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再說了,人又不是我殺的,憑什麼找我麻煩?

2020-11-03By 0 Comments

別以為就你們重玄門厲害,我火雲宗也不弱的。

一邊想著,一邊探入靈識去看。

等看到裡面的東西,更開心了,得了棒棒糖的小女孩一樣,儼然快要笑傻。

這時林昊已經回到肖玄身邊。

肖玄滿臉驚悚,下意識就往後退了一步,卻還是被勾住了肩膀。

匕首在指間轉了轉,肖玄心驚膽戰中,匕首被遞到面前。

「真的給我?」肖玄目光閃爍,心裡有貪婪,有激動,也有那麼一絲絲搶了匕首狠插身邊惡魔的衝動。

林昊輕笑:「要不要戳本帝一刀試試?」

肖玄一驚,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乾笑著有心想要解釋一些什麼,卻不知如何開口。

林昊搖頭:「就這點出息,別笑了,笑得比哭還難看。」

又道:「別浪費時間了,趕緊拿著。」

肖玄也不敢說不,乖乖拿著了。

好想一匕首捅出去,真的好想,奈何他就是不敢。

林昊也懶得理會,丟出一片玉簡道:「裡面有你需要的法門,回頭自己慢慢看。」

說完就這麼放手走了。

殘酷總裁好久不見 肖玄一臉獃滯,同時也鬆了口氣。

終於走了!

這惡魔,他終於走了!

緩過勁來,他這才發生不知何時已經汗透衣背,再想起雙方之間的約定,又鼓起勇氣道:「你就這麼走了?

你不怕我拿了東西不辦事?」

林昊頭也不回,搖了搖手:「有那個膽量,你大可以不辦。」

噝——

好囂張,說得好像不辦事就會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一樣。

這一刻肖玄還真有種出爾反爾破罐子破摔的衝動。

奈何衝動也只能是衝動,事實就是,他還真不敢。

一段插曲揭過,林昊三人繼續前行。

來到這個高度,每一步都變得無比艱難,每往前一寸所承受的壓力都在成倍攀升。

若只是一個人還好,可因為要護著火羽,漸漸的妙音也有些撐不住了。

想了想,林昊祭出水雲珠,直接定在火羽頭頂,又道:「量力而行,能走多遠走多遠。

走不動了就坐下來,好好感悟。

此刻這些仙氣條紋乃是純正的仙界法則,這等機緣不多見,哪怕將來到了仙界,很長一段時間你們也可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仙器之所以稱之為仙器,本質上是因為承載了仙界法則。

法則有大有小,有強有弱,有高有低,有主幹有分支,依舊承載法則的不同,仙器才有了人仙之器地仙之器等區分。

仙器條紋便是仙器承載法則的顯化。

這種條紋樣式很多,可以以線條、圖案、文字等多種方式出現。

通過感悟這些仙氣條紋,便能接觸仙道規則,感悟仙道之玄奧。

通常來說,承載一道仙界法則條紋為人仙之器,十道則為地仙之器,再往上,百道為天仙之器。

金仙之器有萬道仙光條紋,大羅金仙之器則高達十萬道。

這也是林昊一再聲明來到這裡就是最大的機緣的根本原因。

此處各種仙氣條紋不下十萬道,不需要多,只要隨便一道有所得,都會開闢一條康庄大道,使得飛升之途順暢許多!

因為沒有深入的解釋,這裡面有些東西妙音也不是很懂。

不過作為女人,她清楚的知道這個時候乖乖順從就好,並不需要過問太多。

笑了笑,她道:「你去吧,該怎麼做我們懂的。」

火羽也點頭笑道:「快去吧,時間不多了,期待著紫霄大哥登頂,拿到今次最大的機緣。」

最大的機緣……

呵呵,最大的機緣早就到手了啊,縱觀仙凡兩界,比一頭幼年期血麒麟更大的機緣,應該是不怎麼存在的。

林昊笑笑,也沒解釋,信步往前往不遠處艱難的小血而去。

這個時候的小血早就難以為繼了!

它的意識早已陷入昏迷,此刻全憑身體的本能在支撐!

來到身邊看了看,林昊搖頭。

這小傢伙,還真是死倔,若不是這次遇上,應該死掉不知多少次了吧?

想著,雙手快速結印:「以吾之名,萬佛集結,醍醐灌頂,清心滌塵……」

這是一門仙道神通,不過來自於仙界佛門。

看不慣歸看不慣,但不得不說,佛門的術法神通還是頗有可取之處。

便只這一道神通,打出之際,虛空很快飄起金蓮,又有佛音禪唱不絕於耳。

最終,隨著一道柔和白光落入小血身軀,將它籠罩,很快小血醒過來,精神抖擻。

只是這神通無法彌補氣血上的虧損,是以林昊不得不繼續摸出大把的血靈芝…… 「老大……」

到底還在幼年期。

彷彿被遺棄的孩子突然遇見親人一般,清醒過來小血便落淚了。

林昊蹲下,大把的血靈芝送到它面前,道:「別哭了,你是血麒麟,血麒麟流血不流淚。」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哭得愈發凶了。

「我娘,我娘……」

「我娘死了,他們……他們殺了我娘,還把她……還把她的魂魄鎮壓,小血……小血好難過……」

斷斷續續,幾乎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林昊沉默。

此刻揭露出來的真相併沒有讓他感覺特別意外。

事實上,當小血說有聲音在呼喚的時候,他就有猜測了。

待到天地異變熔岩席捲小血離開那一刻,那種猜測成為現實的可能性便高了很多,幾乎變成肯定。

可他終究沒想到,原來是小血的母親。

小血終究還是堅強的,罕見的軟弱過後,它很快鎮定下來。

雙眸中燃燒著復仇的火焰,它道:「我要上去,我要報仇。

不管是誰,我都要讓他付出代價。」

眼淚還在滴落,卻在半空燃燒化為火焰,這一刻,似乎這幼小的孩子突然就長大了。

林昊沉默,終究沒說諸如「人生不止有仇恨」之類的屁話。

淡然道:「有仇,那就報吧,記住,我與你同在。」

「老大……」

「別廢話了,時間不多,想要報仇,至少你要弄清楚仇人是誰。」

「嗯,小血聽老大的!」

「……」

一大一小開始往上攀登。

原本這段路無比艱難,年幼的小血根本無法跨越,可因為林昊的到來,似乎也不過如此。

「老大,你真厲害,我覺得你是天底下最強大的人。」

「是嗎?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

「老大,我娘死了,我是不是就是孤兒了?」

「不會,只要擁有一顆強大的心臟,你永遠不是孤兒,哪怕縱橫寰宇,舉目無親。」

「老大,我隱約想起了一些片段,好像當時很多很多人圍攻我娘。」

「還有呢,記得他們的樣子嗎?」

「不記得了,畫面很模糊,但我知道這裡是娘的沉眠之地,這裡之所以變成這樣,都是因為娘的緣故。」

「……」

小孩子就是這樣,悲傷來得快,去得也快。

一路上行,因為沒了壓力,小血歡快活潑了許多,說了不少話,有些沒用,也有些有一定的信息量。

但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模糊,很多謎題解不開。

就這樣,山道上眾人仰望中,這一人一獸輕鬆登頂。

目視前方被無數仙光條紋籠罩,爆發出浩瀚仙威的恢弘宮殿,林昊淡然道:「你確定你母親就在裡面?」

小血點頭,目光重新變得凌厲起來:「就在裡面,我聽得到娘的呼喚。」

火氣又上來了,咆哮四蹄準備往前沖。

林昊搖頭,揪住它頸后皮毛,小狗一樣將它提了起來。

「老大,你為什麼攔我?」

「我要進去,我要見我娘。」

小血齜牙咧嘴,使勁掙扎。

林昊道:「你娘只是被鎮壓在下面,並不在這宮殿之中。

你現在看到的宮殿乃是一件仙器,你若真進去,就被困在裡面出不來了。」

這下老實了。

小血垂頭喪氣道:「那怎麼辦?」

林昊將它放了下來,道:「在這裡別動,看著就好。」

小血乖乖蹲坐不動。

林昊也就地盤膝坐下。

看似簡單的一坐,冥冥之中卻有一股極強的意志壓下,霎時間熔岩遍布的世界火山停止噴發,安靜了許多。

驅魔夫妻檔 與此同時,似乎壓力忽然就減輕了,山道上本來已經難以為繼的人又可以繼續往前。

小血無比崇拜看著林昊,這一刻它的眼裡,他的身影那麼高大,堪比天神。

林昊並未嘗試去收服這件已經突破大羅金仙之器層次,在朝著九天玄仙之器轉化的仙器宮殿。

不是不能,而是現在沒有足夠的時間。

雖然有著過人的眼界和手段,但他現在的層次境界實在太低了。

若想徹徹底底收服這件仙器,不僅需要龐大的資源支持,更需要至少五百年時光。

他現在沒那麼多時間耗在這裡。

他現在只有一天時間。

是以,他選擇了一種極其粗暴野蠻的方式。

「以吾之名,諸天星辰,開!」

「以吾之名,建木神樹,鎮!」

「以吾之名,桃源界力,為吾所用,諸天星辰圖,建木神樹,長,長,長!!!」

簡單粗暴。

諸天星辰圖展開一副氣勢恢宏卻又神秘玄奧的畫卷,圖中世界,一直安安靜靜汲取虛空之力的建木幼苗被召喚出來。

幼苗依然是幼苗,卻是比當初健壯了不少,葉子多了兩片。

小小的幼苗憑空立在林昊頭頂,彷彿發現美味一般,晃動著嫩綠的葉片,看上去十分歡快。

別看幼小,事實是因為它的出現,仙殿之威硬生生被壓制住了。

非但如此,原本屬於仙殿的仙光仙氣乃至仙氣條紋,都在被它吞吃。

大約也是擔心被吃掉,仙殿爆出無量光,氣勢暴漲。

結果也沒什麼用,因為有些東西根本不是憤怒就能改變的。

作為曾經貫穿三界的存在,作為連紀元之劫都無可奈何的存在,哪怕還在幼生期,建木樹苗想要吞吃,再怒它也只能幹瞪眼。

事實上,仙殿的反抗非但沒有取得任何好處,反而讓建木樹苗越發歡快活潑起來。

雖然這樣吞吃也不見長,可隨著仙殿爆發,隨著林昊抽取桃園界的力量注入,吞吃的速度直線攀升。

另一方面,隨著桃園界力量的持續注入,隨著這段時間得到的萬年靈藥乃至十萬年靈藥悉數粉碎化作最精純的能量注入,彷彿氣球被充氣一般,諸天星辰圖卷面迎風暴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仰著小腦袋瓜,小血都看呆了。

山道上,肖玄任蕭等人也一樣看呆了。

「好強!」

「這,這是什麼手段?」

「他,他還是人嗎?」

「不是,為什麼啊?

為什麼這麼強橫的人還要跑來一群元嬰期中間,這不是欺負人嗎?」

「……」

全部傻眼。

妙音也一樣。

知道這傢伙很強,隱藏的手段層出不窮,可說到底她從沒想過能弄出如此之大的動靜。

不過她的反應還是敏捷不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