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別忘記,你答應過的,在這裏必須服從命令。”

2020-11-05By 0 Comments

雲天臉色一變,紅龍立刻不敢再說話了,而其他人早已開始搭建自己的帳篷了。

無奈之下,紅龍也急忙從行軍被囊中取出帳篷,找了一個避風的土丘打開。

“把所有的食物都集合一下!”

帳篷搭建好,自然就要吃飯,不過野外行軍可是要充分的準備,統一管理食物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很快,大家都把自己的食物堆在了一起,雲天他們三人的,是從據點裏搶來的罐頭,李清揚則攜帶着五天的單兵作戰口糧,潘瑤這邊也帶着四天的單兵作戰口糧,至於紅龍也有三天的口糧帶在身上。

“好,現在規劃一下,雖然距離據點還有一天的時間,但我們要做好長久的打算,把口糧分爲五天,每個人領取自己的食物。”

克隆鋪第28位愛神 充足的準備纔是活下去的希望,雲天把食物從新分發後,大家圍成一堆吃着飯,沒有篝火的夜晚有些寒冷,所以吃完之後,按照排班,各自都去休息了,只留下牛博宇和唐曦,一左一右負責警戒,其他人則儘快的進入夢鄉。

“在外作戰,睡眠纔是最重要的,只有最好的精神纔可以應對最殘酷的戰鬥,今晚是最後一次,以後你也會參加站崗。”

臨睡前,雲天走到紅龍的面前,剛纔他也不想細說什麼,現在還在悲痛的紅龍必須要儘快放下自己心頭的壓力。

雖然復仇是每一個人都要做的事情,但如果因爲這個念頭而不能入睡,那復仇也永遠只是念頭了。

朱顏禍妃 “嗯,我明白了。”

紅龍點了點頭,他內心之中不得不佩服雲天,他在一線戰鬥的指揮和分配,絕對在他之上。

可以考慮到每一個人內心的想法,也是他作爲隊長並且讓大家信服的原因所在。

分頭入睡,雖說雲天和潘瑤是情侶,不過這可是戰場,兩個人自然都要各自入睡了,只不過那帳篷自然是緊挨着了。

兩個小時一班崗,而李清揚因爲攜帶着夜視儀的關係,所以他自已一個人就足夠應對了,一轉眼四個小時就過去了。

“快去睡會吧!”四個小時之後,雲天睜開了眼睛,鑽出帳篷的他,用龜息功調整呼吸後,四個小時足夠他恢復了。

走到李清揚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還要趕路,他必須要趕緊休息。

“你在睡會吧,我沒事的。”

李清揚看着雲天,他現在身上還有傷口,雖然簡單包紮,可畢竟還是病人,他多站一會也不會有事。

“放心吧,抓緊休息,這一次你可是要好好的陪我一起玩。”

雲天看着李清揚,每一次最困難的時候,他都會在自己的身邊,生死弟兄自然也不需多言。

“肯定的,這一次就算是要把這片大地鬧個底朝天我都陪你!”

李清揚點了點頭,別說是戰亂的國度了,如果雲天要是鬧下十八層地獄,他也絕對一路相陪,誰讓他是自己唯一的兄弟呢。

就這樣,黃泉小隊第一次集結悄然拉開,這片大地很快就會被這滔天的怒火吞噬。 當太陽再一次升起,廣敖的大地也開始升溫,這片地區到處都是這種土丘地帶,所以穿越起來,有時候還有成蔭的地方。

整個小隊前進的時候,大家始終保持着一定距離,李清揚在最前面,負責左側探路,唐曦則在他右後方三十米左右,負責右側防禦,同時也可以在左側遇襲的時候給與支援。

潘瑤則走在李清揚後側一百米左右的位置,而牛博宇則在她右側五十米左右並行推進,這樣的四方形,可以保證在任何時候,都有不低於三個人同時禦敵,而中間的雲天則在紅龍的攙扶下一路向前,他們算是機動部隊,隨時可以支援其他戰友。

“雲天,之前的事情真的對不起你,因爲我的一時糊塗做了錯事,我已經致電給父親,讓他通過關係想辦法取消你上一次的大過,從新迴歸天狼特戰隊。”

扶着雲天,紅龍帶着歉意的說道,他這是第二次救下自己的性命了。

一想到之前,自己竟然因爲潘瑤的事情去翻雲天的老底,實在是有愧於心。

“都說了,之前的事情就忘記吧,反正我現在是真的忘得一乾二淨了。”

雲天無奈的笑了笑,他這一次算是忘記的非常徹底。

這可不是他想忘記的,只不過這重傷之後的腦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好起來,他現在真的很想回憶出來之前的事情。

尤其是哈士奇的犧牲,對於雲天的震撼是相當之大,可是腦海之中依舊沒有任何的記憶。

這種事情有愧於心,尤其是在這種狀況下,他真的覺得,自己對不起兄弟。

“如果不是我的話,你也不會受傷失憶。”

雲天越是不在乎,紅龍反倒越是自責,如果不是因爲舊賬的話,他也不會調離到邊防,就更不會因爲任務而失憶了。

“別忘記,我們現在可是一個戰壕的了,別總記得以前,往後看。”

雲天笑了笑,現在他必須要儘快讓整個小組的人心聚齊,才能更好的戰鬥,紅龍雖然戰鬥力平平,但總好過那些武裝分子。

一路先聊着,這世仇的第二代,也漸漸的沒有了隔閡,同爲中華軍人,他們現在要一致對外。

“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摔傻了,竟然和他聊的這麼投機。”

牛博宇忍不住回過頭來,看着和紅龍有說有笑的雲天,這傢伙可是害過他的。

“這傢伙永遠都是那樣,這輩子變不了了。”

跟在身後的李清揚也同樣看着眼前的雲天,嘴角掛着微笑的他恐怕是這裏面最瞭解雲天的人了。

小時候,兩個人在部隊裏,也經常和其他人打架,而自己永遠都是記仇,只要找到機會就會報復。

但是雲天卻不一樣,他總是會一笑泯恩仇,所以他身邊總會聚集很多人,而那些人很多還是和他們動過拳頭的。

這個傢伙永遠都是這樣,只要對方本質不壞,他就可以原諒他,即便上一次被揍得鼻青臉腫也沒事。

牛博宇和李清揚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而一旁的潘瑤也一臉深情的望着雲天。

這就是他,一個有擔當的男人,他好似有魔力一樣,總會吸引很多人,即便是對於得罪過他的人,他不會記恨。

也正是這種寬宏大量,讓他在天狼特戰大隊有着極高的人氣。

年紀輕輕就到了一呼百應的階段,所有隊員都非常佩服這個在訓練中敢玩命,在戰場上更瘋狂的隊長。

很多人都認爲,雲天心中不會有仇恨,但是身爲他的女人,潘瑤可是更加了解他的內心。

雲天的心裏有仇恨,而且比任何人都重,但是他會把仇恨分得很清楚,也會找原因。

就好像紅龍的事情一樣,他會把一切先攬到自己的身上,堅定的認爲是自己做錯事纔會被人暗算。

但如果這件事情是落在他兄弟身上的時候,他拼了命也會爲兄弟復仇,這就是擔當。

也正因爲如此,潘瑤纔會愛他愛的瘋狂,因爲在她心中,雲天就是一個嫉惡如仇的真男人。

唐曦自然也是一樣,雖然做不成情侶,但身爲妹妹她已經很滿足了,跟在這樣的隊長身邊,她可以拼盡全力去完成任務。

這種連思考都不需要做的戰鬥,纔是最好的。

就這樣,最強小隊一路向前,中間休息了也休息了一會,現在距離那個據點還有不到兩個小時的路程,所以他們必須要偏離之前跟蹤的痕跡。

“你跑不了的!”

看着山丘之中的痕跡,紅龍暗暗發誓,這兩臺卡車他一定會找到,只要找到代步工具,一切都不是問題。

但恐怕對方並沒有打算,讓他們這麼容易的跟隨。

據點的位置,一般都會設立在山丘底部,這樣一來,不僅僅可以用絕壁來抵擋對方的攻擊,同時一條進出道路,也成爲了嚴防死守的據點位置,同時也避免了那戈壁灘的狂風肆虐。

夜色降臨,大地再一次規矩寂靜。

不過此時,三面環繞的據點,卻迎來了滅頂的日子,兩條身影順着那足有五十多米的絕壁攀爬而上。

藉着月光,她們快速的奔跑,很快來到預定地點後,找了一個有利地形隱藏好了。

“報告,妖姬就位。”

今天下午,大家商定好了新的代號,以代號相互稱呼,可以防止敵人發現他們真正的身份。

趴在夜色中的潘瑤,也使用了這妖姬的代號,這也奠定了未來奪命妖姬的美譽。

奪命狙擊槍已經鎖定了高臺上的稍微,更換了12.7口徑子彈的它,依舊是殺人的利器。

“報告,魅影就被就緒!”

另一側,唐曦也找到了狙擊點,手持美製m40a2狙擊槍的她,也已經蓄勢待發。

死亡十字星牢牢鎖定那高塔下面的機槍手,和潘瑤分工明確。

聽着耳麥之中兩女就位之後,一直躲在那唯一入口處的雲天點了點頭。

“李清揚、紅龍,你們負責右側區域敵人,我和牛博宇負責左邊的敵人,記住,一個都不放過。”

通過喉麥,雲天下達了攻擊指令,隨着他一聲令下,四條身影快速的向着裏面衝鋒而去。

快速衝鋒,四個人完全暴漏在了敵人的哨卡前,完全無視對着門口的重機槍,四個人毫不猶豫的衝了進去。

“打!”

隨着雲天一聲令下,早就鎖定好目標的潘瑤和唐曦,幾乎是同時扣動扳機,狙擊槍聲瞬間打破了這寧靜的夜晚。

“砰!砰!”

接連不斷,精準的雙狙擊手,一左一右,直接用那百步穿楊的功夫,幹掉了高臺上下的兩層守衛,這些揹着ak47的傢伙,根本就沒有機會還擊,而隨着槍聲響起,裏面的三層樓裏立刻衝出來一羣武裝分子。

眼看着門口的被幹掉,李清揚急忙停下腳步,右手一託qlz87式35毫米自動榴彈發射器,同時右臂上的液晶屏,就開始計算仰角的傾斜度,這種帶外掛的設計可是讓牛博宇好生羨慕,不過一聽說除非斷手才能安裝,並且價格不菲後,他拼命搖頭。

“嗖嗖嗖……”

有了電腦的精準計算,這能毀傷600米內輕型裝甲目標,壓制800米內敵火力點,殺傷1500米內暴露和隱蔽的敵集團有生目標的榴彈發射器,立刻再一次轟鳴起來,準備的落點頓時炸的對方人仰馬翻,一時間整個據點是子彈橫飛。

李清揚的這一輪轟炸,打得對方暈頭轉向,牛博宇和紅龍,此時也趁機向前猛跑,第一時間躍入到那高臺下的掩體中後,兩個人立刻把被轟碎腦袋的機槍手退到一旁。

“1、2、3!走你!”

喊着號子,兩個人一起努力,將那架設在裏面的老古董級別的重機槍硬生生給一百八十度掉頭。

dshk1938重機槍,二戰時期蘇聯製造的老古董級裝備了,蘇聯從1938年二戰時期開始裝備的重型防空機槍。

不過雖然過去了很多年,但是在這戰亂頻發的國度,可是非常高的使用量。

很可惜,這威力強大的傢伙剛一上手,就成爲了倒戈相向的利刃,看着從裏面衝出來的敵人,牛博宇的笑容是那麼的興奮。

“看我的!”

牛博宇說着話,雙手抓起了那重機槍的握把,雙腳一蹬,將那一直上揚四十五度的大傢伙硬生生的擡平了。

森冷的槍口正對準着不遠處的敵人,這彈速每分鐘600發,射擊距離達到一千米的老古董,威力可是相當驚人。

“咚咚咚……”

12.7口徑的重機槍,那開槍之後的悶響好似大炮一般,而隨着牛博宇的殺戮,眼前那些原本還準備奪回陣地的敵人立刻被打成篩子。

巨大的貫穿裏以及恐怖的大口徑,打在身上就把人懶腰炸斷,所以牛博宇完全不需要任何的瞄準點射,子彈好似不要錢一般的射向對面。

紅龍也不閒着,單膝跪倒的他扶着彈鏈,防止這大傢伙卡殼,耳邊那炸裂的恐怖聲音,讓他的怒火感覺到有了些許發泄的地方。

如此的雷霆作戰,對方根本連反應都沒有反應,完全被壓制的趴在地上,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不被那個大傢伙擊中。

而一場快速之戰,就此展開,黃泉小隊的恐怖優勢,也終於拉開了。 ?突然而至的襲擊,打的敵人抱頭鼠竄,那子彈劃過空氣所產生的撕裂聲,就好似死神的呼喚一般。

原本這裏足有七十多人的武裝分子,一上來就被這攻擊打掉了一半,而另一半,立刻逃回到了那三層建築之中。

事先雲天特意叮囑,那三層的建築裏恐怕會有平民,所以牛博宇手中雖然掌握着可以洞穿牆壁的武器,卻不敢使用。

不過,藉着他瘋狂猛掃的時候,雲天和李清揚已經貼着邊緣向前快衝,三百多米也不過一分鐘就到達了。

“噠噠噠……”

貼在那建築物上的雲天,直接用槍把打碎了那擋在窗戶上的木板,對着裏面扣動扳機,四五個傢伙根本沒想到窗戶有人,等到轉身爲時已晚,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另一邊,李清揚左手持槍,右拳緊握的他向着那土牆揮出一拳,這帶有高科技的金屬拳頭威力極大,再加上手腕之處的壓力裝置,可以瞬間爆發出五百公斤的力量,再加上鈦合金的拳頭,直接把牆面打出一個大洞來。

泥沙飛濺間,子彈呼嘯而至,房間裏幾個都沒有明白怎麼回事的傢伙,立刻倒在了地上,而藉此機會,兩個人立刻從各自尋找的洞口鑽了進去,一時間三層樓內,子彈橫飛。

快速探頭在縮回,雲天看到了那走廊裏的三個人,同時他們也看到了雲天,急忙驚恐的扣動扳機,向着雲天疾射。

靠在門的邊緣,雲天並沒有在探頭,只是右手把槍口伸出,直接扣動了扳機。

子彈橫飛,三個人瞬間倒在血泊之中,無遮無擋的他們,到死都沒有看清楚敵人。

再次試探雲天急忙一個閃身來到對面的房間,準備交替向前的他剛一轉換,身邊子彈立刻飛了過來。

原來這走廊兩邊的房間裏都有敵人,現在他們也把身體藏起來,只露出一點點的腦袋,躲在房間裏向着走廊猛射。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子彈不斷的在雲天的身邊濺起灰塵,手雷早就用完,對方的火力在狹窄的走廊裏格外的猛烈。

尤其是那因爲驚恐之極而引發的混亂下,他們只會不要命的射擊,完全不管是否還有子彈。

“魔鬼右手,看你的了。”

子彈壓制着雲天無法動彈,他只能大聲的對着李清揚喊道,他倒要看看,這魔鬼右手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看我的!”

另一個房間裏,李清揚答應一聲,右手再一次晃動下,直接向着牆壁的另一邊轟了過去。

那只是用泥巴和木頭堆砌的牆壁,頓時被這五百斤衝擊力的拳頭打出一個大洞,左手扣動扳機,裏面的人還在因爲塵土飛揚而拼命咳嗽的時候,就已經被幹掉了。

但是李清揚的手臂可不是一直都能打出這麼重的拳風,需要緩衝的他再一次來到另一間屋子,但是同樣也因爲子彈不斷在走廊裏橫飛,他也是寸步難行。

現在只能等待右手再一次恢復電能,要麼就只能等着對方的子彈用完。

“閻王,我到達指定地點,可以提供火力掩護,需要你提供位置。”

就在兩個人被壓制的無法動彈之時,潘瑤的聲音穿了過來。

現在的她已經來到了這棟樓房大概六百米的位置,從她的角度大概可以看到房間裏的情況,不過隔着牆壁,她無法判斷那個房間有敵人,所以需要裏面的雲天來彙報給她具體情況。

“右手邊第四間、第六間、第七間。”

雲天快速探頭,再一次確定位置後,立刻告訴給了潘瑤。

“收到!”

潘瑤答應一聲,更換了30mm口徑槍管的她,將支架牢牢地扎入地面,這巨大的反震力可是驚人,如果沒有腳架會被震飛的。

將槍托頂在右肩,潘瑤快速的瞄準了雲天所提供的位置,深吸了一口氣,在緩緩吐出,努力平靜下來的潘瑤將十字星對準了那裏。

右手搭在扳機上,全神貫注的看着前方,慢扣快放是狙擊手最基本的要訣。

“咚!咚!咚!”

每扣動一次扳機,那巨大的槍聲就會響起在寂靜的夜晚,超大口徑的子彈呼嘯而出,向着那牆壁狠狠地撞擊了過去。

一連三槍,在三個房間的牆壁上打出一個足有半米的大洞,而隨着子彈貫穿了牆壁之後,躲在裏面的敵人立刻慘叫着倒在地上。

這大口徑的子彈,貫穿力極爲的強悍,同時稍微刮蹭就足以致命的殺傷力,讓不大的房間立刻被死神籠罩。

潘瑤的恐怖殺傷力,立刻讓雲天和李清揚的壓力頓減,李清揚探出槍口一個掃射,就壓制了另一個房間的敵人。

情人兇猛 趁此機會,雲天快步向前,臨近門口的時候,他直接一個虎躍,快速的從門外閃過,但是那子彈,卻甩進了屋子內。

兩個無處可躲的敵人瞬間被打穿,自動步槍十米內的殺傷力絕對是驚人的,還有兩個沒死的傢伙不等還擊,李清揚的槍口卻探了進來,森林的槍口射出的子彈,頓時將他們送下地獄。

激戰,在這不算特別大的據點開始響起,轟鳴之中的槍聲,大概持續了半個小時。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到最後終於偃旗息鼓後,七十多名守衛全部被幹掉了。

仔細檢查着地上的屍體,看到還沒有徹底死亡的屍體立刻補槍,戰場清理可是非常的到位。

“哥,不好了!”

就在雲天和李清揚還在清點戰場的時候,突然樓頂上傳來了唐曦的聲音。

她是去釋放樓頂上那被囚禁的防空盾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雲天急忙快步跑到了房頂。

可當他來到房頂之時,撲面而來的腥臭味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怎麼了?”

唐曦就站在鐵籠旁,雲天立刻疑惑的走了過來,不過當他看清楚鐵籠裏的時候,卻頓時感覺到心頭一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