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其實陳煜已經回到了門口了,見那人鬆口了,也是嗤笑不已。

2021-01-31By 0 Comments

“說說吧,誰派你們來的。要是被我知道你有一句假話,那可就不是一顆釘子能夠解決的事情了。”陳煜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懶洋洋的說道。

“是李家人,是李家人。”那人恐懼加上緊張,話都說不利索了,只是不停的重複着。眼睛盯着孫虎,生怕他衝過來給自己的丹田釘釘子。

“李家人,李家人不是都死了嗎?除了李峯和李嵐,還有其他的李家人嗎?”陳煜問道。

“我不知道啊,是有人找到了我們,說是要給李家人報仇,就讓我們來了。其實,我們是聽命於李長慶的。”那人說道。


陳煜聽了,微微一笑:“虎子,上釘子。”

孫虎聞聲而動,立馬從懷裏摸出來了釘子。

“不要不要,我錯了,我錯了,我說實話,我說實話。”那人一聽,立馬嚇得大叫了起來。

“是有一個人,招募了我們,讓我們來找你的麻煩,其實,我們並不聽命於李長慶,只是那人早都給我們說了,一旦發生意外,讓我們殺了李長慶,然後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卸給他就好。”那人快速的說着,孫虎拿着釘子,就抵在他的肚皮上。

“那人到底是誰?”陳煜沉聲問道。

“他說他是李家人,但是,具體是李傢什麼人?叫什麼?是做什麼的?這些我們一概不清楚。”那人慌忙的說道,臉漲得通紅。

“你不清楚?那你還接了這個活,真是嫌自己命長是吧?”陳煜也不廢話,直接開口罵道。

孫虎作勢就要將那釘子打進去。

“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我們能夠接到這個活,全是有人找到了我們,因爲都是圈子裏的人,之前關係也不錯,因此,他介紹給我們活的時候,我們就接下了,並沒有問具體的僱主信息,只知道對方姓李。”那人急忙開口說道。

聽了這些話,陳煜也知道,對方在這樣的情急之下,倒是再不可能說假話了。也就是說,他說的這些,其實都是正確的。

只是,竟然還有李家人,能夠請得動修行者替他賣命,並且一請就是三個,真是大手筆。

“你見過他嗎?”陳煜問道。

“見過一次,只是對方全程都蒙着臉,一身黑衣,看不清他的面容。”那人說道。

“那你們和他們是拿什麼來交換的?”陳煜的意思是對方給了他們三個人什麼好處,畢竟,稍微好點的修行者,基本都不會單純的爲了錢而出去接任務。

“丹藥,玄天丹。我們兩個人分別給十顆,給他五顆。”那人對着那個黃階高手努嘴。

“對了,他是提前支付了,現在我們的十顆玄天丹還在懷裏,不信你可以拿出來看。”那人說道。

陳煜給孫虎遞了個眼色,孫虎立馬放下手中的鋼針,開始搜查那三個人的身上。

果不其然,找出來一共二十五顆玄天丹。

寵妻成癮:獸性老公要抱抱 好,最後一個問題。你們當時是在哪裏交易的?”陳煜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原因是,我們去的時候,幾乎被遮蔽住了五感,因此,具體是哪裏,我們也不清楚。對了,還有一點,對方的修爲比我們要高出很多,能夠同時壓制我們三個人。”那人都快要哭出來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着。

“修爲比你們三個人高,甚至能夠壓制你們三個人,地階高手嗎?真是有意思。”陳煜說着,轉身就走。 三個高手的下場其實並不好。

首先是之前咬碎了自己舌頭的那個玄階高手,被孫虎一刀給幹掉了。黃階高手被封住了一部分元氣之後,跟林常打鬥,被林常揍成了豬頭,扔在了廢舊水泥廠裏,如果三天之內沒人發現他,肯定是要死了。

至於給他們提供了情報的那個玄階高手,陳煜的確是履行了他的承諾,將他放了。

只是,三天之後,有消息傳來,那個玄階高手的屍體被發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個水窪裏,渾身上下都是槍眼,這人竟然死在了槍械之下。

具體是誰幹的,陳煜自然還是不知道。


但是,行兇者在行兇的時候,恰巧孫虎在場,目睹了全過程之後,看到了很重要的一點,那神祕李家人進入了王家。

種種的矛頭,似乎都指向了王家。

畢竟,玄天丹雖然不上檔次,但是對於王家這樣的大家族來說,能夠有三四顆,已經能夠在京州這個地方霸佔一塊地方了,想必,王家這次也是出了血本了。

此次的事情跟王家有關,上次孫寅生說那把密鑰也是跟王家有關。

是時候,要去一次王家了。

但是,在這期間,又發生了一件讓陳煜很是不爽的事情。

陳雪,也就是之前李嵐那個閨蜜,找到了孫虎,並和孫虎打了一架。雖然那丫頭不過黃階修者,孫虎分分鐘就能夠拿下。

可是,誰料到孫虎這小子似乎是看上這丫頭了,三番五次手下留情,最終卻是一時大意,讓對方鑽了空子,孫虎負了傷。

“你真是個傻子。”陳煜氣的大罵孫虎。

而後者躺在病牀上,笑嘻嘻的看着陳煜:“煜哥,虎子我一時鬼迷心竅了,下次不會了,下次不會了。”

雖然他如此承諾着,但是看他那一臉桃花氾濫的樣子,陳煜知道,要是真有下次,這傢伙還是受傷的命。

陳煜心知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一方的進退不足畏懼。然而,要是有一個人一味的退後,最後只能是落得受傷的地步。

因此,陳煜眼見孫虎這個樣子,也是思忖了半天,決定將其他事情先放一邊緩一緩,當務之急,是將孫虎的這事解決了。

說白了,孫虎這老大粗,是喜歡上人家細皮嫩肉的陳雪了。

當兄弟的,自然是要爲了兄弟的幸福而奔波,現在眼見着孫虎爲了這件事而受傷不輕,陳煜也是心思活絡了開來,索性就幫孫虎先解決他這件事再說。

可是,想是這麼想的,誰知道這件事該怎麼辦?

對於感情上面的事情,陳煜一直都是個大老粗,木頭人。雖然他知道荊柔對他挺有意思的,可是他總是避開。至於周嫣然,也是對方不停的主動。楚夢瑤,更是極致了,那夜,他救了姑娘,卻是被姑娘睡了。

陳煜一直提醒自己,自己的當務之急是要先報仇,振興陳家,其餘的,他不做考慮。

可是誰料到自己這桃花,幾乎有氾濫的趨勢了。

不過,這些都好說。

孫虎這個,陳煜是真的犯難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知道對方叫做陳雪,其餘的一概不知道,孫虎這大老粗,也不知道問問的。

很是無奈的,陳煜只要是再給荊柔打過去了電話。

“煜哥,你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哈。”荊柔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了出來。

“哈,這不是想你了嘛。”陳煜有點尷尬。

“算了吧,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荊柔的聲音很好聽,但是,陳煜一頭黑線。

“我的確是有點事要問你的。向你打聽個人,陳雪。”陳煜實話是不敢跟荊柔聊下去了,於是急忙說道。

“喲,又一個女人,你這是打算收第三個女朋友了,是吧?”荊柔的聲音怪怪的。

“哈哈,哪有哪有,我是給小虎子問呢,他喜歡人家,但是隻知道對方叫做陳雪,玄階實力。這不,前兩天跟對方打架,故意放水,現在被打進了醫院。”陳煜沒辦法,這京州的事情,只要荊柔想知道的,肯定瞞不住,因此他實話實說。

“喲喲喲,小虎子這是勇敢了哈。我要記住這件事,哪次見了他,還不得給他點一炮放放。”荊柔在話筒裏笑出了花來。

“得得得,你想幹嘛幹嘛,趕緊給我查這個人。”陳煜很是無奈。

“得了,這事我幫定了。”似乎是確定了陳煜不是尋找第三個女朋友,荊柔很是高興的說道。

沒多久,資料就傳了過來。

其實,這事並不難。普天之下修行的人本就沒多少,更何況僅僅一個荊州市呢。只是陳煜許久沒在家,所以京州的情況瞭解的不是很多,只能是依靠荊柔的關係網來查了。

好在,效率不錯。

荊柔傳來的資料上面顯示,陳雪,女,二十四歲,其父爲某綜合商超在京州市的總經理。能在京州市這一片天地當這麼一個大型企業的總經理,其本事也很是非凡。

陳雪自幼住在深山老林中,卻是天賦極高,從八歲那年開始接觸修行門檻後,突飛猛進,至目前,已經是玄階中期的高手了。

因父親關係,認識了富家女李嵐,引爲閨蜜,兩個人感情很是不錯。

當然,荊柔蒐集的資料上,這陳雪的住址、電話這些個人信息,都在。

孫虎拿了電話號碼,歡喜了整整三天時間,但卻是根本沒撥打出去過一次。氣的陳煜直罵,孫虎只是嘿嘿嘿的笑着不說話。

既然對方資料已經有了,目前所要做的,無非兩件事,第一件,聯繫到她。第二件,努力讓他擺脫之前陳煜殺李嵐這件事情,進而在開始和孫虎修煉愛情。

爲這事,陳煜不知道死了多少腦細胞,想了多少種可能性。每想出來一個,被自己打破一個,再想出來一個,再打破一個。

陳煜感覺到自己有點瘋了。

最後,陳煜定下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先是由楚夢瑤出面,藉助於自己家族的力量,和那陳雪取得聯繫。然後製造一個能夠讓陳煜接近的機會,進而陳煜會解釋清楚這一切。 既然計劃已經這樣制訂了,剩下的,其實就是執行了。

楚夢瑤那邊,早都利用家族關係,和陳家搭上了關係,進而認識了陳雪。只是這陳雪油鹽不進的,幾乎不願意和楚夢瑤有所交集。

無奈之下,楚夢瑤再次利用家裏的關係,千磨萬泡的,讓陳雪和自己有了單獨出去的機會。也就是今天,楚夢瑤通過自己的老爸,邀請陳家的家長來自己家參加宴會。

指名道姓要求對方帶上他的女兒,陳雪。

當天的宴會名單中,陳煜也赫然在列。

當然,孫虎也是一定要去的。

是夜,夜色如墨。

七八點的時候,楚家府前,一時間熱鬧非凡。

楚長雲假借楚夢瑤生日宴會,宴請了好幾撥人,並以相互交流的名義,要求對方來的時候都要帶着女兒一起,是爲了讓子女進行交流。

夜晚八點半,月亮剛好走到中天的時候,楚家的宴會,剛剛開始。

人不是很多,但是用楚長雲的話來說,他叫的都是“合作伙伴”,是和自己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的。

宴會正式開始。

陳雪和其父親挽着手進入了會場當中。 重生之將門毒後 ,很是漂亮的樣子。


把躲在暗處偷看的孫虎看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了。

先是楚長雲作爲東道主致辭,而後楚夢瑤上臺感謝衆位叔叔伯伯以及同齡朋友的到來。

再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冷餐會和舞會了。

有人吃東西,有人在跳舞。

“小姐,我請你跳一支舞可以嗎?”一副紳士打扮的陳煜,緩步走到了坐在角落裏的陳雪面前,向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陳雪自然是一眼就認出了陳煜,就見他的眼睛裏,都快要冒出火來了。

但是,礙於場面,她還是不得不答應了陳煜的請求。

“你的手要是敢亂動,我保證會殺了你。”在前往舞池的道路上,陳雪就已經開始在警告陳煜了。

“放心,我的手不會亂放,只會放在該放的位置。”陳煜笑嘻嘻的。

陳雪感覺自己是放了個屁,因爲,對着男人講道理,真是自己心大。看着他猥瑣的笑着的樣子,實在是氣人。

不過,礙於情面,他還是跟着陳煜進入了舞池。

“丫頭,問你個問題哈。”陳煜說道。

“你問吧,但是我並不一定會回答。”陳雪冷着臉說道。

“一個人,欺負了自己的妹妹,他應該如何處理呢?”陳煜問道。

“如何欺負了?欺負到了什麼程度?”陳雪張口就說,竟然是以回答來應付陳煜的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