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其中離門口最近有七顆小光球內的生命樹葉已經被取出來了,蘇北就站在門口,伸出右手,指尖指向第八顆小光球,指尖與光球觸碰的一剎那,那團紫色的小光球立即化作一道濃濃的紫光沿著直接流入蘇北體內,直接流進蘇北的大腦,一片晶瑩剔透的生命樹葉落入蘇北手心。

2021-01-29By 0 Comments

准聖的第七百歲至八百歲的記憶在蘇北腦海中一閃而過,數不清的影像讓蘇北愣了一下,然後所有的記憶在蘇北腦海中的某個地方安靜下來,等待他有時間的時候去慢慢讀取。雖然蘇北如今的修為比以前高了,但是讀取一百年的記憶也還需要一些時間。


出了小屋,重新把門給關上,來到生命之樹下面,長嘯一聲,很快遠處的草叢裡就有五道狼嘯回應,五匹巨狼以極快的速度賓士而來。

如今五匹巨狼的體型反而小了不少,這是進化的更高級的體現。

點化需要在外面的世界進行,所以蘇北叮囑一遍之後,自己先出了空間,然後把蘇歸叫來,又對貝貝姐說道:「我們得去找個空曠的地方,點化這五隻靈狼,鬧出的動靜肯定會比較大,今天天氣好又沒下雨,島上肯定不適合,需要去海上。貝貝姐,你要一起去嗎?」

李貝貝想了想,說道:「我還沒見過妖修化形,也沒見過雷劫,一起去看看吧。」

蘇北點點頭,把小蒼招來,讓貝貝姐站在小蒼背上,然後又讓蘇歸在小蒼背上施展一個防護罩護住貝貝姐,他自己則由蘇歸帶著,踏浪而行。

十分鐘后,來到深海,已經看不到北岸島了才停下來。

「小蒼,帶貝貝姐離的遠一些,蘇歸,我教你的隱匿陣法布置好,護住這一片海域。」蘇北說完,拿了不少靈土給蘇歸布置陣法。

隱匿陣法對修為的要求更高,所以必須得由蘇歸來布置。為了防止萬一被天空上的衛星窺探到,布置一個隱匿陣法是有必要的。浪費一點靈土也沒啥關係。

蘇歸布置的動作有點慢,他化作原型,變成一隻巨大的烏龜,蘇北就坐在他背上,一一指點,布陣的速度才加快不少。蘇北雖然不能布置,但是讀取了准聖七百年記憶的他對許多陣法卻熟悉無比,等以後修為到了,不用再另外學習,便能熟練的布置。

隱匿陣法布置好,蘇北讓小蒼帶著貝貝姐下到海平面上,待會五隻靈狼化形的過程中,會有雷劫,在空中會很危險。

所有一切準備好,蘇北把五匹靈狼從准聖空間內弄出來,周遭環境突然轉換,讓五隻巨型靈狼有點驚慌,不過一看到蘇北,便立即安靜下來,都安安靜靜泡在海水裡。

蘇北隨意挑出一頭狼,讓它游到隱匿陣法中央,然後自己拿出一片生命樹葉,催動內氣,在生命樹葉上畫出一道神秘的符文,再把內氣注入符文之中,然後對著那批巨狼一拋,生命樹葉頓時像活過來了一般,瞬間飛到巨狼頭頂,一觸而入,瞬間沒入巨型靈狼體內!

下一秒鐘,一道綠色的亮光從巨狼身體中綻放出來,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托著靈狼巨大的身體慢慢浮起來,漂浮在海平面十米處左右,然後許許多多神秘的綠色能量從生命樹葉上迸發出來,瞬間纏繞這巨狼的整個身體,交織、滲入、催化、改造。

巨狼的點化和當初蘇歸蘇槐的點化都有點差別,因為巨狼點化之前在准聖空間內呆的夠久,所以點化之前的修為和資質其實是更好的。

當然,點化之後,誰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遠,其實不好說,修鍊除了資質,還需要體會、努力、運氣等等。


靈狼的身體與當初蘇歸點化時變大變小反覆輪迴不同,它的身體一直在變小,不斷變小,身上的綠光綻放一次,體型就小一圈……最終綠光綻放了七七四十九次,巨型靈狼的身體已經變小的只有成年人巴掌打了,看上去像是一個袖珍玩具狼。

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生機在袖珍狼身體內形成,這股濃烈的生機非常神秘,勾起了天地間的雷霆,大海上空忽然烏雲密布,雷電交加。

雷劫,即將降臨!

雷電,事實上是大自然中生命質變的催化劑,不經過雷劫,妖修永遠也不能化形。

和前兩次的經驗一樣,九次雷擊,直直的轟在袖珍靈狼身上,過後,袖珍狼又被濃郁的綠光纏繞,而且綠光越來越熾烈,刺的周圍的人眼睛都睜不開來。

忽的,四周突然寂靜下來,烏雲散去,雷電徹底消失,好像本來就沒來過一樣,袖珍狼不見了,一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中年漢子身穿棕衣,漂浮在空中,蘇北望過去的時候,正向他這邊跪拜。 一連點化五頭狼,蘇北也是累的夠嗆,中間還打坐休息了兩次,才總算成功。

看著面前站著的五個中年壯漢,外表像是這個時間是最鐵血的戰士,面容稜角分明,渾身肌肉鼓盪,眼神銳利,蘇北心裡就很有成就感。

生命樹葉何其珍貴,這五隻靈狼一被生命樹葉電話,全都擁有了不下於蘇槐和蘇歸的元嬰境修為。正好成為自己在地球上的好幫手。

「蘇狼一、蘇狼二、蘇狼三、蘇狼四、蘇狼五,就是你們以後的名字了。」蘇北隨口給五隻狼妖取了名字,按照點化的順序排了年齡大小。

之後便是讓狼一他們見過貝貝姐和蘇歸,對於貝貝姐,他們自然是尊稱夫人,蘇歸則是「二師兄」,大師兄是如今忙著國內和美國牧場事情的蘇槐。

回程前,蘇北讓蘇歸撤掉隱匿陣,看著附近靈氣明顯增多的海域,蘇北想了一下,對貝貝姐說道:「隱匿陣連續遭遇五次雷劫,雖然雷劫特殊只針對渡劫之人,但是隱匿陣多少還是受到了影響,布陣的諸多靈氣散於照片海域,得到這麼多靈氣,要不了多久,這一片海域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海底生物會逐漸豐富起來,以後想吃海鮮就更容易了,這片海域也算是得了造化,本來已經接近枯海的程度了,生態已經破壞的非常徹底,想要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現在我估摸著,要不了幾年,海里的生態環境就能恢復個五六成吧。」

對於北岸島附近海域的情況,李貝貝以前也聽蘇北說過很多次,不由有點驚訝:「剛剛布置隱匿陣的靈土不是大部分都收回來了嗎,效果會這麼好,這一片海域這麼大呢,聽說這種遭遇生態環境崩潰的海域最難恢復了,堪比遭受核彈襲擊的陸地。」

蘇北笑著道:「雖然大部分收回了,但是散落在這片海域的靈氣也很多,當然,還有就是因為牧場里這邊近,其實牧場也不是有一點靈氣散落出來,對附近的海域環境也有改善的作用,只是散出來的靈氣很少,所以要沒有這次事情,效果不會很明顯。」

回到西邊別墅,蘇北就開始給狼一五人安排活計。

「首先你們五個先跟著蘇歸熟悉一下人類社會,蘇歸,把老爺我的規矩好好教給你的這五個師弟,等過兩天熟悉的差不多了,狼五,你去你們大師兄蘇槐,幫老爺我管理美國的牧場,蘇槐還是主要處理國內的事情。狼四嘛,就去把安保公司的架子搭起來,以後負責安保公司。最後就是狼一狼二狼三,你們三以後負責老爺的漁船隊,跟著老爺我游世界…蘇歸,你這五個師弟明面上的身份,也去處理好。」

蘇北吩咐完,自然有蘇歸去教導執行,他則不用怎麼管了。

「小北,待會見了小水晶你可得小心一點,你發給她照片逗她,又把手機扔給我,先前你去那裡面的時候,她就打過電話來了,說晚上要收拾你,居然不帶她一起來。」準備讓蘇歸直接用遁術帶兩人返回首爾別墅的時候,貝貝姐忽然笑著對蘇北說道。

蘇北斜著眼,故作不在意的模樣,說道:「小丫頭片子,還想收拾我?」

說只蘇北自己也樂了。

「用遁術把我和貝貝姐送回首爾,然後再回來安排狼一他們,明天還是把紫山號開到貝貝度假村,再把停在那的跑車開回首爾。」蘇北交代蘇歸說道。

點化狼一五個花了不斷的時間,加上先前是開車到仁川,又試駕了紫山號,此時天色早就暗了,回到首爾別墅的額時候,沒過多久,小水晶就托著疲憊的身體回來。

看著小水晶滿臉疲憊,貝貝姐有點心疼,不由埋怨起小水晶所在的經紀公司:「你們公司也是,資源捨不得用在你們組合身上,卻還要用你們那點小人氣拚命給你們接通告,也太剝削人了。」

小水晶勉強一笑,說道:「愛豆就是這樣,我們公司其實在業內還算好的,有些小公司,一旦出了一個稍微有點人氣的組合,那更加那個。」

貝貝姐皺著眉頭說道:「世界太大人太多,別人怎麼樣我也管不到那麼不多,可是你這丫頭是我妹妹,這樣下去不行,累壞身體怎麼辦?」

一旁的蘇北插話道:「要不把她弄到我的那個影視公司去?」

貝貝姐眼睛一亮,說道:「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你姐夫雖然是個大地主,但是剝削起來還是講一點人道的,嘻嘻。」

蘇北眼睛一白,沒好氣地說道:「老婆,你受小水晶的影響太多了,現在也開始以打趣我為樂了。」

貝貝姐嘻嘻一笑,旁邊的小水晶卻不樂意了,沖著蘇北說道:「你這個臭姐夫,還敢說,說好紫山號到了,試航的時候要帶上我的,哼,不講信用!」

蘇北笑著說道:「你不是忙通告嘛。」然後轉移話題繼續說道:「剛剛我的提議怎麼樣,如果到了姐夫的影視公司,絕對讓你很輕鬆,以後就有的時間跟姐夫還有你貝貝姐一起出去玩了。」

小水晶皺著眉頭,眼中透著矛盾的神情。

按照蘇北的能力和性格,他旗下的影視公司以後肯定會大有作為的,自己去了,事業上自然有姐夫他安排,輕鬆不說,肯定也會更加成功,可是……想起自己和組合成員們以前一起練習的日子,她就猶豫起來。

小水晶也沒想過蘇北能不能把她從現在的經紀公司挖出來,對於蘇北的能力,她是堅信不疑的。

「還是算了,合約沒到期,而且我也不能撇下組合的成員一個人離開,再說,姐姐也在公司。」最後小水晶還是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對於小水晶的選擇,蘇北和李貝貝相視一眼,心裡都說了一句,果然會是這樣。

對於小水晶的性格,兩人其實早就很了解了,這樣的選擇他們一點都不意外,而且對於小水晶重情義和信用的做法,心裡也很得意。

當然是得意,為自己有這樣一個好妹妹和親人得意。

「那你上次不是說要跟我學武功嗎?今晚早點休息,明天早起,到院子里來,我教你。」最後,蘇北如此說道。 “小辰(辰小子,聶辰),你小子終於回來了?”在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以後,墨無吟等三人先是一愣,隨即頗爲興奮的說道,而此時就在那龍五的上方,只見急匆匆趕回來的聶辰就站在那裏,一臉寒芒的緊盯着被砸入地底下的龍五,而在聶辰幫助下晉級爲七級魂帝級強者的冰白猿皇則站在聶辰的身邊一臉苦色的甩着剛剛擊打在龍五身上的拳頭,沒辦法,雖然他是以肉搏爲強項,同時又具有上古異獸血脈的七級魂獸,但是和龍五這種在上古時期都可以位居前幾位的超級兇獸饕餮相比,還是不夠看的,要不是剛纔龍五一心想要逃走的話,那麼以冰白猿皇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讓龍五如此狼狽的。

“不好意思啊,我回來晚了,不過我想應該就是這個傢伙打傷的靈兒,那樣的話,就請把它交給我來處理吧。”在聽到墨無吟等人的聲音以後,聶辰眼中的寒芒纔有所收斂,轉過頭來強笑着對墨無吟等三人說道,也就在剛纔聶辰先是回到了修羅殿,結果在看到雪靈那慘白的臉色以後,原本積存的一肚子的擔憂,瞬間變成了滔天怒意,不顧雪靈等三女的阻攔,帶上冰白猿皇便趕了過來,結果正好看到龍五不敵墨無吟等三人想要逃跑,這才命令冰白猿皇將龍五又打了回去。

“小辰不可啊,這個傢伙乃是上古時期,四大凶獸之一的饕餮,雖然現在受了重傷也不是你所能對抗的。”見聶辰竟然想要對龍五出手,墨無吟等三人都不盡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勸解道,在經過了和龍五的戰鬥,墨無吟等人也成功推斷出了龍五的本身實力應該也是在九品魂帝巔峯,只不過因爲他那強悍的肉身和恐怖的吞噬能力,使得龍五的戰鬥力幾乎都快要突破半步魂尊達到真正的魂尊級別了,而聶辰的實力只不過是半步魂帝級別,就算加上他旁邊那隻七級初期的冰白猿皇也絕對不是龍五的對手,只是也就在墨無吟等人試圖將聶辰照過來的時候,之前被冰白猿皇打入地底的龍五也終於徹底暴走了。

轟隆隆!

“混蛋,混蛋,混蛋,沒想到竟然連這種剛剛纔突破七級的小猴子也敢對我動手,好吧,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將你們斬殺殆盡。”只聽到一聲巨響,隨即一道巨大的黑影便從下面的深坑當中飛了上來,一臉怨恨之色的看着聶辰和冰白猿皇,龍五語氣當中滿是瘋狂之意的大吼道,說完便向着聶辰和冰白猿皇張開了它那血盆大口,剎那間一股無比強大的吸力瞬間從龍五的口中爆發了出來,試圖將聶辰和冰白猿皇吸入其中,而聶辰雖然早就已經意識到龍五的不凡,但也沒有想到他的實力竟會如此恐怖,以至於差點就真的被龍五給吸入口中,不過儘管聶辰及時作出了反應,但在龍五那強大的吸力下,還是有些支撐不住,而冰白猿皇因爲實力較爲強大,所以雖然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比之聶辰倒是輕鬆不少。

“小辰,該死的,天殤罡氣……”

“等等師父,我說過了,這個傢伙交由我來處理。”見聶辰即將被龍五吸入口中,墨無吟等人一下子就急了起來,紛紛要施展出各自的攻擊將聶辰救回來,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聶辰卻突然出言阻住道,但對於聶辰的話語,墨無吟卻是無法認同,皺了皺眉頭厲聲道:小辰,你難道還不明白嗎,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龍五的對手,所以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說着墨無吟等三人便紛紛施展出了各自的絕招,然而與此同時,聶辰的眼中閃過了一絲血芒,那股暴戾到了極點恐怖氣息從聶辰的身上徹底爆發了出來,猛然掙脫了龍五口中那股吸力的控制。

“呼…呼……師父,既然話我都已經說出口了,那麼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完成我所承諾的事情,這個傢伙必須死在我的手裏,逆蒼戟,第三重……”在掙脫了龍五的吸力控制以後,聶辰連忙退到了一邊,強忍着從內心不斷涌出的殺意對墨無吟說道,說完便取出了藏於無盡血海空間當中逆蒼戟,直接將天誅劍魂佈下的三重封印全數破解,僅僅一瞬間,聶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煞氣,就連墨無吟和血浮屠,獨孤求敗這三個皆在九品魂帝級別以上超級強者都不禁爲之變色,但聶辰卻並沒有因此停下,而是又釋放出了修羅之火,將其已附在了逆蒼戟之上,竟是在短時間裏,聶辰便將所有可以示人的底牌紛紛施展了出來,而這些能量綜合起來所爆發出來的威力,也令聶辰身上的戰鬥力在短時間裏突破了半步魂帝級和魂帝級之間的鴻溝,而且還是無限接近了中位魂帝的那種境界。

“好恐怖的威力,沒想到那個小子的身上竟然還藏着這麼大的一張底牌啊……不對,就算辰小子達到現在這個級別,也根本不是那龍五的對手啊。”在感應到從聶辰身上不斷釋放出來的陣陣力量波動,血浮屠也不由得驚歎了起來,只是說着說着血浮屠彷彿想到了什麼事情似得,連忙說道,沒錯,再借助瘋魔之力,修羅之火以及逆蒼戟的力量以後,令聶辰的實力達到有史以來最強的地步,但和龍五相比的話卻還是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不過也就在墨無吟他們對聶辰情況深感擔憂的時候,面對龍五攻擊的聶辰卻露出了一副淡然的表情說道:“說實在的,這股力量我本來是並不打算動用的,但你的實力卻是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既然如此,那也就沒有辦法了,無盡血海空間·全面掌控……”沒等聶辰把話說完,一種本能的恐懼心理卻瞬間涌上了龍五的心頭,而這種感覺甚至還超過了之前獨孤求敗帶給他的危機感,也就在這股危機感的驅使下,龍五竟然停了下來,並連忙轉身試圖逃離,可是聶辰既然已經決心將龍五留下來,又怎麼可能讓他這麼容易就逃走呢。

“想走嗎?可惜,太晚了,無盡血海空間·降臨……”看着已然化作幻影的龍五,聶辰卻是面無表情的說道,說着一股仿若來自亙古時期,古老而恐怖的氣息從聶辰的身上緩緩的散發了出來,而這一次,不僅僅是龍五,就連墨無吟等人都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隨即還沒等他們三個及時反應過來,周圍的場景便瞬間發生了轉變,原本凹凸不平的平原消失了,卻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無邊無際而又波濤洶涌的無盡血海。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幽冥界嗎?不對,這竟然先天共生空間,難道說小辰就是傳說當中先天共生空間的擁有者?”感受到從無盡血海當中不斷傳出的血煞之氣,墨無吟一開始還以爲自己來到了只有人死後化作亡靈才能到達的幽冥界,但很快他便又反映了過來,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作爲當年可以縱橫九州的存在,墨無吟當然也知道先天共生空間的存在,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這個寶貝徒弟竟然就是這先天共生空間的擁有者,而且他所獲得的這個先天共生空間還是衆多共生空間中最罕見也是最強大的幾種空間之一,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墨無吟才終於明白爲什麼當初自己那玄悟屋當中隱藏着的那些兇魂會突然消失,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就這被聶辰的這個無盡血海空間給吸走了,要不然那個時候的聶辰也不會在吸收了那麼多兇魂以後還可以平安無事了…… (感謝傳說*神父、書友131023…、SK.CDC、ī.o遺棄.﹎等同學的月票,謝謝!)

教小水晶養生功,事實上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因為養生功是蘇歸融合了華國道家理念改創的功法,好在蘇北這一次難得有耐心,也不急慢慢教。

不過小水晶平時空餘的時間不多,除了通告之外,還要抽時間學習中文,三天之後,也只學了一個開頭,蘇北有點無奈,但是也沒辦法,誰讓自己和貝貝姐都喜歡這個小丫頭呢。

這三天里,蘇北也沒閑著,除了每天接送貝貝姐上下班和教小水晶養生功之外,《五行煉仙》最後的結局也下好了。關於小說的結局,蘇北很糾結,最後乾脆想了三個版本,全都寫了出來,至於最後使用哪個版本,等以後再說。

小說終於創作完,字數大約為五百八十萬字左右,敲下第三個版本的結局的最後一個標點符號的那一刻,蘇北長舒了一口氣,居然感覺心有點累,這是他獲得准聖傳承之後,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本小說,承載了他從小到大的興趣和理想,他花費了太多的心血。

當然,更多的是心滿意足的成就感,尤其是看著電腦上密密麻麻的文檔,蘇北心裡就得意極了,對著已經離職在家的貝貝姐,得意地道:「你老公我一定會讓這本小說名滿世界!雖然,它的文學水平不是很高,但是故事可是根據准聖師傅一些記憶改變的,故事性極強,有火遍全球的潛質!而且,我也要把它拍成受歡迎的大片!」

看著自信無比,信誓旦旦的蘇北,李貝貝笑著點頭,理所當然地道:「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是誰的老公寫的小說!」

旁邊的小水晶聽著這對夫妻厚臉皮地對話,忍不住捂住臉,心想,這都是什麼,果然是夫妻,姐姐姐夫的臉皮好厚啊。

三天之後,蘇歸帶著狼一五兄弟到首爾和蘇北見了一面,然後安排狼四狼五一個去美國,一個去瑞士,狼五去美國管理美國那邊的牧場,狼四去瑞士註冊保全公司。之後又打發狼一他們回仁川北岸島,管理牧場,先通過牧場多餘人類接觸一下,然後再等蘇北的打造船隊的安排。

至於蘇歸,他自己留在首爾,人手足夠之後,他要擔起蘇北身邊管家的「重任」。

別看蘇北為了小說一直忙來忙去,一直很努力,其實那是因為寫作這本小說是他的興趣和小時候的理想,所以他才這麼努力,日以夜繼的,對於其他的大部分事情,太依舊還是那個懶散,不,應該說是慵懶的蘇北。

首爾剛剛下過一場大雨,小水晶因為有通告,又被經紀人接走了,看著遠去的保姆車,蘇北和李貝貝兩人送走小水晶之後,打算去外面轉一轉。

雖然是城市,剛剛下完雨,空氣黑蒜清新,雨後散步,別有一番風趣,更何況是和自己的愛人一起。

「小水晶這丫頭也算要強,明明知道我們有能力幫助她們組合,只需要你吩咐李成玄幾句,他們組合的境地就會截然不同,卻始終不開口。」走了幾步,李貝貝看了看被雨水洗刷過的街道,輕輕說道。

「守得花開見月明,這是她自幼追求的事業,夾雜了太多的外力相助,尤其是那種破壞行規的外力,有時候也不見得是件好事,這會讓她以後功成名就的時候,少許多成功的喜悅,現在她也隨我一起在學養生功,只要身體保持健康,累一點倒也無所謂,她年齡還小,就當是磨練了。」蘇北回道。

李貝貝白了蘇北一眼,說道:「你對自己看重的弟弟妹妹倒是蠻嚴厲的,像一個嚴格的家長。」


蘇北愣了一下,不由看向李貝貝,問道:「我在小水晶面前像個嚴格的家長嗎?明明像朋友一樣嘛。」

「不說小水晶,就說小銘,你居然讓他少到這裡來,要他把心思都放在學習上,他一個人在國外學習……」李貝貝想起上次蘇北因為蘇銘來別墅的次數多了幾次而眼裡訓斥他的場景,忍不住有點為蘇銘打抱不平。

蘇北撇了撇嘴,說道:「他從小在山村長大,一直都沒出過縣城,好不容到國外學習,而且那語言學校里很多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我是讓他在學校多和國際友人接觸,不但能增強自己的外語,而且還能開拓眼界,多好的機會,不能浪費……你說是吧,蘇歸。」

遠遠跟在身後的蘇歸啞言,見蘇北和李貝貝都望向自己,只好說了一句:「老爺和夫人的話都有道理。」

蘇北不由一笑,罵了一句:「你這個蘇歸,如今是越來越圓滑了,小心我揍你。」

說笑間,拐過一條街口,忽然從對面竄過來一條白毛小狗,一見之下,李貝貝眼睛一亮,忍不住喊道:「好可愛的小狗。」

這條小狗的毛很純,眼睛亮堂堂的,個頭不大,看著非常可愛,對於喜歡這種萌萌的小動物的女生而言,殺傷力十足。

李貝貝蹲下身子,在小狗的頭上摸了摸,小狗似乎很高興,尾巴搖個不停。

「可惜這條小狗脖子上有鈴鐺,不是流浪狗,不然我們可以抱回去養,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看著模樣真可愛。」李貝貝感嘆了一句。


身後的蘇歸解答道:「這應該是一條珍島犬,在韓國比較有名,韓國本土狗裡面名氣很大,被韓國人吹的厲害,不過實際上比起世界名狗還是差不少,夫人要是想養狗,師兄說黑妞已經懷孕了,到時候可以從運一條過來。」

蘇北忍不住道:「黑妞懷孕了嗎? 蜜寵嬌妻:顧先生的掌中寶 ?」

蘇歸連忙說道:「老爺,是剛剛不久收到的消息,正準備和您說呢,師兄說家裡也是剛剛發現的,才懷孕沒多久,要四十來天才能產仔。」

蘇北點點頭,狗的孕期一般只有六十天左右。


「黑妞的後代一定比世界上任何名犬都要好,貝貝姐你要是想養,等四十天之後,讓國內運一條過來。」蘇北想李貝貝說道。

李貝貝剛想說話,小狗的主人訓了過來,是一位三十來歲的男子,穿著打扮講究,表面上很紳士,過來的時候說明小狗是自己走丟的,說話禮貌十足,說了一些感謝的話,又提出為了表示感謝,想請蘇北和李貝貝吃飯。

蘇北有點皺眉頭,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笑著說:「金先生,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也沒幫什麼忙,再說,韓國不是只有熟人之間才請客吃飯嗎?」 蕭洛河默默不語,這次舒天歌出奇兵,竟然在短時間內攻佔松山關,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數次與她的交鋒中他知道,舒天歌雖然善於用兵,但是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這次攻下松山關,想必也是內奸所致,而這個內奸在松山關甚至軍方的地位都較高,否則不會輕易的就打開松山關的大門。

「只希望,他不會讓我失望!「

蕭洛河輕聲又似自言自語道。劉奇從預備隊裡面和待命部隊抽調了十萬的大軍,還有六名將軍,不帶輜重就直殺向松山關。被抽調了十萬軍隊,山海關的防守兵力被大大削弱,守城更加的艱苦,而舒天歌發了瘋似的,不顧兵法大忌,強令大軍攻城,三十萬大軍帶給山海關的壓力更甚。特別是剛才說道攻破松山關,提升了大軍的士氣,使得千雪士兵如狼似虎。

外面將士們在搏命弒殺,越樓內蕭洛河深思不已。拒情報所知千雪總兵力大概有八十萬,可以戰鬥的大概有五十多萬,在城外就有三十萬大軍攻城,而松山關莫名其妙的有十萬大軍,也就是說千雪在這片戰場上投入了四十萬的大軍。但是這十萬大軍又是如何而來呢?難道?蕭洛河腦海中閃現一絲靈感,猛地站了起來。快步走到沙盤前,盯著邊關的地形。良久,蕭洛河輕聲一笑道「果然如此!「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