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其一,監獄的地面全部都是青石板,但監獄裏邊卻不怎麼幹淨,其二,這監獄雖然不大,但囚犯衆多,而且看那些囚犯當中,竟然全部都是清一色的修魔之人。

2020-11-02By 0 Comments

最後我打開法眼,朝着兩側隔壁的監獄趕去,那些監獄當中的景象與我們的也一模一樣,那些犯人基本上都是魔頭。

此時我轉頭看着這些魔頭,發現他們盯着我的眼神,都是一種特別不友好的感覺。

我說道,兄弟們,我新來的,那什麼,可能不懂咱這的規矩,以後就仰仗各位老大哥幫忙了,怎麼樣?

我話音剛落,其中一個盤腿坐在地上的,看起來像是一個老大模樣的人,指着我暴喝道,給我過來!

哎呀臥槽,這一聲暴喝給我差點嚇尿,不就是喊我嗎?至於這麼大聲嗎?

我風騷的站在原地,掏出一盒五塊錢的紅旗渠,靜靜的點燃。

嘶!用力的抽了一口之後,我吐出口中的煙霧,笑道,你喊我啊?這一句,我是非常友好的,而且還是笑着說出來的。

但下一句,我直接用着更大的聲音暴喝道,你他媽算老幾啊!你他媽哪根蔥那顆蒜啊!

我這一聲爆吼傳來,頓時嚇的監獄裏的所有人都朝着我們這邊看過來,連對面監獄的人都吸引的站在了鐵門口。

這監獄的造型有點像近代的,都是鐵柵欄,鐵條與鐵條之間的距離,也就是十公分左右,伸出去一根手臂還是沒問題的,但若是整個人都跑出去,那就不可能了。

我這一句話暴喝出來,那盤腿坐在地上的老大一愣,隨後指着我喝道,媽的給我打他!狠狠的打,告訴他咱這的規矩!

一羣犯人衝過來,對着我就拳打腳踢,我一愣,心說這些修魔之人怎麼都這樣?打架的時候就跟街頭小混混一樣啊,我剛開始還以爲他們故意隱藏實力,但躲避了兩次之後,才發現,他們的鬼力竟然全部被封印了,此時的他們就像凡人一樣。

而且他們的身體一旦觸碰到監獄的鐵柵欄,鐵柵欄上立馬就會冒出青光,而他們也會被這青光給刺傷!

赤煉羽裳 敢情全部被封印了!

靠!既然這樣,那老子還怕你們個鳥毛?我將渾身法力凝結於口中,暴喝一聲,都他媽給我住手!

這一聲夾雜着法力的暴喝,頓時給他們震的七暈八素,一個個站都站不穩了,監獄裏哀嚎一片,幾乎所有的犯人都捂着耳朵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只有一兩個修爲高的,還勉強能夠扛得住。

我一看有效,當即就歪着嘴巴笑道,他奶奶個熊的,老子不管你們誰是老大,以後,這裏,我說了算!有誰不懂的,站起來。

靜靜的等候了三分鐘,我也再次抽了一根菸,在這三分鐘裏,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站起來的,那些恢復了傷勢的,也愣是靜靜的趴在地上,連蹲下來的姿勢都不敢做。

我滿意的笑道,這就對了嘛,草,沒想到老子也有當老大的一天,那誰,過來給我捶捶背,你,過來給我捏捏腿!

媽的,那個拿蔥的大嬸,你看個毛啊!五尺差半寸的矮子!說的就是你!給我過來!還有那個戴眼鏡的老伯,也給我過來! 那個手裏拿蔥的大嬸弱弱的跟我說,大哥,我是男的,還有,我拿的不是蔥,是我的法寶..

哦,這樣啊?我點點頭,然後指着那個矮子說道,媽的,給我把腿揉舒服了,不然老子吞了你們!

我這句話一說,讓那個黑眼圈老伯嚇了一跳,他也是個魔頭,他沒有戴眼鏡,只不過臉上有着濃重的黑眼圈,不知是不是因爲他修煉了什麼特別的鬼術。

見監獄裏所有的人都不吭聲,我笑道,怎麼都不說話了?繼續聊天啊,我這個人愛好和平,一般不會輕易動手打人。

我這麼一說,監獄裏開始騷動,大家低聲交頭接耳,又過了一會,那個給我捏退的小矮子問我,老大,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聽他那弱的一逼的語氣,我就滿意的很,我點頭道,恩,隨便問。

他小聲問我,老大啊,我們進來的時候都被禁制了,現在的我們,一點修爲都沒有,而且不敢碰那個鐵門,可你卻能使用法力,而且也敢觸碰鐵門,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啊?

我也好奇這件事,當下心中仔細思索,過了許久,才猛然感覺到,原來事情很簡單,因爲他們抓來的都是魔頭,用的禁制方法,也都是道家用來克魔的手法,蓋因我身上有天魔的披風,所以侏儒矮子也讓我當成了魔頭,所以用了道家的禁錮方法,沒成想,我身上雖有魔氣,但我這個人卻是個正統的陽人!所以他的禁制對我不管用,而這監獄鐵柵欄上的道法禁制,對我也不管用。

我雖然想到了結果,但我卻沒有這麼跟他們明說,我笑道,哼哼,這幫傻比,以爲一個禁制就能制服我?老子的本事大的去了,我就是故意來這裏邊找人的。

一羣人驚訝道,難道你還能出去嗎?

我冷笑一聲,當下試探性的掐起土遁之術,瞬間遁走到了對面的監獄,由於這兩個牢房中間只差一條兩米寬的小道路,所以他們看的非常清楚,我就是能夠隨意潛逃的!

這一次,我徹底征服了他們,他們在這一瞬間一齊跪下,而且雙手高高的聚過頭頂,對我高呼道,拜見大王!

我知道魔界當中的稱呼一般都是看到了比自己牛逼的人物,就喊大王,這讓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山寨土匪一樣,我說你們別這麼喊了,喊我老大就行,我喜歡這種感覺。

他們急忙改口道,拜見老大,再次雙手高高的聚過頭頂,然後趴在地上,這一種行李方式,真可謂是五體投地,我感覺應該是魔族的最高禮節了。

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還不太習慣讓這麼多人跪在我的面前,我笑道,呵呵,趕緊都起來吧,我來這裏沒有惡意,我不會吃掉你們,也不會害你們,我就是找人,你們誰能告訴我,這裏有沒有一個叫做陰陽天魔的人?

由於這絕城的地下監獄實在是太大,牢房衆多,我要是自己找的話,絕逼找不到。

但大家交頭接耳,每個牢房之間互相詢問,過了許久之後都說沒這個人,我又問,咱們這裏修爲最高的是誰?

剛纔我所在的牢房,那個喊我過去的老大弱弱的說,我的修爲最高..

我再次使用土遁,從地下走過去,當我從地面上再次出來的時候,又嚇了他們一跳,我問他,你什麼等級?

他小聲說道,魔尊,不過是低等的。

我說我靠,你竟然跟我師傅一個等級?你怎麼也會被抓到這裏?他嘆了口氣說,因爲前些年魔族的人得罪了劍聖,所以劍聖大肆屠殺魔頭,他僥倖活了下來,但卻被劍聖親自抓了起來,關押在這裏。

我一聽這話,頓時就氣氛了,這他媽的還有沒有法律了?敢情就是誰拳頭大,誰就能隨便欺負人啊?

聯想起以後我要成爲血魔,以後我也是魔族一員的情景,我咬牙道,他媽的,這劍聖究竟有多叼?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遲早我要弄死他!

我這句話嚇了所有人一跳,弄死劍聖在他們的字典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我的口中說出來,好像是多麼輕描淡寫的事情。

就在此時,我忽然想起花千落,就趕緊問道,對了,咱們這有沒有女監獄?

他們點頭道,有的,在我們頭頂上,就是女監獄,我恩了一聲說,你們喊我老大,你們就是我的兄弟,當老大的不能對不起兄弟,等我先救回自己的女人,然後就想辦法,讓整個監獄裏的兄弟全部救出去,怎麼樣?

我這一句話說出口,監獄裏頓時騷動萬分,大家趕緊的再次跪在地上,雙手高高舉過頭頂,五體投地的喊道,拜謝老大!

我趕緊伸出食指,噓了一聲,對他們說道,大家這幾天千萬不要漏出什麼異常,一定裝作跟往常一樣,靜靜的等着我的消息就行,好嗎?

衆魔頭同時點頭,尼瑪,我心裏簡直爽炸天了,這麼大的地下監獄,上千號魔頭,其中魔尊修爲的都有好幾個,若是能夠讓他們死心塌地的喊我老大,將來屠龍的時候,臥槽他大爺的,還那不是手到擒來?

當下我掐起土遁之術,順着監獄的牆壁朝着頂層跑去,剛來到頂層的女子監獄,我就嚇了一跳。

臥槽這女監獄裏邊,關押的雖然都是魔頭,但她們竟然清一色的都沒穿衣服!

我靠啊,這是什麼節奏?女魔頭的數量雖然比男魔頭要少,但這個監獄裏至少也有幾百名女魔頭了,個個都赤身裸體,這真是讓我想起了島國電影的千人大戰啊。

就在我剛從地下來到女監獄的瞬間,女監獄幾乎是炸開了鍋,她們驚訝的指着我,不停的問我是誰。

我發現女鬼與女人不同,若是在陽間遇到這樣的情形,女人們一定是雙手抱胸,撅着小屁屁四散奔逃,但這些風騷豔麗的女魔頭卻沒有這麼做,她們根本沒有在意這個問題,好像根本不把自己當成女人看,好像感覺這種事情是很自然的,很正常的,不算什麼的。

我說我是誰不重要,我就是來找一個犯人,一個新來的犯人,你們誰能告訴我她在哪?

這些裸體女鬼都看着我一聲不吭,可能是疑惑我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爲什麼能夠來到女監獄吧。

我放出了一個重磅炸彈,振聲道,誰提供消息破案者,不對不對,誰提供消息讓我找到那名女犯人者,我帶她一起出去!

這句話一說,大家開始互相詢問,不一會就說道,在勇字監獄裏關押着一名新來的女鬼,不過修爲特別低,不知道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尼瑪,修爲特別低?這就對了啊!

我趕緊土遁出去,走在監獄正中間的小路上朝着兩邊看去,這監獄一共八個,上邊寫着天地將法智信仁勇,這八個字是道家真言,敢情這劍聖也是從陽間過來的?難道劍聖也是陽人嗎?

我來到最後的勇字號監獄,剛到這裏,我瞬間眼淚就掉了下來,花千落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不見了,她赤身裸體的坐在原地,呆呆的等候着,我看她雖然沒有受罪,雖然沒有被欺負,但仍然心裏不好受。

我雙手捂在嘴邊小聲喊道,千落姑娘..

我小聲一喊,花千落先是疑惑了一下,隨後擡頭朝着我看來,當她看到我的一瞬間,先是猛然驚喜,但下一刻立馬意識到此時的自己一絲不掛,而且還略微分開着雙腿,當下趕緊伸出玉手,一手捂在胯下,一手遮擋在胸前,紅着臉欣喜道,張公子,你果然來了。 我恩了一聲,瞬移進去,然後從身上脫下天魔的披風,遮蓋在她的身上,小聲問她,爲什麼你的衣服也沒了?

她小聲對我說道,這是絕城女監獄的規矩,關押在這裏的女魔頭,有很多都帶有法寶,這些法寶大多數都是衣服,還有簪子一類的東西,爲了防止越獄,在我們進來的時候,所有的衣服以及簪子一類的東西都要被扣下。

哦,這樣啊?

這麼說的話,我能理解了,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的法寶多種多樣,而且可以吞入體內,這樣的話,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高法力之人才能查探的到,例如劍聖,但要是讓劍聖一個人去查探這麼多,那也照樣累死他。

而女魔頭的法寶大多都是簪子,以及衣服一類的,所以爲了防範未然,所有的女鬼,在被關押進來的時候都要脫光衣服,所以我就看到了這麼香豔的一幕,他奶奶個熊,就跟女澡堂一樣香豔。

當下花千落披着我的披風,小聲問我,張公子,你找到怎麼出去的方法了嗎?

我搖頭道,目前還沒找到,不過我在這裏能夠使用各種法力各種法術,想來應該困不住我的,你先待在這裏,等我找到出去的路,我立馬帶你出去,好嗎?

花千落恩了一聲,我臨走時,她將披風脫了下來,遞給了我,並小聲說道,張公子,披風你還是帶走吧,若是被巡視的女監管發現的話,肯定會出問題的。

我仔細想了想,也確實是個這個道理,伸手接過的時候,眼光很自然的朝着花千胸前那兩團白皙的東西上看了一眼,她臉面一紅,不自覺的伸手捂了起來,我也感覺不好意思,當下撓撓頭說,那行,我先查探清楚。

就在我準備土遁離開之時,我猛然發覺,靠,他奶奶的,光顧着想女人了,都他媽的忘了我能讓花千落吞入腹中的啊!

我再次轉頭,正好看見了花千落雪白的屁屁,我伸手說道,千落姑娘,我還是讓你吞入腹中,帶你一起走吧?少你一個人,應該沒啥大問題吧?這監獄也不可能整天點名吧?再說了鬼魂不吃東西的話,又餓不死,頂多就是修爲不會增長。

花千落一聽,也同意的點了點頭,既然這樣,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直接張口將她吞入腹中,正要離去之時,忽然一衆赤身裸體的女魔頭跪在了地上,高呼道,懇求大王也將我們救走,求大王了。

我連忙擺手道,哎哎哎,別這樣啊,你們先起來,先起來啊。

她們跪在地上,一直給我磕頭,胸前的兩團白花花的東西不停的前後搖晃,尼瑪,這一大片看過去,簡直就是各種波濤洶涌,看的我都快要把持不住了!

沒錯,這景象,屌絲看了絕對把持不住!

我嘆了口氣說,好好好,你們都先起來,先起來再說行嗎?我答應救你們,行嗎?

我這麼一說,她們才起身,然後迅速將我圍在了中間,一羣女魔頭嘰嘰喳喳的說,大王,你也將我們吞入腹中一起帶走吧?這絕城監獄,終年不見天日,就算是抓到新的魔頭,也直接是從傳送通道扔下來的,女監管幾十年都不會下來一次的。

我說那也不行啊,萬一幾十年不下來一次,偏偏就這一次下來,然後看到監獄裏勇字牢房的犯人全部跑光了,那還不得驚動劍聖啊,劍聖長啥樣,我還沒見過呢,打得過打不過還得另說呢。

但一羣女魔頭還是不停的求我,尤其是幾個風騷胸大的女魔頭見我不停的往她們胸部上看的時候,竟然還對我使出了美人計!

那幾個女魔頭說,大王,你帶我們出去,以後我們姐妹日日夜夜伺候你,你想怎樣都滿足你,好嗎?

另外一些看起來略微單純的女魔頭也趕緊說道,是啊,大王,只要你能帶我們出去,我們姐妹願意侍奉大王一輩子,大王想玩什麼我們都聽話。

哎呀臥槽,美人計啊!她們也不想想,我張亮是那種人嗎?

當下我義正言辭的說,那怎麼能行啊,你們這麼多人一起上,我肯定受不了,怎麼說也得一個一個的來啊。

女魔頭們一聽,欣喜道,可以啊,只要大王高興,你想一起來還是一個一個來,都聽大王的,大王若是忍不住了,我們姐妹現在就伺候一下大王,如何?

這話剛說出來,那幾十個女魔頭竟然就圍繞着我,七手八腳的開始往我身上亂摸,哎呀臥槽還有一個往我下邊摸,別的牢房裏邊的女犯人,女魔頭,看着我的眼神都是飢渴的,看她們的表情,極其想加入進來,陪我一起快樂的玩耍。

我趕緊舉手做出了一個裁判叫暫停的手勢,當下也不管她們能不能聽懂,我說道,哎哎哎,別鬧別鬧,臥槽,別摸了,再摸就他媽摸硬了!

果然,我吼了這一嗓子,頓時那些女魔頭全部安靜了下來,我對她們說道,咱們都是魔族中人,實打實的說,我能讓你們在這裏受苦受罪嗎?你們彆着急,我正在想辦法,等我想到了辦法,一定會救你們出去的,行嗎?

她們欣喜的說,大王,若你真的拯救我們出去,我們一定生生世世侍奉在您的左右,做您忠實的僕人。

我說,那都是虛的,在我生活的年代,那都是人人平等的,你們喊我一聲大王,我就對你們負責,不過大王太俗套,以後都叫我老大就行了,彆着急啊,我現在就先回到下邊的監獄裏想辦法,想到了就帶你們出去!

她們頻頻點頭,等我離開的時候,別的幾個監獄的女子也是說着同樣的話,我放出法力,用法力告訴她們所有人,大家不要急,我想到了辦法,一定拯救你們出去!

等我回到男監獄的時候,我小聲問那個魔尊修爲的人,你叫什麼名字?

他說我叫封魂,是修煉的冰魔,我又小聲問他,這絕城監獄的上空是什麼地方?

別說是他了,這整個監獄裏的魔頭都不知道監獄上邊是什麼東西,他們有的被抓,有的被禁制,反正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被扔進了監獄,誰也不知道監獄建在什麼地方,但傳聞絕城的下邊有監獄,所以大家一致都認爲這是在絕城的下方。

大神的專屬糖寶 我一聽他們這麼說,心想我不能大意,在解救他們的時候,若是不知道這監獄在什麼地方,那可就危險了,如果出門就遇到劍聖,那可就危險了。

我坐在原地,心情煩躁,點燃了一直紅旗渠香菸,靜靜的抽着,過了一會,那個給我捏退的矮子說,老大,你不是能夠土遁嗎?你爲何不悄悄的土遁上去查看一番?

我說這個想法我一直都有,但我現在想不明白我的師傅被關押在什麼地方,哎,這監獄裏已經關押了這麼多人了,爲什麼偏偏沒讓我師傅弄進來啊。

封魂冰魔對我說道,老大,你會解道家禁制嗎? 晚安,小妞 我一愣,然後問道,什麼禁制?

封魂冰魔以及其與的魔頭同時對我說道,這禁制是道家手法,是一道類似於繩子一樣的青光,只要纏繞到我們魔族中人,立刻就會將我們的法力禁錮,而且不管我們怎麼想辦法,都無法逼出那道禁制,只要老大能夠想辦法讓這道禁制破掉,我們就能重新擁有法力,這牢房當中,上千魔頭,若是禁制全部解除的話,那我們未必就打不過劍聖! 我仔細一想,這個還真行,我倒可以試試,解開他們的禁制之後,也可以發動他們幫我找師傅,當下就說道,那你坐好別動,我用法力窺探一下那禁制的作用!

封魂冰魔恩了一聲,當下坐在了原地,我伸出手掌放到了他的頭頂,從手心中釋放出一絲法力,法力從他頭顱骨中進入他的身體,剛一進去,我就感受到了他的身體內部的魔心被一團青色的絲線密密麻麻的纏繞着。

以前天魔跟我說過,修魔的人,與修仙練道的人是不同的,修仙的人,若到達了一定的水平,體內會出現什麼所謂的元嬰,這玩意我從來沒見過,而修道的人,最終的奧義就是不滅金身,不死不滅,而修道之人的體內不會有元嬰,只會有丹田凝結法力。

最後的修魔之人,修煉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會出現魔心,所謂魔心,並不是像心臟一樣位於人體的左胸,而是位於胸口的正中間,魔心就是一團黑霧,所有的魔氣煞氣都是從那魔心當中釋放出來的。

現在他們每個人的魔心被困,問題的關鍵就是在這裏了!

шωш ¤тTk an ¤c○

我試探性的放出一絲法力去拆解那團青色的絲線,剛一觸碰到,那青色絲線就收縮的更緊了,好像就是設下了什麼古怪的禁制一樣。

wωw¤тт κan¤C〇

那青色絲線中所蘊含的的力量,正是道家法力,這玩意我很熟悉,因爲我體內就是這種力量,我左思右想,心說爲何不用我自己的道家力量,吸出這封魂冰魔體內的道家禁錮力量?

這麼一想,我收回了手掌,對旁邊的一個修爲很低的魔頭說道,那誰,你過來。

那人正是給我捏過腿的小矮子,我之所以不找封魂冰魔做實驗,就是怕萬一真給他放出來的話,我就弄不住他了。

還是找個修爲低點的靠譜。

那小矮子走過來之後小心翼翼的問我,老大,幹什麼啊?

我說你坐在地上別動,說話間,我一掌拍在了他的頭頂上,從我體內釋放出一股火精的力量,外加我神羽太歲中的力量,灌入這小矮子的身體裏,在他魔心上環繞了一圈,那火精威力巨大,僅僅是旋轉了三四圈之後,竟然就將他魔心上的青光禁制完全吸收掉了!

那小矮子也是猛的一睜眼,先是一愣,然後試探性的從掌心中放出了一絲魔力,噌的一下,他手心裏刮出了一道陰風!

嚯!

我們這個監獄的牢房裏,瞬間爆炸開來,大家一起跪在地上,雙手井然有序的舉過頭頂,趴在地上高呼道,老大英明!老大威武!

我一看這情景,當即就挺直了胸膛笑道,嘿嘿,那當然了,你們老大從來都是牛逼轟轟霸氣威武不解釋的!

我指着那小矮子說,你的禁制被打破了,但你現在別亂跑,不要因爲你一個人泄露了消息,不然大家誰都別想活命,你就留在這裏,我先出去打探,如果我一個人不行的話,你再出去跟我一起幫忙,懂嗎?

他感激之際,忙不迭的點頭道,恩,明白明白,老大放心,我聽你的。

當下我掐起土遁之術,順着圍牆快速的朝着上層走去,到了女監獄的上層之時,爲了防止我的貿然露頭而遭泄密,我特意打開了法眼,朝着上方看去,這一看不打緊,上方竟然正是絕城的正中心,也就是被稱作劍碑的地方。

別後再愛 古往今來,不知多少時日,這劍碑就樹立在絕城的正中間,劍碑約有十米多高!雄壯巍峨,在劍碑之上還刻着正宗的篆文,上書十六個大字!

絕殺大劍,斬妖除魔,匡扶正義,劍聖真尊!

第一句的意思我知道,我聽別人說過,劍聖多年之前憑藉一把大劍,斬遍絕城妖魔鬼怪,後來那把劍就被尊爲了絕殺大劍,而這個城池也改名爲絕城!

後世之人爲了敬仰劍聖之威,就在絕城的正中心豎立了這塊絕殺大劍的劍碑,那劍碑的造型就像是一把大劍插在地下,高度約有十多米,很是巍峨壯觀!

我冷笑道,這劍聖被稱爲聖人霸者,竟然也拘泥這些俗禮,草,估計修爲也沒多高,就是不知道他的絕殺大劍究竟有多厲害。

左右四看之後,這大街上的所有居民來來往往,那些市井百姓從我的法眼上走過之際,我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有些人身上冒着黑氣,有些人身上則是冒着陽氣!

不對,這絕城不止是鬼魂的聚集地,連陽人也是存在的,而且陽人的數量要比鬼魂還多!

這一瞬間,我似乎明白了劍聖爲什麼殺掉那麼多魔頭的原因了!

因爲絕城的百姓太多,若是放任魔頭不管的話,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劍聖之所以下手這麼狠,也是爲了絕城的百姓而考慮的。

但!

我馬上身爲魔族一員,我怎麼能夠容忍劍聖這麼收拾我的同胞?那絕逼是我做不到的,等我再次查探了一番,最後決定,先回去,讓這些魔頭的禁制全部都解開,到時候有他們幫我的忙,我對付劍聖的時候也不會那麼吃力,若是我們能力夠強,說不好還能直接與劍聖剛正面!

說幹就幹,當下我潛回監獄內部,先是來到了囚禁女魔頭的監獄裏,那些女魔頭一看到我的到來,個個都驚訝的問,老大,你想到辦法了嗎?

我說我已經決定了,幫下邊那些魔頭解除禁止,與劍聖來一次正面的交鋒,我們這麼多人,未必就怕那劍聖了,問題是你們,這個有點難度,我不想讓你們這些女子跟我們一樣去拼殺。

剛說到這裏,那些女魔頭就振聲道,老大你多慮了,我們的法力不一定就比別的魔頭差,相信我們,我們也能幫助老大的。

我說哎呀你們彆着急啊,究竟是不是劍聖幹掉了我師傅,又或者是不是劍聖抓了我師傅,我還不確定呢,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幫你們解除禁制,然後讓你們全部都收入煉玉鐲裏邊,等我出去了,我再讓你們放出來,怎麼樣?

說話間,我還舉起了手腕上的煉玉鐲,給她們示意了一下,她們同時點頭,贊同我這麼做。

我咬着牙嘗試着大面積的去解開這些女魔頭的禁制,此時我盤腿坐在原地,幾乎用上了我身上的所有力量,以及火精中的還有太歲中,最後連地獄九龍盤的力量也都使用了出來。

從我身上飄出了一道紅光,那光幕慢慢的朝着整個女子監獄覆蓋而去,所有被這紅光籠罩住的女子,慢慢的都解開了魔心上的禁制,等解開了所有人的禁制以後,我快速遊走每一個牢房,用煉玉鐲將他們收了起來。

一口氣用煉玉鐲收了幾百名赤身裸體的女魔頭,我心說到時候一定要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再放出來,幸好當初被狗神陷害的那個人以及雷行老婆的陰魂都已經被師傅做法送走了,不然這麼多魔頭肯定會嚇到他們的。

等我收服了所有的女鬼,我的法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天魔說讓我孵化火精,他奶奶個熊的,火精跟着我,沒利用我多少次力量,我反倒是使用了它的很多力量,導致現在火精的進度仍然是一籌莫展。

不過那都不是重要的,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收服這羣牛逼的魔頭,讓他們跟隨我一起,尋找絕城劍聖,而我尋找絕城劍聖,不單單是爲了向他討要我師傅,同樣的,我也不知道天魔是不是被劍聖所困,但僅憑那侏儒矮子將花千落也抓到女監獄的份上,我就得替我的同胞們討回個公道! 等我回到男子監獄的時候,我對大家說道,我現在法力消耗巨大,先讓我休息片刻,過一會我再集體解除你們的禁制。

休息了約莫有兩柱香的時間,我感覺法力恢復的差不多了,當下就盤腿坐在原地,釋放出法力,那些紅光再次從我的身上飄出,還是在這監獄裏蔓延。

所有人都是靜靜的盤腿坐在原地,等待着紅光的降臨,當紅光穿過他們身體之時,他們身上的禁制慢慢的被融化掉了。

吼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