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凌天身上的種種傳聞,之前眾人還不信,但現在看來,凌天甚至比傳聞還要厲害得多,溪國第一人或者山南第一人這樣的稱號,恐怕都滿足不了他了。

2020-11-11By 0 Comments

「黑水門還有誰?」凌天不耐煩的重複一句。

「不敢!與凌道友相比,我們黑水門那點道法,真是貽笑大方啊,今後黑水門絕不敢與凌道友為敵了!」龍波苦笑道。

龍波身為黑水門掌門,靈嬰境四重的修為,但論戰力,也遠遠比不上太子的,連太子都死了,他還能怎麼辦?只能服軟。

人群嘩然,連黑水門掌門都俯首了,不過考慮到凌天展現出來的逆天實力,黑水門不低頭才是不正常的。

虞飛羽心中震撼,如果說太子表現出的修為,還在人類可以理解的範圍,那凌天的手段,則顛覆了所有人的世界觀。

「你以為說幾句好話,我就會放過你嗎?」凌天目光如冷電,掃過黑水門眾修士。

黑水門眾修士臉色大變,都想到了之前凌天說過黑水門所有人都要死的話。

連太子都掛了,黑水門剩下的十來個靈嬰境修士,就算加起來,也絕對不是凌天的對手的。

「凌道友,是我黑水門錯了,老朽向你請罪!」

龍波臉色數變,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一咬牙,對凌天深深鞠了一躬,佝僂如蝦,頭幾乎要挨到地上。

「掌門!」

眾黑水門修士發出悲鳴。

黑水門向來自視甚高,是不弱於玄劍門的大宗,卻被*到這份上,這是何等的屈辱。

人群震驚,匝舌不已。

凌天以一人之力,壓倒一宗,而且還是山南頂級的宗門之一,簡直是神話。

龍波都卑躬屈膝到這份上了,凌天仍是擺出一副嚴肅臉,沒有任何放過黑水門的意思。

眾修士也擔心起來,難道凌天要對黑水門趕盡殺絕嗎?

「沒見過空口白話的請罪。」凌天冷哼一聲。

見凌天似乎能商量的樣子,龍波心中暗喜,又鼓動唇舌,向凌天傳音幾句。

這私密傳音,只有凌天一人能聽見,其他人都聽不見的。

凌天聽了龍波傳音,眼睛一眯,身形閃動,躍入之前神龜衝擊波造成的深不見底的大D中。

凌天發現了一截宛如玉質的骨頭,在Y深的地下閃閃發光。

在神龜衝擊波下,太子連灰都沒有了,唯獨這塊骨頭剩下來,一看就不是凡物。

凌天將骨頭收入儲物袋中,然後飛回地面。

在凌天鑽地時,虞飛羽對龍波道:「龍兄,我們一起逃吧!」他是不報希望打贏凌天,但惹不起咱總躲得起吧。

龍波搖了搖頭,他不是沒有想過逃跑,但以先前凌天表現出來的速度,想跑也跑不掉的。

見凌天回到地面,龍波又手指一彈,一枚玉簡向凌天平平飛去。

凌天先打出一道靈力,團團包裹住玉簡,確認沒有作手腳后,才接了玉簡,用神識略一掃視其中內容,然後淡淡道:「黑水門的人都走吧。」

「龍兄?」虞飛羽近乎求助的看向龍波,如果黑水門的人走了,虞家就勢單力孤,任由凌天宰割了。

「多謝凌道友饒命之恩。」龍波對凌天一拱手,帶著眾黑水門修士黯然而去。

凌天淡淡而笑,似乎頗為滿意。

人群疑惑,議論紛紛,不知道龍波許了凌天什麼好處,才能安然離去,能讓一張死人臉的凌天展現笑容,必然是天大的好處。

見黑水門眾修士走了,凌天也暗鬆了一口氣。

與太子一戰,幾乎消耗了凌天所有的力量,如果龍波鼓動虞家還有七大仙島的修士,一擁而上,勝負也是五五之數。

現在黑水門的十來個靈嬰修士走了,剩下的人也不足為懼了。

「虞家怎麼說?」凌天睥睨虞飛羽一眼。

「凌道友,您說過,只要虞家保持中立,就放過我們,我們可是一直照做的啊。」虞飛羽陪著小心道。

「什麼照做?是不敢吧!虞家人敢對主人不敬,我看得滅族!」雪千柔冷冷道。

虞家人聽了雪千柔的話,都是心跳加速,別看這女子長得冰雪可愛,怎麼心腸如此毒辣呢。

「小青,你覺得虞家怎麼處理?」凌天對芮小青道。

「師父,不管怎麼樣,虞家終究是我的親人,請您從輕發落……」小青囁嚅道。

「知道了,」凌天看向虞飛羽,淡淡道:「你應該慶幸,如果先前敢有一人對我動手,虞家就滅族了。」

凌天輕描淡寫,好像滅虞家一族,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但在場的所有修士,沒有一個人懷疑他的話。

「我是說過虞家保持中立,我可以不追究,你們冒犯我的事,我肚量大,就算了,」凌天繼續道,「不過,小青的事,是另一回事,虞家要給個說法。」

你還肚量大?那還咄咄*人,追著虞家不放?

虞飛羽腹誹不已,臉上卻一副討好的笑容,道:「凌道友想要什麼說法?我們虞家一定儘力滿足。」

「當年虞家把小青的母親逐出家門,對小青娘兩不聞不問,小青回到家族,虞家想得不是彌補親情,而是把她當作聯姻的工具,是虞家欠小青的……」

凌天眼中寒意凝聚,在場的上千賓客,聽了事情經過,都覺得凌天說得有道理,虞家確實對不住小青。

「確實是我們虞家錯了,我們願意補償小青。」虞飛羽垂頭道,他只能順著凌天的話說,太子就是前車之鑒。

「既然知道錯了,就拿出一半家產,補償給小青吧。」凌天淡淡道。

凌天此言一出,全場嘩然,人群大亂。

虞家眾人更是個個張大嘴巴,足以吞下一隻蛤蟆。

虞家是經商豪族,背靠黑水門這棵大樹,壟斷東海和山南的貿易,家產少說也有兩三千億純陽丹。

分出一半,那至少也是一千億往上,這是何等巨額的財富,這種財富足夠山南七大宗發動宗門戰爭了,凌天竟然敢要這麼多,還是給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

獅子大開口!虞飛羽心頭劇震,臉色極為難看。 ?「一半?」

虞飛羽大驚失色,叫道:「凌前輩,我們虞家的財產,並不是我們一家的,我們也是代黑水門管理,我是家主,但在商行中的股份,也只有百分之十。」

「那是不想給了?」凌天冷笑一聲。

「不是不給,一是我們虞家表面光鮮,其實是代黑水門理財,大部分財富是不能做主的,二是財富中的大部分都是靈田靈礦之類的不動產,分割不易,在下也是解釋給道友聽……」虞飛羽陪著笑臉道,他哪敢說不給,要說不給,凌天翻臉就把虞家滅族了。

「那虞家可以拿出多少?」凌天道。

虞飛羽本來想說五十億,但看著凌天陰沉的臉色,話說出口變成了:「一百億。」

「一百億?你打發叫花子呢?」凌天冷笑道,「給你一天時間,拿出五百億。」

五百億?!

這個數字如晴天霹靂,震得包括虞飛羽在內的所有人耳朵嗡嗡作響。

「這不可能的!」虞飛雲跳起來道。

「住嘴!」虞飛羽怒吼一聲,把虞飛雲震得不敢說話了。

「實不相瞞,家族府庫中所有財產,也不過一百多億……我們實在給不起啊,能不能少一點?」虞飛羽苦笑道。

「你們虞家的財產,就算沒有三千億,也有兩千億吧,兩千億的一半就是一千億,我主人再砍一半,只要五百億,這都還嫌多,擺明是不想給了。」雪千柔冷聲道。

雪千柔這話其實有些強詞奪理了,資產多少和馬上能拿出多少,其實是兩碼事。

虞家雖然號稱資產千億,但大部分都是土地店鋪之類的,而且還有很大一部分是黑水門的,虞家能拿出一百億就不錯了。

「我不管,純陽丹或靈石不足,可以用其他東西補償,要是少了一分,我滅你一族。」凌天道。

凌天此話一出,全場鴉雀無聲。

凌天連太子都殺了,連黑水門都壓服了,要滅虞家一族,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看來虞家不大出血不行了,得罪了寂滅冰帝,能保住性命就不錯了,不少人搖頭。

虞飛羽臉色數變,終於無奈低頭,鄭重恭聲道:「就依凌道友所言。」

虞飛羽說完這句話,臉色蒼白,全身虛脫,彷彿用盡了全部的力氣。

「記住,你只有一天的時間湊錢,否則別怪我履行承諾。」凌天淡淡道。

「不敢,絕不敢!」虞飛羽的腦袋幾乎要貼到地上。

「給我準備一間清凈的房間。」凌天道。

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凌天一行人進入虞府內宅,揚長而去。

隨著凌天的離去,重重壓力一掃而空,大廳內如開水一般沸騰起來,眾賓客一臉興奮的討論著,而虞家眾人則面如死灰。

拿出五百億后,就算虞家眾人不至於到大街上討飯,但也差不多了。

「兄長!我們真要給出這麼多錢,我們虞家恐怕要廢掉,天台城要易主了。」虞飛雲猶豫道。

「混賬,如果不是我答應,我們虞家早就滅族了!」虞飛羽道。

虞飛雲垂頭喪氣,正如兄長所說,在凌天強大的武力面前,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虞家后宅一處清靜院子。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虞家按照約定拿來了五百億,其中約有一半是用各種藥材煉器材料靈器法寶等物抵充的。

「虞家還哭窮,明明有這麼多錢。」雪千柔清點東西,分門別類歸入儲物袋中。

「凌前輩,您是小青的師父,恩師如父,這些財物就由您管理吧。」芮有才道,在他看來,這數百億財產全靠凌天拿來的,全送給凌天也沒有關係。

「我還不缺這點錢,我看小青也有主見,就全交給她自己處理吧。」凌天淡淡道。

「小青,這些錢你自己留著當嫁妝吧。」雪千柔調笑道。

小青看了凌天一眼,臉色一紅。

在其他人整理財物的時候,凌天手握一塊潔白如玉的骨頭,輕輕摩挲。

這是玄武神骨,正是上古神獸玄武的一小塊遺骨。

太子正是利用玄武神骨中殘留的一絲玄武神魂,凝練出了玄武陽神。

龍波給凌天的那枚玉簡,是太古十二神獸圖殘圖,其中記載了人類修士化身玄武之體,藉助玄武力量的功法,可惜只有玄武一個,其他十一神獸是缺失的。

更有意思的是,這殘圖是從玄劍門流失出來的,據說玄劍門擁有完整的太古十二神獸圖。

這玄武神骨也是好東西,可惜,骨頭中的玄武陽神已被神龜衝擊波滅掉,消散無蹤了,現在就算凌天想要利用玄武神魂,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凌天撫摸著神骨,嘆了口氣。

不過,神獸的神魂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毀滅吧。

凌天心中一動,放出一絲神識,透入玄武神骨中。

神識只是輕輕一觸,凌天便感覺到一股兇猛浩瀚的神獸之力,與先前太子化身的玄武陽神一致。

果然,玄武的神魂還在骨頭中。

凌天心中大喜,這意味著,他只要按照玉簡中的功法一步步來,也能和太子一樣,化身玄武的陽神了。

凌天沒有片刻耽誤,全力領悟太古十二神蓋圖玄武篇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凌天緩緩睜開眼睛。

「主人,虞家的五百億都清點完了,一分不少,都交給小青了。」雪千柔道。

小青、芮有才和龜延壽等人也恭敬的立在一側,眼中全是敬畏之色。

「小青,你過來。」凌天招了招手。

小青來到凌天身邊。

凌天神識一掃,微微皺眉:「你怎麼還是絕脈之體啊?」

「凌前輩,回脈丹數量稀少,黑水門才有,他們本來要到黑水門再……」芮有才說道。

「知道了,」凌天隨手一指,一道雄渾柔和的靈力進入小青的身體,將她的所有經脈全部沖開,並且拓寬,小青身體現在的修鍊條件,比一般人都要強上許多,算得上是天才體質了了。

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強大的靈力和精準的神識控制,一般的靈嬰修士就算靈力足夠,但神識不夠精準,也絕對做不到凌天這樣。 ?東州,岱輿山,先天宗山門。

離開天台城后,凌天等人一路向北飛行,數天之後就到達了先天宗。

天台城一行只是順路,但凌天也沒有想到,這次順路竟得到了一件好東西,就是玄武神骨。

凌天準備暫時把芮小青和芮有才爺孫女兩安頓在先天宗,考慮到兩人修為低下,就由龜妖保護他們的安全。

同時,要把先天珠還給先天宗的宗主張無極。

如果沒有先天珠,雪千柔早就死了,凌天心思,一定要好好報答先天宗一番。

凌天懸浮高空,俯視而下,只見岱輿山脈雲霧繚繞,光華處處,不知道開啟了多少陣法,一副如臨大敵的架勢。

凌天微一皺眉,先天宗這是遇上事了?難道玄劍門打上山門了?

感覺到山脈中有靈嬰境修士的氣息,而且還不少,凌天道:「你們先進天機屋吧。」說著把雪千柔芮小青芮有才龜延壽四人送入天機屋中,如此真遇上危險,也不至分心。

接下來凌天孤身一人,降落在山脈深處一處懸崖上,眼前一道索橋越過山澗,彷彿直連天上,這是先天宗十大盛景之一的接天橋。

過了此橋不遠,就是先天宗聖地天池,也是先天四子閉關的地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