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冷麟從床頭的一個柜子里拿出一串珍珠項鏈,又拿了一盒指甲膏,。也不知道小丫頭喜歡不喜歡!但總歸開心的要命,小丫頭,終於長大了。

2020-11-10By 0 Comments

冷麟門還沒有開出去,突然從窗外飛進來一個黑影。

常年累積的戰鬥經驗已經變成戰鬥的本能。那個黑影很快,冷麟卻比他更快,靈力匯聚在手,奮力一抓,卻是只抓到一件風衣。冷麟將風衣扔在地上,冷笑道:「你究竟有幾件風衣?」

伴隨著一陣桀桀桀桀的笑聲,一個人裹著一件大風衣出現在冷麟面前。頭隱藏在風衣下面,看不清長相。只聽那人說道:「昔日第三騎士團的副團長,現在居然淪落到把玩女孩子的玩意兒,要是傳出去,只怕笑掉別人的大牙。」

冷麟將項鏈和指甲膏收進懷裡,嘆了口氣,說道:「許久不久,你還是這麼令人討厭。」

那人也笑了幾聲,道:「彼此彼此,時至今日,我還是很想殺你!而且殺你的慾望越來越強烈,你可別讓我抓到機會,哈哈哈哈哈哈……」

「你若是辦得到,那就來吧。我自是隨時恭候。」冷麟是個很孤獨的人,孤獨的人一般不會有很多朋友。跟他談得來的人並不多。看他不爽的人卻有很多。眼前的張凌天就是一個。冷麟出身顯赫,張凌天出身貧寒;冷麟二十齣頭,就已經是第三騎士團的副團長,而張凌天在而立之年,因為冷麟犯了過錯被貶為臨城城守,才得以坐到三席的位置;冷麟唇紅齒白,皮膚白皙,儒雅非凡,而張凌天一直將自己藏在黑袍之下,彷彿永遠活在陰影之下。所以他恨,非常憎恨冷麟。同時進入騎士團的兩個人,其中一個卻活在另一個的陰影之下,豈非痛苦?所以,他一直找機會要殺冷麟,他要殺的豈非就是自己的陰影?

張凌天也笑了,從黑袍下面拿出一張紙,遞給冷麟,說道:「你瞧瞧。」

冷麟接過那張紙,卻是一張騎士令,騎士令上面寫道:夜弦城方圓百里所有城守聽令,四個騎士,包括第七騎士團五席劉震南,全部殉職於夜弦城,所有城守進入三級戒備狀態。近期若是遇到實力強勁的遊俠團,即刻上報,不得有誤。

冷麟還是面無表情,彷彿所有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又來了又來了。

張凌天最討厭冷麟這種表情,冷若冰霜,天下萬物彷彿皆入不了他的法眼。

冷麟道:「說完了?你來就是為了講這些?」

張凌天的手裡突然多了一把刀子,隱藏在黑袍下面,只聽他說道:「你不想知道我的調查結果嗎?」

冷麟沒有答話,看著張凌天,等他繼續說下去。

他本來就不喜歡說話。一個孤獨的不喜歡說話的人,當然更加不喜歡同自己討厭的人說話,所以他沉默,看著張凌天。

張凌天繼續說道:「除了劉震南老爺子之外,還有騎士團六團的三個白家廢物也死了。那三個廢物本來修為就低,買通了關係,才進騎士團。卻不知道自己的斤兩,死有餘辜。不過劉震南老爺子的修為已經達到天權大星位,還有一身幻術傍身,他的死就有些讓人想不通。」

「嗯?」冷麟眨了眨眼睛,突然想到冷凝抓到的兩個遊俠,隨後笑了笑,如果,那兩個遊俠有殺死劉震南老爺子的實力,那就不會被凝兒給抓住了。

張凌天道:「白家那三個廢物死的有些蹊蹺。白家老大整個脖子斷了,老二的五臟六腑全被震爛了,老三則有些奇怪,居然死在暗器之下,而且那暗器便是白家的獨門暗器。撇開白家老三的死不說,殺死白家老大老二的人擁有極其厲害的掌力。可是,如此渾厚的掌力,大陸上可是不少,要想弄得更清楚,需要花很多時間,所以,我嫌麻煩,就直接通知白家了。不過,劉震南老爺子嘛,卻是被冰的能力者殺死的。」

冷麟道:「白家老爺子,人送外號百臂羅漢,暗器功夫鮮有低手。這三個廢物兒子卻只學到皮毛。只是,你都調查不出,白家能查出來嗎?」

張凌天將刀藏好,伸了個懶腰,道:「查不查得出,那是他們的事情,與我無關,我只負責傳信。我只是來提醒你一下,如果遇到掌力厲害的,或者冰的能力者,能躲就躲!」

冷麟臉色含怒,上前一把捏住張凌天的衣領,道:「不要以為坐上了三席的位置,就能這樣跟我說話!只要我想,隨時隨地都能取你性命!」

隨後冷麟手裡居然多了一把小刀,正是張凌天之前手中那一把,只聽冷麟繼續說道:「別以為你剛才想偷襲我,我完全不知情。你信不信,你剛才要是動手,現在躺在地上的一定是你。」

又是一陣桀桀桀桀的笑聲,張凌天當然知道自己打不過冷麟,所以,他掏出的刀子又藏了回去,但是他沒注意,壓根沒注意,自己藏好的刀子什麼時候給冷麟奪去了。他只能笑,掩飾內心的狐疑跟震驚。張凌天甩開冷麟的手,道:「哈哈哈哈哈哈,你可千萬別死了,在我殺你之前。」張凌天從窗外飛了出去,笑聲漸行漸遠,消失在這一片如血的殘陽里。

黃昏,正是黃昏。

冷麟從妹妹的房間裡面走了出來。他很失望,冷凝出去了。他沒見到她。所以,他很失望。孤獨的人,內心總有一些寄託。冷麟心裡也有寄託,一個是回到騎士團,所以他創辦青花樓,希望帝國看到他的努力和實力,重新招攬他回到騎士團。第二個就是冷凝,他很疼,也很愛自己的妹妹。但是,現在,他很失望。肉球說冷凝想在房裡休息,可是現在冷凝不在,只有兩種解釋,一個是冷凝騙了肉球,第二個就是肉球騙了自己。肉球當然不敢欺騙自己,借他三個膽,肉球也不敢。可是,小丫頭究竟去哪兒了呢?冷麟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走了。

天牢,天牢內。

陳曉曉正大碗大碗的喝著酒,龍煜正在啃一隻雞屁股。

冷凝笑道:「你們不怕我下毒?」

陳曉曉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龍煜一邊吃著雞屁股,一邊答道:「你那時候跟我們在一起,你都不怕。我們又怕什麼?」龍煜指的自然是在破廟那會。

那一次龍煜和陳曉曉聽完冷凝講的事情,陳曉曉出去考證情況,順便帶了燒雞和美酒。那一夜倒是溫馨,篝火燒雞,陳曉曉講一些不入流的鬼故事,冷凝負責害怕,龍煜負責大笑。冷凝現在回想,也覺得有些溫馨。

冷凝低聲說道:「如果,你們不是遊俠,那該多好。」

龍煜將雞骨頭一扔,也不管手上的油漬,拍了拍肚皮,說道:「你要不是青花樓的人,那才更好。」

冷凝道:「你們應該覺得很奇怪吧。」

龍煜搖了搖頭,說道:「這局說巧妙,也巧妙,說簡單倒也簡單。首先,你殺了墨玉山莊的老莊主,並讓墨玉山莊的人對你恨之入骨。然後喬裝在妓院,等待著棋子,以便繼續下面的計劃,。很遺憾,我和曉曉入了套,成為了你計劃中的棋子。你選中了我們,編了一個不知道真假的故事,故事的真實性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肯答應護送你去墨玉山莊。等我們一起到了墨玉山莊,因為墨玉山莊的人對你的仇恨,所以很快就會動手。我想,你原本打算我們幫你滅了墨玉山莊,或者,等我們兩敗俱傷,你帶著青花樓的人再出來收拾殘局。這原本就是針對墨玉山莊的一個計劃。凝姐姐,我說的對嗎?」

冷凝的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壓根沒什麼常識,迷迷糊糊的龍煜分析起事情來居然頭頭是道。冷凝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我原本是打算你們兩敗俱傷,青花樓再坐收漁翁。不過,墨玉山莊的老三實在太蠢,居然對我動手,我將他抓住,自然很容易威脅墨玉山莊的人。陳曉曉當機立斷,想要拿住我,救回墨玉山莊的老三,不過,可惜的是,陳曉曉居然婦人之仁,當我拿三長老當人質,就收回掌力。我相信,憑你的功夫,擊斃墨玉老三,掌力必定穿透到我身上,到時候,龍煜跟墨玉山莊的危機可就全解了。」

陳曉曉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他們的危機是解了,我可慘了。你也知道,我很仁慈的,平時踩死一隻螞蟻都要內疚好幾天。」

冷凝楞了一下,咯咯笑了幾聲,花枝亂顫。

陳曉曉狠狠的吞了口口水!媽的,身材真他娘的完美,早知道你是青花樓的人,老子就給你下藥,什麼「如來大佛棍」、「觀音脫布衫」、「奇淫合歡散」全都混在一起給你下藥!先把你搞得服服帖帖的再說!媽的,怪就怪自己太正人君子了!現在什麼便宜沒佔到,還成了階下囚!真他娘的倒霉!

冷凝說道:「我先走了!我還會再來看你們的!明天想吃什麼?」

陳曉曉想也沒想,衝口而出:「我想吃了你!」

冷凝不再理會,看了一眼隔壁監牢里的朱迪雄一眼,然後就走了。

殘陽消失了。

夜了。 天牢內。

陳曉曉一出手,就嚇跑了典獄長,裡面尚未昏迷的獄卒哪裡還敢逗留,正所謂是「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

銀翎是個盜賊,開門撬鎖,順藤摸瓜的功夫算得上是當世一流,這拳腳功夫卻是稀疏平常,已經一十八歲的她,才剛剛突破天樞,達到天璇小星位的境界,別說呂大海了,就算隨便來幾個會功夫的獄卒,她也抵擋不住。呂大海剛才那一鎖鏈,要是結結實實打在自己身上,非得重傷不可。還好陳曉曉及時殺出,替自己擋住了那一下。

只是,銀翎還沒反應過來,她得纖纖玉手已經被陳曉曉緊緊的拿在手裡,掙脫不得。她自小出來浪跡江湖,為了保護自己,一直扮丑生活,從來沒有人對她如此親近。手被陳曉曉捏住,銀翎的臉一下子紅了,感受到陳曉曉熾熱的呼吸聲響在耳畔,銀翎彷彿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銀翎聲若細紋,輕道:「你….你撒手。」

陳曉曉裝傻,望著銀翎水汪汪的大眼睛,輕「咦」了一聲,問道:「咦?小妹妹,你的手怎麼跑到我的手掌心裡來了?」話雖然這樣說,手指卻在銀翎手上輕輕勾了一下。

爽!這小妞是不是洗牛奶浴長大的,皮膚比小啞巴還要細膩幾分。

銀翎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手上不斷的扭捏,希望能從陳曉曉的魔掌之下逃脫。陳曉曉的力氣如何之大?她奮力掙扎的手卻是紋絲不動。

銀翎含怒而羞,氣血一上頭,秀唇輕啟,往陳曉曉手上咬去。陳曉曉「啊」的叫了一聲,立刻撒了手,看了看出了血的雙手,留下一排又一排的牙齒印記,陳曉曉問道:「小妹妹,你屬狗的嗎?咬這麼狠?」

銀翎絲毫不懼,怒道:「也比你屬色狼的好!」

陳曉曉砸吧砸吧嘴巴,乖乖,怎麼一見面,就把我看透了?陳曉曉望著銀翎完美的身材,吞了一口口水,老子確實屬色狼的,我非但屬色狼,我還非吃了你不可!陳曉曉還想再說,卻看到龍煜站在前面,龍煜手上還帶著鎖靈石的鐐銬,往前一送,苦笑道:「喂喂喂,你泡妞能不能分清楚時間地點?這裡是泡妞的地方嗎?現在是泡妞的時候嗎?首先,你得幫我把這麻煩的鎖靈石解開吧!」心裡卻是大喊不服,媽的,怎麼這些小妞都被你佔了便宜?還是不是好兄弟?冷凝被你摸了胸,這個小妞的手應該讓我牽吧?

陳曉曉抱歉的笑了一下,說不出的憨厚跟歉意,老子真是*轉世,一見到美女就忘了自己姓什麼了,慚愧慚愧。將龍煜的鎖靈石拿在手裡,手上一使勁,就把那鎖靈石掰成了兩半。

龍煜跟陳曉曉不同,沒那麼大膽,解開束縛之後,沖著銀翎行了個禮,道:「多謝小姐姐救命之恩!小弟無以為報,不如以身相許,不知小姐姐意下如何?」他手上不佔便宜,言語之間卻也顯得輕薄。

還沒等銀翎答話,陳曉曉就一把拉過龍煜,輕聲怒道:「你搞什麼?這是我的妞!」

龍煜回罵道:「狗屁!她肯定是救我來的!」

「放屁!救我的!」

「放你娘的大臭屁!」

當下兩個人爭執不出一個結果,卻都臉紅脖子粗,誰也不肯退讓。完全忘了,現在的處境已經是十分危險。

銀翎也愣在了那裡。一陣無語,這兩個傢伙搞什麼?一個手上佔便宜,一個嘴上佔便宜,現在居然吵起來了。喂喂喂,這裡是天牢啊。要吵也要等到脫離危險再吵啊!我還指望你們在臨城裡大鬧一場,我也好渾水摸魚。

銀翎喝到:「你們別吵了!」

陳曉曉跟龍煜同時一轉頭,同時喝到:「關你屁事!」居然完全忘了,他們爭執的原因,就是因為銀翎。

銀翎又呆住了。這兩個傢伙,腦子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龍煜道:「我們再吵再鬧,也爭不出一個結果。不如,我們石頭剪刀布!不論誰輸誰贏,都得心服口服。」

陳曉曉點頭說好,問道:「你出什麼?」

邪性老公太霸道 「石頭!你呢?」

「布!」陳曉曉心道:「我說出布,你小子這麼狡猾奸詐,必定出剪刀,以求贏我,那我出個石頭,必定能贏你。就算不贏,你沒說假話,出個石頭,老子也能跟你打個平手。」哈哈一笑,數到:「一、二、三!」已經出了石頭。

再看龍煜,龍煜居然出了布!

龍煜得意洋洋,正手舞足蹈的看著龍煜。陳曉曉萬萬沒有想到,龍煜的思維居然這麼快。陳曉曉在計算龍煜,龍煜又何嘗沒在計算陳曉曉?龍煜已經算到,陳曉曉料想自己會出剪刀,必定保守起見,出個石頭,自己出個布,那便贏了。

陳曉曉垂頭喪氣,耷拉著腦袋,說道:「好吧,你贏了。你去同她搭訕。」說完指了指銀翎。

銀翎再一次呆住了,苦笑不已,這什麼跟什麼?自己怎麼莫名其妙引發了一次爭吵,然後他們莫名其妙的就和好了。銀翎心裡出現一個大寫的「服」字。

臨危而不亂,身處險境而能泰然自若,此等心境,絕非一般人能夠比擬。只是,怎麼青花樓的援兵還沒到?天牢被劫,典獄長跑了,按理來說,差役應該已經趕過來了才對。

龍煜走到銀翎面前,清了清嗓子,撩了撩頭髮,然後將寒芒杵在地上,自以為很帥的樣子,問道:「女俠姐姐,敢問你高姓大名?」

銀翎見龍煜不再占自己便宜,想起自己的目的,剛才被陳曉曉佔了便宜的怒氣頓時消了一大半,道:「我叫銀翎。」她這話一說出口,就覺得不對,原來,之前她浪跡江湖,都是扮丑,除此之外,也從不說自己真實姓名。

是了是了,定然是被他們擾了心境,才將自己真姓名告知他們。

龍煜嘿嘿笑道:「我叫龍煜,是將來要成為大遊俠的男人!也就是說,我的身份是一個遊俠!這位是我的兄弟,也是遊俠,叫做陳曉曉,銀姐姐,你可真聰明,他還真是屬色狼的。」

陳曉曉罵道:「我干你娘,你才屬色狼的!」

銀翎聽了大樂,掩嘴輕笑,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清脆動聽。

龍煜道:「銀姐姐,你為什麼救我們?」

銀翎這一笑,敵意全無,將臉上黑紗輕輕拉下,直把龍煜跟陳曉曉看呆住了。陳曉曉雖然料想銀翎是個美女,卻沒想到美成這樣。在燈火的掩映下,只見她臉若銀盤,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一雙大眼睛彷彿能擎出水來。

「銀姐姐,你真漂亮。」龍煜看的呆了,愣了半天,說出這麼一句話。他也不是沒見過美女,龍瑛、冷凝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只是,龍瑛更偏重成熟美,銀翎則是年輕活力美。對於少年人來說,年輕活力當然更具殺傷力。

銀翎輕笑了一聲,說道:「我不是救你們,而是救臨城。青花樓為禍不淺,弄得百姓怨聲載道。」說完掃了牢獄里的眾豪傑一眼,嘆了口氣,繼續說道:「能對抗青花樓的名門望族豪傑們,幾乎全在這裡了。」說完頓了頓,看了朱迪雄跟墨玉山莊幾個長老一眼,繼續說道:「想不到墨玉山莊如此實力,居然也淪陷了。」

陳曉曉突然掏出一張紙條,上面字跡娟秀,寫道:小心小啞巴。問道:「這張紙條,是你送的嗎?」

銀翎點了點頭,說道:「我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在醉夢樓潛伏了很久。那個小啞巴才來沒幾天,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個下人,可是暗地裡,醉夢樓上上下下都對她畢恭畢敬,醉夢樓是青花樓的地盤。我便知道,此人不簡單。我礙於身份,不敢過分揭穿,只得給你們傳張紙條,哪裡料到….」

陳曉曉接過話道:「哪裡料到我是屬色狼的。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富 一見美色就暈頭轉向,是也不是?」

銀翎啞然一笑,嘴角微微上翹,卻是不見聲音,道:「虧你還有自知之明。我希望你們救一救臨城,驅走青花樓!」

龍煜將寒芒重重的杵在地上,「咣」的一聲脆響,只聽龍煜說道:「那是當然!我們可是遊俠啊!我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天王老子也攔不住!銀姐姐,你放心!我們一定可以辦到。」

陳曉曉一巴掌拍在龍煜頭上,罵道:「事情還沒問清楚,你耍什麼帥?」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銀翎也是一個玲瓏心思,道:「你是想問小啞巴的事情對嗎?」

陳曉曉點了點頭,說道:「我想知道,她究竟為什麼抓了我們,又不殺我們?」之前龍煜也分析過了,他們不過是棋子,利用完了,要麼殺了,要麼放了。

銀翎道:「冷凝也不完全騙了你們。譬如,她有個哥哥,確實叫冷麟,是臨城的城守,也是這青花樓的樓主,實力很強。單打獨鬥,你們兩個恐怕都不是對手。至於為何留你們性命,我也想不通。或許,冷凝跟你們相處了幾天,處出感情來了。所以一直跟冷麟求情,才拖到今天。」

陳曉曉聽完,徑直朝著天牢出口走去。

龍煜問道:「曉曉,你去哪兒?」

陳曉曉嘿嘿笑道:「我去揍飛冷麟,然後強搶冷凝,你覺得如何?」

龍煜拍手叫好,將寒芒一提,倚在肩膀上,叫道:「好啊,好啊,我倒是覺得凝姐姐人不錯。這些計劃,定然都是冷麟這個王八蛋想出來,逼著凝姐姐實施的。走走走,我們一起去揍飛他。」

陳曉曉搖頭說道:「不,不是我們。是我!銀翎說我們單打獨鬥不是冷麟的對手,我偏生不服氣。我去冷府找冷麟的麻煩,不過我肯與他單打獨鬥,他未必肯,所以,我希望你拖住青花樓的其他人。」陳曉曉最近功夫越練越好,不出意外,他馬上就能突破天璣境界,達到天權小星位的境界,說話自然是底氣十足,自信心爆棚。

龍煜功夫倒是沒什麼長進,只是不甘心落在陳曉曉後邊,倔脾氣上來,說道:「憑什麼我去打小嘍啰,你去打老大?我們換一換,我去找冷麟單挑,你去清理小嘍啰!」

陳曉曉笑道:「不如這樣,我們石頭剪刀布!」

龍煜眉開眼笑,道:「好!我出剪刀,你出什麼?」

陳曉曉道:「你猜!」說完便數了三聲。兩人同時出手,龍煜的套路沒成功,心慌意亂之下,居然真的出了剪刀,陳曉曉出的自然是石頭。

陳曉曉道:「銀翎!你帶著龍煜去青花樓的總壇。我去找冷麟的麻煩。明天午時,咱們城北琉璃塔下見。」說完人就要往外走去。

確定「咣咣咣」的無數聲聲響響起。

牢獄的門口豁然多出一道道鐵門!

一道鐵門!

銀翎、陳曉曉、龍煜,所有人都沒料到,典獄長居然詐敗!

天牢內的四面八方全都鐵門擋住!

只聽典獄長的聲音傳來:「你們這群亡命之徒,死在裡面吧!千萬別浪費力氣掙扎!這鐵門叫做八重門!是川地唐門用鎖靈石所鑄,此道門重愈千斤,凡力是絕對不可能打開的!等著空氣一點一點減少吧!你們這群早該死去的螻蟻。」

龍煜嘆了口氣。

也是。這臨城可是號稱南方的京城。這青花樓能統治這裡,若是真的這麼容易就越獄的話,那才是天大的笑話。

不過,典獄長的話也透露了幾點訊息!

第一:這八重門很重,輕易打不開,更別說打破了!

第二:八重門混有鎖靈石的成分,利用能力和靈力是打不開的!因為靈力一碰到鎖靈石,就半點也運轉不出。

第三:牢獄內的空氣遲早得用完!

銀翎也嘆了口氣,救人不成,反而把自己搭在了這裡!

她突然想起那如畫的村莊,如畫的風景!她突然握緊了拳頭!她一定要出去。

只見她身形如風,手中鑰匙變換不斷,片刻之間,天牢里所有人手上的鎖靈石鐐銬就全都解開了!

萌女棄夫:正牌夫君纏上門 人手!她需要人手! 雲河決堤了,大地沸騰了。

天牢,天牢之內。

銀翎將所有人的鎖靈石打開。

率先從裡面竄出來的是一個胖大和尚!

那和尚身法極快,銀翎幾乎沒看清那和尚的動作,只見他接連出手,全部都是右手食指。隨後右手食指便站滿了鮮血。

一指封喉。

他攻擊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被銀翎拿*迷暈的部分獄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