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冰虎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如同這間冰室一樣一片狼藉,沒有一樣東西是完整的。這間讓她一直感覺到很舒服的冰室此刻變得異常寒冷,寒冷的讓他不停的發抖。也就在白虎王倒下的那一刻,冰虎的心也跟着沉進了絕望的深淵。

2021-01-30By 0 Comments

冰虎大哭一聲衝到了白虎王身旁,把奄奄一息的白虎王抱到身上,大聲哭道:“爲什麼?這到底爲什麼?父王……”

白虎王口中不斷溢出鮮血,流着眼淚笑道:“虎兒,這就是你的命,也是父王的命!”


冰虎哭着說道:“父王,孩兒不是故意的,孩兒真的不是故意的!”

白虎王流着淚說道:“虎兒,不要緊!這對父王來說,對虎族來說或許是最好的結果。父王死了,父王的虎兒就能活着了,父王的虎兒就是鉤吾山的大王了!只不過父王看不到我的虎兒當王的樣子啦!”

聽了白虎王的話冰虎心中更加悲痛,痛哭着說道:“父王,孩兒不想讓你你死啊!孩兒還有很多事情不懂,還有很多事情等你教孩兒啊!”

白虎王說道:“以後的事情你要自己去學,以你的天賦父王相信沒有什麼事情能難住你。今後的虎族,今後的鉤吾山就靠你了!”

冰虎聽着白虎王的話,哭着點了點頭。白虎王繼續說道:“父王死了之後,必定會有種族趁機反叛。但他們誰都想不到你會像即翼澤的新一任蠍王一樣擁有我全部的修爲。到時候你只要把帶頭反叛的幾個族長殺了便能在鉤吾山立威,之後鉤吾山治下的各族便會服你,鉤吾山就能安定下來了。”

“但是虎兒,你要記住,能幫到你的屬下,必定不能,只是威服,還要心服。只有你收了,他們的心,他們,纔會,對你……誓死效忠,才能……爲你所用。”白虎王說到最後說得越來越慢,聲音越來越小。

冰虎哭着說道:“孩兒記下了。”

白虎王笑了笑,咳了兩聲說道:“我的虎兒……是最厲害的……你一定…能…看好虎族……看好鉤吾山……”

冰虎哭着說道:“孩兒一定看好虎族,看好鉤吾山!”

白虎王擡起滿是鮮血的手捧住冰虎的臉欣慰的說道:“有你這句話……父王就放心了!真懷念……你小時候……剛出生的樣子……那時候……父王看到……剛出生的你,看到……你嘴裏的……寒冰……劍齒……真……是……高興……”

說着說着白虎王的手落了下來,身上再沒有了生命的氣息。冰虎見白虎王停止說話急忙叫了兩聲“父王,父王。”白虎王當然沒有任何反應,冰虎確認白虎王已經死了之後抱着白虎王的屍體,抱着這個一直疼愛着他的父親大聲的痛哭了起來。

在冰虎的痛哭聲中,白虎王的一雙藍色寒冰劍齒中開始散發出點點藍光。藍色的光芒照着白虎王飄了一圈之後有全部聚集到冰虎的寒冰劍齒之中。黑夜隨着哭聲慢慢走向盡頭,白虎王的寒冰劍齒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淡,最終變得完全透明不再散發出光芒。散發出的光芒也全部都聚集到了冰虎的寒冰劍齒之作。

失去全部靈力的白虎王現出原形,但是冰虎依舊緊緊的抱住白虎王的屍體,一點都不敢放鬆。直到山洞中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推開冰室的門大聲喊道:“父王!”接着便有兩個身影飛快的衝向了冰虎和白虎王。

冰虎大吼一聲:“不要過來。兩個身影一愣隨即停了下來。”

“九弟,你這是什麼意思?”一個身影說道。冰虎擡起頭看過去,只見兩個和自己長得很像但略微有些蒼老的男子站在冰室中,身後還站一個身形高瘦,紅髮小眼的男子。

冰虎說道:“大哥,三哥。父王閉關之前下過嚴令,沒有父王的召見不準進寒月洞。大哥,三哥,還有猖狙族長。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門口的守衛呢?”

大公子說道:“九弟,你還是先解釋一下父王的死是怎麼回事吧。”

冰虎還是僅僅抱着白虎王的屍體淡淡的說道:“父王身患重病,被折磨了十幾年,昨晚終究還是去了。”

三公子怒道:“那父王胸口的冰刺是怎麼回事?”

冰虎說道:“父王忍受不了病痛的折磨,我送了父王最後一程。”

大公子怒道:“一派胡言,父王閉關十幾年安然無事,怎麼一見你便不行了?明明是你大逆不道,爲了王位弒父行兇。”

冰虎抱着白虎王的屍體低聲的笑了起來,然後嚴肅的說道:“即便真的如大哥所言,大哥,三哥意欲何爲呀?”

大公子說道:“念在兄弟一場,你自裁吧。”

冰虎笑了笑說道:“大哥,你怎麼如此愚蠢!我若是死了,用不了多久你就會被你身後的猖狙族長殺了,而我們虎族也將遭受滅頂之災。”

猖狙族長聽到冰虎的話急忙說道:“大公子,屬下對您忠心耿耿,怎麼會背叛你呢?”

冰虎怒道:“這話你應該對我父王也說過吧。誰來繼承王位說到底是我們虎族的家務事,你一個外族的族長竟然參與進來挑撥我們兄弟殘殺,這就是你所謂的忠心嗎?”

猖狙族長說道:“屬下無意挑起諸位公子之間的爭鬥,只是九公子你忤逆犯上,您若是不死新任大王如何服衆。”

冰虎抱着白虎王的屍體笑道:“服衆?誰不服?是猖狙族長你不服吧?”

這時候大公子說的:“夠了! 重生九零俏媳婦 ,你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大哥幫不了你,虎族就容不下你。你還是早點自裁謝罪,我會把你和父王葬在一起的。” 這時候大公子說道:“夠了!九弟,你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大哥幫不了你,虎族就容不下你。你還是早點自裁謝罪,我會把你和父王葬在一起的。”

冰虎笑道:“大哥,你真的會幫我嗎?你還在這裏不就是爲了殺我和父王嗎?”

大公子怒道:“九弟,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冰虎抱着白虎王的屍體淡淡的說道:“父王病重,深夜召見我。而大哥這時候卻帶着三哥和一個外族族長闖進寒月洞,闖進這間冰室。只要不是太蠢,應該都能看出大哥想要做些什麼吧!”

大公子怒道:“是,我就是來殺你的。我和其他兄弟比你早出生那麼多,爲父王做了那麼多事,憑什麼你一出生就把我們應得的東西全都搶走了?憑什麼你一出生父王便再也沒有正眼看過我們一眼?憑什麼你一出生就要得到鉤吾山的一切?”

冰虎嘆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大哥,父王剛剛過世。現在的鉤吾山人心動盪,只要虎族一亂便有滅頂之災。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不是彼此,而是剛剛歸降隨時都有可能反叛陸吾、猖狙兩族。”

大公子怒道:“夠了!九弟,鉤吾山之後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只要你今天死在這裏,虎族就不會亂。猖狙族也不會反叛!”

冰虎冷冷的說道:“大哥,父王臨終之前託我保護虎族,我不想我們兄弟相殘。你和三哥若是現在回去,我還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大公子笑道:“九弟,你也太猖狂了吧。雖然你的修爲已經超過了我,但是我和三弟再加上猖狙族長你如何是對手。”

說着三人便一起出手衝向了冰虎。冰虎沒有動,依舊緊緊的抱着白虎王的屍體。但是兩個虎族公子和猖狙族長還沒有衝到冰虎面前,腳下便疑結出寒冰,把他冰封在了冰塊裏。

三人大驚,相互看了看,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驚訝的看着冰虎。冰虎抱着白虎王的屍體站起身,在面前凝出一張寒冰方臺。恭敬的把白虎王的屍體放在方臺之上後冷冷的說道:“猖狙族長是我鉤吾山山數一數二的高手,只是因爲不是父王的對手才歸降鉤吾山。父王死後,你的眼裏應該再沒有任何人了值得畏懼了吧!”

說着,封住猖狙族長的冰塊兒中瞬間凝出兩根冰刺刺穿了猖狙族長的肩膀,冰塊中快速被鮮血染紅。猖狙族長一聲痛呼,在冰塊兒中拼命掙扎。但是封住他身體的冰塊兒卻異常堅固,即使他用盡了全部的靈力也無法破壞。只能難以置信的說道:“不可能,你只有六百歲。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靈力。”

冰虎冷冷的說道:“即翼澤的新任蠍王也是六百多歲即位,即翼澤的各族族長哪個是她的對手?王族的力量,你們這些普通種族的族長怎麼會了解?”

猖狙族長忽然醒悟過來,驚訝的說道:“你得到了大王的力量?”

冰虎吧白虎王的屍體在寒冰方臺上慢慢的擺放好,冷冷的說道:“你就是知道了太多不該知道的事,想要太多不該得到的東西纔有眼前之難,現在還不醒悟嗎?”

說着冰虎擡起手對準猖狙族長,然後五根手指一握,包括滄區族長的冰塊兒中立刻凝結出無數根冰刺把猖狙族長的身體刺得千瘡百孔,猖狙鑄造痛呼了幾聲然後一命嗚呼。

猖狙族長慘死了這一幕把大公子和三公子嚇壞了,大公子急忙說道:“九弟,大哥知道錯了!放了大哥,大哥今後一定全力輔佐你。”

三公子也跟着說道:“是啊,九弟。父王屍骨未寒,一定不想看到我們兄弟殘殺。念在手足之情,你就放過我和他哥吧。”

冰虎和尚白虎王的雙眼轉過身來,慢慢走向自己的兩位兄長。一邊走一邊說道:“大哥和三哥帶着猖狙族長闖進寒月洞的時候可曾想過父王不想看到我們兄弟殘殺?可曾顧念過我們的兄弟之情?我剛纔說過,只要兩位兄長收手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可是兩位兄長還是執意要殺我,那我便再無退路了。”

三公子急忙說道:“有退路,當然有退路。只要九弟你放過我們,我們一定尊你爲大王,再也不給你添亂。”

冰虎苦笑道:“三哥,你們已經下過決心要殺我而且已經動手了。即便我今天放你們回去,你們今後能容得下一個被你們出手殺過卻沒有殺死的人嗎?你們還能相信我不會加害於你們嗎?即使你們能相信,虎族中擁護大哥做大王的族人呢?只要今天兩位兄長活着走出寒月洞,虎族必定分裂、必定內亂。我已經沒有選擇了!”

看着不斷走近的冰虎,大公子和三公子更加驚慌,不停地哀求道:“九弟,饒我們一命!饒我們一命!……但是就在做哀求聲之中,冰虎還是手一揮砍下了兩位兄長的腦袋。”

寒月洞洞口,天剛剛亮,但是鉤吾山各個種族的族長卻早早的等在這裏。白虎王深夜召見虎族九公子看似隱祕,但是各個種族這時候都盯着虎族的變化早已人盡皆知。而當虎族大公子和三公子和猖狙族長殺死守衛闖進寒月洞的時候,各位族長更是知道鉤吾山有大事要發生。於是早早的趕到寒月洞洞口,想讓第一時間知道這件大事的結果。


一陣腳步聲從寒月洞中傳來,冰虎提着三顆腦袋慢慢從寒月洞的陰影中走出來,看到洞口圍着的各族族長淡淡的說道:“各位族長,來寒月洞有何貴幹啊?”

各位族長看着冰虎手中提着的三顆腦袋心中不由得一寒,靠在最前面的幾個族長回答道:“聽聞大王昨夜召見九公子,我等特地趕過來問問九公子,大王現在病情如何?”

冰虎淡淡的說道:“父王昨夜病危,已經去世。猖狙族長唆使我大哥和三哥犯上作亂,現在都已經伏誅。父王臨終之時令我接任王位,各位族長可還有什麼疑問?”

洞口的各位族長都沉默下來,一言不發。都不敢率先做些什麼,說些什麼。正在這時,冰虎忽然怒道:“這麼多妖兵埋伏在洞口,陸吾族長你此舉是奉誰的號令?”

說着,冰虎腳下凝結出一層寒冰瞬間覆蓋寒月洞洞口的地面,並且急速朝周圍的樹林蔓延了過去。然後冰虎擡手一吸,大量包裹着妖兵的冰塊兒從樹林中飛了過來,落到各位族長的面前。

族長羣中的陸吾族長見此情形轉身就跑,但是剛欲轉身身體就被寒冰凍住西到了冰虎面前。冰虎看着寒冰中的陸吾族長,冷冷的說道:“沒有父王的號令就帶兵包圍寒月洞,這是犯上作亂的死罪。”

說着冰虎把面前的冰塊一掌拍碎,寒冰中的陸吾族長也跟着冰塊碎成了一塊一塊的。周圍的族長大驚,立刻下跪行禮道:“屬下拜見大王。”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冰虎的臉上,冰虎看着跪在地上的各族族長,朗聲道:“從今天起,我就是鉤吾山大王,虎族的族長。對外的名號就叫冰齒虎王。”

幻境中,冰齒虎王看着周圍一圈一圈的白虎王認真的說道:父王,你交給孩兒的事情孩兒都做到了。這數千年來鉤吾山很安定,虎族也很安定,您可以放心了!現在,孩兒要爲鉤吾山,爲虎族打最後一戰。實在是不能在這裏陪父王了!

說着冰齒虎王把自己全部的靈力釋放出去擠壓周圍的一切,這片虛無縹緲的幻境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幻境外,霧林中。只希望看着中了幻術的冰齒虎王,只見他不知爲何停止了痛哭站了起來。身上凝結出一層好像盔甲一樣的寒冰。今天這邊車禍王一聲大吼,靈活的內丹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好像是冰齒虎王正在試圖衝破幻境,這顆靈狐王的內丹快要困不住他了。

一片燃燒着火焰的森林另一邊,四位頭領聚集在一起商討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讓山揮用靈力長矛攻擊紫蠍王和那顆散發着五彩光芒的寶珠,因爲那顆寶珠實在是無法靠近。但是普通的靈力長矛會被鐵蝠花蛛兩位頭領攔住,所以侍衛頭領決定其中四人的靈力來凝結靈力長矛,這樣一來鐵蝠和花蛛應該就難以抵擋了。

肥遺、欽原、猙三位頭領把手掌抵在山揮頭領的身後,大股大股的靈力從山揮的背後涌入身體。山揮頭領的經脈被瞬間脹大,明顯的浮在了皮膚表面。山揮咬緊牙,把身體裏的靈力迅速聚集到手中,一杆靈力你凝結而成的長矛迅速出現在山揮的手中。但是這樣程度的長矛還遠遠不夠,大股大股的靈力還在不斷的向長矛中聚集。長矛微微變粗,然後越來越亮。

最終長矛在山揮的手中發出太陽般耀眼的光芒,再也無法將靈力注入其中。山揮亦是再也支撐不住,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長矛投了出去。三位頭領相互看了一眼同時收回靈力,上回哇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跪在地上大口喘息。 滿含靈力的長矛穿過化爲火海的樹林,帶着一團熾烈的火焰飛向了靈狐王的內丹。花蛛佈置在最外層的絲網瞬間被燒破。鐵蝠本以爲是普通的長矛並沒有在意,但是見花蛛的網沒有攔住山揮的靈力長矛,急忙衝着長矛發出一陣聲波。

但是在聲波的攻擊下靈力長矛絲毫不受影響,鐵蝠顧不得太多直接衝向靈力長矛,用一雙鐵爪重重地拍在上面。靈力長矛灼熱無比,力道之強更是難以抵擋。鐵蝠用盡了全身的靈力終究還是被長矛撞開,口吐鮮血落到一旁。

但是靈力長矛在鐵蝠的全力一擊之下也微微改變了方向,從三位大王的上空掠過落在了遠處的一片樹林中。

一聲轟然巨響在森林中響起,巨大的衝擊波掀起一陣強風從三位大王和鐵蝠所在的地方吹過。紫蠍王感受着這一股強力的衝擊,心想:靈狐王的內丹現在很不穩定,這樣的力量雖然比不上任何一位大王,但是打斷靈魂的內丹製造的幻境卻也是足夠了。如果這樣的攻擊再來幾次,不知道鐵蝠和花蛛是否抵擋得住。

燃燒的森林另一側,山揮依舊跪在地大口的喘息着。這樣的攻擊對他來說消耗極大,一次便已經累成這樣,多來幾次只怕性命都保不住。一陣衝擊波傳來,山揮感覺到三位大王的靈力波動沒有任何變化,顯然自己的長矛沒有打中。

這樣的長矛再投幾次山揮可能會死,但是眼前的狀況卻由不得他選擇。感覺到自己沒有打中之後山揮立刻說了一句:“再來。”

肥遺、欽原、猙三位頭領再次把手放到山揮的背後,大股大股的靈力再次涌入到山揮的身體中。山揮咬牙忍着全身都脹痛,在手中再次凝聚出一杆光芒耀眼的靈力長矛,瞄準靈狐王內丹的位置再次投了過去。


鐵蝠擋在紫蠍王的前面,吃過一次虧之後已經讓花蛛站在他的背後輸送靈力,準備合二人之力與其抵擋靈力長矛。但若是兩人都在抵擋長矛的過程中受傷終究不好,所以鐵蝠只是讓花蛛把靈力輸送到自己體內,真正直接對抗靈力長矛的還是鐵蝠。


山揮投出自己的靈力長矛之後立即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吐出鮮血,吐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趴在地上無力的喘着粗氣。靈力長矛再次穿過燃燒的森林,帶着灼熱的火焰衝向了靈狐王的內丹。

感覺到靈力襲來之後花蛛迅速把自己的靈力注入到鐵蝠體內,鐵蝠看到靈力長矛飛出樹林也立即迎了上去,一雙鐵爪再次拍在靈力長矛手。靈力長矛力道極強,天福也知道不能正面抵擋,所以只是從側面攻擊,希望能像上次一樣讓這杆長矛飛到別處去。

可即使是隻是從側面的接觸,鐵蝠還是被震飛了回去。落到地上口吐鮮血,傷的比上一次更重。但好在鐵蝠再次成功地改變了靈力長矛飛行的方向,靈力長矛從三位大王的上空再次滑過落到了遠方。

山揮躺在地上,感受到衝擊波再次襲來,但是三位大王的靈力波動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山揮咬着牙,憤怒的用手在地上用力一錘。然後掙扎着站起身,面向已經化爲一片火海的那片森林站好。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再來。”

猙說道:“還能撐得住嗎?”

山揮又是虛弱的笑了笑說道:“應該死不了!”

猙明白,再這樣來一次山揮即便不死也會重傷,但是火海的另一邊是他們被困住的大王,即便真的豁出性命也還是要做下去。所以只能是衝着肥遺和欽原點點頭,再次把靈力注入到山揮的體內。

火海的另一邊,鐵蝠倒在地上大口的吐着鮮血,幾乎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花蛛急切的說道:“鐵蝠,再這樣抵檔下去你會死的,不如我們衝過去跟他們拼了。”

鐵蝠怒道:“以二敵四,過去送死嗎?況且這樣的攻擊必然消耗極大,相信我,他們會比我們先倒下。”

花蛛沒有辦法,只能先把鐵蝠扶起來淡淡的問道:“那這樣的進攻你還能再擋幾次?”

鐵蝠說道:“應該還能再擋一次,但是這樣的進攻應該一次也沒有了。”

但是鐵蝠話音剛落,他們便立刻感覺到活海的另一邊傳來一股強大的靈力氣息,與之前的兩根靈力長矛一模一樣。鐵蝠咬着牙看向面前的一片火海,不由得在心中感嘆道:“山揮,你這是要和我同歸於盡嗎?”

山揮大吼一聲,鼻子眼睛,耳朵嘴巴全都滲出鮮血,然後用盡自己的全力把手中的靈力長矛投了出去。靈力長矛一出手便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耀眼的靈力長矛再次穿過一片火海飛向靈狐王的內丹,花蛛再次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到鐵蝠的體內,鐵蝠再次迎着靈力長矛飛了過去。又是鐵爪在靈力長矛側面的全力一擊,又是一次兩股靈力的直接接觸,鐵蝠再次被震飛了回去,落到地上動彈不得。

但是這一次鐵蝠的力量差了很多,靈力長矛並沒有飛向三位大王的上空。而是貼着三位頭頂,向後面的大樹飛了過去。鐵蝠大驚,若是這根長矛撞在樹上,直接在身邊爆炸。即便不能打破連環內丹的幻境,鐵蝠和花蛛也會被這會兒靈力傷的再也無力做任何事。

紫蠍王也明白這一點,急忙大喊道:“快帶鐵蝠走,這股靈力傷不到我!”

花蛛知道紫蠍王身上覆蓋的盔甲有多麼堅固,也明白這一點,立即提起鐵蝠閃到遠處。但是事情似乎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糟,靈力長矛雖然飛向了大樹但卻沒有撞在堅硬的樹幹上,而是沒入了柔韌的樹枝中。靈力長矛在柔韌的樹枝緩衝下逐漸變慢,最終撞在幾根交織在一起的藤蔓上,然後被反彈回來。

但是這幾根藤蔓的一彈卻讓自銷王大吃一驚,因爲彈回來的靈力長矛沒有飛向別的地方,竟然徑直的飛了向靈狐王的內丹。鐵蝠花蛛已經離開,紫蠍王在全力的維持幻境,在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這跟靈力長矛。靈力長矛精準無誤的刺在了靈狐王的內丹上。

三位大王的中間發出一聲巨響,這片微小的樹林中瞬間被摧毀,四周狂風四起,塵土滿天。幻境中的冰齒虎王本就已經完全清醒,見到周圍的世界開始破碎立刻就明白幻境會馬上解除,於是立刻從口中取出兩顆劍齒化爲一把藍色長劍,握在手中凝神戒備。

幻境很快破碎,冰齒虎王回到了霧林中的這片小樹林,只希望立刻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此刻的紫蠍王被靈狐王內丹的靈力反噬,一時無法動彈。冰齒虎王也立刻察覺到了這一點,身體一閃便挺劍刺向了紫蠍王。

紫蠍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擺脫靈力反嗜,終於在冰齒虎王刺到自己之前動了起來。但是想要躲開冰齒虎王的劍刃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勉強躲開了要害。冰之火的長劍還是刺穿了紫蠍王的肩頭。

紫蠍王急忙把長劍從身體中抽出,向後飛退了一段落到地上捂住傷口。看向肩頭的傷口時肩頭的傷口已經迅速結冰,竟是一滴血也沒有流出來。赤鷩王也從幻境中醒了過來,虛弱地跪倒在地上。

火海的另一邊,三位頭領在一陣靈力衝擊傳來之後清楚地感覺到,三位大王的靈力波動已經產生了變化,幻境已經被破除。肥遺欽原兩位頭領迅速飛向火海的另一側。

猙看着重傷昏迷的山揮也不知道該不該走,但就在這時候他感覺到鉤吾山的妖兵已經趕到了附近。於是猙大吼一聲,附近的鉤吾山妖兵飛速趕來。這妞把昏迷的山揮交給鉤吾山的一位族長,託他把山揮送回鉤吾山,然後也朝火海的另一邊衝了過去。

火海的另一側,三位大王在一片中相互警惕着。冰齒虎王在幻境之中也是消耗極大,一劍刺出之後也已經近乎脫力,只能先停手看着紫蠍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