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別問那麼多,問了也沒有用。”

2020-11-05By 0 Comments

最好最快的辦法就是把林家人處理掉,解決麻煩避免後續的衝突,縮短時間,能夠給他緩衝更多的東西。

之前不論是王陽明還是班長說的好嗎?在現實裏面,永遠是以自身的利益爲重。

他的手段,更加激勵一些而已。 秦朗的行爲給世界帶來的樂子關注度不少,給人們帶來的困擾更是不缺。

其中爲首的就是已經跟在他下面做事的幾個人,劉明、猴小強、毛振興、陳向東四個人聚集在之前李彥宏約見秦朗的咖啡屋內。

選擇靠裏面,偏僻安靜的位置上面,幾乎除開劉明以外的三個人都露出爲難的神色,內心似乎在做什麼天大的糾纏選擇一樣。

“該傳達的我也傳達了,那傢伙沒有爲難你們,其他的人選擇好相信也會是一樣。至於該怎麼離開,我還不清楚,就看你們自己的選擇了。”

劉明內心糾結比起眼前的三個人之多不少,他的牽掛說起來還更多一些。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叫他把心愛的女人帶在身邊,回去之後還需要讓自己的女人進行選擇。

同時,他對於秦朗的好奇只增不減。與他相同的則是眼前的三個人,猴小強倒是稍微淡定一些:“比起我們三個人來,劉總您和秦總的關係要親密很多,不知道您從劉總那邊有找到消息嗎?”

“你是指關於今後?還有怎麼走的問題吧?”劉明吐了一口濁氣,怕的就是眼前三人什麼問題都不問,“具體的,暫時性我還不清楚要等到他那邊通知過來。不過你們一直以來都看到過那傢伙的所作所爲,明白他想要做的事情絕對不只是一點點。”頓了一下。“你們的回答是?”

自家人清楚自家事,猴小強在他人不解的神情中摸到自己的胸口,苦澀的笑容掛在臉上:“我有的選擇嗎?”

一絲已經很明確。雖然話聽起來有些沒頭沒腦抓不到重點,但是劉明聽出來對方選擇是跟着秦朗離開。

這不是開玩笑嘛,施瓦辛格把人抓過來後就植入納米機器人到身體裏面,導致某種程度上面來說他已經成爲秦朗的私人財產,誰都拿不走。

即便是心中有想法,估計離不開秦朗的。加上最近一段時間的作爲他看在眼裏,對於事情有着屬於他自己的小九九和計較。

“秦朗。不是一個普通人。給人的感覺是一個天才,不。應該說是一個鬼才。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到他的手上就會實現出來。不管是網絡文學的整合,又或者說智能系統,再或者全息技術。”

毛振興和陳向東不解的目光中。猴小強的心變得火熱起來,整個人的精神和之前的苦澀完全不同,彷彿前路不再迷茫,變成了康莊大道。

緊接着劉明又把目光轉向剩下的兩個人:”你們兩個呢?需不需要時間考慮?”

“其實..”

“我需…”

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出口,發現自己與對方都想說的時候,毛振興率先讓步:“陳總先說。”

瞟了一眼身邊一起共事過一段時間的同事,陳向東接受對方散發出來的善意,點點頭表示感謝,但接下來說的話又有點讓他不好意思。猶豫着欲言又止。

劉明察覺出來對方的猶豫,臉上的笑容依然不減,說道:“你不用擔心太多。哪怕現在就離開沒有關係。”

又不是要求眼前的人全部都被帶去,他有理由相信其實哪怕他們覺得危險有問題,都不去秦朗不會怪罪他們的。

聞言,陳向東得到了勇氣似得,終於要開口說自己決定:“在出現問題的時候,度娘那邊又重新接觸過我。邀請我重新回去負責度娘原創。”

“你怎麼能這樣?你自己說秦總待你好不好?幾乎全權相信你任你做主。”毛振興第一個不敢,爆發似得在旁邊大聲說道。

原本安靜愜意的咖啡廳裏面。吸引着所有人們的目光。自覺地不好意思,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對對面的人怒目而視。

“全權做主?如果是這樣的話,爲何還會有候總在我的前面?”陳向東輕蔑的看一眼毛振興,完全沒有之前的所謂同事和諧:“再說我追求我的利益,追求更高的層次有什麼錯誤。相比起來,我更看好度孃的未來,有錯嗎?”

“沒錯。”本該在毛振興之前就該憤怒起來的劉明此刻卻顯得平靜不已,頓了一下,指着不遠處的大門:“人各有志,不阻攔你的意思,只希望你今後能夠如你所規劃的那樣勇攀高峯。”

陳向東的離開,沒有超出劉明的預料之外。倒是剛纔表示衷心,隱隱把自己納入到秦朗陣營的毛振興,卻尷尬的說道:“劉總,候總,我像我需要考慮一下。那個..”想到陳向東的事情害怕眼前人誤會,連忙擺手:“我不是那樣的人,只是家裏面有事情,還有其他各種需要考慮一下,我也保證,在最短的時間裏面一定給出滿意的答案。”

“可以理解,那麼就先去吧。”劉明何嘗不是這樣子的,他自己也需要一個安靜認真考慮的時間。

看着有些冒冒失失的毛振興離開,劉明和猴小強兩個人相視而笑。後者已經堅定下來,自然不會有反悔的可能。

劉明自己則是在匆忙中趕回到臨時落腳點的海上市酒店,見到正在上網補充知識的邱一涵,說道:“最近一段時間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見到對方回頭後,“秦朗那傢伙覺得國內混不下去,準備帶着公司到國外去發展。其他的三個主要成員,一個走一個考慮一個堅定去,現在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你商量什麼商量,你支持自己的好兄弟都支持到這種地步,後面的還不繼續下去?算什麼好兄弟。”沒想到邱一涵直接這對他怒目呵斥,宛若一個女王母老虎:“再說最近一段時間你們在外面做的事情我也一直都有研究,你那兄弟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去國外,或許是一個藉口,怕是還有更大的事情要被爆出來。”

直接被眼前的女子給震到了有木有,不知道爲什麼劉明突然間有種自己還不如一個女子的感覺。

然後心中無數個念頭在奔騰…. 帝都核心領導層莊園中,林家四合院內。

屋內正中央位置,坐着一位身穿唐裝不怒自威的老人,而在他的面前美少婦跪倒在地上,臉上眼淚直流如同花貓,啜泣着說道:“爸,您看在全峯是您孫子的份上快救救他…”

“哼,救他?又有誰來救大哥,當家的。難道說就你一個兒子重要其他的人都不重要?”一聲冷哼,將屋內的氣氛降至冰點,毫不留情的話語引得所有人關注,哪怕是老人都皺眉不已,聲音主人再次開口:“且不說大哥,還有當家的。外面歸附家族的人,還有盟友現在那個都不再尋求自保,只怕…”

最後已然沒有開始的怒火,雖然沒有一次性話吧全部都說出來,但是其他的人有合唱的不明白。

實在是看不下去的老人,擡起手來無奈的揮揮手,說道:“惠美,剛纔老二家的說得對,你先起來吧。”

事實上,老人明白現在林家遇到的情況遠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就在剛纔,他還打過電話給中央,得到的消息是領導開會。

什麼意思?按照道理來說他們這類人應該會有專門的人進行處理,最不濟的祕書接待沒有問題的,結果得到領導在開會的回覆。

不斷傳來的消息,他如何不明白現在林家已經接近崩潰的程度。

完全無視掉下面的吵鬧。老人一時間看着大門出神,良久才悠悠的嘆息道:“或許,有的人忘記我們曾經的輝煌了吧。是時候動一動了。”

“老頭子,你是準備?”坐在邊上的另外一位白髮老婦人似乎明白什麼,趕忙湊到自己丈夫的身邊,關切道。

“現在不用,能留到以後?林家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了。”其他的人都看不到老人此時的表情,不知道老人心中在想些什麼,“去我房間。把那個電話拿出來。”

見到自己丈夫想法堅定,老婦人有心想要勸說的話全部吞到肚子裏面。然後起身開始去幫忙拿東西。

‘砰’四合院大門被轟然打開,林家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刻,但是家中的保衛力量還是有的。老人終究是國家核心之一,沒有上級部門的直接命令。那麼就不是撤銷的時候。

可是畫面往外面推進,林家老人起身走出屋內,通過來人破壞的四合院大門,看到外面全是狼藉景色。

國家爲了保護老一代的核心領導層特別設立的保衛力量,有那麼一大部分的人躺在地面上呻吟,對方顯然還沒有下死手。

年輕一輩的人,看到來人的樣子,均是瞳孔一縮,然後顫顫巍巍的說道:“臥槽。施瓦辛格州長。”

既然已經決定要死手直接處理掉林家的人,秦朗沒有那麼多的顧忌。經過小熊貓分析出來的結果,目前施瓦辛格完全有能力橫掃國內核心層面的保衛力量。遇上國家下狠手直接進行人海戰術就有些吃力。

而到目前爲止,秦朗沒有下達天基武器的使用命令。

遠在家鄉祕密基地的他,可以通過施瓦辛格的眼睛監控,傳輸回畫面讓他坐在基地內看到。

曾經只有電視裏面才能夠看到的人物,若是他想要決定去的話,就能夠真實的站在他面前。心中沒有多大的激動情緒。老人張嘴說出來的話,通過玩具衛星直接傳輸到基地內的透明虛擬屏幕。

“施瓦辛格撤回來吧。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秦朗揮揮手屏蔽掉對方傳輸過來的語音,朝着一直都在待命輔助控制施瓦辛格的小熊貓說道。

後者則是不理解的歪腦袋,說道:“主人,您的意思是放過他們?”

“放過他們,不,我就沒有想過放走他們。不想浪費時間罷了,直接使用天基武器。”

轉頭看向身邊的東西,與之前相比起來祕密基地的規模又打上了不少,直觀點看到的東西,那就是他在位面平臺上面的諸多武器,完全都可以在基地內放下來。

坦克、還有激光槍械,那都是最基本的。起身順手把其中的一個棍子拿起來,按下上面一個按鈕的東西。

‘滋’的一聲,從棍子的一段迸射出刺眼的光線,學着某部電影裏面的人物耍了耍,貌似感覺還很不錯的樣子。然後對着身後飄在空中的小熊貓:“今後我們將會走得更高更遠,他們這些都將淪爲塵埃的人,有什麼好說的。對準施瓦辛格所在,發射。”

一個更爲巨大的透明全息畫面在他的面前展現出來,直接畫面中一道巨大且刺眼的黃色光束,開始從上而下直接和地球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轟隆’哪怕是身處於大陸腹地的川省祕密基地,通過展現在自己面前的畫面,秦朗都可以感受到那種天基武器發射出來的毀天滅地感覺。

慶幸的是他有確認過小熊貓能夠控制住毀滅範圍,要不然波及到其他的領導人,或者說直接把華夏國內的領導層全部玩兒完了,樂子纔是真的大發了。

至於本身身處於帝都內的人們,那種感受就更爲直觀,更爲震撼。有些神經敏感且心理承受能力並不是很強的人,乾脆就趴在地面上大吼:“世界大戰要爆發了。”“臥槽,外星人進攻地球?”“不要,我還是十八歲的小處/男啊。”

施瓦辛格有小熊貓在進行操作,還不需要太過於擔心天基武器的攻擊,會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在注意到施瓦辛格傳回來的畫面,顯示從上而下看到的地面上原本精緻美觀的四合院,此時已經徹底的淪爲一片平地。

注意畫面中情況的秦朗,還是注意到畫面中有那麼一些黑影正在朝着這邊移動。看樣子是巨大的動靜引來國家的人,看看時間,秦朗露出一個嘲諷的神色,然後說道:“給對方打個招呼,然後直接離開,不要留下人的線索痕跡。”

“好的主人。”小熊貓直接執行任務,反饋過來的畫面顯示施瓦辛格的種種活動,還不忘記詢問自家的主人:“主人,我們多久開始進行轉移?”

“明天早上,索馬里地區的攻略到什麼程度了?”

“百分之五十,預計今晚投入武器,將會在明天早上完全攻略。” 正在準備進行戰略性轉移的秦朗,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到已經被滅掉的林家空地上面。

國家的人正在周圍進行更爲細緻的偵查探測的時候,居然在上面突兀的出現一個身穿道袍的老年人。

老人白色的鬍鬚迎着威風浮動,開始的時候出現還真的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哪怕老人就真實的站在那裏,感覺就像是沒有出現在世界上一樣。

但是隨着老人接下來鬧出來的動靜,使得原本就在探測情況的人員注意到。

“告訴我,這裏怎麼回事兒?林霄虎呢?”老人眼中噴出火焰,吃人的怪物一樣,虎撲直接把不遠處工作人員給抓住。

“我…我也不知道….”工作人員隸屬於國家特殊部門,來之前就有過了解情況,具體的並不太清楚,事情還在進行詳細調查中。

出於對工作認真負責嚴謹態度,只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調查清楚後,才能夠說出個所以然來。

而距離不遠處的負責人,應該說屬於國家特殊部門的部長,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看到身穿道袍的老年人臉色一變,似乎想到什麼,連忙上前來問道:“敢問這位是林正國林前輩?”

“小子,認識我?你是誰?”聽到有人說到自己的名字,林正國擡起頭來看過去,眼中怒火絲毫不減。

讓誰看到自己的家,自己的親人無聲無息的消息掉。會無動於衷。

至於他爲什麼會有如此的一個判斷,就涉及到老人的身份。

“小子崑崙山人間界第一百零一代弟子姜笑見過前輩,還請前輩借一步說話…”

林正國的眼中充滿血絲。全身上下充滿危險的氣息,要不是身邊的姜笑也不是普通人,指不定現在就該被震出老遠。

“就是說,在近段時間以來國內出現對我林家不利的消息,而後在剛纔來了人把保衛力量打傷,然後使用不明武器全部毀滅?”

饒是有過準備,饒是姜笑有着門派特殊守護手段。還是被林正國充滿怒火的話給震得口吐鮮血:“是,目前我們瞭解到的情況就是這些。”

這突兀出現的林正國究竟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暫時無從知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將會在不久的時間找到秦朗的身上,來一場大戰。

秦朗暫時對此還是一無所知,忙碌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經過一個晚上的時間。不管是通知還是其他的,全部已經到位。

唯一讓劉明以及其他準備離開的人,不理解的地方就是居然要求他們在這荒無人煙的海邊等待。

且不說面前那距離海面有一定距離的陡崖,迎面吹來的冷風都使得人不自覺的打一個寒顫。

已經決定離開的毛振興,率先忍不住,裹了裹身子:“劉總,秦總該不會耍我們的吧?其實根本就沒有出來,或者說…”

他的話被不少的人給聽到,大多都是臉上表情變化。在場的人都不是蠢笨之人。話沒有說得多透徹,稍微一想他們能夠明白。

在場的人裏面,對於秦朗有着無比自信的除開劉明外。就要數猴小強,跟着插嘴道:“我倒不認爲會是那樣的結果。既然秦總通知我們在這邊等待,耐心等待一番。反正都已經決定,沒有損失的情況下,浪費一些事情又何妨?”

他的話到是給在場的人一些心安,劉明和邱一涵兩人用詫異的表情看向猴小強。

劉明自己。以及邱一涵自己能夠理解做出跟着一起走的選擇,猴小強的話就真的無法理解。至始至終。都是站在秦朗這邊,一直以來都沒有見到秦朗有過女人,難道說那傢伙有特殊的愛好?眼前這位就是?

定下來的時間是早上的六點鐘左右,天還矇矇亮。

就在劉明和邱一涵胡思亂想的時候,兀然感覺到自己被一道強光給照射朱,不光是他們兩個,其他的人都是一樣。

緊接着是飛船噴射出來的熱氣流,開始朝着他們吹過,秦朗猶如外星人天降,身後有着強光照射。

要不是清楚秦朗這傢伙是徹徹底底地球人的劉明,此刻都得大吼外星人帶來。猴小強則是嘴角一陣抽搐,他怎麼想都想不到自家這位老闆會是這樣一個登場畫面,那麼跑不了和外星人有關係。

其他和秦朗瞭解並不是很多,但還是選擇相信要準備跟着走的就顯得不堪,部分腳打顫喃喃道:“我們這是被外星人給盯上了吧。”“原來秦總是外星人,一切都解釋通了。”

“臥槽,你們想什麼鬼東西,老子是人,真真實實的人類。誰他瞄的再說老子是外星人,老子就把他自己變成外星人。”

雖然秦朗的出場拉風不已,不代表這傢伙聽不到那些人的話,只覺得丫的想象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一些,實在忍不住的情況下發出怒吼,表示自己是真人。

否則的話傳下去,他會覺得自己是真的外星人了。

來的人有劉明猴小強邱一涵三個算是鐵桿的人外,毛振興在內的一些員工來的就真的很少,細細數下來幾百個人才來了二十來個。

別的不多說,秦朗面對還能夠跟着自己走的人,堅定無比的表示:“你們以後就是我的兄弟姐妹了,其他的不說,有老子在一天絕對就有你們吃香的喝辣的時候。”

“出發索馬里。”

“老兄,你剛剛說什麼?索馬里!!”耳尖的劉明好奇的把戰艦內的四周裝飾看了一個遍,沒有把戰艦介紹清楚沒有關係,他已經判定戰艦超出地球科技水平就對了。

在秦朗開口說出發索馬里的時候,他已經自動腦補自己好兄弟的諸多事情。比如說所謂的編造出來的組織,又比如說爲什麼拿出來那麼多的黑科技。

原來一切都出在這艘科技戰艦上面啊。

“今後我們就在索馬里發展。”秦朗肯定的點點頭,臉上帶着滿意的笑容。

有二十來個人跟着走,總比孤家寡人一個,身邊全是機器人來得強。

想象一下秦朗都覺得惡寒不已,機器人再怎麼類似於人類,那還不是人類的不是,有人跟着自己總歸是好的。

“….” 絲毫不懷疑,秦朗會在今後的一段時間裏面發出一條網絡上面流傳已久的招工廣告。

此時此刻,已經被他認爲是完全私有物的地區,除開植物等有意識地被保護關係,其他的空地上面一片狼藉,隨處可以見到被熱武器攻擊過的痕跡。

“秦總,我…我能不能回去。”有的人心裏面開始打退堂鼓,無論如何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就是沒有停止戰火的情況。

不知道是誰說的這句話,引發其他人的共鳴。在船上時候,看到戰艦讓他們心生好奇對未來充滿憧憬,可是真正到了戰場然後見到被戰火摧殘的土地,就不會那麼想。

前方不知道從什麼方向傳來的交火聲音,愈加的堅定他們自己的想法。

倒是邱一涵一個看起來很弱的女子,成爲了男人中的女孩子,一臉鄙視的模樣對着剛纔發言的普通員工羣中:“我看你們也就這樣了,還一幫男人。聽到有交火聲音就嚇得尿褲子,不說其他的,我一個女的都看不起你們。”

“也得分情況啊,我承認我們心裏上面有些退縮。我們既不是軍人,更不是身體多麼強大人,讓我們上戰場?不是送死是什麼?”有人鼓起勇氣上前一步,加大自己的音量,試圖用聲音傳遞到每個人耳朵裏面的方式,然後形成羣衆力量,最後得以威逼秦朗送他們回去。

顯然。他的話引起在場幾乎不少人的共鳴。遙看四周,僅有他們一羣人站着,除開植被外無其他的人。加上不斷襲來的交火聲音,心中不覺得有點瘮的慌,怕什麼時候一個炮彈飛過來,身首異處了。

”咳咳,你們安靜點好不好?”爭吵秦朗一直就在注意到,清楚預料到這些人的反應,被帶來的終究還是普通人。猴小強、劉明兩個見過世面的人相信面對生命威脅的時候。不例外的。

見到大家都已經安靜地聚集過來,圍繞在他周圍。才繼續開口:“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把你們帶來,加入到戰場當中成爲軍人。你們的能力,你們的學習技術擺在那邊。把你們帶來,還是爲了讓你們繼續負責原來的網站項目運行。不是說來了就要上戰場,那些事情都會有專人進行負責。當然,有人想要走的話,我不會有阻攔。戰艦就在那邊,想走的上去會送你們走的。”

他的大方,有部分的人心中還是心存懷疑。但是不斷加大的交火聲音,隱隱的就是在往他們所在地方推進。萬一真的發生點什麼…已經由不得他們做多猶豫,先是一個人帶頭轉身朝着戰艦上面跑去,而後又陸陸續續有幾個人。加起來十個的樣子離開。

緩緩升空的戰艦,噴射出絢麗的火焰,經歷過一次特別經歷的他們將會重新回到華夏國內。

爲了安全起見。他們的經歷會隨着離開戰艦而消失。不爲別的,秦朗不想要太多人知道索馬里地區此刻的情況,需要留足緩衝時間進行發展。

否則的話,美帝這麼一個世界警察注意上,沒有發展的時間那纔沒得玩兒。

能夠留下十來個人秦朗比較滿意的,嘴角翹起臉上掛着笑意。說道:“很好,相信大家今後都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的。”

他有自信。只要是今天跟着他做的人,今後都能夠成爲地球,不,應該說諸多世界裏面的頂尖人物。

不爲別的,就爲他們今天的選擇,還有秦朗自己位面商人的身份。

“我說,現在真的身處索馬里地區?還有我們就在這邊。”劉明用手指了周圍一圈,“荒蕪空曠,要是其他的國家倒還好,用網絡有科技,可是現在這地方….靠,鳥不生蛋,被破壞的不成樣子。我看住的地方都沒有吧…”

“別發撓騷,你覺得我會帶你們到沒有住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瞭解我。”秦朗知道自己這位兄弟的惱騷是什麼,從實際上面出發在考慮問題罷了。

心中並沒有多少生氣的樣子,倒是猴小強走過來附和道:“老闆,若是您一會兒的情況並不是很好的話,我建議還是轉移到其他國家去。穩定軍心,等到建設的差不多再轉移過來。”

他們所處的地方是否爲索馬里地區,他們不敢下定論,唯一的消息都是從秦朗的口中所得知道的。

穩妥起見,那就是轉移地方。不敢說其他的,至少要安全穩定,且有網絡科技的地方。

要不然所謂的公司如何穩定下來,又如何去發展?

秦朗一副繼續不以爲意的樣子,早在乘上飛船前去接人的時候。已經通過小熊貓的監控,觀察過被攻佔下來的索馬里地區情況。

位面基礎基地有購買準備,無需擔心住的地方還有網絡問題。他們使用的一直都是位面平臺提供的技術,再差能夠查到那裏去。

“天啦,快看那邊。好像有東西過來,靠….是導彈。快趴下。”登時,後面的普通員工觀察到天空中的變化,大聲的呼喊,試圖把消息傳遞給其他的人。

本就心裏承受能力不是很好的人,加上被秦朗帶到不知名地區心裏有些擔憂,聽到警告急忙的就往地上爬。

倒是秦朗所在的前方位置,得到消息的時間已經過去一會兒,那東西的位置實在是太快,眨眼的功夫就到他們的面前。

但是足夠讓他們通過肉眼,來觀察到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眼尖一點的邱一涵,指着那東西:“什麼導彈,看起來感覺像是一個….人。”

“臥槽,會飛的人!!”

目前地球上面的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但是能夠實現高速飛行,且後面噴射火焰出來的少之又少,事情已然再一次的超出想象顛覆他們的世界觀。

等到那東西徹底的降落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和秦朗廝混最久的劉明,結結巴巴的說道:“這尼瑪的不是州長施瓦辛格嗎?”

聞言,其他人良久沒有察覺到身邊有爆炸產生,心中還很後悔的他們,擡起頭來順着劉明的方向,徹徹底底的愣住。

三觀啊…名爲節/操的名貴瓷器‘啪啦’一聲摔碎了。 當秦朗把施瓦辛格爲自己小弟的事情告訴在場所有人的時候,除開有了解事情的劉明外,其餘的全部都已經斯巴達了。

已經淡定不了的邱一涵跟上秦朗的腳步,問道:“你該不會就是傳說中未來的人類領袖康納斯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