眸眯起,笑吟吟道:“夏侯將軍竟然讓步了,看來剛纔的一擊,讓將軍有些難受。雖然壓制了翻騰的氣血,但也不好受吧。”

夏侯惇面色不斷變換,眼神凝重。

“哇!”

夏侯惇再也壓制不住,喉中一甜,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灑落的鮮血,賤了衛寧一臉。 劉宣笑眯眯看着衛寧,那笑容,令衛寧不寒而慄,只聽劉宣說道:“衛寧,道不道歉隨你,但你不道歉,本公子幫你道歉。”

一絲冷意,在衛寧的心中滋生。

衛寧嘴角抽搐,眼神一轉,看向怯弱站在徐晃身後的甘梅,心中後悔死了。

都是該死的衛莊!

如果不是他攛掇,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

沒想到,竟然不可收拾了。

衛寧開始求饒了,他渴求道:“劉公子,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錯。我願意道歉認錯,真的,我願意道歉的。你饒了我吧,我願意賠錢。”

“道歉!”

劉宣冷聲低喝,眼神冰冷。

現在纔想着道歉,如果不給衛寧一個教訓,恐怕還會有第二次。既然被碰到了,活該衛寧倒黴。

“撲通!”

衛寧跪下來,再次道:“劉公子,你饒了我吧。”

wωω★ttκan★C 〇

劉宣一步步的走向衛寧,正色道:“看來,你是需要我幫你了。”

衛寧聞言,知道劉宣態度堅決。

他蒼白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決絕,憤然說道:“劉宣,今日之恥,衛寧記住了。他日,衛寧一定會討回今天的恥辱。”

劉宣笑了笑,道:“如果我是你,就算恨我,也不會說出來。你逞口舌之利,難道不怕我報復你。”

衛寧聞言,臉色更是蒼白。

劉宣大袖一拂,道:“放寬心,我不會殺你的。你這樣的渣渣,我一點興趣都沒有。不管你要怎麼報復,本公子接下了。你這樣的人,本公子還不放在眼中。”對於衛寧,確定了是河東衛仲道,劉宣根本不在乎。

一個身體孱弱,一個很快就會死的人,他不在意。就算衛寧無病無痛,劉宣也不懼。劉宣現在的身份和高度,根基深厚,不是阿貓阿狗就能恐嚇的。

衛寧深吸口氣,眼中帶着怨恨,雙手撐在地上,象徵性的叩了個頭,然後擡起頭,又要繼續往下。

劉宣說道:“剛纔的叩頭不作數,沒有誠意。難道,叩頭都要我教你嗎?”

衛寧立即道:“請劉公子示範。”

他咧開嘴,嘿嘿一笑,自以爲嘲諷了劉宣一把。

劉宣點了點頭,說道:“你倒是會抓字眼,既然你要求了,我便親自教你。” 總裁大人好難追 他身子稍稍彎腰,伸手抓住了衛寧的腦袋,往地面撞去。

“砰!”

沉悶的響聲,迴盪在道觀的大殿中。

衛寧的額頭,無比疼痛。

劉宣鬆開了抓住衛寧腦袋的手,問道:“現在明白了嗎?”

“劉宣,你欺人太甚。”

衛寧跪在地上,額頭紅腫。他握緊了拳頭,心中無比憤怒。

劉宣提槍對準了衛寧,正色道:“是要命?還是老老實實的跪下道歉,你自己決定。我數三聲,如果你不願意,我便給你一槍。”

鋒利的槍尖閃爍着冷芒,令衛寧心驚膽顫。

“三!”

“二!”

劉宣直接就開始數,到了二的時候,衛寧徹底慌了。

“我跪,我跪!”

衛寧心中畏懼,不敢再和劉宣頂嘴,老老實實的磕頭道歉。

夏侯惇看在眼中,握緊了拳頭。

劉宣如此的羞辱衛寧,等同於羞辱他。但是,他想爆發的怒氣,又不得不壓制下來,因爲徐晃還在。如果不是徐晃,夏侯惇不會讓劉宣這麼囂張。

三跪九叩道歉完畢,衛寧才站起身。

劉宣說道:“接下來,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衛寧,我來幫你。”

夏侯惇不容劉宣說話,直接就走了過來。他一把抓起衛寧的左臂,一拳搗了下去。一拳下去,力量十足。

“嚓咔!”

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了出來。

“啊!”

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大殿中。

衛寧的身體,都哆嗦着,面上滿是痛苦。

劉宣看着夏侯惇的舉動,忽然間笑了,讚歎道:“夏侯將軍真是愛護衛寧,生怕本公子動手,徹底打斷衛寧的胳膊。你一拳下去,雖然打折了手臂,卻只是最輕的骨傷。正骨後,修養一段時間就沒事兒了,夏侯將軍真是聰明。”

夏侯惇的心思被揭穿了,臉上流露出一抹尷尬。

衛寧面目猙獰,說道:“劉宣,夠了嗎?”

劉宣說道:“可以了,這次有夏侯惇保你,算你走運。下一次,做壞事別被我發現了,否則,就不是磕頭斷手這麼簡單了。”

“走!”

劉宣揮手,提着霸王槍往外走。

徐晃帶着甘梅,緊隨其後離開道觀。

甘梅問道:“劉公子,你們怎麼知道我被衛寧綁走了呢?”

劉宣深吸口氣,回答道:“我們去你家借宿,碰到你祖母求救,然後趕來的。”

“多謝公子!”

甘梅施施然行禮,一臉慶幸。如果再晚一點,她必定被衛寧禍害。

三人快速的往外走,不一會兒,就來到官道上。

站在官道上,劉宣胸口氣血翻騰,再也壓制不住,張嘴就吐出一口鮮血。

徐晃嚇了一跳,連忙道:“主公,怎麼了?”

甘梅站在旁邊,也是神色擔憂。

刁蠻小老婆 劉宣擺手道:“夏侯惇一刀劈在肩膀上,雖然沒有傷到肌膚,內臟卻受了些傷,不過不礙事。走,我們回去。”

休息片刻,劉宣調整了氣息後,扶着甘梅上馬坐在前面,然後也翻身上馬,帶着徐晃往回趕。

……

道觀中,夏侯惇一臉怒容。爲衛寧正骨後,夏侯惇沉聲道:“衛寧,今日之事,返回東郡後,我會如實向主公稟報。”

衛寧道:“夏侯將軍,這不關我的事兒,是韋莊那狗腿子攛掇我的。”

夏侯惇冷哼一聲,眼中流露出濃濃的鄙夷和嘲諷。脫褲子的是你,到現在,你卻推卸責任,這樣的舉動,令人厭惡。

衛寧見夏侯惇不說話,話鋒一轉,問道:“夏侯將軍怎麼來了?”

夏侯惇回答道:“主公考慮到爲天子祝壽一事不能輕視,所以派我來負責。除此外,主公雖然得到袁紹舉薦爲東郡太守,但一直沒有朝廷的任命。這次來長安,便是要聯合朝廷的官員,運作東郡太守一事。”

衛寧道:“夏侯將軍放心,在下認識些官員,必定全力以赴的協助夏侯將軍。”

夏侯惇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道:“早些休息。”

“是,夏侯將軍也早些休息。”

衛寧也不再自討沒趣兒,找了個地方坐下,靠着樑柱閉目休息。 甘家村,甘梅家。

堂屋,一衆人圍着一個火盆烤火。

老嫗看向孔融,忐忑不安的問道:“大人,我孫女能回來嗎?”

孔融笑道:“您放心,肯定能回來。”到現在,老嫗已經問了數十遍,但孔融的臉上並沒有絲毫不耐煩,仍是很耐心的回答。他能理解老嫗的心情,失去了相依爲命的孫女,擔憂的情緒可想而知。

糜芳坐在一邊烤着火,心中有些擔憂。前方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對方是什麼人,有什麼力量,根本是一無所知。

這樣的情況,令人擔憂。

“咳!咳!”

老嫗烤着火,忽然間不停的咳嗽。她咳嗽越來越厲害,咳嗽得令身體都顫抖着,彷彿這一咳嗽,就要把肺腑內臟都咳出來。

孔融連忙輕拍老嫗的後背,給老嫗緩氣。

“老人家,好些沒?”

好半響後,老嫗停止了咳嗽,孔融才關切的詢問。

老嫗面頰多了一絲紅潮,連忙道:“多謝大人,大人真是慈悲心腸。”

孔融說道:“您老過獎了!”

老嫗忽然問道:“大人,去救丫頭的公子叫什麼名字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