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其中一個傳聞是這樣的,當年英法聯軍侵華之時一個抗戰部隊大敗,最後被迫撤離,而對方窮追不捨,最後殘留的部隊便跑進了這座無名山。

2020-11-08By 0 Comments

當英法聯軍的人追到半山之時頃刻間全部慘死,死的相當詭異,身上沒有一點傷口,內臟全部完好沒有一點受損,可是人就這麼死了,並且知情人透露,那上千名士兵每一個都是瞳孔深縮,彷彿是看了到什麼恐怖的東西。

第二個傳聞便是有一個房地產開發商想將這座山開發成旅遊景點,不過剛一開始,山上林中便有各種怪事發生,許多施工人員離奇死亡,最後被迫停止開發,從此這座山便很少有人出沒,並且有人將它命名為鬼山。

不過這都是一些民間傳聞,具體是否屬實無人得知,因為上山知道實情的人都已經下地獄了。

然而郝仁就出現在山上,並且他輕車熟路的來到山上一個一眼看不到盡頭的洞穴之中,洞穴裡面陰冷刺骨,幽深恐怖。

「你來了?」

剛進入洞穴沒幾步,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從黑暗的洞穴之中傳來。

緊接著洞穴之中火把瞬間燃氣,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宛如白晝一般通明。

此時才看清洞穴之中竟站著上百人,每一個人都穿著一身白色衣服,頭頂帶著白布條,宛如出喪一般,讓人看了實在有些滲人。

上百人站在兩旁,最中間坐著一位白髮老者,神色肅穆,不怒而威,其臉上布滿了歲月的痕迹,少說也有七八十歲。 老者的左右兩邊傲然屹立著兩個與郝仁一般年紀的青年,他們眉宇之間透著一股英氣,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讓人不寒而慄,實力絕對是除老者以外最強的。

「晚輩郝仁,拜見無極大師!」郝仁雙手抱拳,無比敬畏的說道。

「嗯,你真的已經下定決心了嗎?」老者眯著眼睛出聲應道。

郝仁像是下定了很大的決心一般,重重的點了點頭,語氣十分堅定:「無極大師,晚輩已經決定了!只要你給我天心丹,我願意將我的身體獻給你們。」

「那當然沒問題,我要的是你的武魂,只要你把它給老夫,我自然把這天心丹給你,這可是寶貝,能夠救回你老母親的命已經很值得了。」

郝仁眼中流露出一抹悲傷,他的母親在半月前突然得了怪病,跑遍了個大醫院都是無疾而終,而能夠將他病危的母親救回來的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能夠起死回生的天心丹,恰好無極手中便有一顆,因此他選擇來到這裡用自己的武魂換取。

無極老者說著眼眸之中隱約閃爍著精光,並且貪婪的伸出舌頭舔shi了一下嘴唇,奸詐至極。

鬼魅武魂,別說是在這個世界了,就算是在洛天大陸,或是哪個強者為尊的洪荒時期這也是讓世人瘋狂敬畏的存在,它堪稱是最強的防禦武魂,覺醒之後可以免疫很多攻擊。

而這一世的郝仁便擁有這麼一個絕世武魂,不巧的是他的武魂不知為何竟然被無極發現,恰好他又會吸魂大法,依靠魂魄來增長自己的實力,由此不難推斷當年死去的那幾千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無極所為。

不是郝仁不想反抗,而是他深知無極的強大,之所以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凌羽,便是因為在他看來凌羽也不會是無極的對手。

「鬼魅武魂!哈哈哈,一個武魂抵得上幾萬普通魂魄,到時候試問整個武道界還有幾人是我無極的對手,恐怕五老星也有我的一席之位吧。」無極咧著嘴角說道。

「無極天師萬歲!無極天師萬歲!」無極的弟子們一個個歡呼雀躍,高喊他的名字。

「哈哈哈哈……好!好!好!郝仁,咱們趕緊開始吧,老夫的內心早已飢ke難耐了。」

說罷,無極一掌拍在所坐的石椅上,身形突然暴起,化作一道濃煙出現在郝仁的面前。

「不錯,不錯!這樣的獵物實在是太美味了。」無極雙手背在身後,繞著郝仁轉了兩圈。

旋即無極目光一縮,抬手直接五指僅扣郝仁的天靈蓋,頓時一股黑煙灌入郝仁的腦中。

「嗯…啊…」

郝仁頓時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劇痛感,大腦神經像是被某種力量所控制束縛,魂魄有一種被抽離的跡象。

「嗷……轟!」

「砰!」

幾秒鐘后郝仁體內突然發出一聲野獸一般的嚎叫,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頓時將毫無犯備的無極撞飛出去。

宛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的無極一腳踏在數米遠的牆壁上,整個洞穴在強大的力量衝擊下發齣劇烈震動,剎那間飛沙走石,整個洞穴彷彿就要崩塌,好在片刻之後恢復了平靜。

無極面色蒼白,嘴角溢出絲絲血跡。

「真是沒想到,這鬼魅武魂竟如此頑強,這樣看來只能把你殺了,沒有宿主它便只能歸順於我了。」無極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殺心。

還在痛苦煎熬中的郝仁聽到對方要取自己的性命,轉身就要逃離,他願意付出武魂可不想這麼年輕就死去。

然而郝仁還未跑到洞口,只感覺後背一涼,以無極為中心的地面上寒冰迅速蔓延,很快便將郝仁的雙腳冰住,無論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哼想走,來了你還能走的了嗎?」無極冷哼一聲,旋即一道黑煙在郝仁眼前浮現,一個呼吸便化做無極的身形。

「無極前輩,拿我武魂可以,但是你不能取我的性命,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郝仁語氣中透著祈求。

「實在是對不住,若不是你體內的武魂太強大,我抽不出來,我必須殺了你它才有可能重新找新宿主。」

無極的話冰冷無情,隨後手腕一翻掌中瞬間幻化出一柄鋒利的寒冰劍,殺心驟起,直接朝著已被寒冰束縛的郝仁刺去。

當寒冰之間距離郝仁不到半公分距離時洞穴之中一道青芒閃過。

「咔嚓!」

一聲脆響,無極手中的寒冰劍應聲而碎。

「誰?」

無極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勁氣波動,驚呼的同時身形極速暴退,在他剛剛所站的地方被勁氣利刃擊出數道深壑,隱約冒著青煙。

「我說怎麼這麼熱鬧呢,原來是有人在這裡舉行喪事啊,一個個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裝神弄鬼!」

隨著一道讓郝仁熟悉的聲音響起后一道孤傲的身影緩緩進入眾人的視線。

「你是誰?」

當看清凌羽的容貌后無極眉頭微皺,狐疑的問道。

「凌羽快走……你不是他的對手。」郝仁見來人是自己的好兄弟凌羽,急忙扯著嗓門吼道。

「走什麼走,我既然來了就得把你完好的帶著一起走,如果他們敢擋我,我不介意除掉這些常年作祟的狗東西!」凌羽說著身體猛地一震,體內的勁氣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瞪大了眼睛,距離凌羽比較近的喪服男子下意識的往回退了半步,除了無極,他們從未感受到過如此強大的威壓,直接壓迫的人神經緊迫,身體彷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所窺探束縛著。

「黑白無常,除掉他!」無極面色一沉,對那分別穿著黑白兩套喪服的青年命令道。

那兩人微微點頭,旋即腳步往地上猛地一踏,化作黑白兩道殘影瞬間出現在凌羽左右。

「有意思,兩個宙玄境,當數這方世界的強者了。」凌羽饒有興趣的注意著身旁兩人的動向。

凌羽說罷,渾身的氣勢驟然大變,狂風大作天地突變。

黑白無常二人剎那間感知到凌羽的強大,向來無敵的二人此時竟有些膽戰心驚。

「來吧,開弓沒有回頭箭!」凌羽的聲音狂妄無比。

黑白無常兩人面面相視看了一眼,旋即心領神會的點點頭,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凌羽微微搖頭,調動體內的勁氣凝聚於雙拳之上朝著左側方的虛空一拳砸了過去,這一拳灌入了凌羽五成的力量,迅猛且奪命!

「砰!」

一道身影被凌羽硬生生的砸了出來,對方身手亦是十分了得,人還未落地便再次化為一團黑煙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與此同時另一人已經悄無聲息的從身後一個掃堂腿踢開,這一腿的力量無比爆裂,就連虛空都有被強大的勁氣si裂的痕迹。

然而就在他的腿即將踢到凌羽之時,一個側身以無比刁鑽的角度躲了過去。

躲開攻擊后的凌羽騰出右手迅速出擊,一拳穩穩的落在對方的小腹之上,其身軀呈捲縮的姿勢落在地上。

地板直接被被砸出一個巨坑,勁氣迅速蔓延,地板出現無數裂紋。

說時遲那時快,凌羽根本沒有打算給對方chuan息的機會,抬腿對準黑無常的腦袋踏去,這一腳倘若沒有躲開,整個腦袋或許會宛如西瓜一般被踏的粉碎。

「啊!」

黑無常一聲怒吼,調動體內最後殘存的勁氣才將身體強行扭開。

「砰!」

凌羽的腳落在地板上,頓時灰塵四氣,一股狂暴的罡氣往八方散開,周圍的上百人被推倒。

「強!太強了!」

這是包括無極在內所有人內心的想法,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在這世間竟還有如此強大之人。

「找死!」旋即凌羽眉頭微皺,划拳為抓再一次往後方虛空抓去,因為在剛才那一刻他已經感應到了那處有勁氣能量波動。

在外人看來彷彿只是往虛空中隨意的一抓,奈何果真扯出一道身影,對方想要抵擋,卻不料在凌羽的力量之下完全被壓的死死地。

「哼,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跑!」

凌羽冷哼一聲,一個箭步以光一般的速度扣著白無常的身體眨眼間撞擊在洞穴牆壁之上。

牆壁頓時出現一個人形巨坑,強大的力道震出飛石,而白無常本人腦袋一歪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小子,你到底是誰,本尊為何從未聽說過你?」無極見凌羽展現出來的實力有些動容。

「本尊?你也配得上這個稱呼嗎!」凌羽神色中帶著輕蔑,因為他從一進門便發現無極似乎受了傷,如若不然對方早就出手了。

果不其然,無極眉頭緊縮,目光往回一縮,輕聲道:「你是來帶那小子回去的吧,你們走吧。」

當無極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旁的郝仁也是為之一驚,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郝仁,走吧,咱們可以回家了。」

凌羽自然一眼就能夠洞察出為什麼對方會放自己走,因為如果真的打起來,他不一定就是凌羽的對手。

郝仁帶著驚詫與凌羽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洞穴之中。

等到二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以後,黑無常才跑到無極的身旁幽怨的問道:「師傅,為什麼就這麼放那小子離開,他就算再強,也擋不住你一擊啊。」

無極一聽,微微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剛才我在吸收郝仁鬼魅武魂遭到了強烈的能量反嗜,體內氣血紊亂,此時此刻不宜調動功力,否則很容易暴斃。」

無極這麼一說黑無常才徹底明白過來,不過,那鬼魅武魂真的有那麼強大嗎?連自己師傅都怕,想到這裡,黑無常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貪婪之色。而他的弟弟白無常現在還生死未卜呢。

凌羽帶著郝仁順利的從山上回到了市區,一路上碰到的野獸無一敢靠近凌羽,大抵是凌羽身上的煞氣太過強烈,儘管是野獸,那也是怕死的不是。

「凌羽,你先回去吧,我得去找我家人,把他們帶到安全的地方。」凌羽眉頭緊鎖,也不知道無極有沒有把他的家人怎麼樣,目前這種情況郝仁算是徹底和他接下樑子了,先把家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再說。

凌羽看得出郝仁有心事,旋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沉聲問道:「兄弟,有什麼事你儘管說,能幫你的我絕不含糊。」

郝仁內心瞬間有些感動,嘴唇微張似乎欲言又止,猶豫了片刻后他還是將到嘴的話咽了下去,強擠出一抹苦笑應道:「我沒事,我先走了。」

說罷,還沒等凌羽回應,郝仁化作一道殘影徹底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回到家后凌羽發現家中來了一個陌生中年男人,男人肥頭大耳,戴著一個金絲眼鏡,衣冠楚楚,倒是有幾分斯文的氣質。

「沒辦法,上面已經說了,那塊地皮只能夠值五千萬,如果你們不同意也沒辦法,凌風先生也有一半的股份,到時候只要有他的簽字我們依舊可以合法利用,不過到時候只能給你保留一半。」

男人伸出食指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語氣不緊不慢的說道。

原本準備上樓休息的凌羽聽到這句話心頭莫名來氣,停下腳步緩緩走到中年男人的面前沉聲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凌羽那凌厲而充滿殺氣的目光盯的中年男人打了一個冷顫。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些年,中年男人還是頭一次見如此有殺氣的人,況且還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青年,這讓他感到無比差異,心想這小夥子究竟經歷了些什麼?

「我說你們家東郊那塊地皮只能拿到五千萬。」 霍先生,我們戀愛吧 怕歸怕,事情還是得辦,男人鼓足勇氣再次說道。

「滾蛋吧,回去告訴凌風,讓他把脖子洗乾淨了等著我。」凌羽的聲音冰冷無情,嚇得中年男人面前慘白。

「那個……」

「再一次,滾!」

中年男人還欲說些什麼,凌羽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此人擺明了是凌風叫來欺負凌天的,這一次凌羽調動了體內的勁氣,直接震的中年男人氣血紊亂,神經遭受到強烈壓迫。

「行,我這就走。」

拿起沙發上的公文包,中年男人神色匆匆逃似的衝出了大門。

看到家裡沒有外人之後凌天才開口說道:「凌羽,你應該知道,咱們古武世界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不可利用異能功法擾亂社會秩序,你以後還是盡量別動用內勁之氣了吧,到時候被全古武界的人追殺,那可就永無安寧之日了。」

凌羽擺擺手,不屑的說道:「誰敢惹我我就殺誰,就算是面對整個古武世界修鍊者我也無懼。」

凌羽心想自己曾經可是仙尊,區區一個古武世界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裡,說罷,凌羽直接上了樓。

凌天看著他的背影不禁有些愣神。 第二天清晨,還在睡夢中的凌羽被一陣急促的鈴聲吵醒,一個神秘來電提示突然出現在了凌羽的手機上。

擱在以往,這類沒有儲存姓名的號碼,會被他直接歸類為騷擾電話,掛斷了事。可是,這次鬼使神差地,他按下了接聽鍵,「喂,我是凌羽,請問你是?」

「凌先生,你好,我是泰安,華夏國將軍,不知可否抽個時間,我們見面聊聊?」電話那端,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簡明扼要地說明了來意。

「不好意思,泰先生,恕我冒昧。此前,你我並無交集,不知我們能聊些什麼?」機敏如凌羽,聽完泰安的自我介紹,他迅速在自己的記憶庫中搜尋這個人。可結果是,他並不認識他,當然不會輕易接受對方的邀請。

「哈哈……,凌先生果然與眾不同,我知道你顧慮什麼,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並無害你之心。我叫泰安,泰山的泰,安康的安,華夏國開國將軍之一,你網上或者電話到華夏國國安局都可以查到我。之所以要和你見面聊,那是因為要聊的事情關乎機密。」

凌羽的警惕和不卑不亢,不但沒有惹怒泰安,反而讓他心生讚許之意。只是他眼中泛起的笑意和欣賞是處在另一空間內的凌羽看不到的。

「那我查清楚了,再給您答覆,還煩請泰先生將會面地址編輯簡訊發給我。」今日非同往日,對於異能強者凌羽來說,凡事謹慎行之有百益而無一害。

「好,一個小時后,我給你再去個電話,你定時間,我派人去接你。」泰安也夠爽快,他給凌羽時間消化他的突然出現,但又不容置喙地圈定出消化的時長。

「可以,給我一個小時。」如果對方真是華夏國開國將軍,這分量足夠厚重,凌羽也不好一再端著架子。況且,看這情勢,也容不得他拒絕。

最終,凌羽只用了半個小時,就通過一個認識的電腦高手兼情報專家,將泰安此人查了個八。九不離十。而且他也被這位朋友告知,泰安近段時間,對他展開過各方面的調查。

「凌先生,時間確定好了嗎?」就在凌羽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思索著自己已經掌握的有關泰安的信息,揣摩他的目的時,對方電話在一個小時后準時打了過來。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下午三點吧,正好我空著。」先前等待的半個小時里,凌羽被對方約談的內容吊足了胃口,既然拒絕不了,他不願這件事一直擱在心裡攪得自己不得安寧。

「好,到時候會有輛車牌號為六個零的黑色轎車,到你家門口接你。」滿意於凌羽的答案,泰安渾厚洪亮的聲音里少了些堅硬。

光聽車牌號就知道,此號的擁有者非貴即富,凌羽這端點了點頭,又想到對方看不到,隨即「嗯」了一聲,以示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一通電話下來,寥寥幾句結束。 從火影開始簽到 泰安從始至終都沒有問凌羽,他家的詳細住址,這倒在凌羽的意料之中,因為既然調查了他,就一定會獲取到他的所有信息。

「凌先生,歡迎,泰將軍在基地辦公室候著呢,請隨我來。」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在泰安將軍的部署下進行著,凌羽自打下午三點,坐上黑色轎車,便在肅穆冷然的司機帶領下。七拐八繞,又是經過鬧市,又是經過密lin山區的,終於在五點十分到達了重兵把守的目的地。秘密基地門口,一個軍姿颯爽的小夥子估摸著等了不少時辰。

「這小伙,比車裡那個通人情味。」凌羽著實被車內那個一路沉默無言的悶葫蘆司機憋的有些內傷,他剛步下車門,就暗搓搓地在心裡把一送一迎的兩人做了個對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